《海底月是天上月》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电视剧,电影,网剧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都市

如果说青春是一座桥,那么站在桥头和桥尾的区别在哪里?
一场青春一座城,谁又把谁掩埋?
高一这一年,叛逆执拗的女孩蒋娥遇上了生命中的注定宿风,情投意合之下开始偷偷交往。
而青春的帷幕,刚刚拉开。
好朋友张恺暗恋上了代班主任。
闺蜜孙菲菲为爱一腔孤勇,而叶澜则在逃离命运的途中左右摇摆……
随即牵扯而出的一连串命运纠葛,让他们防不胜防。
一边是滚滚命运的考验,一边是青春的搏击战。
从校服到婚纱,学霸对忧郁症少女的救赎,世上太多的爱而不得,能成为那四万万人中遗世独立的一堆,凑巧中带着两人的不愿将就!
他们用时间,为爱正名!
推荐语:从校服到婚纱,学霸对忧郁症少女的救赎!

“方才这种亲密,我要是跟别人也有过,你还会要我吗?”
她感觉到那覆在她上方的身躯毫无预兆一惊,半晌才找回他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与难以言说的情绪:“你……”
蒋娥握着胸口的项链,逼着颤抖不已的身体转头,正对上他的视线,嗓子艰涩:“不仅仅是亲吻,甚至连身体都不干净了……你还会要我吗?”

试读内容

月底,她向公司提出辞职,领导见她心意已决便以非常惋惜的姿态送走她。
临别时,女领导抱了抱她,说:“如果你想回来,这里随时欢迎你。”
她回以礼貌微笑。
职场上永远只有利益,那些曾经信誓旦旦会给你腾出一个位置的人,但最后,依旧靠着人情低人一等。
“小姐,去哪里?”前座的滴滴师傅礼貌问了句。
差点脱口而出的‘华龙家园’因反应过来的思绪顿住,张开的嘴动了下,随即回答:“和馨园!”
偏过头看向窗外飞略而过的景色,回忆重重叠叠而来。
遇见宿风的第二天,她马不停蹄搬了家。
他既然能够知道她的住址,也会很快发觉被欺骗。
一向厌恶‘甩手掌柜’的她,心惊胆战坚持到月底,彻底将工作交接完毕后,一身轻松走出这座高耸的写字楼。
躺在掌心的手机震动了下,蒋娥收回视线,解锁点开,韩露一张白皙又圆滑的脸颊在阳光下笑得格外幸福,因为她的身边,站着一个俊郎的男子,那是她痴心等了多年的人。
隔着屏幕,她都能感觉到她浓浓的欢喜!
“恭喜韩小姐痴心守候多年,终于如愿以偿。”她笑着发过去。
不到一分钟,那边回了:“谢谢蒋娥小姐姐。”
她再次笑了。
与韩露的相识,缘起正义。
最近这些年,互联网泛起,小清新与文艺青年不断成为年轻男女竞相追逐的对象。
韩露就是介于这两者的之间,缓缓走进她的视野。
某日心血来潮游玩凤凰古城,坐了将近六个小时的大巴,总算抵达目的地。
捂着酸疼的屁股下大巴,走了一长段路才到出口,四周揽客的小巴车停靠在四周。
其中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大叔眼光锐利瞅见落单的她,咧开满嘴黄牙的口,上前套近乎。
自认为准备充分的她挺直腰杆几经砍杀,正准备付钱买下他手中的票子时,韩露如神袛般杀了过来。
一把挡住她掏钱的手,强大气场的美女瞬间掌握全局。
她睨了大叔一眼,充分展现了自己得天独厚的口才。
半个小时后,大叔犹如被雷劈中,神魂丧失般踉跄跑走。
围观的人群一阵叫好,她也不禁为这位伸张正义的美女鼓掌。
事后,韩露向她打预防针,旅游景点一般都会有一堆打着某些名义旗号的人妄图从你手中‘抢钱’,一不小心就会上当。
她恍然大悟点头,眼眸刻下那天穿着火红长裙、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的女孩,在橙黄色的夕阳下,分外夺目。
或许是被韩露爽朗直率的个性吸引,接下来,两人默契结伴而行。
一路上,韩露毫无保留向她表达了自己对旅游的向往以及追求,却从不追问她为何会选择来这里旅游。
夜凉如水,她坐在旅馆的床上,喉头莫名哽咽。
一个高脚杯递到她眼前,猩红色的液体占据了它的四分之一。
缄默不语接过酒杯。
那晚,沉浸在红酒世界里的两人,不言其他。
旅行结束,两人成为了朋友,在那些艰涩难捱的岁月里,韩露的出现,为她暗淡无光的世界增添了不少光彩,也让她再次鼓起勇气回到林市,只是没想到会遇见了他......

