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宁电器到卡巴斯基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成功励志    标签:人在职场

本系列故事的大标题为《从苏宁电器到卡巴斯基》,还有个小标题《讲讲我从一个营业员转变成一个病毒分析师的故事》。其实关于苏宁电器与卡巴斯基这两家企业无需我在这里过多地介绍,一家是中国电器零售行业的龙头老大,一家是世界顶尖的计算机安全企业,它们在各自领域里面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头。但是这两家企业的业务范围并没有交集,包括营业员与病毒分析师这两个职位也是风马牛不相及。而我在这一系列的故事中所讲的,就是我的真实经历,给大家详细讲讲我个人角色转换的过程。
虽说题目是以苏宁电器作为开始,但是这里我并不打算按部就班地从苏宁讲起,而是还要把时间线向前延伸,延长到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从刚上本科的时候开始讲,可以让大家了解很多的前因后果,可以打下很多的铺垫,我也可以多发几句牢骚,对遇到的不平事表达一下不满。故事的时间跨度长达十一年,内容包括有我的本科阶段、卖书经历、成为苏宁营业员、辞职考研、两段硕士时光以及入职卡巴斯基等。这里的成功经验和所走的弯路,也许能够帮到一部分的朋友,引以为鉴,找到自己的方向,不再迷茫。
尽管我只是无限宇宙之中的一粒小小的尘埃,但是我认为,即便是一个小人物,一个草根,也可以拥有大视野、大格局以及大人生。从而活出非凡的,独一无二的自己。
好,那么接下来,就是故事的开始……

试读内容

第一章  我的本科时光

先从我的本科说起吧
其实我的本科四年,过得还是蛮没劲的,导致我现在对那时的很多记忆已经非常的模糊了。当初能考上长春理工大学,纯属我在高考时候的超常发挥,因为如果按照三次模拟考的标准,我大概只能去三本或者大专院校,因此当初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也是将时间更多地花在了三本院校以及大专院校的选择上。但是等到成绩出来以后,没想到我竟然过了二本线,分数还直逼一本,也许我就是属于那种“竞赛型选手”吧。
由于我们是考前填报志愿,因此还是有很大的赌博性质的。当时我所填报的每一所学校,不论是一本二本还是三本大专,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的专业,不是工商管理就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而长春理工大学的第一志愿却是工商管理。这主要是因为当时不了解工商管理这个专业,以为这是多么高大上的学科。当时还想着我如果本科读了工商管理,那么我一定要继续深造,读MBA。那个时候我都已经想好查好了,甚至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还打算搏一把,报辽宁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因为一旦考上,那么到时候本科毕业,读MBA的话还可以继续考辽宁大学,因为他们的研究生专业里面有这个专业。并且我还是辽宁人,沈阳也有家,也算是在家门口念本科和研究生了。
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选专业这件事,我觉得还是选择技术类的专业能好一些。那么究竟怎样才算是技术类的专业,这个我不太好界定。只能说在我的理解里面,如果是文科,我认为外语以及法律算是技术类的专业。而在管理类专业中,会计应该是唯一的技术类专业了。为什么我这里要强调学习技术类的专业呢?很简单,与非技术类的只会动嘴皮子吹牛的专业比起来,技术类专业更加地务实,一技在手,总是吃香的。

