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文史拾遗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文化

2011年5月,我被国家汉办选派到泰国董里府教授汉语,工作之余,我写了一些文章发表博客上,刘恒新社长让王碧君编辑联系我,于是我就成了《亳州晚报》的作者。后来王碧君编辑负责文史版块,我开始把目光转向亳州文史。
颜语、李灿、李绍义、佘树民等诸位先生在亳州地方文史研究方面做出了卓著贡献,一方面,他们理清了亳州地方历史中存在的疑虑,整理了地方故事传说、丰富了亳州的城市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他们积极拓宽亳州文化表达途径,在一定程度上,为亳州历史文化争取了“话语权”,为后人的研究做了大量积累,向他们表示致敬。
但是由于历史条件所限,前辈人的研究存在着天然的局限,他们把大量的目光放在了先秦和两汉时期,而这一时期的亳州文化存在着极大的争议,对于亳州来说,缺乏文字佐证,考古发现与观点的主张难以匹配,且历史学界的研究方法和观点几经更新,几位先生也没能及时给予关注。用民间文艺的方法研究历史文献,使得结果难以令人信服。
我认为,目前亳州文史研究对唐宋之际的亳州历史关注远远不够,现有文献显示仅宋代就有八位宰相曾经到亳州任职,文坛更有欧阳修、辛弃疾、晏殊、黄庭坚等人,对整个唐宋时期亳州文人任职状况的勾勒,足以引起学界对亳州历史文化坐标的再次关注,显著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
2017年,我有幸辗转得到朋友赠送的《亳州志》,这些珍贵资料的整理,展现了亳州各界对亳州地方文化研究的诚意,亳州文史研究走上了快车道。近年来,随着国家古籍资源数字化工程的推进,文献研究的效率显著提升,如果能够官方购买一些数据库,同时集中对文史研究员进行文献检索和整理的专业培训,每年攻关一个主题或者时期,设立专项课题,将能够进一步调动各界研究亳州文史的积极性,强化亳州地方文史研究力量。
感谢刘恒新社长和王碧君编辑对我的鼓励,感谢我的推荐人张超凡主席和杨勇主席,感谢家乡领导的信任,使我得以厕身文史研究员之列。虽然身在琼州,但我心在谯城,我将在亳州文史研究方面更加努力,献出自己微薄之力。

试读内容

辛弃疾的亳州老师
辛弃疾还未出生他的家乡就为金兵所占,他的父亲辛文郁早逝,由祖父辛赞抚养成人。辛弃疾在自己的《美芹十论》当中有这样的记载:“大父臣赞,以族众拙于脱身,被污虏官,留京师,历宿亳,涉沂海,非其志也。每退食,辄引臣辈登高望远,指画山河,思投衅而起,以纾君父所不共戴天之愤。”正是这样的原因,使得辛弃疾从一开始就是一颗抗金的种子。皇统六年至天德三年,辛赞在亳州任谯县县令的时候,将辛弃疾送到了刘瞻门下受业,辛弃疾在亳州度过了他七岁到十二岁这段美好时光。这对他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词学大家龙榆生曾指出:“稼轩词格之养成,必于居金国时,早植根柢。”
刘瞻,亳州人,字岩老,号樱宁居士,“樱宁”又写作“撄宁”,是道家所追求的一种修养境界,指心神宁静,不被外界事物所扰,道家思想在刘瞻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刘瞻长于作田园诗,名噪一时,有《樱宁居士集》传世,被后世称为文学家,刘瞻与当时著名文学家施宜生、郭长倩、刘迎、王竞、元日能等人都有交往,并有诗词唱和。如刘瞻与元日能同赋《红梅》诗,元日能诗曰:“天上琼儿白玉肌,吴妆略约更相宜。认桃辨杏由君眼,自有溪风山月知。”刘瞻同赋云:“一点清香透云雪,是中哪得杏花天。”后人都认为刘瞻的诗略胜一筹。他一生最主要的事业就是授徒讲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不少都是文坛中坚,辛弃疾更是成了南宋词坛首屈一指的人物。
和辛弃疾一同在刘瞻门下受业的还有党怀英。史书称党怀英是金朝文学家、书法家,他比辛弃疾大七岁,但他是金朝人,辛弃疾是宋朝人。因为辛弃疾选择了抗金,他选择了事金,没有资格做宋朝人。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三百多年后的钱谦益和方以智则重演了这一现象,而钱谦益则更是比方以智足足大了二十九岁。
党怀英,字世杰,号竹溪。故宋太尉党进十一代孙,天资聪颖,日诵千余言。年少时和辛弃疾住在一起,也擅长诗文,时人并称“辛党”。党怀英最为人所熟知的,当属书法。他工画篆籀,称当时第一,世称“独步金代”。泰和四年,书“泰和重宝”,铸于钱币之上。党怀英去世后,获封谥号“文献”。赵秉文为其作墓志云:“公之文似欧阳公,不为尖新奇险之语;诗似陶谢,奄有魏晋;篆籀入神,李阳冰之后,一人而已。古人各一艺,公独兼之,可谓全矣。”
由弟子之伟,可知其师之杰。刘瞻又是由宋入金人物,他的教学活动,是在北宋和金王朝之间,架起了一座文化传承的桥梁。在我看来,还应该再给刘瞻补上一个称号——“教育家”。

2018-11-23 14:51:55

所有评论(0 条)

bzrocyoung

作者自述: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