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故事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青春文学    标签:校园

主要内容:已主人公焦斌为主线,从小时候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社会的真实成长经历,去让现代的青年,去了解我们这一代90后的精神世界。那一年,我已经八岁了。小时候,我怎么能这么可爱,可爱到自己都不敢相信。妈妈说:岁月是把杀猪刀,真是说的不错。
我的记忆定格在7岁,那年,奶奶变成了夜空最亮的一颗星。老师,在那天早上打了我。我并没有哭,因为眼泪要留给奶奶。
我离开了生活了八年的农村小学,和我的发小郭伟伟,考到了洪洞县玉峰双语小学,我的人生开始渐渐的变化。那一年,陈奕迅刚好出了新歌《十年》;那一年,我认识了小学最铁的哥们,方言叫:‘聊’,一个叫卫浩,另一个叫杨丁丁,他们都是赵城的;那一年,我被卫浩调戏,他说:你看过黄片么?我说:看过,不就是黄色的片么?必须看过、后来长大才知道,他是个坏家伙;那一年,期中期末考试,我是班里第一,卫浩第二,我数学100,可是数学老师不喜欢我,我也不好好学,不理他,因为这样,我就和她一直作对;那一年,语文老师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大学毕业,叫苏希亲,我的启蒙老师估计就是,不!一定是她;那一年,我爱上了语文,不仅仅是这门课,还有它的代课老师;那一年,我学会了打乒乓球,下课第一件事就是占台子;那一年,我学会了说普通话和英语,早上看见老师就是一句:Good morning!;那一年,元旦我表演了节目英语小品《兔子拔罗卜》,我是兔子,卫浩是萝卜!;那一年,春节我回家被妈妈表扬,因为我是第一,爸爸从来不表扬我;那一年,流行的溜溜球被我们玩的很嗨。那一年,我的八岁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走了,当时的我,一点都不伤悲。
 
思想:真实的90青年成长之路,努力,奋斗
构思:成长之路,青春真实文学。
创意:已主人公的爱情和事业为主线,去怀念最美好的年华。
作品的核心亮点:真实的90后农村孩子的成长之路,见证1990-2018年的期间的中国重要历史事件。

试读内容

插曲【北漂】

来到北京已经有俩天了,和武瑞在L698列车上胡扯了12个小时,心里对男女关系、爱情都不是有很深的理解和透析。他,腼腆害羞,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肚子大大的,总爱教育人,装的全是没有实用的废话,搁到肚子会霉。他,死神经病,他姐姐给他定义的,没事就爱胡乱折腾,用我们方言叫“神涛”。 
连雨不知春去,天晴方知夏深。

丰台的雨,和洪洞的雨是不一样的;在这个喧哗的城市里,连降雨都是急匆匆的,天气预报都特么的扯淡,搞不定哪天就让你成为“落汤鸡”。北漂的生活,就像一位清新可纯的十八岁青春小姑娘,站在你的面前,慢慢解开她的衣扣,你的小心脏会噗噗的跳动,快要从口中出来了。心里会有莫名的冲动,想迅速的看清她的婷婷玉体,听她的呢喃之语,触摸她的灵魂和肉体。首都BeiJing(北京,古时叫燕京),就像一位你从素未谋面的少女,穿着鲜艳欲滴的衣服,性感的走在时代的最前端,吸引着你的眼球。撑着雨伞,走在北京的胡同和宽阔大道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凭着一股古代的生活文化气息,胡同总会给我一种亲切感,看着北京土著人吃着绿皮红壤大西瓜,清凉之气沁人肝脾。

雨过天晴,北京的天真的很蓝,白云都很少躺在天空的怀抱,万里无云,那是一种多么敞怀的心境。想起刚来北京时,下火车的时间定格在0:19,武瑞给我买了个奥尔良鸡腿汉堡,他不饿,也不想吃这种快餐,在肯德基待了一会,我们便计划徒步走到长安街,看看庄严而肃穆的升国旗仪式,1:30时,我们抵达目的地。那有好多游客,也是慕着看升国旗的名来的。武瑞之前来过北京,她大姐在北京医院工作;躺在天安门毛主席像前,我们休息了,武瑞给我讲国旗班的故事,说在天安门城楼里住着好多旗手,说着说着我便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巡警车来了,这便意味着升旗快开始了,眨眼看手机已经是凌晨3:00,。 马路对面好喧闹,仔细一看好多旅游团,等我们过去过安检,排队就排到了1000米以后,团体还属小学生多,暑期夏令营教育孩子爱国情怀。东边的天开始泛起紫红,天安门城门走出一群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们,他们昂首挺胸,踏着有节奏的步伐来到旗杆下,那么威武,那么庄严。这里的升旗,首都,不像在学校的升旗只有一次国歌就到旗杆顶,我们也不知道除了国歌之外,其他奏乐是什么东东。我,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华表前,想起的人不是毛主席,而是林徽因和梁思成,勾起我对一束花的想念,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六点了,第一次坐着地铁九号线来到了武瑞姐姐家,北京西站和六里桥附近,累了,所以我们很快就睡了。

北漂,是我来国家心脏的主要原因;挣钱,是我在北京的小目标。休息了一大早,我便出去找工作的地方,我很明确,我找的职位是保安,条件不高:包吃包住,工资至少1500以上,活不累。11,12号,朝阳区垡头住总公司项目部,我工作休息的地方,职位:保安,那一刻,我签了合同,成为强大伟业保安公司的一员。在老乡大叔的带领下,我见了我的小队长,之前满脑子的好奇心,一瞬间就消散了。老乡大叔说,小队长才17岁,是个小胖子,让我猜有多重,我说:180斤。大叔笑了笑,说再猜。200,大叔哈哈大笑,使着诡异的眼神,轻声的说:220多。当时的我,彻底懵了,不敢去想像17岁的小胖子,究竟长什么样。还好,他长得结实,强壮,我们很谈得来。第一天晚上,他便带我逛了逛北京朝阳的夜市,那一天,我们交换了手机玩耍,他的iPhone4s,我的xiaomi2s.  。

朝阳夜间的胡同,我很反感,因为基本走5步,就有口哨的声音,那些女人的拉客法宝。有十八九的姑娘吗,有二十几的老姑娘,在出卖着她们的肉体和灵魂,挣着肮脏的money,亵渎男人们的精神气。

一说起堕落,我想起《你是我兄弟》中的花蕾蕾,一直是一个冰清玉洁,孤傲馨芳的一枝花,面若一朵牡丹,心似寒冬腊梅。面对生活的压力,逐渐的放纵自己,堕落的生活,马学军说了一句话:全世界堕落也轮不到你堕落!就算在泥里站着你也要给我向荷花一样在泥里站直了,站不直我扶着你站。我很喜欢这句话,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感觉到莫名的痛。在我身边的朋友们,我不会看见我的朋友在现实中堕落,堕落会是他们渐渐的迷失自己,所以我好比充当着哲学者的角色。我也绝不允许自己堕落。因为我曾堕落过,明白那种痛苦和迷茫的心情。

我是理科生,但我的文科很好。选科分班,我坚持了我的抉择,理科生。我想去加强我的逻辑思维,推理能力,我的感性心很敏感,觉得不需要怎么强化。

2018-11-29 15:02:40

所有评论(0 条)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