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中乾坤    作者:闫会才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国学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一字一乾坤
                                                                                                         字中乾坤

                                                                               独辟学好文言蹊径,引领弘扬国粹潮流

本书特点:融知识性、思想性、趣味性、故事性、哲理性于一炉。
写作目的:让读者轻轻松松学好文言文,让读者感受国学世界的博大精深。
阅读对象:中学生及国学爱好者
                                                                                                      本书内容简介
       本书从历史故事、神话故事、寓言故事、诗词故事、对联故事、名人名言中选材,解析常见文言常用词语198个(每个1篇文章,千字左右,计198篇,22万6千余字),融知识性、思想性、趣味性、故事性、哲理性于一炉,以让中学生及国学爱好者轻轻松松学好文言文,感受国学世界的博大精深。
                                                                                             
                                                                                                 闫会才学术简历
         闫会才,山东省正高级教师,“三‘给’四‘让’式作文教学法”创始人。
        自1996年以来,在《语文月刊》《读写月报》《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学生》《名作欣赏》《语文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光明日报》及《微型小说选刊》《百花园•小小说原创版》《读书时报》《知识窗》等报刊上共发表2600余篇文章,其中多篇被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中心《中学语文教与学》转载。
著有《妙笔如何生花——高级教师写给女儿的作文书》(北师大出版社),主编《穿越教材》、《高中作文写作100法》《2018年度语文高考满分作文大全》《2018中国年度中考满分作文特辑》等语文类图书40余本;受语文报社、中学生杂志社等单位邀请,参编并出版《新思路记叙文突破》(高中分册)《新课标互动作文》等语文类图书200余本。其中,《妙笔如何生花——高级教师写给女儿的作文书》正在当当网热销,现在留言已达1700余条。 
       本人现在山东省青州一中东校区任教。电子邮箱为:yanhuicai@163.com 
      手机:13153659027  QQ:948462829

试读内容

                                                                                      序言
记得是2011年6月的一个中午,刚吃完饭,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号码。“是谁呢?”这么想着,我拿起了手机。
“闫老师,您好!我是光明日报社的编辑殷燕召,您的《说“床”》一文即将刊出,今天我和您说一声。”
原来是《光明日报》要刊发我的文章啊!接到这个电话,我很激动。激动的是编辑殷燕召老师对作者的礼貌和尊重,是我所写的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终于发表了,且是在全国一流的大报。正因为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旧记忆犹新。
之后,这个系列的文章便一发而不可收。《作文考试》《学生新报》《作文指导报》《新语文学习》《教育周报》《语文报》《语文月刊》等报刊,都成了我发表这个系列文章的阵地。
时间转眼到了2014年6月,《新课程报•语文导刊》编辑李春慧老师在QQ上和我说,正在计划出版《中华传统文化专刊》,希望我能够供稿。
我对李老师说:“我正在写‘字中乾坤’系列文章,初衷是:独辟学好文言蹊径,引领弘扬国粹潮流。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字一乾坤,这样,便有了‘字中乾坤’这个名字。从历史故事、神话故事、寓言故事、诗词故事、对联故事、智答故事、名人名言、流行段子等中选材,融知识性、思想性、趣味性、故事性、哲理性于一炉。以一个文言词语的义项为线索来组织材料,每篇文章在千字左右。”
李老师听完我的介绍,非常高兴,当即决定在《中华传统文化专刊》初中版和高中版同时开设“闫会才专栏”,给以系列刊发。
“闫会才专栏”开设后,我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来信。看其中两位读者的来信吧。一位读者在来信中说:
这是一座人人艳羡的富矿,一座绵延几千里,甚至是几万里的富矿,谁都想开采。我们该从何处开采?很多人恐怕为之犯难,感到茫然。
还有,在这座富矿与我们之间,是一条波涛翻滚的河流,这样,问题来了:河流上桥梁在何处?或者是渡船在何处?总应该到达矿区啊!
这座富矿,就是国学。其中有深刻精警的思想,有修身养性的秘诀,有为人处世的智慧。但却是用文言写就。习惯于阅读现代文的我们,自然会感觉文言就是横亘在我们和国学之间的一条波涛翻滚的河流。
您寻到了河流上的桥梁,寻到了渡船,寻到了最佳开采点,于是我们读者才能够到达矿区,从而尽情开采!感谢您!
一位读者在来信中说:
我是一个中学生,常为学好文言文发愁。语文老师说,学好文言文,需要积累相当数量的文言实词、虚词,也就是说,这些文言实词、虚词的义项或用法要了然于胸。可如何积累呢?这是个难题。现在您给解决了!
我还常常为作文时没有材料发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材料又怎么能够写出内容厚实的文章?现在这个问题您也给解决了。您的文章中有好多材料,都可以作为作文素材来使用呢。作文素材要新,所谓新,是指别人没有见过,这本书中的好多材料就是这样的材料呢。
您给我,不仅仅我,而是我们中学生解决了两大问题,功莫大焉!在这里,让我向您道一声:“谢谢!”
这些读者来信,更加坚定了我写好《字中乾坤》的信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将这本书写完,送到了大家面前。
我自己知道,虽然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下了很多工夫,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仍有许多精彩的材料我没有发现,需要补充。这么说来,还望读者诸君在阅读此书的过程中,能够提供书中没有用到的精彩材料,以便以后修订时补充,让此书内容更厚实,更精彩!谢谢!本书的QQ群号是658177427,恭候读者诸君的光临。



