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与红楼梦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电影,电视剧,网剧,游戏,舞台剧,动画电影,动画片,网络大电影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文学    标签:散文

圣叹奇思天下传,文心凝锦彦和篇。
欲寻满纸荒唐泪,何不龙门问史迁。

关于曹雪芹的史料,几乎都离不开纪晓岚,研究曹雪芹,源于敦诚的《四松堂集》,为这部诗集作序的是一代“文宗”纪晓岚。
纪晓岚精于考据之学,红学家们在纪晓岚眼皮底下玩考证,就不觉得有点儿“班门弄斧”吗?
象《红楼梦》这样的特大历史谜案,万事不要总往好处想。红学家把曹雪芹的朋友当成好人了,问题是曹雪芹的朋友敢不敢把您红学家也当成好人呢?人们千万不要忘了,在曹雪芹与广大的热心读者之间,还有一个屡屡大兴文字之狱的清政府!!
一代“文宗”纪晓岚,学识渊博,且为人诙谐好开玩笑。假如,我们就说假如,假如纪晓岚在曹雪芹问题上,与后人开个玩笑,玩儿把文字游戏,红学家们是否做好了这样的思想准备? ——by“小1234”
目录
扬州慢.咏大观园
纪晓岚与脂砚斋
大荒山
大观园
红楼与朴学
红楼人物一览表
红楼地点一览表
红楼文物一览表
香菱学诗
陆放翁砚
蔡先生与《石头记索隐》
金星玻璃
宝玉的来历
大同
孙绍祖与曹楝亭
可卿药方
纪晓岚与茗烟
宁国府与孔府
孔庙与贾氏宗祠
古无轻唇音——钱大昕与石头记
....................等等

试读内容

大荒山

中国有两个阅微草堂,一个在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一个在北京。纪晓岚说,北京的阅微草堂前有一块太湖石,是宋徽宗名园“艮岳”的遗物,靖康之后被金人掠至北京,在南城的奇石中,此石为第一,所以他以石为号,号石云,自号“孤石老人”。
升任侍学士之后,纪昀被发配新疆从军,有人说因为“盐引案”,但《红楼梦》说:“后来到底寻了他个不是,远远地充发了才罢。”到底是何内情,今天已不得而知,单说孤石老人,揣着一枚红丝砚,踏上了西进之路。
从北京到西安,再沿丝绸之路,辞凉州,至酒泉,过敦煌,出玉门关。“渺渺戍烟孤,茫茫塞草枯。”这里已是刘长卿笔下的西域,所谓茫茫渺渺。可纪昀还要往西走,沿着天山走廊,穿越戈壁大荒,终于在十月底到达乌鲁木齐。乌鲁木齐在天山脚下,李白说:“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农历十月底的天山更是如此,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荒。

《石头记》开篇说女娲炼石补天,剩一块顽石,被丢弃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天倾西北,地陷东南,那补天之所,定在这西北。
庞並明说:大荒山在大漠天山,纪晓岚从军之地。“乌鲁木”三字,皆为合口呼,都带一个(u)音,乌为零声母,故“乌鲁木”三字合读为无。稽是多音字,读作(qǐ)稽首之稽,如《尚书》:“再拜稽首”。故“无稽(qǐ)”就是乌鲁木齐。《说文》曰:“崖,高边也。边,行垂崖也。垂,远边也。”故“无稽崖”,就是乌鲁木齐、高远边垂之地。

