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尼泊尔》

可出售版权

网络大电影,网剧,舞台剧,电视剧,电影,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青春文学    标签:成长

 获得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管理学院的硕士学位后我为世界500强在中国的企业服务,住惯五星级酒店以及国际飞行出差之后,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很无聊。
在欧洲的旅行中,我对艺术产生了兴趣,并最终去到洛杉矶学习艺术史的课程。在那里我不仅沉湎于对音乐和艺术的忆起中,还遇到了一半印度血统一半瑞典血统的瑜伽士jinder(现名 Ondyena Oshyn)。她认出了我,并且点化了我。
我在加州洛杉矶Sant Mat冥想中心学习冥想,并从那时起一直习练被称作Surat Shabd Yoga (声与光的冥想)的古印度瑜伽。在美国、香港、上海、巴厘各地学习瑜伽后,我开始教授瑜伽和冥想课程并随师参禅。
我曾经翻译了《2012:玛雅宇宙的生成》,并于2009年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5万册,销售一空;我翻译的《瑜伽:身心的冥想与修习》为当当网畅销书籍。另外还翻译出版了特斯拉传记《尼古拉特斯拉:被埋没的天才》

尼泊尔,被称为众神的国度。《遇见尼泊尔》是我在尼泊尔旅行后写下的文字。她们的到来很自然,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所有的文字就从心里汩汩流出,她们是直接从心性流出的文字,像杰克·凯鲁亚克写《在路上》,像贾樟柯谈自己的电影,这是带着体温扔出去的东西。不回望去研究它大了还是小了,我没有修改。
在中国,目前很多人也许在经历相同的路程,从表浅的日常生活转向更深入的空间。它们可能看起来很空旷,甚至是危险,但那是人生不会空过的唯一出口。
我希望我的经历会对一些在职场打拼却失去方向,倍感空虚的人们提供一个指路标。表示曾经有人也在那里。《遇见尼泊尔》是我寻道路上的第一次笔记。现在我在写第二个阶段的笔记。
       最后,我喜欢奥修说的,“无论我在哪里,你会到达;无论你在哪里,我曾经在。”作为希望出版《遇见尼泊尔》的初衷。


试读内容


善战的Lawph早已飞越人群挤到了兑换钞票的柜台,不过8:00pm人家早就下班了。
在机场停一下会看得到旅游咨询处之类的地方,取一些资料/手册,或许用得着;重要的是可以在书店买地图,包括登山路线地图等。
Linda没来接,于是我们就上了一辆叮呤哐啷四处乱响的出租车,200卢比,RMB20几块,
直奔泰米尔(THAMEL)的金翅鸟旅馆(GARUDA HOTEL)去了。
从机场开出来十几二十分钟内,一路都是漆黑,只有借星星的光行路。
逐渐有了人家。有些看似店铺,店内却又漆黑;有了光亮,却是点的蜡烛。我不相信这是城市,更觉得是四川山区或者援藏公路上的一座村庄。

人家逐渐多起来,店铺也多起来,多数点着蜡烛,有的点着20瓦的白织灯。因为才8点多,街上仍然热闹,小孩串着门,嬉笑着,追逐着,在街边打闹着。大人们倚着门框在聊天,卖肉的仍舍不得关铺子,坐在肉摊旁发楞,任凭一旁的飞物盘旋,起飞,降落。我仿佛堕入了时空隧道,回到童年的成都市镇。也许还要远,大概在民国初年。
    看不到楼房,全是成都古迹保留区内的那种红木板房,开门要一块一块板卸下来的那种。街道很窄,人,狗和车辆在乱动,司机却在做全速前进,激扬尘土,不时伴着紧急煞车的吱吱声。
我紧紧攥着扶手,沉浸在巨大的茫然中。我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天色虽然已经全暗了,是掌灯的时分了,我却仿佛还在阳光灿烂,越来越现代化的上海机场。
这边厢Lawph却热火朝天地和司机侃开了。不时地,他还劝慰我,这是全世界最棒的司机,不要担心,他们连一只狗都不会压死的。

就这样不知开了多久,世界突然亮了起来,黑丫丫的两旁不见了。“这是哪里?”我问到,“THAMEL,尼泊尔的王府井!”旁边争相答道。
我的眼突然被上百瓦的亮度照耀着,仿佛穿过黑暗的时空隧道又回到了上海的城隍庙。飞利浦的照明,明艳的霓红灯,成排的酒吧,网吧,溢彩流光的店铺,铺着全羊毛克什米尔地毯……
美艳而眩目,跟一路的昏暗破旧相比,仿佛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额头顶着一块祖母绿那样让人诧异。

加德满都的旅游商业区——泰米尔。
Lawph叫这里世界的另一个缩影。


“Linda”,Lawph在招呼着。Linda穿着一身CHUBA——藏族人的服装,在路边欢笑着。然后埋怨我们付了太多的车费。
100卢比就够了,她旋即和司机砍价。
我也试图跟Linda打招呼,但她的眼光只局限于Lawph,独自挥了挥手,我只得尴尬地作罢。

还没吃晚饭,Linda就带我们去。
金翅鸟旅馆在泰米尔的中心,Linda对这里似乎如数家珍。
走过一路灯火通明的店铺,她终于挑了路边一家叫YIN YANG(阴阳)的店,说这是世界上最便宜的日本料理。

