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帝国之刘邦崛起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电视剧,电影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历史

今天的中国有个奇怪的现象,一提到“汉”字,少部分汉族人就有种自卑感和屈辱感,而大部分少数民族则有种被压迫感,仿佛自身的贫困处境全是汉人引起的。前者大概是因为近代以来的中国遭受了太多的苦难以及对国外发达国家的向往,后者则是偏激的把本民族的落后毫无保留的归咎于汉族人对其长期的掠夺欺压,而且动不动就抛出“大汉族主义”的帽子,弄得一部分汉族人居然有种负罪感!
他们不知道两千多年前自己的祖先是谁并且来自何方吗?
汉人,准确地说是汉代人,是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绝大多数人的祖先,除去极少数汉代以后从国外迁徙过来的阿拉伯人的后裔。汉代人不等同于今天的汉族人,前者的范围远远大于后者,甚至包括今天很多一部分的少数民族。
汉代人的种群认同感以文化为主,血缘为辅。两千多年过去了,古汉人的后裔遍及朝鲜半岛、日本半岛以及东南亚某些国家,甚至美洲、欧洲、大洋洲等。这些人有的已经不会说汉语、写汉字了,但他们所携带的基因改变不了与古汉人的血缘关系。当然,古汉人留给我们的更多是宝贵的文化,薪火相传,源远流长,历经苦难而依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而汉人的英雄汉高帝刘邦由于各种原因被历史曲解成流氓加无赖,以至于使很多国人羞于提到此人。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受司马迁作品的影响,司马迁毕竟是受了宫刑,变得不男不女,心理难免扭曲变态,把对汉武帝的怨恨迁怒于刘邦身上,而且司马家族还有两位优秀的王直接或间接地死于刘邦之手,所以在司马迁笔下,刘邦一无所长、脏话连篇、因为运气好而获得了天下;另一方面,随着朝代的更替,北方种族建立起来的政权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选择侮辱歪曲汉高帝,以打到汉人的精神信仰,其中自然包括一些汉奸走狗的帮忙,比如著名的元代文人睢景臣,为讨蒙元统治者的欢心而改名为睢舜臣,并且炮制了一首曲子《高祖还乡》,把刘邦骂了个狗血淋头,当然蒙元统治者最终没有接受这个无礼义廉耻的汉奸。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自近代以来的伟大复兴。”
何为复兴?顾名思义,就是再次兴盛。那么,以前的兴盛是什么时候呢?显而易见,汉唐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现代中国要做的就是恢复汉唐时代的辉煌与光荣。很多人对中国梦的理解都很肤浅,原因就在于他们对本国历史知之甚少,产生不起对这个伟大国家的自豪感与荣耀感。再深层次的分析是,国家对历史教育的不重视,上个世纪那场疯狂的运动依然对我国历史学产生着消极的影响。
中国的历史被人为地切断了。一个古代、一个近代、一个当代,我们生活在当代,只关注于近代的耻辱和失败,而很少提及古代的辉煌和胜利,似乎古人和今人完全没联系。在今天的历史教学中,在中国古代史的分期上存在着很大的错误,居然把周代称为什么奴隶社会,而“封建社会”四个字则概括为从秦代到清代的整个历史时期。何为封建?即分封建国,欧洲谚语“我的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说的就是这种制度。唐代学者柳宗元也早就此问题发表过见解。他认为封建制和郡县制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制度,郡县制代替封建制是历史的必然。
换句话说,自秦灭六国以后,中国的社会性质就以郡县制为主,而以封建制为辅,到清代康熙平定三藩后,封建制彻底退出了中国历史的舞台。从民国到现代,郡县制依然存在于中国,只不过“郡”变成了“省”而已。
如果想把汉代史讲得深入浅出而又通俗易懂,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时代的过于久远导致汉人与今人的吃穿住行、思维方式等方面存在太大的差异。仅用词习惯这一项,研究者就必须十分小心谨慎,比如“无赖”这个词,在今天是个彻底的贬义词,而在先秦时期则是中义祠。公元前199年,刘邦在一次酒宴上笑着对父亲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此处的“无赖”指“无工作赖以为生”,而“工作”两个字在秦代意味着从事农业生产、当公务员、当兵等少数职业。一旦对“无赖”两字理解错误,就会对刘邦的前半生以及家世、背景等因素产生错解。
本书以刘邦的生平为主线,结合文献资料、考古发现以及各个时代学者的高见,在保证史实基础的同时,又加入了小说描写,以增强文章的趣味性,力图呈献给读者诸君一个原声原味、丰富多彩的汉代。由于个人能力有限,加之时间仓促,书中纰漏在所难免,欢迎读者批评指正。