理工初印象
我以前去过的最北的省份,是辽宁,而我这次却考到了更北的地方,来到了吉林省。我之前对长春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长春的冬天会非常冷,因此在上大学之前,在珠海买手机的时候,我还特意问了销售员,这款手机到底耐不耐寒,冬天能不能拿到东北的户外使用。后来通过实践证明,我对于手机的担心纯属多余。影响使用的主要因素不在于手机,而在于你的双手到底怕不怕冷。
刚刚踏入校园,这里的硬件设施让我感觉真的还不如珠海一中。用“荒凉”二字来形容,绝不过分。想想也是,受限于天气因素,北方不可能像南方一样花草遍地绿树成荫,四季分明的气候也不适合种植过多的植被,因此也就只能依靠顽强的松树来撑一撑场面了。尽管树种单一,这却成为了理工校园的一个特色,是只有东北高校才会出现的景象。
由于我这个人比较内向,因此在选寝室的时候最开始是想选择人数最少的四人寝室的,结果我去晚了,已经被选光了,只剩下六人的了。不过也还好,因为男生的寝室楼(8舍)看上去还是挺新的,应该是刚建好没多久,寝室内也是属于上床下桌的设置,加上我们寝室由于位于边角,因此比一般的寝室还要大一些。我对于寝室的总体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也许是东北院校的通病),就是设计师在设计宿舍楼的时候,这个厕所为什么就不能设计成独立的隔间的形式呢?宿舍大楼都盖起来了,好好装修一下厕所有什么难的呢?厕所没有门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我去厕所的时候如果有人冲水,我并不希望知道别人这两天吃过什么东西(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好,厕所的事到这里就打住吧(几年以后,我有机会去南区的研究生宿舍,他们的厕所终于是隔间的形式了)。
说到校园的生活环境,我相信绝大部分南方的同学来到北方最不习惯的一点是这里的澡堂,北方的澡堂都是属于开放式的,没有任何遮挡。那么大家的身体构造也就能够一目了然了。但是在南方,即便是高中(比如珠海一中),澡堂都是独立的隔间。也就是说在南方的话,不论是厕所还是澡堂都非常注重个人隐私。这就出现了一种情况,那就是不少南方的男同学来北方的澡堂洗澡,一般会首选一个最靠里最角落的位置,并且洗澡的全程都是穿着裤衩的。我觉得南北方的文化差异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由于我从小就在北方生活,加上以前每年寒暑假都会去北方的亲戚家,因此我对于公共浴室并不陌生,更不会排斥。但是我不会在大浴池泡澡(怕有人在里面尿尿),也不会在浴室里面搓澡,因为我觉得被搓澡很不好意思,众目睽睽之下脱光了躺在案板上,供人参观,特别是有很多人需要搓澡,都围在你身边虎视眈眈不耐烦地瞅着你的时候,那就更加的尴尬了。我可没办法培养出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
尽管理工大学在硬件设施上有很多的不足,但我基本还是满意的。当时毕竟是出远门读大学,我父母也是一起来把我送到了学校。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当他们把我安顿好了以后,吃过了午饭,我就没让他俩再跟我回寝室,我就直接让他俩离开了(算是间接地赶他俩走吧)。因为我觉得千里送行终须一别,加上当时也没什么事情了,让他俩早点回去也是一件好事。而我自己回到宿舍,在这样的一个陌生的环境,尽管已经有过高中住校的经历,但还是非常地不适应的。内心五味杂陈,更多的是对未知未来的迷茫。
我在我的室友里面,是第一个有笔记本电脑的(上高中之前就买了),可是大一第一学期为了要好好学习,我就没带过去。第二学期才开始用笔记本,并且办了宽带。那个年代(2006年初),笔记本电脑并不普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全寝室的人一起围坐在我的位置一起看宫崎骏的《天空之城》的画面,感觉那真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年代。可惜,后来大家一个接着一个的有了自己的电脑,我们寝室的六个人就各自看各自的了。从个人的装备上来说,人手一部电脑是时代的进步,但是从整个寝室团结氛围建立的角度来看,反而是一种退步,让大家生疏了。讲到这里可能有些朋友会说,寝室里大家在一起玩电脑游戏,也是挺快乐的啊。确实,本科时我们也会一起玩游戏,当时玩得最多的是《魔兽争霸》还有《反恐精英》,后来到单证研究生阶段,我们玩得比较多的是《求生之路》以及《英雄联盟》,都是需要团队合作的游戏。似乎大家在各自的座位上打游戏也是挺好,不亦乐乎,大家的关系也是十分地融洽。可是我依旧怀念本科时大家搬着小凳围在一起看宫崎骏动画的场面,到如今却只能叹息一个时代的逝去。

