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文学    标签:诗歌



这部诗集收录了我自2015年11月至2018年11月的诗歌,前前后后一共五十来首。
2015年岁末,当时我腾出了一个新的薄的本子,用以专门写诗。当时还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一天一首诗,我坚持的四天就实在榨不出什么东西出来。我后来一直有在写诗,有想法有灵感的时候就会写下来。
诸位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难发现发现,我写作的风格的转变。自2017年年初,我写诗注意更加韵脚,开始写一些十四行诗,甚至是一些实验性质的诗歌。而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的11月,我的诗歌数量突飞猛进,内容上也发生了改变,以前多以情诗为主,后来多了些愤世嫉俗,也多了些多愁善感。彼时,我经历的一些挫折,变得更加的忧郁,而忧郁显然又是很好的灵感来源。
现在来看,过去写的诗,尤其是头第一年的作品,总觉的内容有些空洞,结构松散,像是随心所欲的谈话,多了一些宣泄而已。所以在我誊抄这一些诗歌的时候,我也一直在修改,有些诗修改后,仿佛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我所作。而有的诗歌,情感和语句早已随着时间干枯破碎,我已经无从下手,索性放弃了它们,这些都是只用感情而缺乏理智的诗歌。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有了长足的进步,所以两年的前诗歌的要容易修改很多,面对一两个月以前的诗——《名为“生活”》——改了一遍又一遍,总觉有缺陷,一时又束手无策。看来,只能像惠特曼十几年后回过头来的修正自己的诗稿,一切都要留待以后的我来加以完善,
纵观这三年的诗,我总觉的自己做的还不够,有时又觉的自己走上一条歧路,这三年在进步,但十年以来,我写的诗越来越不纯真,技巧意味丢失质朴。我回顾我16岁的写的一首抒情诗(《人生之所谓无常》),仍然觉得这是我20岁以前乃至迄今最优秀的作品之一。这首诗只有真挚的抒情,没有工于机巧,是诗本来的面目。事实上,6年后的今天,我又写了一首关于“无常”的诗歌(《毕业》),风格与内容截然不同,不知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然而更令人沮丧的是,我所写的这两首诗不同的主旨,却在雪莱的一首《Mutability》中全部表现出来:

It is the same!—For, be it joy or sorrow,
The path of its departure still is free;
Man's yesterday may ne'er be like his morrow;
Nought may endure but Mutability.

而此时的雪莱也不过和我相同的年纪,我不知道自己还差多远的距离才能望见这些诗人的项背,这一首诗所体现的,不过是很长的一段距离,我不知道这样的距离还有多少段,能做的只有一步一步向前走。

附《人生之所谓无常》:

人生之所谓无常

正如波澜的大海无法平息
也正如没有绝对静止的物体
我们没有永恒的生命
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生活
即是无常

不消说追求长生不老
亦不消说来日方长
生命转瞬即逝
如手中的被吹散的沙子
如奔腾的穿流汇入大海
永远也无法再将其拼接完整
为何不珍惜

不必妄想一帆风顺
亦不必幻想高枕无忧
汹涌的大浪正迎面袭来
千军万马已兵临城下
不得不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为何不面对

活在过去与未来的人已经失去了自身的价值
平淡的人生终究是枯燥的
活在当下
享受着无常带来的乐趣
纵使痛苦、烦恼
都是人生中不可小觑的一笔
之后,则是成长
才能体会到真实快乐

一如大海里的孤舟
怎奈得住寂寞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又怎能够解闷
短暂风雨的虹光才能照亮内心的悲凉

2012.9.9

试读内容

我曾不止一次幻想

望着令人遐思的天际,
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
与你手挽着手,
一同在晚霞下漫步。

你脸上紫金熠熠,
你的莞尔若晼晚,
你鬒发芳香四溢,
你的美萦绕不散。

当我从恍惚中醒来,
顾眄四周一片空空荡荡
虽然同在一片赤霞之下,
你我只能共睹而无它。

然而,我们看到的终不是同一景象,
你的夜幕以降,而我的黑暗——
正慢慢蚕食最后的红光,
缓缓吞噬我的心中的炽热。

2015.11.30


当我悲伤不能自已

当我一个人百无聊赖,
便想起你姣好的面容,
当我悲伤不能自已,
便想起欢乐的往昔。

这时,我都会殢诗代酒,
有时我吐不出一个字,
有时我会胡言乱语,
但诗是我唯一解闷的酒。

沉醉其间而忘却时间,
寂寞难耐时能有所依托,
无聊时,以自嘲为乐
伤心时,以墨代泪。

那斟满酒水的杯子印出的是你的模样,
一对巧致的酒靥在你的笑脸上舞踊,
对双秋水的眸子在你的愁容轻点涟漪,
合上眼,一颦一蹙间仍是似水柔情。

我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你是否也在一个人寂寞的借诗消愁,
遥隔两地,你能否感受到我的思念。
酒尽诗毕,却更加的惆怅。

