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一次中日赛

可出售版权

动画片,电子书,纸质书,网络大电影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青春文学    标签:成长

                           我与我的“最强大脑”
       一进门就能看见大电视,许多笑与泪都在这里上演。似乎就是追求的力量吧,习惯性地打开电视,进行各种各样重复了n次的动作。但我却乐此不疲——当然是为了“最强大脑”。
其实我也说不清为什么非得要迷什么,反正就是如果没有一种迷得东西,心里就会很空。这也不是什么高深的知识,你们都听说过吧,也是班主任让我们在语文书扉页上写的——人必须得有梦想。至于“梦想”,很空的一个词,所以它就出门右转好走不送吧,没所谓,干自己的就好。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老师说我超级有个性。对此评论也——让它和“梦想”这个词儿一块搭一班车去吧,呵呵。
       迷上最强大脑,我更不知道是为什么了。但是里面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吸引着我,让我全身心的投入,当然谈不上什么早就进垃圾桶的“玩物丧志”。记着最先吸引我的就是他了——王昱珩。我心里有底,估计一般的初中生也不知道后面两个字念什么。直话说吧,不是他的名字吸引我,这些没啥。他也是一个——“超级有个性的人”已经坐火车去美国了,那我就这么形容他吧:一个字:帅,两个字:超赞,三个字:很霸气,四个字:性格桀骜,五个字:啊啊啊啊啊……开玩笑的,没词了。怎样?很有感觉吧。虽然好多事情等着我探索,他这个人吧,一米八九,却更像一个无底洞——是内心,不是胃口。想说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让我都把他们敲出来,非得让电脑爆炸不可。我说了这么长,该分段了是不是?
       现在我要开始说正事了——对他的羡慕,不对是仰慕,是瞻仰233……在心中积压了太多太多,恐怕再有一点就得心肌梗塞了。于是在写了好多非常散也非常没意思的东西之后,终于想写这么一个故事——至少是说一部分。尽情的发挥吧,把现实不能做的事情都挪到小说里去吧!这事儿也跟父母说过,在日记里说过结果日记本到班主任那里旅游过,跟死党说过……最重要的当然是我自己。正在不停地写啊写啊,不管他们怎么说!语句不通顺?那是你们不懂的青春时尚。内容太空洞?只不过就是不想让电脑爆炸而已。立意不明显?你们还没有练就鬼才之眼呦!故事缺乏情节?拜托我不是要写言情小说好吗?恩啊,够了,故事开始——
       初娴月和大脑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讲完了,再见……才怪,我没有这么无趣。至于好多好多有趣的东西啊,都在文章里呢,就等着你用你的神眼,不对是鬼才之眼来发现吧。最后声明一句:此文章不累眼,你可以尽情的去看,看十遍也没有打一场羽毛球的威力大……

      男主:王昱珩     女主:初娴月
      男二:贾立平     女二:陈冉冉
      男三:李威       女三:雯雯
      男四:Dr.魏      女四:优优

试读内容

         站在悬崖边
王昱珩把豆浆帅气的一饮而尽,不过…呛着了666666,他下意识地抬手看了看手表,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戴表,不过这不是要点,他抄起那车钥匙就下楼了,留下一大串人急急慌慌的穿鞋戴帽。
“我开车!”王昱珩自信满满的说道,熟练地定上了导航。
“准备出发,全程108.32公里,大约需要3小时22分钟。”
“前方三百米左转。”
“即将进入收费站,请减速。”
“前方向右前方行驶,进入匝道。”
“前方,万红路,畅通。”
“五百米处右转,然后,到达目的地附近。”
“到达目的地附近,本次导航结束。”
自自然然的到达,没有人说一句什么搞怪的话。肯定每个人都在心里为王昱珩加油,也在期待一场跨次元的巅峰对决。
来得有点太早了。有些工作人员正在搭建舞台,观众席上也只有几个忙碌的身影。蚂可机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到达,为表示友好,机组人员的头儿与王昱珩握了握手。
王昱珩伸出了左手,这是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有人站在你右边与你握手,你偏偏要伸左手。不知道是不情愿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从来都是别人主动表示,他自己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叨叨魏招呼王昱珩过来。所有人很乖的尾随着他到了叨叨魏面前,叨叨魏对此阵势显然吓了一跳,又立马挤出一个笑来:“是亲友团吗?欢迎欢迎,请坐请坐。”
接着,叨叨魏就带着王昱珩走向别处了。大家好像都不会说话了似的,屋里一下就清静了许多,似乎预告着,有一场悬念即将展开它的画卷……

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叨叨魏带着王昱珩干了什么。
“坐。”叨叨魏很随便的说。王昱珩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气氛冷冰冰的,似乎能将人冻僵。
过了好一阵子,叨叨魏才开口说:“王昱珩,你很不愿意比赛对不对?”语调平静,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沉默。
“你认为你已经退出舞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对不对?”叨叨魏的语气稍有上升。
沉默。
“你真的以为,世界都是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不对?”显然他已经有怒火了,但是竭力控制,不让自己失控。
沉默,冰一样的沉默。
“你觉得,你就是我们的头儿,可以让我们无条件服从对不对?”
沉默,似乎王昱珩生下就不会说话。
“你,就可以高高在上了对不对?我告诉你,没有主次之分,没有地位之分,只要看实力!”
沉默,双方的沉默。
王昱珩现在表情仍然像一块冰,但是他肯定在个性和面子之间做思想斗争。屋里其实温度适中,但是这气氛简直让人失去形容一样东西的能力了。
王昱珩终于张口说,与其说是张开嘴,还不如说他是直接把声音从喉咙里掏出来放在嘴边。
“我在想什么,我要干什么,有数。”
“你也是人,我也是人,不要因为这个自欺欺人的舞台就失去了做人的本分。”
“呵!‘没有主次之分,没有地位之分,只要看实力。’这是你说的话。你如果选择继续,那我可以残酷的告诉你,你永远无法与正常人平起平坐,因为你是违心的人,违心到听不见自己内心在说什么。”
“我们必须看主次,必须有地位,而不是像你一样成天摇摇欲坠挂在嘴边的实力。”
“比赛要开始了,我也要违心一次,祝我好运,再见。”
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这个房间的冰在慢慢解冻了。

2018-09-30 19:49:53

所有评论(0 条)

yueaima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