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你的长发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电影,电视剧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职场

这里的青春是梅花二度!即人生的第二度青春!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风花雪月的爱情,与现实的天壤之别。一朝天堂,一朝地狱。没有金钱独立的女人,同样没有爱情与生命的尊严。

女主曾经青春靓丽,长发飘飘,才华出众;女主现今依旧长发如云,风韵犹存,才华依旧。而女主的现实发生了怎样严酷的变故。你我他不知。

二十年后
女主的长发仍旧恣意飘扬,女主曾经的青春却不再。但骨子里却有把火,每时每刻在燃烧,在照耀,让平凡之躯的灵魂血肉深处时刻闪光。
她如一位高人,冷眼不看人世,只看崇高的理想,扬起风帆。她终于打破一往的沉寂,向外界发出呼救。

就如这样的冬日,透过玻璃看见迎风雨水冰雪摇摆的树木,高大的广玉兰树,早已失去了夏天的青葱与洁白硕大的陆上荷,在清冬中透出一股落寞,与久远前的乡村情绪相吻合。
没有欣欣向荣的事儿,却有一样暗藏黄昏农家里温暖的亲情。
为着一家子,为着儿子,为着某个人,我们的女主情愿忍受,直到日夜的梦中充斥,或走入对方的梦境。

当现实变得残酷与尖刻,甚至寒冷。就特别回忆起这样的梦与梦境,无不与眼前灰黄凄寒的冬天相映衬。

最终我们的女主将走向何方,迎来什么样的将来与人生?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将终将被什么而吹动?

试读内容

开篇 麋鹿小镇 小厂里 晴天

女主接到男主的约稿一晃三个月过去,那时还是草长莺飞,百花齐放的春天。空气中总弥漫一股恬静得让人沉醉的气息。
女主在小厂。
每天从院内走向门店,从门店走向院内,两点一线。
院内通往门店的荒芜小径,长满了齐膝深的野草灌木、野花野菜。女主每天从它们身边经过,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小厂门店门前有高大的广玉兰,开着洁白盛放的“陆上荷”。
小厂所在小镇,白天阳光普照,空气清洌碧透,陆上荷在如水的空气中开出湖泊般的炫美。终是寂寞的,在一颗树上盛开,成不了湖泊中的荷。
女主每天望着脚下来去的两份天地,心思繁复!
一个荒芜的百草园,一个陆上荷花池,一个心思繁复的女人,她们都渗透出异常的美,却也一样渗透着种被人遗弃的孤单。
女主徜徉在这孤单上,如一叶浮萍!
在这个物欲膨胀,电子科技网络盛行发达的年代,女主仍是一个留守偏僻乡镇的女人。
小厂一词从2005年到2017年,12年过去,依然还出现在她的人生词典里。只是小厂失去了从前的丰茂博大,与引以给人希望与宁静的财富源头。相反,小厂成为映衬这个时代最落魄人的影像。女主作为小厂主人的境遇,是如何的深渊,都被映衬得一清二楚。
多年来,女主在小厂与尘世中彷徨挣扎,在理想中禹禹独行,没走出一份天地。在这方熟悉的沃土,逐日地被枯萎,被埋葬。
理想,青春,债务,尘土,它们融合一起埋葬女主,使得她在春天,听不见鸟鸣,听不见歌唱,看不见花开,闻不到花香,只有盘绕心头挥不去的巨额债务,与她绝望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影子。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尘世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
  
如此优美的歌词与旋律,只在诉说追梦人的无奈。红红的心中蓝蓝的天,生命从哪里开始?
现实的一切斩断了追梦之路。那青春吹动的长发,一夜之间花白了头。
白发魔女在雪地悲愤地挥舞着剑,将清冷的雪沫飞舞半边天。
那支曾与傅红雪舞出一片彩虹,一片天地的剑,业已散失,分离,不再起舞,创造一个武林奇迹。
《雪山飞狐》也成为经典传奇。
女主恣意飘扬的长发仍旧如初,女主曾经的青春却不再。但骨子里却有把火,每时每刻在燃烧,在照耀,让平凡之躯的灵魂血肉深处时刻闪光。她如一位高人,冷眼不看人世,只看崇高的理想,扬起风帆。她终于打破一往的沉寂,向外界发出呼救。
如此情境下,女主收到了男主的约稿,写一篇有关中国防水人的文字。
像溺水茫茫水域里的无助人,突遇到一艘船。他将载着她脱离苦海?
命运之剑会把她射到何方?

2018-11-29 14:53:42

所有评论(1 条)

  • 无昵称用户 2018-12-01 17:03:05

    该怎么知道有没有人联系我呢?就留言这里吗?谢谢哦!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