2015.12.26


我见到的女人都是你的模样

我见到的女人都是你的模样,
她们的笑是你的莞尔,
她们澄澈的眼睛是你的眸子。

她们同你一样鬒发如云,
她们的肌肤和你一样洁白,
她们的声音和你一样温柔。

她们的一颦一蹙,
她们喜怒哀惧的模样,
哪里不与你相似,

她们举手投足间,
端正而大方,娴静不失活泼,
哪点不曾然我想起你来。

我见到的女人都是你的模样,
然而,她们都不是你。

2016.4.5


无题

夜里,仰望天空,
不见繁星,唯有月眉,
俄而,云为月所蔽,
不胜寂寞。

2016.4.14


你说你是爱我的

你说你是爱我的,
却对我不闻不问;
你说你是爱我的,
却记不起我喜好;
你说你是爱我的,
却敷衍与我的谈话;

你说你是爱我的,
总是寻觅不到你的踪迹;
你说你是爱我的,
每日忍受着寒冬霜飞的煎熬;
你说你是爱我的,
长久的对着月亮发呆;

你说你是爱我的,
我感到惊惧而怀疑,
因为我是爱你的。

2016.8.31


真实与谎言

他们都在嘲笑牛郎织女的故事,
而我却为这即将到来的会面
感到兴奋、紧张而忧郁,
甚至感动的热泪盈眶。

他们觉得牛郎是织女的木偶,
一年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天,
但我始终相信她的贞洁,
我相信一切都是另有安排。

他们觉得牛郎应该放弃,
去追求真正属于他的爱情,
我却坚信他们的爱情,
最终会结下成熟的果实。

可每当他们两相见时,
我恐惧,欲言又止,
害怕会戳穿谎言,
有害怕伤害的是真实。

2016.9.30


我不爱你

曾经有一瞬,
我对你爱的深沉。
那一瞬间,
斗转星移,
沧海桑田,
乾坤扭转,
万物俱灭。
你转瞬即逝,
我便不再爱你。

2016.10.8


再见

非因为喜欢她所以离开你,
而因为喜欢她必须离开你。
我不敢说层级爱过你,即使,
我至今仍旧孑然一人,即使,
我至今仍旧思念着你,但是,
我从未对此感到懊悔不已。
你解放于痛苦并寻找幸福,
我会从中感到无甚的欣慰,
我煎熬于罪孽而努力救赎,
希望有幸能再见到你一回。

2017.1.29


我爱你,与你何系

不需要任何理由使我爱上你,
就像不经意望见桃红的天际,
瞥见一叶青荷,
我便爱上此刻。

我对你的爱只有一瞬,
就像没有永驻的青春,
我仅仅爱你莞尔的时刻,
两颊纯白花瓣似的酒靥。

当流星逝去了它的光辉,
当昙花绽放后渐渐枯萎,
那美的须臾结束,
我们便形同陌路。

爱永存于诗而你不知,
一如我爱你与你何系。

2017.6.13


我又梦见你 

你款款走入我梦里,
乌黑长发如瀑直泻,
飞过华丽的长裙子,
铺开繁星熠熠的夜。

你走近来,朱唇轻启——
远离此地,勿再思念。
但你的话毫无意义,
我几时逃出这黛晚,

逃出借你发绺织就
的梦境和你的倩影。
夜后,当你再度担忧,
   
请勿再悄然的临幸,
你看望羸弱的黜帝
反而加重他的心疾。

2018.7.7
 
萨巴蒂耶

如果我像你告白

如果我向你告白,
倾吐我所有的真情,
你会接受吗?
我想是不会的。

爱慕你的人无数,
向你献殷勤的人无数,
我既匪隽秀,且无才华,
凭什么会应允我的爱?

难道仅仅凭借我魂牵梦萦、
夜夜辗转不寐的思念?
这只是追求者惯用的说辞,
我想你早就听腻了。

与其招致你的厌恶,
索性就让我偷偷的恋慕你罢。

2016.4.18

附:

我不过沙场上无名的士卒,
功绩煊赫者万千,
凭什么唯有我能封官加爵,
不如然我继续觊觎它罢。
 

南星

在繁星如许的夜空里,
你是高挂一隅最亮的那颗,
冷光熠熠,绝世独立,
众星将你托举,
月也为你倾之东南。

在每个的夜里,
我独步窗前与你邂逅,
安静的欣赏你的光彩,
不奢望能伸手触及,
只求愁云来的少些。

2016.11.10
 

每晚,我骤然爱上你

每晚,我骤然爱上你,
一如阒黑的夜里,
烟火倏地飞升、炸裂,
仿佛繁星布满天空。

然而绚烂只有这一瞬,
点点光辉随即霰落,
仿佛雪花渐渐消融,
黑暗再次充斥我的双眼。

一度炽热的心变得冰冷,
内心空空荡荡,
悲伤死死的缠绕住我
泪水兀自流淌漫漫夜河。

那时,我便不在爱你,
每晚,我骤然爱上你。

2016.11.30
 



她手指交错,手肘撑着桌面,
挺起背,头往前凑。

红润的脸颊衬得手苍白,
倦怠的目光透露天真。

呼出一口热气,
双手不停的揉搓。

我想起她曾说的一句话,
便觉得一股寒意涌出。

2016.12.2
 

致天使

狂风蛮横的将绿草翠树扑倒,
骤雨紧随着用锋利匕首索勒,
杜鹃尚且羞赧着粉红色花苞
就惨遭强盗无情恣意的摧折。

茕茕而踽踽的灵魂奋力仰望
庄严大理石门上的鎏金镂刻。
幻想着,有一束羽箭般的光芒
穿透厚实阴翳,冲破重重闭阖。

纯白天使轻盈的临到他身前,
为他脱去褴褛,裹上一件新衣,
掸去发梢水珠,拂尽全身风寒。
对他耳语:去为你而备的筵席!

