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左岸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职场

售楼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待在不同的售楼部可以获得不同的人生经历,领略不同的职场风骚。对于能力不济者,这里充满了暗箭难防,对于越挫越勇者,这里是最刺激的游戏场。谁能游刃有余乘风直上,谁会马失前蹄碎牙入腹,一切都看个人能力与心态。

《湖畔左岸》以四个楼盘为故事发生地,分别讲述了四种的职场经历。

天鹅堡是一个千年老盘,熬走了无数为这个楼盘工作的人,最后连开发商自己都被熬出了局。新来的开发商将楼盘搅得天翻地覆。销售员南宫白经历了从业以来最为混乱的一天。

湖畔左岸的人总是过得清贫而又清闲。因为那里没有多少存货可以卖了。可是在这样一个穷得招不到人的项目却坐着四尊其他项目都想来挖的人才。

湖畔左岸的职场小白苏小白跟着楚娜去给马上要开盘的林樾湾项目帮忙,却不想糊里糊涂的陷入了一场斗法。

人算不如天算,李佩尔怎么也想不到丹露苑会成为自己在公司的终结点。

试读内容

意识跟着车子一起摇晃,像是流进咖啡里的牛奶,轻轻缓缓,飘来荡去,慢慢同咖啡融为一色,又慢慢飘荡开来。一路上就这样融合又分开,分开又融合,直到最后的那一下猝不及防,泾渭分明的彻底分开。到站了。所有人被迫从梦中醒来,带着遗憾和失落,互相问候着准备下车。南宫掀起车窗布一角往外看。天光明亮,路面干燥。这二八月乱穿衣的季节里,连风雨阳光都是这般的让人捉摸不透。她拿好东西最后一个下了车。

“你今天穿得有点厚啊!”苏小安提着个大包在车下等着南宫。那包可真大,大到应该能绕着苏小安的小蛮腰包裹一圈的。最重要的是,这么大个包,居然还不是瘪着的。也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南宫站在车门口偏头往下扫了眼苏小安身上的浅绿色衬衣和米色棉麻风衣,觉得自己手臂上的棕黄色呢子大衣的确是有点笨拙可笑。“我出门的时候风挂得很大,还下着雨,挺刺骨的。”

说着从车上下来。两人跟在大部队后面慢吞吞的往售楼部去。

苏小安说:“自古以来东门就是风水宝地,年降雨量和降雨频率是四个方向上最高的。你应该把天气预报增加一个天鹅堡这边的。这样会更有实用价值些。”

“东门的降雨很多吗?”

“当然。你没发现?”

“没有。我去年秋天才搬到东门上的,那时候已经过了雨季。今年过完年回来就没怎么休假,晚上回去的时候也没见着下雨,根本没想过还有这些东西。”

“有的。住久了就会发现了。我以前读书的学校就在东门上。我男朋友在西门上学。每次下雨的时候我就给他发照片,然后他给我回一张西门出太阳的。”

“东门。是A大吗?”

“不。是护理学校。”

“你是一名护士?”

“刚毕业的时候做过两年。”

南宫盯着售楼部大门的方向,略带犹疑的说:“我好像看见老大的影子了。”

天鹅堡售楼部占地面积很大,销售大厅更是所有房间里面积最大的一间,最高处大概有十二米高,任何的光源都没法将里面照得和外面一样敞亮。站在远处朝门里看总是一副朦朦胧胧,灯下黑的景象。南宫和苏小安的顶头上司,销售经理苏阳就在那朦朦胧胧的模糊里朝着门外的方向越走越清晰。

“是他。他可真是越来越勤快了。自从买了新车以后都不跟我们一起坐车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么远的距离每天开车来回不觉得累吗。”

“这样也挺好的。至少那些晚上要加班卖房子的人可以坐他的车,而不是把我们所有人拉上一起等。”

“也是。经理开车应该是有交通补助的吧?要不然他这每个月的过路费和油耗也是挺高的。”

“应该有吧。”

苏阳从售楼部里出来,站在门口,手臂朝着不远处的南宫和苏小安大幅度的挥动。“快点。人家都准备集合了,你们俩还在外面磨蹭。”