刚念大学,大学就让我不爽了
刚来到长春理工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令我感觉很不愉快的事。当时学校对于新生有这样一个奖励规定,只要你的高考分数超过学校分数线50分以上,那么就可以得到2000元的奖励(也有可能是1000元,记不清了,不过这不重要了)。学校的这项政策,主要是鼓励那些本来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是最后却还是选择了长春理工的学生。当时我的分数是610分(广东当时是标准分制,满分900分),不过那个时候我是不知道长春理工的分数线是多少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查。
但是当时我为什么会认为我能够得到这一笔奖励呢?原因很简单,我们寝室有一个小子是570分从广东考过来的(不过他说他是补招来的),这样我就比他高了40分。后来我去参加广东新生同乡会(尽管我应该算是辽宁人),吃饭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家伙,是计算机专业的(算是长春理工的优势专业了),我问他多少分考过来的,他说560(也好像是550,记不清了),总之我比他至少高了50分。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理工大学真实的分数线应该是低于或等于560分的,这样的话,我就应该得到那2000块钱的奖励。当时我其实是很兴奋的,毕竟在2005年,2000块钱是挺多的了,够我拼命挥霍很长一段时间的了。于是我就赶紧发短信和班主任说了这件事,她说帮我问问。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班委跟我说(还不是班主任亲自告诉我这个噩耗),我不够资格拿那两千块钱,因为应该按照理工大学的原始分数线来做对比,分数线降了不算。听到这样的解释,我也忘记我当时是怎么个想法了,总之由于我脾气还不错,就没去闹事要那两千块钱。不过,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得到了这个奖励,因为他的分数其实已经达到辽宁大学的水平了,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理工大学(这可真是真爱)。至于他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辽宁大学(毕竟是211重点高校),其中的理由他当时和我说了,只不过我现在忘了,以后想起来再补充上吧。但是就是这件事(不给我奖学金),弄得我还是很不爽的,导致我对于理工大学的初始印象就打了折扣。
这里既然提到了我的高考分数,那么我还想说另外一件事。之前也提到过,我打听了几个同是从广东考来的同学的分数,都没有我高。这就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我应该是广东考生里面,考来长春理工分数最高的学生了。这种错觉大概延续到了大三左右,一天,又到高考时节,我好奇地访问了某门户网站的高考专栏,发现这里可以查询各个高校对应各个年度的各省高考分数情况。当我满怀信心地查询我高考那年考来理工大学的广东省最高分时,赫然发现有个家伙是750分考过来的!!!(这里重要的标点符号用三次)我惊得嘴都合不拢了。因为这个分数在我那年,除了清华北大,其它院校可以随便挑了,怎么也不可能来长春理工啊。而且,假设TA平时成绩就很好,那么对于这种情况,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一般第一志愿都会填清华或者北大,拼一枪,而第二志愿一般会填中山大学。这样即便没考上清华北大,那么上中山大学也是比较稳的(只是在专业选择方面可能就要服从调剂了)。当然了,这些都是那群尖子生们讨论的范畴,和我比较遥远,我也仅仅是道听途说而已。总之,以TA的成绩,和理工那绝对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莫非TA和我一样,也是超常发挥?那一本岂不是一个院校也没填,否则为什么没去一本院校?这样的牛人以后有机会真得认识一下,交个朋友。TA是第一,那么我只能遗憾且无奈地屈居第二了(也许更低)。当然了,也许那家网站搞错了,我才是真正的第一。

大学,很快再次让我不爽
在我整个本科四年的时光里面,有一种心情贯穿始终,那就是对于我们学院学生会的厌恶与反感。当时学院学生会的主席以及各部部长都是大三的,大一和大二的只能够打下手。而且他们对于我们这些大一的新丁,就如同《水浒传》里面所讲的那样——
太祖武德皇帝留下旧制:新入配军须吃一百杀威棒。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免得我们以后不听话(估计只有经管学院才这样)。我记得非常清楚,刚入学后不久的一天,我们全寝室都在午睡,突然听到有人咣咣凿我们寝室的大门,离大门最近的那个哥们儿睡眼惺忪地翻下床开了门,呼啦啦地一群人不请自来,说是学生会的要检查寝室。当时我就看不过去了,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在我们午睡的时候来查寝室?”说时迟那时快,领头的学生会部长,马上拨通了导员的电话,瞪圆了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机差不多贴到了我的脸上(幸好我是上铺,他够不着我),说道,这是导员让我们检查的,你不服你和导员说啊!同时吩咐手下小弟:这个人的桌子很乱,给我记下,报告给导员!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的桌子上只有一本摊开的由谭浩强教授编写的《C程序设计(第二版)》,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就乱了。后来倒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冲突,他也一直骂骂咧咧地,最后我也确实被导员叫过去训话了。
命令学生会的人在大家午睡时间去检查寝室的导员,水平明显不咋地,这里我也就不多说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我对我们学院学生会的家伙一直没有好感。估计也是因为经管学院的不懂技术所以只能耍嘴皮子,唯有采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压我们了。后来学校要参加一次国家级的评估活动,学生会也是以抓壮丁的方式,来大一抓人,不幸的我又被抓过去了。排练唱红歌,喊口号,目的就是给专家评委营造一个良好的印象。最后尽管我们学校被评为了“优”,但是对我们评选211院校没有任何作用。学生会的人对我们指手画脚出尽了风头,我们也就只能任凭他们鱼肉了。
学生会的欺凌行为也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比如当我们这一届的人到了大三掌权成为各部部长之后,又是一次查寝,又是想要给大一学生一个下马威,结果不幸遇到了一个有背景的。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部长才认怂了,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