                                                                           样张

床:坐具——睡觉的用具——井边的栏杆
谈到床,人们自然会想到是指我们晚上睡觉的地方。但在古代呢?它还是一种坐具。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说:“床,安身之坐者。”
《世说新语》中有这么一则故事。匈奴派使者前来,曹操想接见又怕自己形象不佳有失国威,于是便想了个办法,让一表人才的崔季珪替代自己,自己则作为警卫站立在坐榻前。会见结束后,曹操派密探询问匈奴使者:“魏王怎么样?”使者回答说:“魏王仪容高雅,非同寻常,不过坐榻旁那个握着刀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自己则作为警卫站立在坐榻前”,“不过坐榻旁那个握着刀的人”换作文言是这样的:“帝自捉刀立床头”、“然床头捉刀人”。这里的“床”就是坐具,指坐榻。
《世说新语》中还有一则故事,说的是晋元帝司马睿和丞相王导关系非常默契,有一天朝会,王导到后,晋元帝便拉着王导上该自己一人坐的“御床”就坐,王导自然感觉十分不合适,这样,当然是执意推辞,可晋元帝仍是苦苦地拉他,王导说:“如果太阳和万物同辉,那臣子们瞻仰什么呢?”晋元帝听后才作罢。
显然,这里的“床”也是坐具。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在古代,床仅仅是一种坐具吗?”我们回答:“不是的。有时也指睡觉的用具。”《诗经•小雅•斯干》有这样的句子: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
译成现代汉语就是:
如若生了个儿郎,就要让他睡床上。给他穿上好衣裳,让他玩弄白玉璋。他的哭声多宏亮,红色蔽膝真鲜亮,将来准是诸侯王。 
如若生了个姑娘,就要让她睡地上。把她裹在襁褓中,给她玩弄纺锤棒。长大端庄又无邪,料理家务你该忙。莫使父母颜面丧。
这里的“床”就是指睡觉的用具。只不过那时稀少属于奢侈用品,一般人都是睡在地上,只有生了男婴,重男轻女的父母才让他睡在上面;如果生的是女婴,则只能和父母在地上睡了。
“床”在古代,既指坐具,也指睡觉的用具。这样,也就为我们判断文言文中的“床”到底是什么增加了困难,有时候还真不好判断。《晋书•王羲之传》记载,太尉郗鉴想在王家子弟中选个女婿,就派人前来探访。来人回去后,对郗鉴说:“王家子弟个个不错,可是一听到有信使来,都显得拘谨不自然,只有一个人坐在东床上,坦腹而食,若无其事。” 郗鉴说:“这正是我要选的佳婿。”一打听,原来是王羲之。郗鉴就把女儿嫁给了他。
我们现在常用的成语“坦腹东床”就源自这里,其中东床也就成了女婿的代称。这里的“床”是指坐具,还是指睡觉用具,就不好判断。
除了坐具、睡觉用具外,床还可指井边的栏杆。如“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戏。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李白《长干行》),再如“金井银床无处用,随心引用到花畦”(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七)。
刊于《光明日报》2011年7月7日