试读内容

二十七章、革命前夕的沛县
时间很快到了公元前209年9月,楚人陈胜起兵的消息传到了沛令的耳朵中。周围很多郡县也是蠢蠢欲动,想要脱离咸阳的控制,以响应陈胜。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沛令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连夜召开班子委员会,讨论起兵的相关问题。会议上,各位常委畅所欲言,纷纷表达对咸阳政府的痛恨,并坚定地支持沛令的决定。只有萧何一人一言不发地喝着闷茶,卖弄着深沉。
沛令十分好奇,于是问道,萧副书记,你对同志们的提议有何看法?
萧何放下茶杯,缓缓地环顾了众人,然后说,君可是咸阳政府亲自派来的,如果背叛咸阳,让沛县人民怎么看啊;恐怕别人议论君,吃嬴秦的粟米,砸嬴秦的锅釜啊。
会议上顿时炸开了锅,众人纷纷表示同意萧副书记的观点。萧何向曹参递了个眼色,曹参心领神会。
他清了一下嗓子,淡淡地说,愿君召集逃亡在外者,得到数百人后,借此劫持众人,众人不敢不听。
会上又响起一片“然”的声音。
沛令在心中暗暗地骂道,竖子,你以为而公不知道你和刘邦的关系吗,刘邦的通缉令还是我签发的,让我去请他讨论军事,白日做梦;还有你和萧何狼狈为奸、一唱一和,而公又不是半吊子,难道听不出来吗!这两个地头蛇,我迟早有一天灭了你们!
心中虽然这样想,沛令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同志们的发言很有建设性,现在常委会要进行表决,同意的请举手!刚说完话,他就马上举起手来,然后环视众人。
众人都埋着头,假装没看见,用毛笔在布帛上不知写着什么。
沛令尴尬得想要找块豆腐一头撞上去。他短期茶杯,喝了一口水,假装镇定,说,不好意思,诸公,刚才少说了一个字,不同意的请举手。刚说完,他又紧盯着在座的诸位。
只见众人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有的人还举起了左手。真是赤裸裸地打脸啊,沛令觉得自己完全失去了对常委会的控制。他的脸红通通得,像是刚用热水洗过。起身离席,冷冷地说了一句,萧副书记,你看着安排吧!说完,沛令飘然而去。
萧何抑制住狂喜的心情,派遣夏侯婴去联系刘邦。夏侯婴先找到樊哙,然后在樊哙的带领下,找到了刘邦。此时,刘邦集团约有数百人。在得知萧副书记的计划后,刘邦当即整理队伍,向沛县出发。


二十八章、九月革命
沛令也得到了内线传来的消息,说是刘邦带着数百徒属从砀郡的外黄县回来了,很快就会到达沛县城下。
他感到十分震惊,萧何不是告诉我刘邦只有十几个人来吗,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不对,萧何这老竖子欺我,必须马上关上城门,部署士卒防守,控制事态发展,然后杀掉萧、曹二人,再向太守休书一封,陈述他们与盗贼刘邦联合的事实。
于是,沛令马上召集自己的舍人,让他们关闭城门,并且请萧何、曹参开个紧急碰头会。
沛令刚让人关上城门,萧、曹二人就得知了沛令的阴谋,毕竟二人在沛县经营多年,早已经暗中策反了沛令的部分亲信。情况紧急,没想到沛令翻脸比翻竹简还快,先逃命要紧。
萧、曹趁着夜色掩护,通过绳索从城墙上滑下来,逃出了沛城,来到了刘邦的军队中。
三人相见,情绪分外激动,三双手紧紧压在了一起。至此,未来帝国的三巨头终于走在了一起。萧何是文臣,曹参是武将,而刘邦是核心领导者。他们的汇合足以媲美后世的井冈山会师,尽管萧、曹并没有带来军队,但他们带来的是信心、勇气以及希望。这注定是个有意义的夜晚。
刘邦的数百军队很快就到了沛县城下。强攻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只有几百人,那么只能智取了。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再加上周围各郡县暴动形成的一种泰山压顶的势,不相信沛令这个外来户能够控制局势!
于是,刘邦写了一封帛书,用弓箭射到了城上。帛书的内容如下:
“天下人都痛恨秦国很久了。如今各位父老虽然为沛令守城,诸侯军队一到,马上要屠戮沛县。沛县今天诛杀沛令,推举可以拥立的人并拥立他,以响应诸侯,就可以保存家室。不然的话,父子都要被屠戮,什么都不能做了。”
守城的士卒把这封帛书转交给守将。守将看完书信后,当即表态,投诚!不过在开城门之前,众将士先冲到了官府,诛杀了沛令,然后成群结队的向城门奔去。

2018-09-20 13:48:18

所有评论(0 条)

汉唐星空

作者自述: 热衷于打造原汁原味的历史小说,擅长于从历史的细节分析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