南宫朝苏阳旁边的门内瞟了一眼。门口附近的确已经站了一些人。都是男的。都是那些每天空手来,空手回,穿着工装上下班,不用换衣服,而且衣服包里永远只装手机和门钥匙,从车子里出来就直接停在这里的男人。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这么神速的才下车就在门口等着集合的。至少也要放个包嘛!像苏小安这种里子面子都要换的人,没有十分钟是搞不定的。苏小安娇滴滴的大叫一声,率先跑了起来。南宫只好跟着跑起来。沿途陆续有人换好衣服出来,一个个精神抖擞像见着太阳的公鸡,雄赳赳气昂昂,全无车上的萎靡不振睡眼稀松。谁要是敢在苏阳眼皮底下没精打采,他就敢让谁做一百个俯卧撑,或者绕着售楼部跑十圈。绝对的霸权主义者。售楼部里没人敢挑衅他的权威,敢挑衅的或主动,或被动,已经全都离开了。

九点半,所有人在售楼部门口拍完集体照,嘿嘿哈哈狼嚎几声,震天响的熊掌配合着拍几下,早会就算是结束了。临散会前苏阳说新的名片已经回来了,让大家空的时候自己去办公室拿。

南宫走到门口看了眼接待位上的轮序表,见自己的名字排在倒数第二个,决定现在去办公室拿名片。站在接待台后面的苏小北一把拉住正准备离开的南宫。“南宫,帮我站一下。”

“不行。”南宫想也不想的就给否定了,转身准备走。可是苏小北不甘心的拉着她的手臂继续说道:“你帮我站一会,就一会。”

“不行。我有事。”南宫手上用力,想要把手臂从苏小北手里解救出来。苏小北用力把已经偏离的身影又拉回自己身边。“你就帮我站一会儿,一小会。我去吃个饭。你倒数第二个,就是有事后面也是有时间的。”

苏小北吃饭出了名的慢,所谓的细嚼慢咽瘦身养颜,一旦进入吃饭状态就会忘记一切,心里眼里就只有她的饭菜和手机。如果没有人一直在旁边催促提醒,她可以把销售大厅里的繁忙全都选择性遗忘。因为这事被苏阳在正式非正式场合点名说过好几次,仍旧是死性不改。

“我也没吃饭。我也得去吃饭。要不这样,我先吃,我吃完再来替你。”

“等你吃完,说不定我已经在接客户了。”

“那等你吃完,说不定我也已经在帮你接客户了。”

苏小北幽怨的盯着南宫看了好一会,直到确信面前的家伙的确是面冷心冷不会松口了,才拉下脸来不耐烦的摆手。“行行行。走吧走吧。”

南宫不置可否的微微瘪了下唇角转身离开。等到南宫真的走出一截后,苏小北又在后面大声的喊道:“你快点儿啊!我真的快饿死了。”

3.
名片是公司统一定做的,每个项目的板式都一样,只是在涉及项目和个人的内容上有所差别。白色做底,绿金配色,搭上黑色的字,看起来简约贵气。五百片一盒的大长盒。按照现在的客户发放量,两盒顶多也就能用个两个月。南宫从里面拿出一小叠装进自己的小名片盒里,其余的放回更衣室自己的柜子里。

南宫名片上的名字是南宫.白。南宫白,南宫的全名,不过售楼部里的人都比较喜欢叫她南宫。

南宫.白。

为什么要在姓和名之间加一个点?

因为她觉得这样的传播效果会更好。复姓在现代社会里被听见或者见到的时候相对较少,相对于单姓,复姓更容易引起人的注意,进而记住。

一个白字即是颜色,也是联想记忆的引线。而名字中间的点,将姓和名字分开了,能够更好的凸出各自的特色。同时,名字中带点的通常都是非亚洲的外国人的名字特点。一个绝对中国风的名字里带点,本身就透着神秘惹人注意。

南宫的客户总是能够非常容易的记住她的名字,南宫。苏小锋见南宫的客户每次来都是南宫南宫的叫个不停,从来没有叫错过,便想着把自己的名片改成北堂.苏小锋。可是后台的项目助理说名片定做是按批次定做的,而且从申请到名片回来差不多要一个月。于是他自己花钱在外面找了个小作坊定做了两盒写着北堂 . 苏小锋的名片。

这样取巧的取名的确是有效果的。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一些麻烦。在苏小锋接待过的客户里面,记住北堂的人,比记住北堂 . 苏小锋的人要多。而售楼部里也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北堂就是指苏小锋。所以当那个只记得北堂两个字,其他什么都不记得的客户找来时就出现了些问题。