半 
半:二分之一——中间——在……之间——很少
《庄子•天下》中说:“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捶:通“棰”。短木棍。竭:尽。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一尺长的棍子,每日取一半,永远不能取尽。《韩非子•内储说上》中说:“凡谋者,疑也。疑也者,诚疑:以为可者半,以为不可者半。”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凡是需要商量的事情,都是难以断定的事情。难以断定的事情,确实使人犹豫不定:有一半人认为是可行的,有一半人认为是不可行的。这两处中的“半”,都是二分之一的意思。我们常说的“半壁江山”中的“半”,也是这个意思。
刘义庆《世说新语》说:“孙承公狂士,每至一处,赏玩累日,或回至半路却返。”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孙承公是一代狂士,每到一个地方游玩,动不动就好几天,有时到了路途中间又返回去。”这里的“半”是中间的意思。南宋诗人杨万里有一首《读诗》:
船中活计只诗篇,读了唐诗读半山。
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绝句当朝餐。
所谓“读半山”,就是读王安石的诗歌。半山是王安石的号,因他曾住在钟山半山腰而得。其中的“半”也是中间的意思。现在我们常用的成语“半途而废”中的“半”,也是这个意思。
下半旗,也称“降半旗”,属于国家行为,一般是在某些重要人士逝世或重大不幸事件、严重自然灾害发生时来表达全国人民的哀思。所谓降半旗,并不是将国旗降至旗杆的一半处,也不是直接把国旗升至旗杆的一半处,而是先将国旗升至旗杆顶,然后再降至旗顶与杆顶之间的距离为旗杆全长三分之一处。这里的“半”,是“在……之间”的意思。
唐朝诗人王泠然在《夜光篇》中写道:“未得贵游同秉烛,唯净半景借披书。”意思是没有能够幸运地同你举着蜡烛夜游,只有将就着一点微光来读书了。南宋诗人陆游在《岁暮出游》中写道:“残历消磨无半纸,一年光景又成非。”意思是残破的日历已经消磨得不剩一点纸了,一年的时光又过去了。这两处中的“半”,都是很少的意思。
清朝诗人李密庵有一首《半半歌》,14句,每句都含有“半”字。这首诗富有人生哲理,意味无穷,值得一读。读者诸君在读的过程中,不妨仔细想想每个“半”字,是什么意思。这首诗是:
看破浮生过半,半之受用无边。半中岁月尽悠闲,半里乾坤宽展。
半廓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半耕半闱半经廛,半土半民姻眷。
半雅半粗器具,半华半实庭轩。衾裳半素半轻鲜,肴馔半丰半俭。
童仆半能半拙,妻儿半朴半贤。心情半佛半神仙,姓字半藏半显。
一半还之天地,让将一半人间。半思后代与沧田,半想阎罗怎见。
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吐偏妍。帆张半扇免翻颠,马放半缰稳便。
半少却饶滋味,半多反厌纠缠。百年苦乐半相参,会占便宜只半。
刊于《语文报》(高中版)2017年4月11日(总第2871期)



