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棠先生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其他

    汝棠先生的半生。汝棠先生曾经是我们村里唯一的医生。我们这里对一个人称之为先生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不像现在,只要是个男的就能叫先生。说评书的艺人,高台教化、说书讲古劝人方,可以叫先生;教书的教师,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也是先生;医生,有一句话叫“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都能和仙佛相提并论了,更得叫先生了。除了这几种职业之外,再没有被人之为先生的了。

  汝棠先生的家在村子的正街上,药铺是他家的一间南房。南房开了一门一窗,窗户临街,门在门洞里。看病的人不用进院子,进了大门从门洞的小门就可以进药铺了。
  窗外有一棵大槐树,不知道是哪一年哪一位种的。到了四五月份,一树槐花,满地碎玉,坐在药铺里就能闻到素雅的清香。

试读内容

     汝棠先生曾经是我们村里唯一的医生。我们这里对一个人称之为先生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不像现在,只要是个男的就能叫先生。说评书的艺人,高台教化、说书讲古劝人方,可以叫先生;教书的教师,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也是先生;医生,有一句话叫“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都能和仙佛相提并论了,更得叫先生了。除了这几种职业之外,再没有被人之为先生的了。

汝棠先生的家在村子的正街上,药铺是他家的一间南房。南房开了一门一窗,窗户临街,门在门洞里。看病的人不用进院子,进了大门从门洞的小门就可以进药铺了。

窗外有一棵大槐树,不知道是哪一年哪一位种的。到了四五月份,一树槐花,满地碎玉,坐在药铺里就能闻到素雅的清香。

汝棠先生最爱吃的就是槐花煎饼。

天刚亮,汝棠先生就会在槐树下铺好一领苇席,手拿一根小竹竿,轻轻敲打槐树枝,落英缤纷,花瓣和露珠落在头发上,落在人身上,落在苇席上,整个人也变得清香了。

将槐花放入开水中冒一下。把水攥干,再切碎,加入鸡蛋和面粉,把盐和水再加上,调成糊。把煎锅支好,加入猪油,用小勺加入面糊,摊开,小火慢慢的煎得焦黄,香味也出来了。煎得了,用刀切成六角,没等凉,汝棠先生就都吃了。

煎饼吃完了,药铺窗外也热闹了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药铺窗外大槐树下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小集市。 

春天有卖树苗的,以枣树苗和松树苗居多。我们这里出产金丝小枣,田间地头密密麻麻的种的都是枣树。清明节快到了,要在坟场种几根松树。 

夏天的时候卖得东西可就多了。通红通红的西红柿,刚摘下来的顶花带刺的黄瓜,嫩绿的丝瓜,带着一个小尾巴的西瓜,一掐一把水的韭菜…………。

秋天,苹果、梨和葡萄都成熟了,果香味 透过窗户袭进药铺,消毒水的味道都闻不见了。我们这里离渤海湾近,八月节正是梭子蟹顶盖肥的时候,一筐筐的摆在大槐树下,螃蟹一个个被皮筋五花大绑的勒着,气的直吐泡。(奇怪,那时候老百姓倒能吃起螃蟹,也不贵,5分钱一个。现在倒吃不起了)。

冬天是农闲的时候,地里的庄稼活都没有了。大家伙喜欢坐在药铺的墙根底下晒着太阳扯闲篇。那时候也没有冷库,新鲜蔬菜和水果没有了。只有卖干烟叶的、卖柿饼子的,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还是卖糖葫芦的。总能看见一个小小子拉着奶奶的手从汝棠先生的药铺哼哼唧唧的出来,可能是屁股上刚挨了一针,走到卖糖葫芦的跟前就不走了,奶奶没办法只能给买一根,小小子也不哭了,一边走一边吃,没到家就吃完了。

摆摊卖货的小贩来了以后必到大队部的大喇叭招呼一声:“大家伙注意了,来了卖ⅹⅹ的啦,在汝棠先生药铺前面了”。那时候,村民们没有别的娱乐,来了卖杂货的可是个新鲜事儿,一会功夫就聚了很多人。

这时如果没有看病的,汝棠先生就会走出药铺,和卖杂货的商贩打个招呼,客气两句:“掌柜的,到了家门口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言语”,“给您添麻烦了”。

汝棠先生是个大个子,总是一身中山装,上兜里插着一支钢笔,干净利索,谁看了都会赞一声:“真是个又体面又仁义的人”。

汝棠先生的药铺其实应该叫诊所,药铺只是卖药的,汝棠先生可不是只卖药,中医的望闻问切,针灸拔罐,西医的打针、听诊、输液,都是可以的,可我们村的人还是愿意叫药铺。

2018-11-01 14:06:39

所有评论(0 条)

wangyandangdang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