来寝室做推销的“骗子”
在我刚上大一的时候,我们寝室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一些推销员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印象中有来卖鞋帽衣服的,有卖护肤品的,有卖钢笔的(我还买了一支,结果本科四年一次也没用过,后来也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去了)。但是这里面不得不提的就是来我们寝室推销军靴的一个人。
没记错的话,在大一刚刚结束军训的时候,长春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那个时候的天气已经有转凉的意思了。有一天晚上,我们寝室的人都在看书。这个时候有人敲我们寝室的门,开门之后发现他是来推销军靴的。说这是一批多余的军需物资,拿来学校销售。说这个军靴的品质非常棒,不单单保暖,而且材料也是实打实的,脚底还嵌有钢板,很结实的感觉。听他的介绍,加上我们实际试了试那些军靴,觉得还不错,一两百块钱的价格也还可以接受,于是我们寝室有四个人就掏钱买了,其中有人甚至还是向我借钱买的。由于我过冬物资充足,不需要鞋,就没买。
后来正式入冬以后,天气非常寒冷,他们就换上了这些军靴。结果无一例外,仅仅穿了两三天,鞋底就掉了。大家真的是欲哭无泪,但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莲了。我认为那个销售一定也是知道靴子的品质的,但是他未免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受骗的那几个同学的家境都挺一般的,虽说干销售也是不容易,但是出来骗人,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了。从此以后,我们寝室再也没有买过推销员来推销的东西。
后来学校也是考虑到,让这些销售员进进出出我们的宿舍,不单单可能会销售一些假冒伪劣产品,更加会对我们的财产乃至人身安全产生威胁,比如进入没人的没锁门的寝室偷东西之类。于是也就彻底禁止这些人进入宿舍楼了,这么看来,学校也是做了一件好事。

学校的社团
军训结束后不久,就迎来学校各个社团迎新的日子了。其实当时我还是挺希望能够多参加几个社团,丰富一下大学四年的生活的。权衡之下也是参与了几个,可惜这些社团绝大部分后来也没组织什么像样的活动,我也就没再参与了。仅仅记得其中的跆拳道社团,因为我在初中的时候,就晋升到了黑带一段(我没有黑带证,当时没办,估计以后会考一个正式的)。但是这个社团的活动其实也仅仅是周末去道馆锻炼锻炼而已,也没什么像样的活动,渐渐的,新人一个都不去锻炼了,这个社团也渐渐地荒废了,最后连我也不怎么去道馆了。后来到了大二(也好像是大三),又到了社团迎新的时候,发现跆拳道社竟然还在,而且就在我们宿舍楼下迎新。这个时候社团已经换了一个新“主席”处理社团事宜,我路过的时候,他们还给我发传单,有老社员认出我,说不用给我发的,我都已经是黑带了云云。本以为原“主席”会让我来当新的“主席”,毕竟我的资历在这摆着呢,加上大家还都是老乡。可是原“主席”却选了一个不知名的人来当“主席”,这件事就让我气愤好几天了。
除了社团,当时我还报名了校园记者团。这个记者团也算是理工大学的一个官方的组织了,加入之前还需要进行面试。我报名的是秘书处和记者处,也是分别参加了面试。而在面试秘书处之前,我甚至还去学校附近的沃尔玛买了一本关于怎么当秘书的小册子,也算是做足准备了。其实我在面试中表现得并不好,主要还是我面试经验欠缺的缘故,回答问题也不够圆滑。结果记者处的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秘书处尽管过了第一轮,但由于我心灰意冷,第二轮就没去。我们寝室有两个人最后加入了记者处。不过由于学校总让他俩写一些没营养的文章,所以他俩也没在记者处待多久。也算是对我落选的一种安慰吧。
说到校园的官方媒体,我对此多多少少是有一些阴影的。还记得在我初中的时候,某一天放学,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的网吧玩《星际争霸》。那家网吧的生意很好,基本上都是我所在的那所中学的学生去玩。我们正打到激烈处,校园电视台的记者们(也是学生)扛着摄像机就冲进网吧来爆料了,吓得我们一哄而散,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过了几天,在全校的班会课上,校园电视台就播放了那段抓人的视频。庆幸我离出口较近,第一时间跑掉了,没有拍摄到我。但是有些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直到摄像机来到他旁边了,才发觉自己进了镜头,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尽管我没上电视,但是由于我当时是班长,就主动向班主任承认了错误。尽管班主任当时也并没有特别处罚我,但从那以后,我就对校园媒体没什么好感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去网吧抓人,而是因为当时参与抓人的校园电视台的人里面,有不少人平时也是网吧的常客,“执法者”自己平时的态度就不端正,这就很难让人信服了。

