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苦旅

可出售版权

网络大电影,动画片,动画电影,舞台剧,游戏,网剧,电视剧,电子书,纸质书,电影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成功励志    标签:其他

我们不停奔跑,只为当初那个寄予厚望的自己。
这是我自己和身边人的真实奋斗故事,它的特点是贵在真实,真诚。它代表了无数底层人在时代洪流里挣扎向上的一种精神。也可以说是大时代的一个小小缩影。
他们不向命运低头,他们敢于追逐自己的梦想,这些故事里有我,也会有你的一些影像。
相信它会给很多人带来共鸣和力量。
他们中有人从草根成为一名自由写作者,有的从大山沟里出来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到最后成为一名私营企业家,还有人从服装厂做流水线开始,一步步向上走,自学裁剪和设计师到最后成为一名加工销售一体的电商运营,这些小人物打拼到成功的故事,最核心的原因,他们的视野广阔,他们的眼界知识面,超过了他所在的层次,这才是他们成功的关键。

试读内容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于宇宙的时间长河里,十年只是短短的刹那,于我们的人生里,十年足以发生很多事。

十年可以让美女变成大妈,可以让帅哥变成油腻中年男。


说说我的这十年,从24到34岁。我生了二胎,小宝目前已经在读三年级。

这十年里。我陆续还做了两年服装厂工作,在温州茶山大学城边的一家女装厂。每天工作时间是早8点到晚10点。

相比我未婚时在福建比起来要好得多,福建那工厂2003年以前,每晚做到凌晨两三点,早上九点上班。

不过福建的厂制度松,工人可以自己烧饭吃。

还记得温州茶山那家厂,墙壁上有句话:既要争分夺秒,又要针针计较。

每人头顶一个日光灯,方便穿针线,厂里都是计件制,大家埋头认真地干活,唯恐比别人慢了点。

分到好的工序就特别开心,大多时候,上袖子,上领子,上库腰,是领导们亲戚们做。

中晚下班铃一响,大家似一阵风,比赛着使劲地跑,只为了能打上自己喜欢的吃菜,好点的菜总量有限。厂里还不让工人自己烧。

你能想象百人冲出生产车间的大门,一起往食堂方向拼命奔跑的样子吗?

有同事调侃,这像是从饿牢里放出来。

每个人一个铁托盘,三菜一汤,那个汤就是一个大铁桶,里面一丢丢碎蛋花,飘着点点紫菜。

大家围着铁桶,用大铁勺在里面舀来舀去,只想多选点蛋花和紫菜。后面到食堂的人甚至汤都没有了。

偶尔是西红柿鸡蛋汤,同样也主要是汤,也就是水。

三菜也是极少的,大锅菜能有多好吃,只有同样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记得每月是从工资扣150元的饭钱。

第二年我和家人在温州鹿城区做早点摊,每天早上四点钟起来,冬天冷得真是难受,那时特别羡慕有文化的人。

那几年,先后去了几个地方。2010年还在河南漯河待过段时间,对胡辣汤喝上瘾。

2011年在河北宽城,其实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挣扎在最底层的命运。

我的儿子出生在宽城,那是产矿,出板栗的地方,是个少数民族自治区。

本地有人看我们生意不错,看中那位置,就私下找房东加价。过年后,我们再去时,准备去交下一年的房租,店铺却突然成了别人在卖日用百货。

真叫人心碎无语,也不想惹事,就离开宽城,因此对那里少了几分好感。

我在西安时
2012年到西安,那个凌晨四点多的冬天,从住房到店铺,有段路黑乎乎的,寒风又刺骨,才真叫折磨人。

脸上冻成紫色的块块,工作就是和油烟面粉打交道,穿不了干净衣服,天天就是吃饭干活,不知道梦想为何物。

我们主要卖包子,馒头、豆浆、烧麦、稀饭等。下午洗菜、剁菜,切切洗洗也没得轻松,傍晚再卖一拨。

再一次运气不佳,遇上拆迁。

繁华地段好店铺没勇气弄,转让费就让人望而却步,加盟品牌也都是需要本钱,人穷志短啊!