谤:公开指出过失——诋毁
齐威王接受邹忌的劝谏,决定纳谏。他下达命令说,所有的大臣、官吏、百姓,能够当面批评我的过错的,可得上等奖赏;能够上书劝谏我的,可得中等奖赏;“能谤讥于市朝”,并能传到我耳朵里的,可得下等奖赏。政令刚一下达,所有大臣都来进言规劝,宫门庭院就像集市一样喧闹。几个月以后,偶尔还有人进谏。一年以后,即使想进言,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燕、赵、韩、魏等国听说了这件事,都到齐国来朝见齐王。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在朝廷上战胜了敌国。(《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
这里的“能谤讥于市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能够在公共场所指出、议论我的过失。其中 “谤”,是公开指出过失的意思,不含贬义。
相传舜时在交通要道竖立木柱,让人在上面写谏言,称“谤木”,也称“诽谤木”,指广开言路,听取各方意见。《淮南子》中说:“古者天子听朝,公卿正谏,博士诵诗,瞽箴师诵,庶人传语,史书其过,宰彻其膳。犹以为未足也,故尧置敢谏之鼓,舜立诽谤之木,汤有司直之人,武王立戒慎之鼗,过若豪厘,而既已备之也。”这段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古代天子上朝听政,有公卿正面进谏,博士朗诵诗歌,乐师规劝告诫,平民百姓的街市议论由有关官吏报告君主,史官记载天子的过失,宰臣减少天子膳食以示思过,尽管这样,天子仍嫌不足,所以尧设置供进谏者敲击的鼓,舜树立了供人们书写意见的木柱,汤设立了监察官员,武王备用了警戒自己谨慎的摇鼓,哪怕出现细微的过失,他们都已做好了防备的措施。看来,“谤木”之“谤”,仍是公开指出过失的意思。
中国南宋时期禅僧赜藏主编的《古尊宿语录》上有唐朝诗僧寒山、拾得的一精彩问答,赢得历朝读者的激赏。我们看一看。
寒山问曰:
“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拾得答曰:
“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里的“谤”,是诋毁的意思。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中言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意思是诚信却被怀疑,忠实却被诋毁诽谤。其中的“谤”,也是诋毁的意思。
梁启超在《李鸿章传》绪论中写道:“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意思是受到全天下的人赞誉的人,不一定不是外貌忠诚谨慎,实际上却欺世盗名的人;遭到全天下人诋毁诽谤的人,不一定不是品质高尚成就卓越的人。其中的“谤”,仍是诋毁的意思。
刊于《语文导刊》(九年级拓展读写版 寒假合刊)


便
便:有利——灵便——就——能说会道——安逸
秦孝公任用卫鞅后不久,打算变更法度,又恐怕天下人议论自己。卫鞅说:“圣人只要能够使国家强盛,就不必沿用旧的成法;只要能够利于百姓,就不必遵循旧的礼制。”孝公说:“讲得好。”当时在场的大臣甘龙却反对,他说:“不是这样。聪明的人不改变成法而治理国家。沿袭成法而治理国家,官吏习惯而百姓安定。”大臣杜挚也反对,他说:“没有百倍的利益,就不能改变成法。仿效成法没有过失,遵循旧礼不会出偏差。”卫鞅说:“治理国家,不必按照一种方法,‘便国不法古’。所以汤、武不效法成法而兴盛,夏、殷不改换成法却灭亡。背离古道的人无可非议,依照成法行事的人不值得称道。”孝公说:“讲得好。”于是任命卫鞅为左庶长,终于制定了变更成法的条令。(司马迁《史记•商君列传》)
这里的“便国不法古”,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只要对国家有利,就不必因循成法。其中的“便”,是有利的意思。
阳子居拜见老聃,说:“倘若现在有这样一个人,他办事迅疾敏捷、强干果决,对待事物洞察透彻,学‘道’专心勤奋从不厌怠。像这样的人,可以跟圣哲之王相比而并列吗?”老聃说:“这样的人在圣人看来,只不过就像供职办事时为技能所拘系、劳苦身躯担惊受怕的聪明小吏。况且虎豹因为毛色美丽而招来众多猎人的围捕,‘猨狙之便来藉’。像这样的人,也可以拿来跟圣哲之王相比而并列吗?”阳子居听了这番话脸色顿改,局促不安地问道:“我冒昧地请教,圣哲之王怎么治理天下呢?”老聃说:“圣哲之王治理天下,功绩普盖天下却又像什么也不曾出自自己的努力,教化施及万物而百姓却不觉得有所依赖;功德无量却无法用语言称述赞美:这是立足于神妙不测的变化,而游于无所作为境地的人。”(《庄子•应帝王》)
这里的“猨狙之便来藉”,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猿猴的灵便招来人们的绳索的系缚。其中的“便”,是灵便的意思。
“便”除了上面的意思外,还可以讲作“就,即”,如: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还可以讲作“能说会道”,如: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孔雀东南飞》),还可以讲作“安逸”,讲作“大小便”等,这里不再举例。
现在与“便”有关的词语很多,其中一个是“方便”,就是“方便”也有多个意思。下面的帖子中就多次出现“方便”,你能搞清楚每个“方便”的意思吗?请看帖子:
吃饭时,一人说去方便一下,老外不解,旁人告诉他“方便”就是上厕所;敬酒时,另一人对老外说,希望下次出国时能给予方便,老外纳闷不敢问;酒席上,电视台美女主持人提出,在她方便的时候会安排老外做专访。老外愕然:怎么能在你方便的时候?美女主持人说,那在你方便时,我请你吃饭。老外晕倒!老外醒来后,美女主持人又对他说,要不你我都方便时,一起坐坐?老外又一次晕倒,再没有醒来。
大家方便的时候笑一笑吧!
刊于《语文报》(人教新课标高一版)(第1127期)2018年3月20日