啊!恰是那倩影,让他宽宥全部,
陪伴他往丰宴的路途默默彳亍。

2017.4.1
 

白羊宫

四月的黄昏把丁香染的红紫,
奇谲的香味循着幽邃的小径
——越走越暗——朝森林的深处逶迤,
光,声音,气味渐渐被蚕食殆尽。

岔路,把森林和我分为三部分,
一边,狼豺狰狞的威吓我离开,
一边,传来甜美而诱惑的歌声,
一边,抓住我的脚踝往后拉拽。

踯躅不前,我宛如彻底失败者,
哀声哭泣,不甘心而无可奈何。
颓丧之际,白羊宫自幽冥见出,

放出至善和永爱的银白光芒,
驱尽疑惑与恐惧、鬼魅与魍魉,
照亮去往玫瑰色天国的路途。

2018.6.2
 
三重奏



——献给我没有缘分的恋人

彼时,第一次与你相遇,
觉得你很美,
樱唇微微撩拨,
便是秋水的涟漪,
在如夕阳的两颊熠熠生辉。
却从未想过我会爱上你,
后来,只记得,
你的举止一如淑女大方而得体,
你的颦蹙似含苞颤颤惹人怜爱,
你的声音若汩汩清流荡人心怀,
你的关心是春雨、是晨曦,
是希望与新生。
不知觉中,沐浴之下良久,
干涸已久的心被滋润,
饱受霜寒的心被温暖,
孤单寂寥的心被抚慰。
当我从漫长的回味中醒来,
才发现我早已爱上你,
哪怕是你浅浅的一笑,
便感觉生活意义非凡,
我爱你爱的不能自拔,  
只能写下这首诗,
以抒我溢满心胸的爱意。

2016.11.2
 

爱情使你伤心

现在爱情使你伤心,
泪如雨崩,你哭啊哭啊,
泪干了,阴云开始散去,
阳光向你伸出善意的手。

待到太阳把忧愁驱尽,
当你再次感到它的温暖,
体会到爱情给你的带来的喜悦,
原来,一切不过一场天气。

2016.11.9
 

一天最后的时刻

一天最后的时刻
阳光绕过蓊郁的樟木叶
漫步到我的脚边,拼图状的光斑,
像一只惫懒的橘猫
蜷缩着,靠在我的脚踝
轻轻的发出笛子般的鼾声
迎春累了,关山樱累了,山桃累了
都依偎在绿叶的怀里
倾听悠扬的摇篮曲
阖上眼,惬意的睡下、睡下
一生还有多少这样愉快的时光 

2018.3.31
 

飞雁

有三只长大了的飞雁,
聪颖的那只去了南方,
坚毅的那只去了北地,
只有做梦的饿死窠里。

五年,两只雁还乡昼锦,
旧窠变成破败的坟茔,
茔之上,是不朽的丰碑,
碑之下,是斑驳的芳菲。

2018.6.4
 

这是个郁郁寡欢的季节

这是个郁郁寡欢的季节,
整日二晴三雨反反复复,
只得殢诗为酲排遣忧郁,
奈何雨声笔声一直喋喋。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日子,
当熟悉的声音轻敲屋门,
仿佛来自对未来的叩问,
撞击理想而传回的希冀。

聆听你犹如夜莺的嗓音,
未来、现在、过去——辉映起伏,
淙淙流水浸润心壤萎枯,
与灵魂的震颤发生共鸣。

言欢与乐歌的韶光短暂,
就像美梦总是半途昭苏,
诗未竟惆怅哀苦先回溯,
万千不舍不抵一句“晚安”。

2018.8.30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昨夜,我们畅谈人生,杳不知所止,
为你们未卜的前程送上祝福,
今晨,你们向朝暾各自出发,
向海、向光明、向焕绮的未来。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氤氲缭绕,高高的山峰隐去了形体,
雾霾,不能遮蔽你们向往真理的双眼,
泥淖,荆棘,崎岖,使你们跌倒的,
必使你们登顶,遍览世界,海就在那!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大海苍茫,叆叇卷着巨浪,在怒号,
不要畏惧,不要气馁,勇敢的舵手,
拉紧绳索,扬起你的风帆,驯服它,
驶过危险的海域,晨曦从云罅照在甲板上。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去拥抱阳光,领受上帝对你们的嘉奖,
你们拥有一双坚韧的翅膀,振翮高飞,
飞往光明,飞往真理,飞往至臻,
要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燃烧智慧之炬,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今日,是一切伟大理想的肇始,
人生的路漫漫浩浩,不知多少春秋,
惨淡的冬季未至将至,也将离开,
而下一个春季永远指向明日的朝阳。
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2018.9.14
 
假想敌

死水(一)