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
理工大学其实还是挺重视我们身体素质的提高的,大一时要求我们每天一大早起来跑步,同时还要签到。其实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政策,一方面可以杜绝大家睡懒觉,另一方面多多少少还能锻炼一下身体。同样的事情,我们高中时候也是这样做的,当时每天下午全年级的同学都要在校园内长跑,尽管很热,但是对于高三的我们来说,确实是非常需要锻炼的。
我们大学的体育课采取的是选修制度,大家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体育项目进行专修,这也是一种很人性化的设置。当时我结合自己的喜好,选择的是乒乓球。而说到这个体育专修,其实我在读高中,也就是在珠海一中的时候,学校就已经采取了体育选修的制度,那个时候我选的是足球。可见珠海一中在与大学的生活和学习的接轨等方面,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当时一中也是想让我们尽早体验大学的生活,于是在我们那一届高二开始,强制所有学生住校。可是我没住多久,就因为和寝室其他人有矛盾,主动申请走读了。有鉴于此,我父母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还担心我和室友处不好关系,生怕我被赶出来。我现在回想,一中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其实还是很明智很有必要的。
大概是大二第一学期的体育课吧,学校为了响应号召,于是在体育期末考试里面就多了对太极拳套路的考核。体育老师也是大概花了四节课的时间来教我们白鹤亮翅之类的套路,尽管只有十几个动作,但是大概也是由于我年纪大了的原因,平时练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到了考核那天,我没做几个套路就想不起来接下来的动作了。我当时瞬间就懵了,给离我比较近的同学使眼色,希望能提醒我一下,可是老师在这里监考呢,他也很为难,结果我就一直在这里卡壳了。当然了,这件事使得我连续好几天的心情都不好,甚至很讨厌太极拳。本以为自己要补考了,没想到最后的成绩出来还是及格的。如果我连体育都要补考乃至重修,估计真的是前无古人,后面也很难有来者了。