客户说要找一个叫北堂的男销售。站在接待位上的新人,刚刚上岗的苏小江,同客户一起查看了挂在墙上的销售人员名字和照片。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客户嘴里的北堂,西门,东方。而南宫又是个女的。按照案场管理制度规定,这个客户被充作初次到访客户由苏小江接待并且成交了。

事后认出客户的苏小锋气得哇哇叫。可是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天鹅堡的案场管理制度规定:在客户认不出销售,不知道销售名字的情况下,需要通过去后台查询客户留存在售楼部的电话来查询之前的销售是谁。如果客户有要求另外安排销售的,则可视为新客户,由其他的销售人员接待。苏小锋的那个客户在没有认出苏小锋的照片后直接说了一句:“找不到就算了,你们重新来个人给我讲讲吧。”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苏小江名正言顺的把客户接过了手,然后成交了。成就了他在天鹅堡的第一笔业绩。

天鹅堡的规矩,只有接待的客户在自己手上成交了才能拿到业绩提成。如果自己接待的客户不是在自己手上成交的,需要找到证据来证明客户是自己的,这样或许还能分到一部分业绩。证明客户归属的根据是客户的联系方式或者证件号码在公司的客户系统里有录入,在客户系统里面客户归属在哪个销售名下,这个客户就是谁的。如果能证明是他人恶性争抢客户的,可以获得全部业绩。

苏小锋找不到证据。他只记得自己接待过那个人,他认得那个人的样子。至于其他的,客户叫什么名字,联系方式是多少,他一概不记得。客户留给苏小江的联系方式在苏小锋的客户系统里面找不到。找不到证据和理由来夺回客户,可是一想到自己曾经辛辛苦苦接待过的客户却在别人那里成交,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他又咽不下这口气。从售楼部回市区的路上,苏小锋拉着南宫指桑骂槐的唠叨了一路,骂骂咧咧,唠唠叨叨。

苏小江躲在最后一排的阴暗里,像个隐形人一声不吭,大气不出。车子进入市区后,他才开口说了上车以来的第一句话:“师傅停车。”

那会儿才刚进市区,距离苏小江平时的下车地点还有一长段距离。尽管这样,苏小江还是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南宫看着狼狈逃离现场的正主,自己也想跳下去。这样就可以不用继续听苏小锋唠叨了。

原本南宫对苏小锋还是有一些好感的,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不管怎么说,苏小锋也算得上是个头脑聪明,业务能力强,待人友善,最重要的是长得还很好看的主。南宫曾经计划过如果家里把她逼急了,她就把苏小锋扛回去做个挡箭牌。可是经此一役,她开始打退堂鼓。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个男人自己似乎还不是很了解,要是弄巧成拙栽在苏小锋这个坑里,可就得不偿失了。

南宫高考失利后在家附近找了一所高职院校的广告专业来读。广告专业不是学校的特色专业,老师上课的时候也只是照本宣科的读课本。课本上的东西不足以支撑她进一家广告公司做与广告相关的工作。是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做前台,打杂接电话,还是放弃舒适区,咬紧牙关再次出发?她选择了后者。误打误撞的进到房地产行业,被安排到了距离市区五十公里的天鹅堡做销售。

去读广告的时候,南宫没想过要做销售。刚开始做销售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自己曾经的广告专业还能被用上。直到一年以后她才发现原来两个看上去没有关联的领域竟然有着奇妙的联系。广告营销,消费心理学,都在日常的工作中起了作用。她给每一个自己接待的客户做广告营销。包括将自己的名字——南宫白,营销出去。苏小锋的滑铁卢事件在她看来就是一场没有对接好游戏规则和营销效果的大概率事件。可见,有些东西真的不是能够随意效仿的,东施效颦自食苦果。

不过苏小锋很快就不再提丢客户的事情了。因为相比偶尔出现的客户丢失,那些叫他北堂,并且能够通过照片认出他的人还是更多一些。在西瓜与芝麻之间,他选择了西瓜。他仍旧跟所有人说着自己叫北堂苏小锋。如果售楼部来了新人,他也总是会第一时间冲上去告诉对方,他叫苏小锋,江湖人称北堂苏小锋。

南宫从柜子角落里的拿出一个小型的名片盒,将盒子里的名片抽了一张出来,捏在手上。那是这个售楼部以前的开发商,一佳地产给销售定做的。茶色做底,白色LOGO,黑色的字,就像是一片被泡的没了味儿的隔夜茶渣。就和那个已经退出房地产行业的开发商一样,都已经成为历史。

2018-08-31 17:14:24

所有评论(0 条)

王木理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