人类饲养了这样一头野兽,
一身不惹眼的黄绿的皮毛,
平时总是安静的匍伏一隅,
目光浑浊,仿若死去了一般。

风不能吹散它粘滞的毛发,
雨不能洗刷身上潜游的蛆虫,
光不能照见它死灰的面容,
泥不能填满枯竭殆尽的欲壑。

那头野兽也只有在饥饿时,
才露出渣滓壅塞的黑牙,
恶臭的酸水在深喉不停的搅动,
缓缓的将周遭的枯草废料吞噬,

人类索性对它不闻不问,
人类饲养了这样一头野兽。

2017.2.25
 

死水(二)

人们总是疯狂的去寻找美,
不断的拔高美的标准,
变得挑剔,悭吝而不切实际,
以表明自己是美的鉴赏家。

然而,世人又时刻在制造——
疾病、罪恶、痛苦和死亡;
他们热爱自然山水的宏伟壮丽,
却对畸形的子女嗤之以鼻,

——那潭死水,浑浊,恶臭而萎靡,
没有人愿意睁眼相待,
更不消说,去歌颂丑陋。

你们曾记否,一具腐尸,
因为纤丽沉潜的文字,
而重新焕发美的荣光。

2017.2.25
 

长夜

清冽的琼浆为夜色弥漫一层晶莹
蜡光渐渐隐没于浩漫阴翳
苍白的水仙轻轻摇曳惨淡的身影
幽暗深邃的长廊渺无人迹

黑暗中一卷肮脏褴褛的帘子
趿着细长的身影朝前踽踽
仿佛身后紧跟一只狡黠的蹄
引导他去往玫瑰色的地狱

夜阑人静,没人会忆起这一幕
当温暾再次的,把天际染得绯红
沟渠里的雾影会循糜烂的芳馥
那留下黢衣的灵魂,早隐匿无踪

遮羞布里传来寥寥耳语、高唱
是钟声,钟声在广阔的胸腔发聩
大地之肉俯首,大地之骨震颤
“有谁,来阻遏这世界继续腐溃” 

2017.4.13
 

如果没有那些伟大的人 

如果他没有种下那一朵花
我就不会被罪焰所引诱
如果他不曾流亡到杰克逊高地
我就不会向往文学
如果他一生仕途如意
我就不会读到那遗嘱而追求伟大
如果三兄弟阖家幸福
我就不会选择极端的道路
如果圣哲不曾离开他的家
我就不会相信并去超越自己
如果没有弃医从文奠基者
我就不会成为愤世嫉俗的后来人

如果没有那些伟大的人
我可以囿于我的井底并安然自得
这样我的人生可以就像
一条蛆虫在湫隘的阴湿地里蠕动
一只蝼蚁漫无目的的来回爬行
一头牲畜慵倦的躺在逼仄的围栏里

是你们
强硬的把我从孵育恶魔的温床里拽出
在这个混沌阴暗的世界里
把我引向最艰难的道路
是你们
让我抛弃最简单幸福
在反复的痛苦中挣扎
然而瑰色的天堂永远都遥不可及
我恨呐,那些伟大的人

2017.12.1
 

傲慢的诗人

狂风啊,暴雨啊,雷电啊!
都来咒骂,咒骂
这个世代最伟大的
诗人,在这个腐烂
几乎臭掉的世界,强悍的
灵魂靠自己的力量
站起来,在峭崖仰望
广阔的高空,振翮高翔
是要把纯白的翅膀
献给至高无上的太阳

山崩吧,地陷吧,浪滚吧!
都来惩罚,惩罚
这个世代最伟大的
诗人,在这个无聊
几乎死亡的世界,高傲的
灵魂靠自己的热忱
降临了,在柔壤亲吻
无私的母亲,叩首跪地
是要把坚硬的四肢
扎根在温情的怀里

侏儒们尽可以想办法阻遏
召唤的塞壬,召唤的梅菲斯特
他们却要违背你们的意志,唱
三倍伟大的撒旦
会向世人宣告:双面的
诗人是世界真正的命途
是世界新的救主
战栗吧,怖惧吧,屈服吧!

2018.4.26
 

理想之骑士

有一位天生孤独而自恋的骑士,
他自命不凡,睥睨万物,
唯独在一位公主面前保持谦卑,
那位公主纯洁而高贵,美丽而善良,
在他眼里,公主周身仿佛有圣光环绕。
他对公主的爱每夜愈笃,
思念就愈深,就愈辗转不寐,
但公主没有对他抱以同样爱,
她担心流言蜚语的侵扰他的神经,
俾使骑士的心会轻易的流变,
她想到了一个办法,试探骑士的爱,
于是以威严高傲的姿态对骑士说:
我要向你提出一个考验,
如果你通过它,我就嫁予你,
如果你失败了,见就要永远的离开我。
三日之内,除了我之外,
你在我面前灭你曾经的最爱之物,
以此证明你今后最爱的人是我!
骑士不假思索,欣然应允,
然而他孑然一身,一文不名,
他没有公主意外珍爱的人或物,
他意识到最爱的只有自己,
但为了证明爱公主胜过自己,
他只能摧毁自己的生命,而别无他法,
身为骑士,他不能允许自己扯谎,
他不允许自己违背应允的承诺,
他不允许自己的内心怀有不敬的冲突。
短暂的停歇后,骑士选择了牺牲,
在外人看来是荒谬的决定,
他却坚信为了公主一切都值得,
既然是唯一的道路,那就是必经的道路。
怀着对公主的爱,畏惧与颤栗,
他一言不发来到公主面前,大声的宣誓:
我将献以无意义的生命来证明最爱的只有你。
遂举起剑,欲割开自己的脖颈,
公主对他的行为满意而感动,
同意了他的爱,与他结为连理,
骑士不但没死,反而获得至福。

