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牙茕茕而立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网剧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青春文学    标签:成长

“梵梵,听容叔叔说一句话,我看得出来,海牙那个孩子对你是真心的,而你对他也有意。我跟琼斯不可能陪你一辈子,但是你可以找一个能够陪你一辈子的人。”
“做医生的人,血液里都流淌着一股执着。”
“拥有独特的视角,坚定甚至执拗,他们懂得呵护另一半。”
“梵梵,容叔叔知道你是一个敏感脆弱,活得小心翼翼,把自己包裹在壳的孩子,可是,你也要懂得探出头,欣赏这个世界。”
容木说:“你值得拥有幸福,我的孩子!”
也许过了几个小时,也许过了几十分钟,也许,只过了几秒钟。
米凛梵抬手胡乱摸了一把,用湿漉漉的手打下一句话。
这句话,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也……让她对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
一个满带着痛怆、心疼、愧疚、决绝的句号。
点击,发送成功。
终于,手机彻底安静了……
全身力气恍若被抽走,瞬间瘫倒在床中央,一动,也不动。

人与人之间,有些事平行线,至死都不会相交,而有些人因为某一个点,连点成线,连线成面,比如习海牙与落茕茕。
出于家庭原因,习海牙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结婚,可偏偏,他最不认可的一见钟情发生了。
他一直知道落茕茕身上藏着秘密,他没有探究。只是事情并非他想得那么简单。
落茕茕最初接触习海牙,就是要利用他,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报仇成功之后,她的心,也遗忘在某个地方,回不来了。
有人说:一起看过泰姬陵的恋人,永远不会分开。
那她和他呢?
一段虐恋却情深的故事,等待你的开启。

试读内容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小小的一次失忆,就让他这么恨她吗?
目不转睛盯着他,雾气朦胧的眼眸因为他接下来的几个字,继而砸下一滴滴眼泪……
他说:“不是讨厌,是恶心!”
“为什么?”她忍着抽痛的心脏,艰涩开口。
习海牙转动方向盘一个转弯,勾起嘴角嘲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刻意接近我,利用我,我父亲是用自己的命还了你父母的命,可我呢?因为你的出现,将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你知道我为什么记得所有人,偏偏选择忘记你吗?那是因为,你只会给我带来灾难!”
“原来……这才是你真实的想法……”米凛梵默默攥紧双手,压住滔天的情绪,冷静启唇,“停车!”
“原因我已经说了,别给我来矫情这一套!”
“我说停车!”语调依旧平静又带着强硬。
习海牙倏地才下刹车。
米凛梵颤抖的手拉了好几次才拉开手札,推开车门,她听见他阴郁的声音:“下去了,就别想再上车!”
回答他的,是重重的关门声。
引擎似乎含着滔天的怒火,‘呜呜呜’启动,不一会儿,黑色的车身消失在黑蒙蒙的夜色中。
纤弱的身躯独自立在茫茫柏油路上,寒风大刺刺呼啸而过,单薄的衣裙根本无法御寒,可相对于心上已然结冰的冻,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双手交叉环住自己,脸上突然被‘啪哒’一砸,凉意顿时席卷。
她随即仰头,豆大的雨点来势汹汹,漫天砸下。
原来,是真的下雨了。
再摸了摸干涩的眼睛,凄厉一笑。
原来,她已经哭不出来了……
雨水噼里啪啦打上落地橱窗,细细一看,连点成线滑落的水线下,透明的橱窗映出室内某个阴沉着脸的男人。
“完了完了,雨越下越大了……”
“估计今晚都停不下来……”
“大晚上的,又冷又下雨,有伞的人都不敢出门,更何况衣着单薄又没有伞的人,还是个女人……”
“是啊,可是谁让某个人那么狠心,半路丢下别人,自己一走了之呢?”
随着冷奈他们几个人貌似随意的‘风凉话’,他的脸色越发低沉。
突然,坐在沐筱腿上的冷谦‘啊’了一声,指了指窗外蒙上的一层白雾:“你们看。”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惊呼:“竟然下雪了,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雨夹雪,我在室内都觉得冷……”
“这要是生病了可怎么得了……”
“生病了还是好的,就怕遇上一些心怀叵测的人……”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昨天看到一条新闻,说是有个女人半夜出去买点东西,被人盯上,结果就……”
他们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锥子,重重捶在某人心上。
一时间,鲜血淋漓。
不再犹豫,习海牙捞过自己的风衣冲了出门。
冒着雨雪开车回到放她下车的地方,却早已不见那抹瑟瑟发抖的身影。
弃车四处找寻,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流逝。
他很想抓住,偏偏无法触摸。
蓦地,那种锥心的疼痛再次席来,他再也控制不住,捂着抽搐的头颅,倒在雨雪地里……
昏迷前,他的脑中闪过忧心忡忡的几个字:梵梵,你不能有事……

2018-05-04 14:53:25

所有评论(0 条)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沿海城市孤孑敏感的综合体,佛系物执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海底月是天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