聊聊我的学习
本科的时候,准确来讲是在大一和大二,当我还在读工商管理专业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没好好学习的,理工类学科的课程基本都是要挂科的,其中的线性代数以及电子电路由于补考也没过,我甚至还花钱重修了。重修花了我几百块钱,当时对于我来说算是大出血了,吓得没敢和家里说(直到今天我也没说)。而且重修的课程全都是在周六周日上,这样我的假期也是泡汤了。不过即便是重修,我也是跟不上节奏的,老师讲的那些东西我根本就不明白。没办法,我只能在课堂上装作在认真听讲,装作认真做笔记,从而得到老师的好感,这样就算最后考得很糟糕,老师看在情面上,也不会为难我了。这招果然奏效,我这两门课最后都是考了60多分。我心里明白,能考到这个分数绝对不是侥幸,而是老师给我面子罢了。
也正是由于我总挂科,那么奖学金自然是与我无缘的。每次期末,我都是比较稳定地排在倒数第二或者第三名。当时我也不太在意,觉得只要补考过了就无所谓了。那个时候我之所以学习成绩不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确实不擅长理工科,比如电子电路、大学物理、光学基础、机械原理这一类的课程。可能大家很纳闷,我一个学管理的,怎么还要学这些不相关的内容呢?没办法,谁让我们是理工特色的高校呢?而且,对于为什么要学习这些学科,官方的说法是:假设我们毕业以后去了一家机械制造企业工作,那么如果我们能够懂一些机械原理的知识,相信对于我们的日常工作会很有帮助的。听了这样的解释,我真的是热泪盈眶,学校真的很是替我们着想啊,连这些东西都考虑到了,以后我们要是进了这类企业,那绝对是复合型人才了。而另一方面导致我总挂科的原因是,当时我自学了很多我自己感兴趣的知识。比如日语,大二的时候去考证,获得了相当于日语四级水平的证书(当时我甚至每天早起晨读英语和日语,带动了全寝室的晨读风气)。
我当时之所以要学日语,纯粹就是想着以后看动画片能方便一点,这样就不用看字幕了。记得我在上高三第二学期的时候,眼看着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我觉得我这个学渣不论是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徘徊在三本和大专之间了,于是也就破罐子破摔,那几个月每天放学回家就是看《名侦探柯南》,直到高考,一共看了两三百集。尽管看了这么多,但是我的听力水平也就仅仅维持在“早上好”、“晚上好”以及“再见”这类最为简单的对话上面,我希望自己能够彻底摆脱字幕,于是高考完就赶紧买了教材自学。其实我考的这个F级证书也就相当于是入门水平,距离摆脱字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可惜我考完这个证以后就颓废了,没继续考,但其实时至今日我依旧想把更高级的证考下来的。打算至少也得获得二级水平,因为我看到一些字幕组招聘就是至少要有二级证书,说明只要达到这个级别,那么看《名侦探柯南》应该就没问题了。这也算是我未来的一个小目标了。
我在大一的时候就考了计算机二级C语言,轻松通过。当时也是把二级的题库认认真真地做了几遍,这个备考要比我学专业课认真多了。其实我本来并不打算考这个二级的,只是当时相信了一些传闻,说毕业证和这个二级证是挂钩的,因此才心急火燎地在大一就考下来了。结果到最后证明,这确实是个谣言。
另外大一时还考了软考的程序员资格认证,但是这个考试我是勉强通过的。之所以要考这个计算机资格认证,是因为我看好计算机领域,想着以后毕业了或许能做个软件设计师。即便当不了软件设计师,按照学校的逻辑,我掌握了计算机知识,去软件企业管理那帮程序员也是可以的啊。
不过说到学习,不知应该算是是惭愧还是别的什么感觉,那就是我连二级C语言和程序员考试都通过了,但是学校的C语言我却挂科了。后来补考其实我还是不会,估计是老师看我可怜才给了我六十分,避免了重修的厄运。回想一下,当时C语言挂科绝对不是我的水平问题,而是当时考的东西实在是太奇葩了,换成现在的我,估计也还是重修的水平。因为当时考的那些东西吧,试卷上的那些程序,真实的编程中根本就不会那么写,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有程序员那么写程序,估计也是因为有认识人,能走后门,才会混到这个企业里面来的。

注册会计师
其实从我刚上本科的时候开始(2005年),高校里就已经掀起一股考证热了。但是客观来说,绝大部分的证书其实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而对于我们管理类专业,最有用最有含金量的莫过于注册会计师的证书了。
在我们刚上大一没多久的时候,长春的一家注册会计师培训机构就来到我们学院做演讲。演讲的具体内容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她的意思就是劝大家考注册会计师,因为这个证书的含金量极高,未来可以挑战十万年薪。对于见钱眼开的我来说,这个数字其实是相当诱人的了,因为当年在长春,能够找到一份月薪三千的工作都已经是祖上积德了,而即便是这样的工作,累死累活干一年也不到四万,但是这个注册会计师的待遇竟然可以达到十万,试问又有谁会不心动呢?尽管她再三强调,她此行的目的只是宣传注会,至于大家选择哪家培训班,那是大家的自由。由于我当时是彻底被他们洗脑说服了,因此最终还是选择了他们举办的培训班,一次性地参加了五门课的培训,大概花了两千多块钱,算上我自己额外购买的课本费还有练习册费用,前后花了得有三千了。
我当时完全是被注会的待遇冲昏了头脑,现在我也承认当时实在是太冲动了。因为即便是资深会计,想要通过注册会计师的五门考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我才刚上大一,完全不懂会计知识,想要在几年内从零学习到注会水平,很明显有一种大跃进时代的感觉。因此,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了。但是我当时并不会这么想,觉得自己还是很行的,每周六和周日,都会带着课本和练习册去培训班上课,两天的课程安排也是满满的,也是弄得我很累。有些时候由于休息不够,下午的课还会不停地打瞌睡,很是煎熬。其实当时在我看来,注册会计师的一些基础知识并不难理解,比如经济法、税法、审计还有财务成本管理,这些知识更多的是需要记忆,只要记性好,懂得融会贯通,那么就可以了。要说难点,就在于一些细节知识的把握,还有就是对于综合问题的分析。比如单独考一个知识点可能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出一道综合应用题,也许就会有些懵了。而真正需要基础的,应该就是会计这门课。我零基础的话,确实是跟不上老师的节奏。也正是由于上述的种种不利原因,最开始我会选择性地逃其中的某几门课,后来干脆所有课都逃了。我的热度也就仅仅持续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然后就彻底放弃了成为一个注册会计师的梦想。
这件事直到今天依旧让我内心过意不去,主要是我白白浪费了那三千多块钱,而且我还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也许唯一算是回报的,就是从中获取的经验教训,让大家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如果我用今天的眼光看看待这件事,尽管我当时失败了放弃了,但是我依旧觉得注册会计师这个证书是值得为之奋斗的(对于管理类特别是会计专业的朋友来说)。但是一定要有所计划,比如确实应该在大一就开始接触,但是不需要着急报培训班,不妨自己先找几本教材来看一看,结合练习题来巩固知识。然后自己再规划一下,看看把这几门课如何划分,因为一年只要能够通过两门课,就是一件很成功的事情了。由于会计这门课需要一定的知识积累,因此多花几年备考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觉得利用大学四年备考,从时间上来说是完全够用的,一旦成功,那么我觉得依照今天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行情,注册会计师的年薪,可不是只有可怜的十万块钱。
在我们学院里面,确实有一根筋在这条路不断奋斗的,在后文中,我还会提到。他们的收获,绝对对得起他们多年的付出。