2018.9.21

 

这仍然是一个没有自由的时代

这仍然是一个没有自由的时代,
所谓人们口里高喊的意志,
不过魔术师精心设计的骗局。

规则如今不是限制思想振翮的樊笼,
思想才是——这个青春懵懂的世界,
相比童年,它只算得上半个觉醒者。

每代人都在遗忘先人的终极目标,
却惦记的是祖辈遗留的巨大财富,
重新又重新的在废墟上建立乐园。

为求得一丝生存,他们宁选择妥协,
为追求豪奢与逸乐,他们宁选择放纵,
为寻得众人认可,他们宁选择放弃自我。

一句虚伪的蛊或人心的漂亮话,
像一只线虫轻易的寄生人脑,
贪婪的啜吮着人的脑髓。

他们想要的,是一副安眠的药剂,
以便能逃离现实的阵痛,
在梦里享受不曾拥有的漂亮生活。

而一名觉醒者,思想的巨人,
最终疲于破开生存的混沌,
死后,血肉化作河山,哺育后人。

为自己生活的骑士不曾退却,
睥睨周行大道的熙攘人群,
一人在山间荆棘路上踽踽独行。

伟大者不得不在陋室里日夜伏案,
这世界没有组够的智慧辨识天才,
丰碑前的崇拜者缓缓的聚集。

2018.9.28
 

罪与罚

挥霍大把的金钱与时间,
没有人会以为那是诗人,
浑身黑血的持刀客,
没有人觉得在施善。

总会有一个愤世者作恶,
尽毕生心血策划一场动乱,
粉墨登场,我将惊世骇俗,
血流法庭,旧世的坟冢。

人们徒劳的扑灭星星辜火,
想摧毁不可撼动的文本,
我不会屈服于任何流言——
罪责、苦役、磔罚、死亡和虚无。

须有杀死腐朽老妪的精神,
才能成为新时代的皇帝,
锡铜熔铸的墓志铭将垂青,
“你们无法拒绝真理的正确!”

2018.10.15
 
忧郁与理想



——改自友人的诗歌

血红的彼岸花,
你们繁茂无比,
为何如此生气,
难道,是要我忘掉故乡吗?
故乡的人依旧
故乡的物依旧,
仅是春秋往复。

清澈的忘川水,
你们流淌永恒,
为何如此匆促,
难道,是让我无所牵挂吗?
牵挂的人很多,
牵挂的物很多,
但命运总无常。

摇晃的舴艋舟,
你们航行骎骎,
为何如此缄默,
弹道,是叫我勿畏轮回吗?
轮回一个个刻下印记,
船桨一次次拨散皎月。

2016.4.9
 

流亡者

被迫流亡国外,
漂泊半生,
该死的都死了,
活着的照样活着,
再度返乡,
人人出门迎接,
一时万人空巷,
实在太凄凉。

2016.4.14
 

一只野狗

阴郁沉闷的午后,
一只无人看管的野狗,
凌乱而灰白的毛
溯着人流踽踽而行。
循着诱人的气味,
践过泥泞,盘桓于树下,
路人对它楚楚的模样
投以同情怜悯的目光,
而它不接受他人的施舍,
而报以高傲的睥睨,
继续在苦恼的漫长寻觅中
——自得其乐。

2016.12.22
 

一家店

初来以为回到十九世纪,
黢黑的轱辘与曲折的蒸汽管,
绿色外皮的敞篷车兀立,
现代的构造,陈旧的味道。
廊道拐角的液晶电视高挂,
排气管早已窒息,
轮辋里镶的是白炽灯,
斑驳的指示牌闪闪发亮。
长久的犹疑,幡然醒悟,
原来是复古情调全是墨绿的墙纸作祟,
漆木的赭红是骗局的罪魁祸首,
追求古色古香到头来还是离不开现代。

2017.2.26
 

宣告

我迫切的渴望一场恋爱,
与那凄魅的倩影厮守。
她生于我的幻想,
成长于我的感情,
最后在我的笔下出落,
风姿绰约,含情脉脉,
我按捺不住全部的灵魂
我要像世界宣告我的爱。

2017.3.1
 

皈依真理的时刻

十六七岁的少年
常常趁放课后
到洞庭附近的女墙逗留
支颐扶颡

远眺夕阳摇摇欲坠 
眼下翠柳白堤横亘
水光潋滟
帝王贵胄的华丽绸缎

少年怅然若失
绯色酡颜
一袭恋恋倦影

天际舒齐的暗下、暗下
洞庭湖上
黄金梦在荡漾

2017.5.2
 

倦怠,人也变得忧郁起来

跳远、引体向上、跑步,
身心俱疲,什么也不愿做,
中午倒床便睡,
梦里,我穿着狱服,
浑身被鞭笞过的疼痛, 
脖子上套着沉甸甸的枷锁,
一步一步吃力的迈上绞刑台——
醒来,手脚酸痛,直犯恶心,
呆滞的顾眄四周,
白茫茫的一片,犹在梦中,
仿佛看到自己无所适从的痴状,
仿佛了无知觉,什么也不愿做,
倦怠,人也变得忧郁起来。

