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能量:发现生命的另一种可能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电影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艺术    标签:绘画

艺术可以创造怎样的奇迹?生命中到底蕴藏着多少潜能?
本书以作者亲身艺术创作经历演绎了这段超现实的巅峰体验。将艺术、积极心理、励志及管理哲学自然交融,不仅是视觉的享受,更有内心深处的感动和启示。
2011年的某一天,他突然师从大自然开始了绘画,刚画两个月就惊动了画商登门拜访,其第九幅油画《白马雪山印象》被视为“向梵高致敬”,其独一无二的《向日葵》会瞬间使人震撼。他的画总带给人感动或喜悦,可以使人疗愈。有人在他的画前泪流满面,有人读着他的画一次次顿悟至颅内高潮。他曾于零下30度的漠河,站在冰天雪地里现场连续六小时作画。在世界第一美术学院所在地佛罗伦萨作画时,因打动当地人而被发布到Facebook佛罗伦萨旅游官方头条,当即引起数千评论点赞。也因为这幅画,而诞生了一首优美的英文歌曲——常被听者单曲循环播放的歌曲。
然而在2011年之前,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也不会画画。在佛罗伦萨圈粉时,他仍视画画为业余的爱好。而当他创作那首感动人心的英文歌曲时,他的英语只够问路水平,对音乐知识完全不懂。
在艺术之外,他曾是名企高管(某全球富豪最欣赏的HR经理人),创办过公司,20岁带领团队被称为管理“怪才”,21岁根据实践发表了影响权威理论的管理论文,25岁担任拟上市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30岁应邀在重点高校开设独创课程成为大学里最受欢迎的课程/老师。曾带领三个6岁的小孩在4天内轻松愉快地学完一个学期的课程,也曾于失声期在北京大学讲课时一言不发却被同学们称为“最有意思”、“最有创意”的课。在画画之前出版过两本著作,关于教育、积极心理、管理励志。

如果说以前工作中的成就,或者有时所谓的奇迹,让我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自我,实现了自我。那么,艺术则让人超越自我,它带我去到了从未到达、也从未想象的地方。(作者)

试读内容

第一章: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可能问了一个艺术史上最无知的问题。无知到足以载入史册。

那是2011年在北京郊区的一个下午,我正在院子里玩耍。
这时,好像起风了。
说风起时,风迅速地冲进来扫荡起地上的尘土,接着又一波卷了过来。
大人们赶紧收拾东西回到屋里,
关上了门。

我摸了摸风,看了看它跑来和奔去的方向,却被院墙和屋檐遮挡了些。
干脆爬到屋顶去。
大人们在屋里看到了,叫喊着不要上去,赶紧下来。
其实,屋顶并没有大人们以为的那么危险。
那里有一个平台,平台上还竖着一根稳固的杆子。我就在靠杆子的地方站着,凭着我小时候练就的爬杆本领,万一被风卷起,我肯定也是牢牢地挂在杆上的一面旗帜。

我就站在屋顶,望向天空,
滚滚黑云拖着光从外宇宙汹涌而来,似要吞没地球。
狂风像战机一样冲向地面,又飞上天空。却又分不清它到底是去迎战黑云还是要把黑云带到地球。
远处的山川大地瞬而淹没在黑暗里,瞬而暴露在炫目的光照里。
大树小木在原地惊恐奔逃,却挪不开半点脚步。

我站在屋顶,张开双臂,去拥抱风的力量,拥抱黑云的力量,拥抱光的力量。
内心汹涌,却又平静。
乘着风的力量,我飞到那翻滚的黑云里去,我游到那火一样的海洋里去。
不论它们是敌人还是朋友,我要与它们战斗,还要与它们握手、拥抱。
我要带它们去更遥远的星球,或者一起消失在茫茫宇宙。

渐渐地,风远去了。
黑云远去了。
山川与树木们恍恍惚惚,如从梦里醒来。

我和它们一一道别,回到了屋顶。
回到了地面。

我要画画,画这刚刚发生又刚刚消失的。
至少画下来,不让它消失在地球的记忆里。

我搬出了随身携带的画具,把颜料挤到调色板上。
满眼看去,到处找去,却唯独没有了白色颜料,这个画画必须的也是每次用得最多的颜料,此刻却完全没有。
急中生智,我立刻向一个美术学院的人电话求助,问了我艺术生涯中第一个专业性问题:
“怎样用别的颜料调出白色?”

她非但没有嘲笑我,还耐心地告诉我,白色可以参与调戏任何颜色,但只有白色不会被别的颜料调戏出来。
最后,她以专业的经验告诉我:你只能等有了白颜料才能画。

放下电话,看着画布。
我一定要等到条件具足了才画吗?
可是历来的工作经验告诉我,没有什么是真正的条件具足。我们永远都是在有限的条件下,去丰富、去创造、去顺应和改变。
这就是机会。
这就是新的可能。

我不敢确定,等到人们公认的条件具足时,是否我已失去了真正的、最宝贵的条件。
如果确定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那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我操起画笔,混足颜料,直奔画布,
再卷风云。。。

2018-08-31 17:29:03

所有评论(0 条)

扪心问性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