一番折腾下来,所赚并不多,回老家装修房子后,就再也不想再倒腾做小吃生意,累死累活,还不如打工安稳。

2015年初,装修房子同时,我在老家小镇又做了几个月的服装流水线,每月工资2千左右。

生活仿佛一眼看到头,还是感觉不甘心。那年底去了上海,我小妹把我介绍到她公司做一名销售员,我们同一个部门。是一家全国连锁的网络公司。

(我在温州鹿城区时)
如果不是内部老员工介绍,领导刚好也是安徽老乡,或许我永远不会到这里。

我成了全公司学历最低,年龄偏大的一个,开始学习正式用电脑,接触互联网相关的信息。

2016年6月,在同事的指点下,我注册了微信公众号。那天,真是我命运的分水岭。

我的手头上没有一篇现成的文章,就用熟悉人写的空间日志,也转载微信好友的文章。

后来,有人同我建议,你干嘛不自己写写呢?那阅读量可能更好些,我想想也是,就自己试着来写,还记得我第一篇是《渐行渐远渐无书》,这样开启我的写作之路。

电脑不太熟练,常常都是请教别人。

开始的一年多我都是白天上班,晚上回家才写文字,排版发微信公众号。

每看到公众号后台涨粉,哪怕是一个都特别开心,仿佛是捡了钱似的。若掉了粉,就心疼好久。

因为写文字,进入了很多文友群,打开了眼界,知道了写作是所有改变命运方式里,门槛最低的一种,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

有时晚上加班,又想看书写文字,没办法,就早上五点起床,尽管有时累得眼睛睁不开,但最终还是爬起来。

一直到现在都是每天5点左右自然醒,已成为我的习惯。不需要闹钟,生物钟适应了。

(在上海网络公司做销售时)
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这不是鸡汤,这是事实。

我看到了写作的前景,迟早要回老家陪孩子,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唯有死磕到底。

老家小镇没多少好事干,不是去做服装,就是去做包或者是当营业员,工资都极低。

有时想,为什么当初和我一起写作的坚持不下去?是因为他们的出路太多,有很多种选择,也不必全情投入如此。

而我没有学历,没有其他特长,一门心思就放这条路。

如今我能主动选择生活,而不是被生活选择。感谢那个坚持写文字,不放弃的自己。

从开始的一周写一篇文逐渐到一周两篇。

去年底辞职,我成为了一名自由写作者。保持平均两天一更的节奏,每周会阅读2本书籍,做笔记摘录。

现在一篇文章我会发布在十个平台,认识了更多五湖四海的文友,看到了更加广阔无边的天空。

从2016年到现在,除了私密,公开的有60多万字,出版了两本电子书。纸质书已签约正在筹备中,若顺利的话,农历年边上市,今年国家出版业改革,书号特别紧张,流程慢了很多。

那天问了几个签约书稿的朋友,他们也都一样。余老诗说他的书近一年半才上市,本来是说半年面市,计划不如变化。

如今我在网络拥有了10万多粉丝,当地文化馆也邀请我去工作,参与民间文化研究,校对本地刊物等。

拥有自己的3000多自媒体学员。

命运给了我很多的苦难。在我写文字的路上,也给了很多小确幸。

我的文字上了《哲思》杂志,《人民网》《驻外之家》等大型微信公众号,加入了市作协会员。

从月薪2千到近两万,成为了一名自由写作者,一部手机可以随时随地工作。

这对于很多自媒体大咖们来说,倒是不值一提。

发表在哲思杂志
但于我的起点来比,算是种小超越,毕竟我14岁半就辍学,再也没进过校门。因为父亲的早逝,还有两个妹妹要上学。

在社会这所大学里锻炼了丰富的阅历。若说能写文字,倒是以前有空会看些杂志,后来在西字的几年看得多点。

我的苦难,我的大学!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我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学历,就是野蛮生长的草根作者。

但不是代表我没有学习能力,社会是所更深奥的大学。这两年境况好转,时间宽裕,我在网络上不停地学习其他知识。

生命不息,学习不止,自我投资是最好的升值。

下一个十年,希望我能写出更多的文字,写尽人间百态。

希望能成为一名编剧,编出有意义的剧本。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也祝愿朋友们都有个强大的内心,不要去怨天尤人。

命运给了我们极低的起点,它是要我们用一生完成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

送上泰戈尔的经典句子与君共勉:

你的负担将会变成礼物,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2018-11-01 14:09:21

所有评论(0 条)

齐帆齐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