2017.5.21
 

旅行

驾一匹青色骏马,轻盈而疾迅,
好像乘着风要飞向蓝天白云,
这是一场奇妙的旅行,我将往
如何一座曼妙的玫瑰色天堂。

那是数十层的高楼,钢筋水泥
被现代工程缝接的冰冷僵尸,
黝黑的身躯上涂满愚蠢朱红,
以为这就可以充作艳冶幻梦。

另有一人,忧郁的沉思者端坐
商场的环椅,望熙攘人群思索,
究竟为什么,他们怎样都不肯
停下流星大步,坐下闭眼宁神。

他们匆匆钻进甲虫般的车辆
沿着黢黑而粗糙的树皮往上,
像是遇见天敌四处惊慌逃窜,
正是时间的洪流在背后追赶。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地平线,
一个永远也抵达不了的山巅,
那里就是我时刻憧憬的天堂,
尽管梦想的伊甸是一片茫茫。

我终于,耗尽最后的一口力气,
来到以为的巅峰,却发现只是
一条迷惑精神的坡顶,再继续
便是让人变得懒惫的下行路。

多少人因惯性,甘愿平庸下去,
坡路的尽头是乱石堆的废墟,
是古代帝王大业未竟的坟茔,
亦无数满以为是的人的宿命。

于是,再度上坡,尽头高立一面
红墙,却拦不住银杏向外伸展,
弥漫一股诱人芬芳,就像展露
白皙肩膀女人散发迷人香郁。
 
独特魅力激起我的强烈欲望,
牢牢攫住,使我全力朝前驰往。
然而,当逾越横亘眼前围墙时,
其实不过又一个骗人的把戏。

真正的天堂仍那么遥不可及,
没有终点的旅行,我携马一起,
倚靠女墙休憩,眺望沉沉夕阳,
湖面上金色的倒影溶溶漾漾。

2017.8.11
 

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分不清柏油路与天空的凌晨,
一路上明暗交错,影前影后。

提着沉甸甸的行李匆匆赶往机场,
大门未开,就在门口坐下瞌睡。

大厅里忽然亮起灯,赶紧起身,
取票,安检,候机,瞌睡。

天际宛如皤白的鬓角,开始排队,
检票,登机,坐下,起飞。

金色的光芒从云隙穿过,
仿佛正举行饯别的仪式。,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
远外是一片茫茫的灰云。

恍惚中一股寒意突如其来,加快步伐
下机,出站,买票,上车。

磁悬浮列车缓缓蠕动,
地铁像耄耋老人走走停停。

从长长的阴暗的地下甬道走出来,
明媚的阳光正好落在我的身上。

浑身上下一瞬间如释重负,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车站。

又一次靠窗而坐,沿途一路,
看不尽的风景与听不腻的故事。

宿舍楼鳞次栉比一如既往,
熙攘的学生纷纷的穿行。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眼泪却润满了双眸。

2017.10.31
 

午饭时刻

一连几日晴朗的中午,
适合找一个安静的靠窗座位
吃自己喜欢的饭菜——茄子,
——嘈杂而熙攘的人群。

故意慢慢的吃,甚至舍不得吃,
就像死刑犯省钱最后的午餐,
每咽一口都如鲠在喉般痛苦,
最后,只能无奈的放下筷箸。

阳光在桌缘停下脚步,
唯有几片腴云悠闲的午睡,
悄然的进入曩昔的梦乡。

——嘈杂而熙攘的人群,
缓缓的收拾掉碗碟,
匆匆的离开这个惬意的地方。

2017.11.4
 

明灭如烛光幢幢的街灯

明灭如烛光幢幢的街灯
一列一列朝深处走去
尽头是一片漆黑
又好像看不见尽头

2018.2.20
 

夜归

像醉酒者晃来晃去晃到窗台,
惺忪迷蒙的双眼看见——
沿路的一行电动车灯光闪烁,
宛如荫庇地里熠熠的细流,
黄与白的辉光交替与红与黑的夜色下,
微光在天际处渐弱,
厚重的大门缓缓的闭合,
萦绕九天的长河才慢慢干涸。

2018.3.9
 

有的人明明已经死去

有的人明明已经死去,
但好像又没有死,
好像很早就死去了。

遇见一个眼熟的人,
也许很久以前见过,
也许根本就没见过。

隔着一条宽广的河,
声音被黑暗所吞没。

2018.3.16
 

哈姆雷特假扮者

暗红的帷幕缓缓朝两面青山张开
幕下一片阒黑,摩挲等待一幕现代悲剧
然后,暗黄的聚光灯转向舞台边缘
鬼魂从一个路口游弋到另一个路口
他们喁喁的低语由嘈杂渐渐模糊成
一片艾艾的和声并融入到茫茫的暗淡中
当斑驳汇聚成的苍白的光照在岔路中央
哈姆雷特徐徐从阴影处昂首走出
他的激情不断的上升,如炽烈的太阳
他的面容抽动,眼里仿佛有火在燃烧
他仿佛看到了真理,于是愤怒的呐喊
又骤的坠落,像是突如其来的大雨
把全身淋湿,也把焰火浇灭
他呆滞无奈忧悒的目光逶迤至远方
好像有一样东西在离他远去一般
我被他闪着蓝色惆怅的眼睛牵引
身体不由的前倾,要脱离自己座位
然而,厚重的透明的玻璃窗把我隔离
这就是我触及到的冰冷与坚硬
而他眼睁睁看着逝去的结局
究竟是窗外的幻影是真实
还是窗内的我是虚无

