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殇

可出售版权

网络大电影,电视剧,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青春文学    标签:情感

每个人都曾有过青春悸动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会回忆起年少轻狂然后莞尔一笑,也会偶尔与朋友回忆往昔引起共鸣。
夏朗,毕业于西安某名牌大学金融系,拥有着同龄人远远不及的投资兴趣和天赋,借助于证券市场的热潮,他短短3年获得了普通人20年才能获得的财富,可年少轻狂,也因为股市,一朝失去所有。摔的跟头还能爬起来吗?几年间如黄粱一梦,当重新回到梦开始的地方,他无比思念他的学生时代生活,他的青春里那么多美好的回忆,高中时候的初恋,高考的阴差阳错让他们才有了后来种种的故事,大学的兄弟与回忆,历历在目,这几年,看似得到了许多,却都如镜中花水中月一般全部消失,毕业的时候,和所有90后一样又不一样的青春,将从这里开始。

试读内容

引子
先生,先生您好,请醒醒,飞机已经降落,我们已经安全到达目的地……”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夏朗还耷拉着脖子靠着机窗陶醉在美梦里,完全意识不到机上乘客就剩下了他一个,而飞机降落的轰鸣都没吵醒他丝毫,更别说旁边空姐娇柔的呼唤了。直到空姐发现声音起不到刺激他神经中枢的作用,便推了推他的肩膀几下,夏朗才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拨弄了下略有杂乱的头发,双眼慢慢聚焦起神看看窗外,方才转过身来:“唔,实在不好意思,我一直比较恐高,最近可能比较累,谢谢你呀。”

  空姐略抱礼貌的微笑示意时间便离开了,夏朗解开安全带站起身来,把西装外套披在肩上。

  走在出机场的过道上,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把他的背影拉的格外长,带着深深的疲惫,走出来之后抬眼看了看天,下午三点整!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时间,阳光刺得眼睛有点痛:三年了,又回来了。

  夏朗,毕业于西安某名牌大学金融系,他们这个专业出来的,除去相对追求稳定考取银行的,考研的,考公务员的,最初都认为以后的工作属性应该是高级理财顾问,高级证券分析师之类,可现实不那么尽如人意,面试过程如同流水线上一般,统统打造成金融销售人员,若不是因为对证券行业的极大热爱早早实战和自身性格中的一种韧性,当然,还有一点——毕业的时候并不缺钱,对一个大学生来说。夏朗应该也会与当初他们的选择一样,破灭对金融行业的最高幻想,继而另谋出路。当然也正因为选择坚持了这条路,恰逢搭上了证券市场行情的上升期,再加上不懈的努力,他用三年时间赚到了普通人一辈子或许都赚取不到的财富,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年纪,太快增长的财富或许因为太过唾手可得,年轻人沾沾自喜也是很正常的;若不是证券市场急转直下的程度超过他热血消退下来的速度,夏朗现在应该在某个地方旅游度假,可惜没有如果,,曾经的一切如同泡沫一般,堆的越来越高,破灭却是一瞬间。

  时隔三年,夏朗重新站到这片土地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的青春,他最热血的时光都曾经在这里,现在,他回到了这里,就仿佛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样,却比那时候更加一无所有。

  他突然无比怀念大学的一草一木,包括那曾经认为无聊至极的学生社团生活,这种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强烈的他想要呐喊出来,胸腔里好像什么被引爆了一般,记忆仿佛在血管上撕开了一条口子,拼命的往里钻,血液的温度都被带高了几分。

  或许人最奇怪的便在于此,失去之后,往往才会想起心里被几近封藏的最纯真柔软的地方,也不管曾经骂过它多少遍,或是不曾在乎过任它一直存在,只有在失去了一些东西之后,回头才看到,那就如一个时间囊,你把美好的东西都寄存在里面,有一天突然想起,重新把它打开,飞出来的都是你当时认为美好的东西,却是现在再也不能得到的东西,但它在任何时候都能温暖你,融化你,拥抱你。

  “三年前,我带着梦从这里出发;三年了,我又回来了。”

  夏朗看着远处的机场巴士深吸一口气。

  他想到那时候离开西安的时候,宿舍的几个兄弟一起来送他,就是坐机场巴士送到这个地方,还记得走之前那个夜晚,他们兄弟几人喝的大醉,肆意吹牛。

  “你是咱们兄弟几个里面最上进的,也是最早找到工作的,但别以为过几年咱哥几个还在你后头,既然选择去别的城市发展,那好,但是你记着!出去就给咱混好了,别到时候哭着回来找哥,没事,要是真的哭着回来哥会收留你的,哈哈……咳…咳。”周涛涛当时喝的站都站不稳,还要最后跳到桌子上喊出这句话,说完就倒下来吐了一地。

  “你说,咱的关系又不是走了见不着了,现在这交通这么方便,到哪儿不就分分钟的事嘛,到时候去SH看你一定要宰你小子,吃住全包哦,记着,打土豪。“宿舍老大叼着劣质烟眯着眼睛拿起酒瓶来碰,“干了!”

  猴子最后喝到不省人事,抱着卫生间的马桶睡了一晚,嘴里最后一句还算清楚的话:“喝,你们都得罚,让你们这群不地道的,说好大学不谈…不谈恋爱的,到最后就扔下我一个孤家寡人在宿舍跟守活寡一样……”然后就没声音了。至于后来,他是极力否认说过这些话,但夏朗的手机里留下了这个珍贵的视频。

  毕业之后,周涛涛最后就留在了西安,而猴子回了HB老家,再也没有跟老大见过面,猴子,周涛涛都不知道老大去哪里工作,只知道他毕业之后就和女朋友分手了,然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音讯全无。

  记忆的片段突然全都蹦了出来,夏朗的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就像当初那样青涩。曾经懵懂少年,对未来的未知充满着干劲,进入职场之后,再也没有那么肆意痛快的喝过酒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东西。

  除了金钱的急剧增长,再无他物。

  一年前电话里跟周涛涛说的时候,周涛涛吓了一跳大喊:“你牛!你要不把哥们包了吧!”

  “滚!”他哈哈大笑,甚至能想象到电话那端周涛涛被惊到的样子,虚荣心着实满足了一把。

  ……

  前几天他跟周涛涛网上开黑的时候:“阿涛,跟你说个事。”

  “恩,说,……我去,对面装备很凶啊。”

  “我失业了。”

  “哦,工作没了再找呗,反正你又饿不死……快,快准备开团了。”

  “我所有的钱赔光了。”

  “哦,没了再赚…啊?什么!”耳机里传来一阵噪音,好像是什么东西碰倒了,好半天声音陡然变大:“你逗我吧!”好像已经意识不到敌方已经来攻了。

  “我说,我赔光了,现在是穷光蛋了,嗯……我可能过段时间去西安找你。”

  又过了好一会儿,“你还是……牛,到时候打电话,我来接你。”

  电脑屏幕已经白了,大大的“Defeat”,似乎在嘲笑,又似乎那么毫无感情。

  夏朗抬手看了看时间:3点30分。

  肩膀被使劲拍了一下:“哈,想哥不!”夏朗转过头去,映入眼底的是周涛涛那张欠揍的脸。

  阳光突然推开了这里的阴影,照耀在他们的身上。

2018-09-30 19:48:30

所有评论(0 条)

爱读书的蛋哥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