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劫效应

可出售版权

电影,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成功励志    标签:人在职场

蝴蝶效应,指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或是一个改变,就会引发后面一系列的反应,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事情会越演越烈,最后导致不可控的地步!江礼兵因一份情感的寄托,随意改变了人生轨迹,这一改变,促使事件产生蝴蝶效应,最后导致事件的不可控,祸及了众多人的正常生活和生命。
江礼兵出生在农村,父亲早逝!在母亲含辛茹苦的抚养下,江礼兵还有他的妹妹江礼青顺利长大成人,并且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们都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
老母亲由于常年工作艰辛劳苦,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江礼兵就商量着和自己大学相恋四年的雪菲结婚,先成家后立业。让自己的母亲有生之年能抱上孙子。可雪菲的母亲提出了房子的要求,江礼兵来自农村,城里没房子。
江礼兵很无奈,但为了不使自己的老母亲留下遗憾,他辞去工作,独立创业,尽自己的努力尽快买房子结婚!这一不可预知的改变促使蝴蝶效应产生!
江礼兵辞去工作后,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勤奋工作,对母亲的关怀照顾渐渐少了!江礼兵依靠自己的勤奋,刻苦,事业蒸蒸日上!然而事情半年多后却发生了,江礼兵在一次重要的会议中,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老母亲去世了!蝴蝶效应产生了第一次冲击波。
江礼兵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是天塌下来了!他的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自己的妈妈能抱上孙子,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江礼兵的妹妹江礼青因江礼兵对自己母亲的孝道疏忽,对哥哥是怨气在心!
江礼兵处理完母亲的后世后回到城市里!江礼兵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意志消沉,对工作几乎是不闻不问,对女友雪菲也渐渐开始冷淡!
蝴蝶效应的第二次冲击波正在酝酿……
江礼兵的同学王文培训回国后进入一家大公司,做的第一单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广告竞标方案!是一个大单,王文找江礼兵参谋!
然而江礼兵对工作还是不闻不问的,江礼兵的员工们不知道缘由,就拿着王文请江礼兵参谋的那份方案去那家上市公司竞标,而且成功竞标。后来王文的公司对王文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王文背叛了公司!
王文很惊诧,怎么短短半年江礼兵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王文找到了江礼兵,江礼兵自责是自己的疏忽,是自己的责任!俩兄弟大吵了一架!王文不等江礼兵解释清楚,毅然断绝了和江礼兵的关系!
雪菲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等江礼兵解释清楚,就与江礼兵大吵了一架,认为江礼兵根本不值得她去爱!江礼兵众叛亲离,蝴蝶效应的第二次冲击波产生了。
江礼兵郁郁寡欢,整天把自己泡在酒吧里!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江礼兵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躺倒在地板上……
除了对母亲的怀念,剩下的就是伤心孤独!
江礼兵决定重新找回自己,这似乎是事件的转机,其实质是第三次蝴蝶效应的冲击波在酝酿……
在江礼青的公司,江礼兵找到了妹妹江礼青,说是周末回去给母亲烧纸,但等来了妹妹的冷言冷语!
江礼兵来到雪菲住的楼底下,手中捧着一束花,请求雪菲原谅!但没有得到雪菲的原谅!
江礼兵又去找自己的好朋友王文请求原谅,王文正在筹备自己的婚礼,王文决定原谅了江礼兵,送给了江礼兵一个婚礼请帖!
可在王文的婚礼现场,大家还是不能够诚心接待江礼兵,只有王文努力挽留,江礼兵自觉无地自容,没有参加婚礼,孤单的一个人走了!
第三次蝴蝶效应的冲击波,直接把江礼兵逼入了绝境!
后来错用文案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是他们冤枉了江礼兵,他们要找江礼兵道歉,这时他们才发现江礼兵不见了,种种迹象表明,江礼兵有可能会自杀!
蝴蝶效应的第四次冲击波开始大爆发……
很多人受牵连,生活轨迹被改变,江礼兵更是生死未卜……