纪晓岚说:“乌鲁木齐,译言‘好围场’也。”纪诗曰:“牧场芳草绿萋萋,养得骅骝十万蹄。只有明驼千里足,水销山径卧长嘶。”
水销山径,盖指明驼耐渴。乌市很少下雨,依靠雪水灌溉。纪晓岚本想建闸开渠,用来蓄水引灌,但当地人说,沙土太松,不易筑堤,也蓄不住水的。此城依山而建,东边高,西边低,天山的雪水渗透土壤,化作清泉,都汇向城西一侧,随心引取,便可流入花畦,不需金井银床,百草自然丰茂。不光种植苹果、蒲桃、杏子,还有一片片的小园子,用来种烟草“淡巴菰”,这是最好的,毕竟外号叫“纪大烟斗”。在这里,中原瓜果的价偏高,榛、栗、楂、梨,稀者为贵。蒲桃就太多了,但可以酿酒。乌市用马乳蒲桃酿酒,很耐储存,时间一长,会变成鹅黄色,像极了江南米酒洞庭春。城外的青稞也能作酒,说来好笑,以前人不知青稞是何物,草率地注释成蹲鸱,蹲鸱就是大芋,把青稞当芋头,真是令人醉。虽然说酒,但实不善饮,微酌就面酡,真正喜欢的还是茶。雪水寒泉,烹茗自暖。福建离这里那么远,不会有人识得小龙团吧?看来“纪茶星”这名号,在此地实在无用啊。
腊月大雪,晨起处理公文,昨天没洗的砚台,依然湿润未干,红丝砚果然神奇,陆放翁诚不我欺。公事闲暇,不免出城游览。抬头东望,雪满天山。明年春天,又会化作清泉。这里的春天最是惊艳,杨柳春风虽不至,万物依旧盎然。此地有唐时垒,汉时关,秦时明月,女娲炼石五色天。天山高古,伊瓜好甜,大荒在此,水向西流漫。
以上这段,化自纪昀《乌鲁木齐杂诗》。一百六十首,不能一一尽道。诗人东归,将两载见闻咏志成诗。平日酝藉,至此一吐为快,故山川焕绮,动植皆文。所咏之诗,皆是西部见闻,即古时大荒之地。大荒山见于山海经,纪晓岚说此书“道里山川 率难考据”,古往今来,多比喻远杳苍凉。唐诗曰:
平沙落日大荒西,陇上明星高复低。孤山几处看烽火,壮士连营候鼓鼙。
陇上在陕甘一带,再往西,就是诗意中的大荒。李白诗“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苍凉渺茫之象,好像有了一丝影子。但只有万里跋涉,穿越天山走廊时,才能从心理上感觉到,这就是大荒山。文献不可考据,但的确独一无二。而当年龙沙万里出阳关,到达此地的人,就是石头纪。纪晓岚说山海经是小说,站在小说的层面上,天山就会是大荒山。不是山海经里的,而是《石头记》里的。借用了山海典故,却是自站地步。
上文讲,无稽崖是乌鲁木齐,那青埂峰呢?到过乌鲁木齐的人,都会被一座山峰吸引。纪晓岚也不例外。《阅微草堂笔记》讲了个故事,有个文书官,名字就叫乌鲁木齐。乌鲁木齐做了个梦,梦见以前的厮役来说:“奴今为博克达山神部将。”在当时,博克达山每年都有春祭,现在改叫博格达峰。《中国国家地理》的杂志上,就经常出现这座山。山顶终年覆盖白雪,日落之刻,会反射阳光。在天朗气清的日子里,从乌市望去,博格达峰与青天相接,近阜如埂,远黛添银,这就是青埂峰。而那块顽石,正是孤石老人纪石云。
《石头记》是小说,开篇是神话,初看茫茫渺渺,实为心物赠答。写大荒是真大荒,写神山是真神山,写顽石是真顽石。刘彦和说:“山林皋壤,实文思之奥府。”《石头记》亦得江山之助乎?
诗曰:
风卷黄云彻地哀,梨花欲落汉关台。
草堂微雪天山客,一片文心寄梦来。



