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伶人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影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情感

杏田原子出生在爱知县东南部的丰桥市。她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比她年长的是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最小的哥哥仅比她大一岁,确切来说是是十一个月零五天。杏田的爸爸南野,是一个无定时工作的赌徒,他嗜酒,懒惰,凶恶,又势利。但凡那些恶人所拥有的不好的品性,在他身上都能看见。
        跟前几个孩子出生时不一样,杏田出生的时候,南野满是期待。当得知杏田是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他几乎激动得掉眼泪了。那天,他把杏田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嘴里喃喃自语地重复说道,“谢谢天皇,终于恩赐于我一个女孩……”看到丈夫异于平常的举动,南野夫人觉得有点奇怪。但很快,她的疑虑便消失了,她想,可能他真的是渴望一个女孩儿。还没给杏田取名,第二天,南野对妻子说,“夫人,家里已经有三个孩子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我怕我们没有能力抚养她成年……”
        “是的!南野,家里的负担会更加沉重,请你以后多为孩子着想,务必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南野夫人定定地看着南野,眼里充满了期待。
        “我会的,夫人!请你放心。”南野回答道。他的目光落在了幸田的脸上。那会儿幸田正安睡在妈妈的怀抱里。
        “只不过,我们确实没有什么钱了,她跟着我们会挨饿……”南野继续说道,“不如我们把她送人好了……”
        “为什么要送人?”南野夫人警醒了起来,打断了南野的话,“你是想把她拿去卖掉是吗?我绝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你不想抚养她,我可以抚养她,但你绝不要伤害她!不要让她离开我。”
        “拿来!他是我的女儿!”南野的声音严厉了起来。说完便伸手准备接过南野夫人怀抱里的杏田。
        南野夫人说什么也不给,紧紧抱着杏田。随后两人拉扯起来。南野一把推开妻子,夺过了妻子怀中的杏田,并骂她婆娘。南野抱着杏田走出去了。南野夫人知道南野本性难改,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连女儿都想拿去卖掉,换来他的几个酒钱。想到这里,南野夫人又悔恨又气愤,哭得更厉害了。
        南野抱着杏田,搭了半天的火车,又走了半天的路,去到了名古屋。他走进一户人家,用刚出生的杏田换了三百日元。这是他从一个人贩子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只不过人贩子口中的一百日元,到他亲自上门时却变成了三百日元。“幸好我没听那个滑头的,不然就被骗掉了两百日元。”南野从那户人家走出来的时候,心里非常得意。至于他被告诫永远不许来找杏田,他根本不在乎。他没想过再来找她。

试读内容

Ⅲ—Ⅰ
第一个周末

        进入了九月,从南边吹来的熏风渐渐退回了伊势湾,西风自北海道南下,名古屋已经有些许凉意了。整排的银桦树笔直地站立在郊外,秋风哗哗地吹过,带走了几片无关紧要的叶子。夕阳下,放眼望去,田野上尽是金黄的稻子。风起时,稻苗摇摇晃晃,每一粒稻穗都像一个淘气的孩子。
       新学期开学不久,原子征得妈妈的同意,到她的同学兼好友福山美夏家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美夏住在郊区,原子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才去到她家。
       她们吃过晚饭后,就到田野上去散步。原子生活在闹市里,平时很少看到这般光景,这下,走在乡间小路上,晚风拂来,她感到惬意极了。她感到一丝冰凉,于是抓紧了胸前的衣领子。
       “这里真美好!”原子感叹道。
       “你指的是这一片稻浪吗?”美夏指着前方一大片金黄的稻子。
       “稻浪?”原子捉住了字眼,“稻子像海里翻滚的波浪吗?”
       “是的,风吹浪涌。微风吹过稻田,稻子一摇一摆,像海里的波浪。看到那种情景,我总会想起伊势湾的海浪,那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好听极了。”
       “伊势湾在南边,我们这里是北边。”原子说。
       “是啊!看不到,所以想念。”
       “我们在码头送爸爸启程的时候,就可以看见大海。”
       “杏田伯伯还需要人手么?中学毕业之后,也就是来年四月份,我可以到船上去做他的帮手。”美夏话锋一转,她的眼睛流露出一种温柔的坚定,不像在开玩笑。
       原子看到她的样子,却笑了起来,说道:“船上都是老爷们,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干嘛?你能抬抬扛扛吗?”
       美夏想法瞬间被否定了,她戳了一下原子的肚子,借此表示不满,但原子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
       “我是认真地说,你不要笑。”
       原子点了一下头,表示理解她。  
       “前阵子爸爸让寿真做他的副手,可寿真不愿意,他坚持要参军。” 原子说,“这会你到好,你倒要跟我爸爸做事了,可是你爸爸会答应吗?”
       “大概不会。”美夏想了想。
       她们俩走到一棵山楂树下坐着,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夕阳渐渐下沉。天边的晚云像山羊的胡子,美夏在认真地比划着。原子靠在美夏的肩上。
       “对了,你刚才说这里真美好是什么意思,你家里不美好吗?”美夏突然问原子。
       “家里只有妈妈,爸爸和寿真都不在家,还要学伎舞,有时候会无聊。在这儿多好,有山,有稻浪,还有你。”
       “可不!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山茶,扁柏,桂树,冬青,蔷薇……”原子看着美夏,认真地听她说了一种又一种植物,仿佛她在美夏的眼里看到了一片大自然,听到淙淙的流水声,清脆的鸟鸣声。突然,美夏停住了,略有所思,“对了,还有秋天。你听……”晚风正轻轻掠过她们头上的山楂树,“呼——呼——”。