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算她的回忆-----
“喂?”
劈头盖脸的担忧声随即落下:“吓死我了,那么久没回我信息,以为你被绑架了!”
蒋娥抿嘴一笑,调侃:“能将你的视线从未婚夫转移到我身上,我是该开心吗?”
“废话!”韩露翻了翻白眼,随即想起正事,“你真的辞职了?”
白色的车子抵达目的地,双手抱着棕色的纸箱,耳根歪贴肩膀:“这难道还有假?”
“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正式成为无业游民了?”
“没错。”
那端传来欢呼声:“太棒了。”
蒋娥瞬间想跟某人绝交。
“你就这么想让我饿死?”
“当然不是,”韩露忙不迭解释,“我们报名参加了一个野外活动,原生态体验,超级棒。”
“所以?”
重点在哪里?
“队伍人数需要十个人,该死的还规定五男五女……”
蒋娥瞬间了然:“我拒绝。”
“别那么快做决定嘛,这里面的男生长得又高又帅,过来亮亮眼也行啊。”
“人太多了......”
她一向不喜人多的地方。
那端忽然静默了。
半晌,韩露语重心长开口:“小娥,既然选择放下,就该让自己走出来。”
蒋娥瞬间不说话。
自上次的赶人事件后,这是韩露第一次主动提起那件事。
她还没有走出来吗?
就连韩露也说她还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之中啊。
原来,一直都是她在自欺欺人。
不知沉默了多久,她听见自己空荡无灵魂的声音:“我答应你。”
可是如果她提前知道这个肯定回答的结果是遇见那个她躲避多年的人,当时一定会毫不犹豫挂断电话。
可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皆属一切不可抗拒因素,时光倒流只是一个美好生存的想象而已。
“好久不见。”
她避开他灼热的视线,垂眸囫囵应了句:“嗯,好久不见。”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身按顺序上车。
察觉到视线转移后,蒋娥猛然松了一口气。
“你们认识?”
韩露一脸诧异。
蒋娥不知道如何解释,酝酿许久,扔出几个字:“高中同学。”
韩露‘哦’了一下,没再多问。
其实最主要的是她语调,淡然得不像话,根本让人无法联想和猜测什么。
排在队伍的最后,她终究忍不住越过不相干的脑袋,定在他高人一等的后脑勺上。
他瘦了,黑了,也更成熟了。
浑身散发着男人特有的迷人气息,纵使面色冷硬,也依旧引得队伍中的三位单身‘花蝴蝶’不断围着他转。
不管过了多少年,某个人招蜂引蝶的本事依旧没变。
“怎么了?是不是晕车?”
一嫩白的手臂晃了晃。
蒋娥回过神,朝身旁的韩露安抚一笑:“有点困而已。”
韩露拱了拱肩膀,大方道:“喏,借你靠一靠。”
蒋娥听话歪头一靠,心潮却也愈发慌乱。
他竟然是韩露未婚夫——左潮的朋友。
按照韩露的说法,一向对这些活动避而不及的他居然破天荒参加了,她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早就计划好的。
正胡思乱想着,前方的聊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宿风,你这么帅女朋友应该很漂亮吧?”
单身蝴蝶一以隐喻的口吻试探性询问。
回答她的是一片静默。
左潮适时出来调解气氛:“认识他几年,我也特别想知道这个事情,可惜某人始终守口如瓶,让我都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哈哈哈……”一番话四两拨千斤,使得蝴蝶们发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很漂亮!”笑声落下,某人凝视前方,吐出那三个字。
蝴蝶们惊诧,又像是不甘心:“那你爱她吗?”
这次的回答是毫不犹豫的:“爱,深爱!”
“那她这次怎么不陪你一起过来?”
“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师。”她说过将来想当一名老师。
……
对话一直继续,她却换了个姿势,悄悄抹掉夺眶的泪水,心揪成一团,痛得不能呼吸。
原来固囿停在原地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小娥,我们去捡点柴火回来吧。”