试读内容

剧本正文

1: 日   城市街道,建筑工地   外景
午后的城市公路,车辆不是很多,路旁的绿化带有美丽绽放的花朵!其中一朵粉红的花朵上停歇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蝴蝶轻轻拍打着自己的翅膀……
一辆车马路上快速驶过,风吹动花朵摇晃起来,停歇在花朵上的蝴蝶飞了起来…..
过了一会,风停了,蝴蝶又落在花朵上……
一会儿,一辆车又驶来带来一阵风,花朵摇晃起来,蝴蝶在花朵上飞了起来,过了会又落在花朵上!
又过了一会儿,马路上出现一辆水泥罐车,速度非常快,带来了一股强大的风,花朵摇晃的非常厉害,停在上面的蝴蝶飞了起来,蝴蝶飞走了!
蝴蝶拍打着翅膀,飞过马路……
飞过热闹的街市……
飞过高楼大厦……
蝴蝶飞进了楼房建筑工地,渐渐消失!
建筑工地,地上一大捆钢筋吊起来,吊塔的钢丝“嘶嘶”的卷起来,
地面上一位工人戴着安全帽,一边吹哨,一边挥手,
……
水泥罐车里的泥浆通过导管,输送到楼顶,楼顶上,“哗啦啦……”混凝土铁管里涌出来,洒在了钢筋模块上,
……
钢筋工地,一位电焊工人,一手拿着防护镜,一手拿着电焊,焊接点火花四溅,
……
建筑工地门口,水泥罐车忙碌着,进进出出,
……
远处一排排的住宅楼,矗立在那里……
2: 日    城市市区马路    外景
繁华的街道,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呼”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鸣着警笛,车林里穿过去,呼啸而去……
3: 日   医院急诊室    内景
一位头发斑白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医生在接氧气,测血压,打吊瓶……
急诊室外面,江礼兵,江礼青,一些亲戚在着急的等候,
江礼青:哥?
江礼兵抱住江礼青,
江礼兵:没事的!啊?没事的!妈不会有事的!
江礼兵一身笔挺西服,胸前戴着新郎花!
4: 日   雪菲家   内景
雪菲卧室里传来哭泣声,
雪菲父在卧室外面轻轻敲门,
雪菲父:菲菲啊!菲菲!开开门啊!
雪菲母一脸的生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雪菲父继续敲门,
雪菲父:菲菲啊!你一天都没吃东西,出来吃点东西吧!啊?
卧室里传出来声音,
雪菲:饿死算了!
5: 日   医院急诊室   内景
门开了,一位中年医生走出来------刘大夫,众人围上去,
众人:医生!医生!病人怎么样了?病人怎么样?
刘大夫: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江礼兵:啊我是!我是他儿子!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刘大夫:老人患有高血压,心脏有点不太好!她这症状属于情绪过激型昏迷!不会有大碍的!
众人:哦!那就好!那就好!
江礼兵,江礼青松了一口气,
江礼兵握住医生的手,
江礼兵:谢谢你医生!谢谢你!
刘大夫:你跟我来一下!
江礼兵:哦!好的!
江礼兵跟着医生走了!  
6: 日  雪菲家   内景
雪菲父继续敲着雪菲卧室的门,
雪菲父:菲菲啊!菲菲!听话!把门打开!啊?
卧室里,雪菲穿着一身婚纱,坐在床上,哭泣着,拿剪刀一刀一刀把婚纱剪的稀巴烂!
雪菲:我以后不嫁了,不嫁了,再也不嫁了!
雪菲母:爱嫁不嫁!别管她!
雪菲父生气的走过来,
雪菲父:你说你!?唉!
雪菲父无奈的沙发上坐下来,
雪菲母一身怨气,
雪菲母:女儿养这么大算是白养了!
7: 日  医院急诊室   内景
急诊室门开了,
礼兵母被推了出来,江礼兵,江礼青扑在病床边,众人围上去,
江礼兵:妈!妈!
江礼青握着母亲的手,