         “年轻真是好!”当一个中年妇人从她们眼前走过的时候,美夏感叹道,“再过二十年,我们会不会像她这个样子呢!平凡,劳碌。但年轻又多么不好,让人无端端感到忧愁,迷茫,力不从心。”美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怎么感觉你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原子说道。
        “也许吧。这个年龄,谁没有一点烦恼呢!或许,又是因为秋天的缘故吧!秋天是金色的季节,一方面有收获,另一方面又开始枯萎。”美夏笑了笑。
        “端木幸男?”原子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美夏,问道。
        原子这一问,像闪电一般迅速而准确地击中了美夏的内心,美夏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顿时困窘了起来。从她的脸上、眼睛里可以察觉出这种变化。
        “被我猜对了吧!”原子笑盈盈地说。
        “你怎么知道?”美夏表示很惊诧。
        “我原本不知道。前两天,有人看到你递信给端木君,她来问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他,那时我还说没有呢,我说,没准你又在替哪女生做媒介,毕竟这事你没少做!没想到这会儿,却成真的了!没想到呀,美夏。”
       听完原子的话,美夏的脸更红了。像苹果,柿子,不,像彩虹。原子没想到平日里活泼可爱的美夏,这会儿竟也有了心上人。
        “端木君给你回信了吗?”原子问道。
        “就是还没给我回信,我才感到不安。我想,端木君这么英俊,怕是不会看上我的了!”美夏的话里带着一点失落,“不过,无所谓,因为原子还会在我身边。”美夏又笑了起来。原子觉得她的笑容里有一种无可抗拒的魅力。是的。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美夏总能乐观坦然地去面对。这是她喜欢她的原因。
        “美夏,如果你是个男生,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爱着你,真的。”原子并非在安慰美夏,而是发自内心的言语。
        “你现在不正是爱着我吗?原子小姐。”
        “是的,一点儿也没错,美夏小姐。”
         美夏说要给原子做一个蝴蝶标本,她带着原子在草丛里寻找。她们找了很久都没看到蝴蝶的身影。末了,在山楂树上,她们看到了两只黑蝴蝶,可美夏嫌它们太丑了,就把它们放生。
        “太晚了,可能它们都回去睡觉了吧。我们也回去吧。明天再过来看看。”