“嗯。”
跟在韩露身后,涣散的心绪随意一瞥,刹那间惊然了此生。
怪不得那么多人对野外活动前赴后继,踏上高峰,巍峨壮观的奇景独一无二,西陲的夕阳晕染了一方,袅袅升起的烟雾笼罩大片森林,似梦似幻。
陶渊明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穷尽一生追求的世外桃源,就这么置身于此,恍若人间仙境。
不禁往前踏了一步,猛然传来的提醒声吓得她脚踝一歪,锥心的疼痛从骨头深处传来。
片刻,蒋娥只觉头顶一暗,一双大掌随即将她扶起。
蓦然抬头,上帝真是不公平,将他蹙眉的动作都刻画得如此帅气。
“我的天,我这才刚转个身你就要乘风归去了?”韩露扔下木柴跑过来,没好气道。
蒋娥内疚笑了下,低头抿嘴不说话。
韩露忙不迭道谢:“谢谢你,宿风。”
宿风神情淡漠,垂眸睨了眼:“能走吗?”
蒋娥默不作声抽回自己的手,停留在掌心的温度那么让人依恋。
刚动了下腿,抽痛感席卷全身,冷汗涔涔。
在韩露一声‘小心’中,她落入那个暌违已久又想念的怀抱。
惊呼两下,瞬间被人抱起,下意识搂住他的脖颈,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
眼眶瞬间起了雾,想起车上他口中那个漂亮又深爱的女朋友。
是否,他们曾经亲密无间的事情,他都对那个女孩做过?
是否,他们之间的一起享受过的快乐,他都给过那个女孩?
是否……
她强逼自己不要再往下想了,怏怏不乐扭动几下身体:“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某人显然不信:“你确定?”
她梗着脖子:“确定!”
回答她的是有条不紊的步伐迈过草地的唰唰声。
“这是怎么了?”看着从眼前晃过的两人,左潮震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搂过韩露询问。
韩露盯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一番,随即敛目,将手中的干柴递过去给左潮:“给你,快去生火吧。”
左潮勾唇一笑不再多问,碰了碰她的脸颊,宠溺说了句:“你啊你!”
随即抱着干柴朝另外一边走。
宿风抱着蒋娥,走到尽头一个淡橘色的帐篷处,轻轻放下她。
蒋娥一蹦一跳弯腰跨过帐篷,身后传来声响。
无意识回头,某人已然迈进了她的帐篷,高大的身躯将本就不大的单人帐篷占据大半,更加凸显它的逼仄。
“你进来干啥?”
宿风言简意赅:“脱鞋!”
蒋娥一脸错愕,下意识盘腿坐下,却紧紧捂住自己受伤的脚踝,躲得远远的。
某人静静睨了她一眼,蒋娥顿时觉得寒从脚起。
不得已屈从某人的淫威,不情不愿脱下鞋袜。
骨节分明的手掌刚碰到她的脚踝,她立马受不了痛哼了两声。
某人嘟囔了句‘活该’,触碰的动作却轻了不少。
“这里痛吗?”他指了指脚后跟。
蒋娥摇头。
“这里……”
“痛痛痛,放开放开……”他还没说完,直接被她拍开。
俯身看向她言痛的地方,眸色一沉,怪不得她会那么痛,脚踝都红了一大片。
宽厚的背影甩下一句‘等着’,随即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思绪还没有完全回笼,他已经拎着一瓶红花油再次踏了进来。
拧开瓶盖,一股特有的气味迅速弥散在空气中。
“忍着点。”
话音刚落,带着粗砺的手掌一把盖上她的脚踝,隔着氤氲水汽,回忆猝不及防砸落。
当年两人不顾一切私奔,晚上不知因为一件什么事情,他扔下她一个人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
她后悔了,四处找寻他的身影。
被迎面而来的人撞得重心不稳,直接跌落。
石子划擦皮肤的刺痛感传来,却远远比不上失去他更难受。
心神疲惫蹲在地上,整张脸埋进膝盖,脸上湿哒哒一片。
然后,他回来了。
踏着一地灯光,缓缓捧起她的脸颊,轻轻为她擦干所有的泪痕,低头温柔一吻。

2018-05-04 14:51:51

所有评论(0 条)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沿海城市孤孑敏感的综合体,佛系物执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海牙茕茕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