大观园

天下才子的文心,多是相通的。李义山说“贾生才调更无伦。”贾生就是贾谊,贾谊的文心,就与红楼作者相通。
《过秦论》说:“秦以六合为家,崤函为宫。”而《石头记》以天下为大观,以紫禁为怡红,这是广义上的大观园,不只是猜测,也是有来历的。
钱大昕解释“观”字时,引用《彖传》曰:“大观在上,中正以观天下。”写大观园,正是借一园而观天下,写贾家亦好比“秦以六合为家”,以家写国,以小见大,是此书笔法。
《四库提要/洛阳名园记》一条中,纪晓岚曰:“格非自跋云:‘天下之治乱候于洛阳之盛衰。洛阳之盛衰候于园圃之兴废。’盖追思当时贤佐名卿‘勋业隆盛,能享其乐,’非徒誇台榭池馆之美也。”
《洛阳名园记》的作者是李格非,济南人,其女就是李清照。大观园中的女儿,也曾取写于李易安。更有趣的是,连园子的隐喻,也取法自易安之父。纪晓岚说的没错,这个园子“非徒誇台榭池馆。”用张岱的话说,就是:“李文叔作《洛阳名园记》,谓以名园之兴废,卜洛阳之盛衰,以洛阳之盛衰,卜天下之治乱。诚哉言也!”一个园子,能卜天下治乱么?当然可以。远的不说,就说圆明园吧。今天的圆明园残山剩水,每个到过此园的人,都会知道那段历史。所谓:“夷人一炬,可怜焦土。”园子以前什么样?在“中華珍寶館”的网页上,可以找到当年的铜版画。拿着这些画逛圆明园遗址时,才会觉得,这里曾经有台,那里曾经有榭。江南之园林,塞北之风光,四海之珍禽异兽,海外之宝玩珍藏,中原之能工巧匠,西洋之雕楼水法,在这里都曾有过。融南北园林特色,集中西建筑精华,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真个是:
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始筑成。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
贾蓉说大观园“一共三里半大”,“三里半”是一千七百五十米,若是斜线,约为故宫两倍,若是纵深,约为故宫四倍。
宝钗说:“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云祥笼罩奇。”点明在京城之西。华日又寓“圆明”。
惜春说:“园修日月光辉里,景夺文章造化成。”日月为明字。《说文》曰:“景,光也。光,明也。”
大观园中有石牌,刘姥姥念成“玉皇宝殿”,众人大笑。只需将“宝玉”二字去掉,就是“皇殿”二字。
怡红院的书房有一种悬瓶,脂砚斋说:“悬于壁上之瓶也。”在故宫的三希堂里,有一面墙上全是悬瓶。
大观园养着鹤与鹿,还能自在飞跑,那这园子可够大的,故宫博物院的藏画里就经常出现这些动物,只不知郎世宁这些画家们是写实还是写意。
圆明园这个园子,可谓几世几年,剽掠如山。对于纪晓岚而言,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对于今天的读者而言,则是“已见他楼塌了。”是以名园之兴废,可卜天下之盛衰。狭义上的大观园,正是圆明园。
圆明园内有个湖,湖中有九个岛,象征着天下九州。广义上的大观园正是九州。一进大观园,就是一座山,中有羊肠小道,镜面白石上题曰:“曲径通幽处”。幽州在哪呢?辖域很大,但治所在今天北京附近的蓟州,涿州二地。从山海关,沿渤海走廊,经天津北,可达幽州故城,可谓“曲径通幽”。
《红楼梦》将唐诗“竹径通幽处”,改成“曲”字,大概指这条幽燕之路。一语双关,所谓“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戚蓼生序”
既然一语双关,那园之大门,也是山海关。
从北京到山海关,如今坐高铁只要两个小时。天下第一关,果然雄壮。我从关前走到角山,经当年鏖战之地,再登角山高峰,悬崖峭壁,非得手足并用才行。荆棘丛中野雉乱鸣,烽火台上雄鸢高飞,驰目远望,城墙从山顶蜿蜒而下,又从山脚直直地修到海边。不仅城高池深,而且大城套小城,左右置二辅城,烽屯拱卫,连相呼应。关内平川,车有通途,关外荒芜,敌无遮掩,依山傍海,有水师为援,这就是当年刘伯温选址、大将军徐达修建的山海关。在那个年代,若从关外杀来势比登天,而关内一侧,便是当年古战场。探春道:“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纪晓岚再诙谐,行文至此,也应涕泪纵横了吧。
大观园的景致,也其来有自。牡丹亭为洛阳,芍药茵在扬州。淇水、睢园,是中原遗迹。秦人旧舍,又到了武陵。潇湘在永州,有亭翼然是琅琊。稻香村为米脂,花市街对蘅芜苑。虽不能每处都能对应,但这种“大观在上”的态度,却时隐时现。
今日良辰好景,在圆明园遗址公园行走了半日,此园、彼园、九州、大观,竟不知身在何处了。忽想起可卿书房有一副秦太虚对联,秦观字太虚,大观又变成太虚幻境。太虚本是梦境,游园又变成了惊梦。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2018-11-01 14:07:28

所有评论(0 条)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