怎么还分班了呢?
大概是在大二第二学期的时候吧,学院突然通知我们要分班。因为我们目前所有学生都是属于工商管理专业的,而从下个学期开始,就要分为会计、市场营销以及工商管理这三个方向。这还真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都不知道还有分班这一回事。但也没关系,我继续坚持我的工商管理方向就好了。不过,在最后实际的选择结果上来看,像会计和工商管理这种专业,选的人自然是占了绝大多数,而选择市场营销的,大概也就是十个人左右。这怎么行,人这么少还怎么开课?而市场营销专业还不能取消,于是就从选择了工商管理的学生中,把那些历次期末考试综合成绩排在末尾的学生,踢到了市场营销班。我这么说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很不幸,我就是其中被踢走的那几个倒霉蛋之一。
当时,真的,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幸了,明明是高分考过来学习工商管理的,现在却被踢过去学什么市场营销了,这是什么世道,计划真的没有变化快啊。最后组建成的营销班也就是十来个人,很多的课程,老师也就是面对着我们这十几个人讲课,谁来谁没来也就一目了然了,谁认真听讲谁不认真听讲,老师也是心里有数。而且,和我同时被踢过来的有一个小子,可能是家里有关系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才在营销班待了几天而已,不知道去找了老师还是导员,说了说自己的情况,亮了亮自己的身份,老师也就让他转回工商管理了。而且当时还有一对活宝,估计也是被踢过来的,从来没上过课,我都不知道他俩长什么样,但就是由于家里有关系,即便是不来,最后的毕业证学位证还是照拿,好轻松的四年啊。当然,我并没有看到他俩拿了毕业证,我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按道理,他俩一个学期不来,那就应该强制退学了。但是没有,之后的几个学期,他俩的名字依旧顽强地占据在点名表上,坚挺到大学的最后一门课。于是,我就由此推理出,他们家和学校的关系那是相当铁了。
虽然说最开始我是很反感分班的,但是分班在无形中却给我带来了一个好处,那就是由于学生少了,使得我不得不装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毕竟我这人比较好面子。于是不管哪门课,我都会非常认真地做笔记,课后认真复习,考前也认真备考,也就使得我在市场营销班阶段,获得了至少两次学院的三等奖学金。
尽管当时我并不在乎那两三百块钱,但是心里面还是很得意的。这也算是我自己挣的钱了,本科四年,基本上算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了。