2018.3.22
 

到灯塔去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
茫茫一片的白色将我与外界分割,
于是,窗户上的我变成表象的我,
与深处的自我形成一道鸿沟,
强烈而刺眼的光开始收束,
引导我走往深邃的时光甬道,
四下阒黑,然后是浪潮迭起,
那束光规律的想海面来回张望,
像傅科摆一样收束在一个恒常的点,
光秃秃的礁岩上一座荒凉的孤塔,
到灯塔去吧!趁灯塔还不是灯塔,
接受它冰冷的辉光!

2018.4.7
 

苦酒

一个人喝壮胆的酒
边喝酒的同时边念诗
念的是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醇香从开阖的嘴唇中传来
震颤着晶莹透澈的琼露
激昂,嘹亮,空酒瓶掷地有声
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
然后拨通她的电话
念的是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温柔,喁喁,她轻声的道晚安
一个人寂寞的说呓语
满是知足与高兴,还有对她的爱慕
梦幻里他最后一次
念起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嗫嚅,含糊,无尽的沉默
待明朝将今日事忘的干净
再一个人喝解闷的苦酒

2018.5.28
 

无题

你如果爱上一个人,
爱上的是一个身体,
是独一无二的灵魂,
我如果爱上一个人,
爱的的是一个形象,
以现实的实体创造,
崭新的精神的光辉,
我爱的始终是自己。

2018.5.29

 

全知全能会使人幸福吗?

全知全能会使人幸福吗?
这个问题应该去问上帝,
倘若上帝知道自己可能幸福,
便会努力创造幸福,
打破不可能的矛盾,
非全知全能的我们,
不正应循着这条路走下去吗?

2018.5.29
 

咖啡与相片

尝一杯浓咖啡,拾一本旧相簿,
昔人比肩而立,背倚蓊郁青山,
黑发绺与襞褶,在微风中飘拂,
肌肤白的像蜡,笑容弯的像镰。

相片将丰饶立体的韶华磨平,
月季隐匿了恬淡愉快的芳馥,
山雀喑哑了婉转优雅的啭鸣,
梦幻的音乐分解为一个音符。

所有青春都仿佛定格在此刻,
而我竟忘记相片发生的一切。
惆怅而失落的呷一口苦咖啡

——定是被少不更事的青涩唤醒,
三位挚友一前一后大步流星,
欢笑而慢慢推开香舍的门扉。

2018.6.3
 

毕业

前天确定课题
昨天吃散伙饭
今天结束答辩
明天各奔东西

“永远”是拟定好的课题
自古没有不散的盛筵
既深知答辩通过无望
这辈子也别想着逃离

2018.6.13
 

真正的诗人,我的导师,我的兄弟

有人散播谣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
说:“他是撒旦派到地面上的魔鬼。
比梅菲斯特还要丑陋、更加的邪恶,
把堕落的毒汁倾倒进女人的酒杯。”

兰波,他的学生,天才的通灵诗人, 
称他第一位通灵者、诗人的皇帝:
“他怎么会是恶魔,他是天使,是神、
精神的黎明,掌自然神殿的钥匙。”
 
真正伟大的人,纵使尸体已经腐烂,
蚊蚋薨薨作祟,那不朽的灵魂
也要令钟声喑哑,太阳的光也暗淡。

愚蠢的犬类对香水瓶不屑一闻,
嗜酒者从不拒绝杯中的毒醪鸩酒, 
贪婪的啜吮着行将死亡的愁忧。

2018.7.24
 

名为“生活”

她总是在我懊恼沮丧时缓解粗服,
羞赧的双眸从侧肩伴同金色阳光,
流连于傲立的连峰与静谧的壑谷,
皎白的肌肤宛如有涓涓细水流淌,

她轻声呼唤,英落兮飘摇,空谷回音,
温暖的馡馥萦牵着我纷纷的情欲,
纤美的胴体愈合着我疾苦的内心,
远远的痴往,悄悄的走来,不由自主。

她骤声破骂,吰响震穹苍,雷霆万钧,
对眉阖若重云覆,双唇捭似暴雨倾,
更威风凛冽,利匕穿长空,直刺灵魂,
雱雪飞而红叶皤,愁苦寒而心海冰。

她尽管有时残忍却始终温柔如一,
总是在我悲痛而绝望时展露玉体。

2018.7.24

 