朝:早晨——一日、一天——朝见——朝廷——朝代——对着、向着
山海关孟姜女庙有一副对联为: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上句中的第1、4、6个“朝”,通“潮”,意思是上潮;下句中的第1、4、6个“长”,通“涨”,意思是聚集。上句中的第2、3、5、7个“朝”,意思是早晨;下句中的第2、3、5、7个“长”,通“常”,意思是常常。这副对联读起来,语音别致,眼前立时展现一副海潮起落、浮云聚散的景象。
“朝”在许多成语中都讲作早晨,如朝不保夕、只争朝夕、朝令夕改、朝秦暮楚、朝三暮四、朝气蓬勃等。
“朝”讲作早晨的时候,音zhāo。读这个音的时候,还有一个义项为“一日、一天”。唐朝和尚寒山,是个智者,在去国清寺的路上,常常是在石壁上、村里的墙壁上题诗。其中有一首诗为:
我见世上人,个个争意气。
一朝忽然死,只得一片地。
你争我夺,意气用事,伤了和气,友谊不再,可世人却乐此不疲。这在寒山看来,是非常可笑的事。为什么?三四句给出了答案。在“一朝忽然死”中,“朝”,就是一日、一天的意思。
“朝”除了早晨、一天这两个义项外,讲作下面的意思的时候,都读cháo。
一日,明朝大才子解缙陪皇帝朱元璋去钓鱼。快中午的时候,解缙钓了不少,可朱元璋却一尾也没有钓到。解缙见状,说道:“陛下,这鱼儿也都明事理啊!”朱元璋一听,是莫名其妙,便问道:“这话怎讲?”解缙回答说:“我有诗为证。”说罢,他便张口而出:
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一抛荡无踪。
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
解缙也真会圆盘子。这么一圆,朱元璋有了台阶下,自然是十分高兴。“凡鱼不敢朝天子”中的“朝”,是朝见的意思。
刘邦消灭了项羽,平定了天下,要评定功劳,进行封赏。由于群臣争功,过了一年多仍然没把功劳的大小决定下来。高祖认为萧何的功劳最大,把他封为酂侯,给他的食邑很多。功臣们都说:“我们身披铠甲,手执兵器作战,多的打过一百多仗,少的也经历了几十次战斗,攻破敌人的城池,夺取敌人的土地,或大或小,都有战功。现在萧何没有立过汗马功劳,只不过靠舞文弄墨,发发议论,从不上战场,却反而位居我们之上,这是什么道理?”刘邦说:“各位懂得打猎吗?”功臣们回答:“懂得。”又问:“你们知道猎狗的作用吗?”答道:“知道。”高祖说:“打猎的时候,追赶扑杀野兽兔子的是猎狗,能够发现踪迹向猎狗指示野兽所在之处的是猎人。现在你们诸位只能奔走追获野兽,不过是有功的猎狗。至于萧何,他能发现踪迹,指示方向,是有功的猎人。何况你们都只是自己本人追随我,至多不过加上两三个亲属,而萧何全部宗族几十个人都跟随我,他的功劳是不能忘记的。”群臣听了,都不敢再说什么。于是就下令定萧何在功臣中位居第一,赐给他特殊的礼遇:可以带剑穿履上殿,入朝拜见时不必同别的臣下一样小步快走。用司马迁在《史记•萧相国世家》中的话来说就是:“赐带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这里的“朝”,是朝廷的意思。
 “朝”除了具有上面的义项外,还可讲作“朝代”,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江南春杂句》);讲作“对着、向着”,如“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唐• 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
刊于《新课程报  语文导刊  中华传统文化专刊》(初中版)闫会才专栏

2018-09-30 19:50:36

所有评论(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