江礼青:妈!妈!
礼兵母慢慢睁开眼睛,
亲戚们:他婶!他婶!
礼兵母有气无力的说道,
礼兵母:亲戚们啊,真是对不住了!
亲戚们:没事!没事!他婶没事!是啊!我们没事!只要您老身体无大碍,我们就放心了!
礼兵母:以后婚宴啊,给你们补上!
亲戚们:他婶你就好好休息吧!好好养病吧!啊?我们啊!就等喝您孙子的满月酒喽!
礼兵母高兴的微笑起来,
礼兵母:好!好!
江礼兵,江礼青护着母亲的病床向病房走去!
8: 日   雪菲家   内景
雪菲父:你说你……孩子结婚了结了就得了,你偏偏要在婚礼上闹……
雪菲母:我咽不下这口气,要不是他们家亲戚说出了实话,这以后还真不知道怎么着呢?
雪菲父:唉!这个江礼兵也真是,怎么就没把他的亲戚安顿好呢?
雪菲母惊异的看着雪菲父,
雪菲母:好啊!你个雪正胤!
雪菲母打了雪菲父一拳头,
雪菲母:你也合伙起来骗我?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雪菲父:我……我
雪菲母:我什么我?
雪菲父:哎呀!我是看俩个孩子挺好的,结婚也挺合适的,可你说一定要房子,所有就……
雪菲母:所有你们父女俩和外人合起伙来骗我是不是?我就这么让你们扎眼吗?啊?
雪菲母哭起来,
雪菲父:哎呀,不是,是……是!
雪菲母:不是那是什么?我女儿结婚,从头到尾,反倒我成外人了!?
雪菲父:哎呀……好了好了!啊?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对!
雪菲母哭的很伤心,
雪菲母:你个死老头子,我跟你活了大半辈子,你还跟我来这么一出?你有没有良心啊!
雪菲父:好了!好了!别……别生气了!啊?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对!
9: 日  医院病房   内景
安静的病房,三个床位,俩个床位空着,
礼兵母身体看起来很虚弱,半坐着,靠在床头,脸色很沉重,
江礼青递上一杯水,
江礼青:妈,喝水!
礼兵母:哎呀!不喝!
江礼兵在旁边坐着,
礼兵母:你们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啊?不是亲家同意吗?
江礼兵很无奈望着母亲,
江礼兵:妈!是他爸同意!她妈……她妈?
礼兵母:你别给我吞吞吐吐的,从头到尾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礼兵看了看江礼青,
江礼兵:妈!还不是因为房子吗?
礼兵母:房子?你不是说你借同学的房子结婚,他们家同意吗?怎么她妈在婚礼上问我房子是不是咱们家的?
江礼兵:妈!是他爸同意,她妈……她妈不知道房子是借的!
礼兵母:她妈不知道房子是借的!?
江礼兵:她妈?我说……我说房子是咱们家的!
礼兵母:什么?她爸知道房子是借的,她妈不知道?
江礼兵:嗯!
礼兵母:哎呀!这就是咱们的不对了!你为什么不给人家说实话呢?她妈知道了,能不生气吗?
江礼青:妈!您就别生气了!
礼兵母:我生气有什么用!
江礼兵:妈!她妈要是知道房子是借的,我们还能结婚吗?
礼兵母:那你也不能糊弄人家啊?
江礼兵:妈!您放心!您的儿媳妇还是您的儿媳妇,跑不掉的!
礼兵母:你就俩头蒙!那边蒙丈母娘,这边不给我说实话!今天婚宴上这事闹的,这叫什么事啊?!
江礼兵,江礼青低着头不说话!
10:日   雪菲家   内景
雪菲父在厨房里洗菜,
雪菲母气汹汹的站在厨房门口指着里面,
雪菲母:姓雪的,我告诉你,这女儿出嫁的事我管定了,没房子的,别想打我女儿的主意,这房子我还真要定了!
雪菲父一句话不说,低着头洗菜,
雪菲母:你明天就给那姓江的说去,以后别来了,死了那条心吧!
雪菲在卧室里,静静的坐着,听外面母亲训斥父亲,
雪菲母:那个聘礼钱,明天就送过去!你听到没有啊?
雪菲父:今晚咱们吃什么?!
雪菲母:你少在这里假模假样的糊弄我!