Ⅲ—Ⅱ  
舞会消息

       为了迎接明治天皇的第七十八个诞辰,名古屋市政府决定举办一系列的庆祝活动。除了十一月三日天皇诞辰当天在名古屋第一名园——桂园举办酒会之外,其他活动由名古屋市政府管辖下的各部会申请承办。申请通过的机构将会得到市政府拨付的特别预算,用作活动的筹办经费。
       名古屋中学的校长是一位五十岁出头的东京人。他在明治时代后期曾到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并顺利获得了法学硕士学位。大正天皇即位之初,他在东京大学担任过讲师、教授,后来受邀请到名古屋中学当了校长。一直至今。在他的治理之下,名古屋中学经历了从名古屋初等学校到名古屋中学的变革,进一步扩大了学校的规模。这次市政府的公文刚发下来,他就跟学校里主要的几个领导商量。最终,他们决定在十一月三日晚举办文艺汇演。至于是邀请校外的表演团体,还是用本校的学生表演,这还没有做最后的定夺。不过,摆在他们眼前更为重要的问题是他们能否邀请到市领导、甚至爱知县领导莅临观看演出,因为在十一月三日晚名古屋市里大部分的高阶官员都要出席在桂园的酒会。他们把活动申请上报市教育委员会之后,很快就收到了回音。市政府同意派人出席舞会。而且,在市政府的回函中,市政府说会邀请县政府派人参加晚会。这使名古屋中学的领导们受宠若惊,决心要举办一次盛大的表演晚会。在九月中旬的一次教师会议上,校长公布了举行晚会的消息,并成立了以副校长为负责人的“十一三”艺演小组。小组负责晚会的筹办和节目的筛选、排练等各项事宜。

        音乐老师杉山美衣在班上询问谁会演奏器乐或者表演舞蹈,原子和另外几个同学都响应了她的提问,举起了右手。
        “原子,你会什么?”轮到原子了,杉山美衣问道。
        “老师,她什么都会。她会琵琶,尺八,三味线,对了,还有扇舞。”原子还没开口,一个叫长谷川浅郎的男同学就争先替原子回答了。
        “我没有问你,长谷川。”杉山美衣瞪了长谷川浅郎一眼。随后,她用惊异的眼光打量了一下原子,再一次问道:“ 你擅长什么?” 杉山岛上把“会”字改成了“擅长”。
        “老师,我会三味线和扇舞。”原子回答道。
        “扇舞?” 杉山岛上小声说着,“很好。”
        过了一会儿她又补了一句,“下课到办公室来找我。”
        “是,老师。”
         杉山美衣朝原子点了两下头,示意她坐下。接着,她又询问下一个同学了。原子坐了下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火热。刚才她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她们的目光像一头未被驯服的野兽朝她冲了过来。原子想起了中岛谷米跟她说过的一句话,“不要畏惧别人的目光,那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虽然她还不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下课后,原子到了教师办公室。其他老师都已经回去了,那里只有杉山美衣一个人。
       “杉山老师,您好。”原子敲了一下木门,说道。
       杉山美衣背对着原子,她转过了头来,“哦!原子来啦!”
       杉山美衣叫原子坐在她旁边。杉山美衣的桌面上摆着一张照片,照片旁边有一株水仙花。
       “原子,你妈妈是一名芸伎吗?”杉山美衣问道。
       “不是的。妈妈不是芸伎。”
       “刚才在课堂上长谷川浅郎说你会琵琶、尺八、三味线和扇舞,是吗?”
       “是的。杉山老师。”
       “你妈妈不是芸伎,那这些伎艺都是其他人教你的是吗?”杉山美衣对此很感兴趣。
       “是的,我跟一名老艺人学的。”
       “能请你跳一段扇舞吗?”
       “可以的,老师。”
       原子接过杉山美衣手中的纸扇,就跳了起来。她跳了《江户扇舞》中的一段。杉山美衣静静地看着她。用杉山美衣后来的话说,当她第一次看到原子跳舞的时候,她惊呆了。她感觉原子的身上有一种灵性,那是一种纯净之感,她看到她,就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用另一种话来说,她感觉原子像竹篱之下的雏菊,洁白,高雅。
       末了,等原子跳完的时候,杉山美衣问道:“你学伎舞多久了?”
       “一年多了。”
       “教你伎舞的人叫什么名字?”
       “中岛谷米,我叫她中岛婆婆。”
       “中岛谷米……”杉山美衣想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她那时候在东京可出名了!怎么,她也住在名古屋吗?”
       “是的,她住在北区,离我家不远。”
        原子回答完杉山美衣的话后,她的目光落在桌面的那张照片上。照片上是一对穿着西装和和服的年轻男女。照片中女人挽着男人的手,看起来很恩爱。原子认出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便是杉山美衣,即便她的脸涂得过于素白,不容易辨认。而眼前的杉山美衣的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原子突然觉得杉山美衣很亲切温和,完全不像平时看到的那个杉山美衣。

2018-09-30 19:50:15

所有评论(0 条)

惟洛在人间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