樟木

叫做樟树巷,
却不见一棵樟树,
倒是一路枝繁叶茂的枫木,
像极了楚怡路郁郁葱葱的樟树,

枫叶黄了,红了,落了,枯了,泯了,
来年又长出新叶,
一年一年,
樟木依然绿如初

2018.8.16
 

乱花飞絮

漫长的人行道,
阳光洒洒落落
鸢尾花蓝紫色,
狗嗤之以鼻,
乌鸦叫嚣着低徊,
被我一脚踢开,
它咒骂我,我不屑。
迎面一位豆蔻少女,
和一女人擦肩而过,
那个人掉了项链,
我躬身去拾,
拾起来是一件裙子,
她赤裸全身,
把我推倒在床上,
野蛮而自然。
牡丹倒插,朱红,
一对鸳鸯舞踊其上,
有薰衣草的暗香,
狗狺狺狂吠,汗毛直立,
她高踞王座,
最初登基的女王
双颊绯红,露出难色,
含羞草究竟是喜欢还是讨厌被抚摸?
我一动不动的看着,
已经是三只幼燕的母亲,
在墙角的燕窝轻哢,
还有一个待孵化的蛋,
燕窝和蛋清是一种是粘稠的液体,
味道有些涩,
像果冻一样柔软,
一到在口里融化。
一只幼燕摔落,死了,
身体翅膀黏在地上,
全身纸一样薄,
她说不要管它们,
死了一只还有两只,
总会有一只活下去,
红透了的野玫瑰。
地上的不是燕子,是乌鸦,
乌鸦死后还在叫唤,
太吵了,太吵了,
雨下个不停,
濡湿了她乳白的肌肤,
窗上朦朦胧胧雾汽,
丁香与泥土的味道糅杂,
淡紫色的清香
猛虎嗅过也蠢蠢欲动。
本来光秃的枫树长出樟木叶,
绿得有些晃眼,
不像是太阳光,
那个女人走了,
不索取什么,
像个慈善家,弥补过去,
把粮食施舍给饥渴的人。
越来越饿越来越渴,
越来越冷——
下半身在禁受黑色狂风,
上半身在厄舍府。
她爱的是另一个男人,
我是旁观者,
乌鸦咯咯的笑,
杜鹃参差,左右流之。

2018.9.8
 
前实验

无题

你是否知道我爱你爱的炽烈?
你却残酷的待我以冷漠。
你四处奔走逃窜而躲避我,
为何你总是拒绝我对你的热切?

若不是那玩弄箭矢的顽童,
你与我早已比翼二飞,
命运使你变成亭亭月桂,
那我就是配得你的爱的英雄。

当我成为住在世界的神祇,
众人把高贵的头颅俯就,
妒忌者用魔法把你变成白牛,
我慭坚守你身边至死为止。

你一定知道我爱你爱的炽烈,
但你却残酷的待我以冷漠。
你四处奔走逃窜而躲避我,
为何你仍要拒绝我对你的热切?

2017.3.28
 

无题

卑鄙而狡猾的家伙,
不要愚昧来试探我的智慧,
我愤怒的洪水会将你
蛮横可笑的世界一并淹没。

2017.3.28
 

绿海里坚实的臂膊

绿海中坚实的臂膊,
竟淹没于一野碧波。
幽邃处熠熠的蟾宫,
终迷失于一片霓虹。
 

眉宇厚如泰山之岩

眉宇厚如泰山之岩,
峭如华山之壁,
广如万物之寓,
讵以名禄权色而摧之。

2018.7.7
 

无题

窗外飞红三两点,屋内心事五六件。
欲将愁思付尺素,提笔又见双飞燕。

2018.9.22
 
译诗

秋之商籁

——波德莱尔

你那水晶的双眸仿佛在诘问:
“独一无二的情人,我哪里最美?”
——住嘴吧!美人!万事皆与我愿违,
不使我愤怒的,唯荒原的本真,

它不会向你透露可怖的神秘,
宁可轻摆摇篮,与我长眠于斯,
绝不用烈火熔铸悲惨的传奇,
我恨呐,折磨我的激情与理智。

爱的温柔些!在隐蔽的哨所处,
丘比特张弓射出致命的箭矢,
我熟稔这旧军库的全部武器:

罪孽、恐惧、疯狂!——哦!惨淡的雏菊,
你同我不正像那黯然的秋日?
哦!苍白的雏菊,冷漠的玛格丽!

2018.8.21
 

虚无之味

¬——波德莱尔

挫败的灵魂,你一度热衷搏厮,
但以马刺驱策你热情的“希望”,
不愿再驾驭你!不如觍脸而躺,
你这每次翻越都踬踣的老骥!

心如死灰,像牲畜般昏聩在地!

声嘶力竭的亡魂!年老的翦绺,
爱既索然无味,攫夺也无意义,
那就告别吧!向管之音,笛之息。
欢愉,悻悻的灵魂早不堪引诱!

可爱的春天,其郁香不复存有!

时间一分又一分的将我吞没,
仿佛浩雪正掩埋僵直的残尸,
若自宇宙俯瞰这圆润的球体,
我便不必再另寻一栖身之所。

覆雪!当你塌陷时可否卷走我?

2018.8.28
 

萨福

——克里斯蒂娜·罗塞蒂

我感喟破晓,又唏嘘
到昏沉的一天结束。
我太息薄暮,又嗟然
夜晚给人捎去睡眠。

噢!不尽长叹与悲悼,
莫如痛快死去更好,
无梦的死的长眠里,
不意无人为我哀泣,
 
卸下我背负的重任,
以忘却遗忘之本身,
遣走痛苦、悲伤、忧切,
度过无明日的长夜。

生不得怜,死不留名,
不泪不顾,孤苦伶仃。

2018.10.2

2018-11-01 14:09:07

所有评论(0 条)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