雪菲卧室里一下子咧嘴笑开了!
雪菲打开门,
雪菲:爸!我饿了!
雪菲父:好嘞!好嘞!爸爸做最拿手的水煮鱼!一会就好!
雪菲笑得关上门!
雪菲母站在那里,生气的看着他们父女俩,
雪菲母:哎!你看看你们父女俩,啊?把婚姻大事当儿戏似的!这事决不能就这样算了!?
11: 夜    医院病房   内景
“唉……”礼兵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礼兵母:这说来说去,还是妈不好!
江礼兵:妈!这怎么能怪您呢!
江礼青:妈!你说什么呢?
礼兵母:你爸死得早,我一个人把你们兄妹俩拉扯大,这身子骨啊一天不如一天了,就成天在你们面前念叨孙子,盼你们早日成家,你们就闹了这么一出!
江礼兵:妈!您身体好着呢!医生说就是血压有点高!您肯定能抱上孙子的!
江礼青:是啊!妈!我哥已经不是答应丈母娘三年内买房子了吗!
礼兵母:你呀!就知道哄妈开心!买房子?买房子?现在房子那么贵,是说买就买的吗?
江礼青:妈!我哥不是经常说他本事大着了吗?区区一套房算什么?是吗?哥?
江礼兵站起来,
江礼兵:就哥这本事!用不了三年,房子首付肯定是没问题!
江礼青:嘻嘻!
江礼青呲牙给江礼兵笑了笑,
江礼兵:丫头!
江礼兵上去捏江礼青的脸蛋!
江礼青:妈!妈!你看他!
礼兵母:哎呀!你们别闹了!
他们停下来,
礼兵母:好好想想明天怎么给人家上门赔礼道歉去!
……
江礼兵:妈!明天不能去吧!
礼兵母:怎么不能去啊?人家姑娘来不来还不一定呢?!
江礼兵:妈!您放心,这事有我呢!
礼兵母:放心?就你们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
礼兵母看着江礼青,
礼兵吗:还有你?
江礼青:妈!我又怎么了?
礼兵母:你也老大不小了,一个女孩子家不好好找个婆家,整天东跑西跑的,像什么样子?!
江礼青:妈!我给你削个苹果!您消消气!啊?
江礼青拿起苹果,
江礼兵:对对对!削苹果!削苹果!
江礼青拿起水果刀削苹果,
礼兵母:我明天就出院!
江礼青:妈!医生说你得修养俩天!
礼兵母:我修养什么?我又没病!
江礼青:妈!我已经给公司请假了,一个星期,伺候您老出院了,再送您老回家!
礼兵母笑了……
礼兵母:呵呵!还是闺女好!
江礼兵:妈!您的儿子差在哪了?
礼兵母:竟给我添乱!
江礼青笑着看江礼兵……
12: 夜  医院住院楼门口   外景
江礼兵住院楼里走出来,
望着星空,
这时手机响了,
江礼兵接起手机,
江礼兵:喂!
(电话)雪菲:喂!老公!
江礼兵:你还没睡呢?
雪菲:嗯!妈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江礼兵:好点了!没什么大碍的,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雪菲:哦!礼青呢?
江礼兵:她和妈在一块呢!
雪菲:老公!我们该怎么办啊?
江礼兵:没事的!老婆!天塌下来有我呢!嗯?明天我把工作辞了!
雪菲:为什么啊?
江礼兵:亲爱的,相信我!啊!睡吧!
江礼兵挂了电话,
江礼兵把婚花摘下来,看着手里的婚花,
(脑海回音)
雪菲母:那房子根本就不是你们的!
江礼兵:妈!妈!我知道,这样做是我们不好,但我向您保证,三年内我一定买座房子!
雪菲母:那你三年后再来娶我女儿好了!走!
雪菲:妈!妈!
雪菲母:走!
(脑海回音结束)
江礼兵把婚花紧紧的握在手里,望向星空,
江礼兵:房子!

2018-08-31 17:13:34

所有评论(0 条)

浪哲

作者自述: 电影编剧 小说作家 思想学者 宇宙理论探索者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女神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