出身不好,会被歧视的
在本科的时候,有件事让我感触颇深,那就是在长春,很多人对于非211大学的学生的歧视。比如大概在大三的时候,我去找了个做教育的中介,想当家教挣点外快。鉴于我是个学渣的客观事实,就不能辅导高中的课程,于是选择了初中的语数英三门功课。试讲了几家,自我感觉讲得还可以,把解题思路和解题要点都总结得不错。但是对方家长一听说我是长春理工的,立刻就变脸不想要我了。甚至还遇到一个,我辅导的那个学生在我试讲完以后,竟然还向他母亲一个劲儿地打眼色让我走……其实这些我都能够理解,毕竟在长春的话,有吉林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这两个重点大学在那摆着呢,好事就很难轮到我们长春理工了,我们也就只能吃点剩饭,捡点别人不要的东西了。比如我们寝室的一个同学当家教,尽管他是学霸,年年拿一等奖学金,但是如果没有学院导员的介绍和推荐,估计也是很难找到家教的工作的。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还是有一些同学凭借着机遇和自己的努力找到了家教的工作,但是,我们受歧视的客观事实,是依旧存在的。
那个时候当家教,我的身价大概是一个小时10块钱(也好像是一次课10块钱,不过不重要了,反正当时也没人要我)。对比后来,我在某在线培训机构讲课,身价翻了N倍,这可真的是知识改变命运啊。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一家让我去试讲,他家住在长春的西北角,距离我们学校大概有20公里远,去一次需要倒两三次公交,一个来回要花掉至少6块钱以及3个小时。也就是说如果我能够应聘成功的话,除去车费,一次也赚不了几块钱。即便如此,我还是非常向往这份家教工作的。当时我跋山涉水地去试讲,辅导那个孩子的数学作业,有一道关于等腰三角形的问题。在给出答案之前,我会一条一条地列出这道题考核的关于等腰三角形的知识点(定理和公式),然后再依据这些知识点进行解题,可以说我所传授的是很完美的解题思路了。估计即便是麻省理工的学霸来讲题,也不过如此了。但即便是这样,碍于我的出身,最后也还是应聘失败了。英雄不问出处,但残酷的现实会浇灭我们的一切美好说辞。
歧视也体现在大四时候的各种宣讲会上面。顶级知名企业要是能来长春办宣讲会,首选当然是吉大,然后才会考虑东北师范大学。当然了,我记得我大四的时候也赶上了某家知名电器品牌在我们学校的宣讲会,但是我听说他们其实就是走个形式,最后基本上没有招聘我们学校的学生(当然该公司也可以狡辩说我们学校学生水平没达到他们的标准)。还有某一家知名肉类食品企业,倒是招了不少我们学院的学生,我们学院当时也有几个人去了。能去名头这么响亮的企业,对于我们学院的学生来说,可以说是祖坟上冒青烟了(记得那次宣讲会我也去了,可惜第一轮的简历筛选就没通过)。但是大家去了都是干什么呢?杀猪剔骨,而且还是三班倒的那种,他们单位24小时不间断杀猪。你说对于一个大学毕业生来说,谁愿意干呢?我们寝室就有一个人去了,天天值夜班,他每天只有在下班后,也就是临近中午的时候,才有空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聊两句,然后就去睡觉了。
和被招聘去杀猪同样奇葩的还有一家企业,名字在这里我就不说了。当时我们学院也是有不少人投了这家单位,他们也是装模作样的举行了N轮面试之后,最终选定了我们学院的几个人作为他们的储备干部(需要从最基层的岗位干起,我不明白,为什么招聘基层的,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员工也要经过这么多轮的面试)。在外人看来,这也算是看起来挺风光的一个职位了,他们的前途似乎不可限量。但是,这家单位,首先他们的宿舍男女混住也就算了,我们学院被招聘去的一个人由于会炒菜,于是就额外多了一个工作,那就是天天给宿舍的员工做饭。其实这倒没什么,关键是这家企业会将过期的香肠撕去包装,然后直接运到宿舍用于炒菜。吃的人全都不知道,只有炒菜的那个同学了解实情。也许是良心上的不安,很快就离职了。
当时,长春理工毕业的很多人,也就只能是这样的境遇了。而这里也彰显了学校在学科设置上的漏洞,既然都有同学去杀猪了,按照学校的逻辑,也该给我们开设《科学养猪与猪病防治》这样的课程吧?既然有同学去炒菜了,也该给我们开设《人气小炒100例》一类的课程吧?这样,学校又可以在我身上创收了(因为我还是要重修的)。
回到宣讲会的话题。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即便宣讲会在吉大举办,那长春理工的学生也可以去凑热闹啊。确实,极少数在吉大举办的宣讲会,是允许我们混进去听听的(比如当时我就去参加了浪潮公司的招聘会)。但是,绝大部分是只对吉大的学生开放的。那个时候会有吉大学生会的卫兵在门口站岗,检查证件,如果你不是吉大的学生,那只能对不起了,还是一边凉快去吧。即便你给了卫兵好处,进去了,但是想要获得人家宣讲企业的青睐,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除非你真的是牛得不行了,也许企业会网开一面,但是我那届并没有这么厉害的家伙。


2018-04-20 14:59:05

所有评论(0 条)

姜晔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