这是一家带些日本色彩的小旅店,大概店主是日本人。
我们穿过昏黄灯光下四处涌来的人,在二楼坐定。
Lawph开始为我们介绍。
Linda淡淡地回我一笑,我大概是累了,也很淡,没有握手,也没有拥抱。只是一声“Hi”。
有点尴尬的沉默,没有满脸堆笑,没谁想刻意寻找话题,除了Lawph。

“你化妆了,Linda。”
“噢当然,我下到城里来了。”Linda终于开口说话:“你付太多车费了。”她对着Lawph说。
“噢,算了吧,Linda。我只是想慷慨一点。”
“但是100卢比已经够了。你不用太慷慨。”
“但是200卢比对我这样的人算什么呢。”Lawph很欣赏自己。

他有时候有点傻乐。
如果你见过那种钟情喝着啤酒在俱乐部里看球赛的傻美国男人,你也许就对Lawph有一点印象。或者,像一个网上笑话说的,如果要使女人高兴,男人得买花,烛光晚餐,有智慧,有品味,会说笑话,等等等等,总之罗列了十几条,而说到女人如何使男人高兴呢,就一条——“带着吃的,光着身子来”。
如果你是这样的女人,你就能使Lawph高兴。

我并不太适应Linda的面无表情和少言,难受了一晚上。
我不想冒犯,因为她很帮忙为我查找有关冥想静心的课程。
在遍布加德满都的寺庙或修道院里,有很多这样的课程,每天,每周,或者每十天,由来自印度,西藏的活佛或喇嘛主持。几乎在每一个泰米尔的酒吧饭店里,你都能找到一个布告板,贴满了这些信息,然后初来者就能按图索引。
这似乎是我来尼泊尔的主要目的。
我很兴奋,过两天就有个一整天的课程。我立即决定要去。

终于和Linda道了再见。
Lawph陪我四处逛逛。
我驻足路边,终于可以点一根烟了。
这是哪里!?
喜马拉雅山脚的国度,黑眼黑发的当地人,守着店铺,蹬着人力车,忙碌而过;上个世纪的欧洲殖民地,繁华的闹市,眩目的店铺,飘荡在空气中的大麻味道,出租车,人力车,与人流交混。二层的酒吧灯光闪耀,人影憧憧,人声,乐声,好一个享乐世界!
不是极乐世界。

路上的洋人多于本地人。年青人居多。背包客。屐着拖鞋、T恤,宽宽的裤子,出入于酒吧店铺,享受世外桃源般的欢乐。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游客,流浪者,追寻者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欧洲、美国、澳洲、日本、亚洲、巴西……,带着好奇,带着失落,带着痛苦,带着希望,带着期翼,来到喜马拉雅。有的只是稍作停留,有的却会呆上几年,学习、修行、登山、做生意,或无所事事,在这个佛曾经得道的圣地。

一对银发的老人在与一个年轻姑娘道别。欧洲人。老夫妻着装整齐,姑娘是标准的青年环游世界者,最实用的衣着,最耐穿的鞋子,脖子和手腕处套着各种有来历的带子,链子,或什么我不知的。Lawph在一旁解释说,这是他们的女儿,他们是来加德满都看女儿的。像这样的流浪者,半年一年不回家,父母要想见他们,就只能来尼泊尔。
这不太像我想象中的圣地。这里似乎比上海还要沸腾。

我就近入了一家书店。眼目所及几乎全是有关佛教的。书,磁带,CD。顺手拾起一本,翻开扉页。上面写着:Be empty,and you will know——Osho。(空,而了然——奥修)。
我的眼泪涌入眼眶,好像见到了至亲的人。谁知道呢,千山万水地来了,第一个迎接我的就是让我有念头要来这里的人。我不愿探究虚无的牵引的力量,只是很容易的被打动了。
这一晚,止于金翅鸟,止于沸腾的酒吧音乐,止于音乐停止后狂吠到鸡鸣的狗叫声中,止于我对未来七天的无头绪中,止于我想明天去购物,买便宜又特别,特别是克什米尔披肩的念想中……



(二)“你快乐吗?”


早上6:00,我醒了。
大概是换了地方睡不着,更可能是窗外的鸡鸣,狗叫还有鸟声,唤醒了我。

早餐的时候,忍不住埋怨昨晚一夜的难眠,Lawph说,真的很奇怪,难道政府就没有规定吗?让那些酒吧音乐闹到那么晚。我也跟着起劲,奇怪这里的狗喜欢在夜里狂吠。回头一想,早年中国大街上这种野狗深夜乱叫的扰民事件不是很平常吗?
看来中国是真的变了。或者是我进化得更文明了。
再说,几十块人民币一晚的旅馆还要求什么呢。我猜那一飞机的日本人全住进了本城新建的凯悦,在四周寂静的小山丘上,像一座修道院。难怪下了飞机就见不到他们了。

Linda来了。
她是美国姑娘。23岁开始环游世界,几年后皈依了佛门,如今跟随她的喇嘛在印度北方的小城修行。
Linda让Lawph帮她在中国采购:一把折叠雨伞,一瓶防皱霜,枸杞,人参,一个膳魔师保温水瓶,一些治疗痢疾的药……,昨天给她的时候她就一件件从包里拿出来,一遍遍地摩挲,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和Lawph还站在她的房间里不动,她就示意说她要开始念经了。然后成功地在我们面前关上了房门。
Lawph像个牙尖鬼一样的在背后说,她才27岁怎么就要用防皱霜了。

由于是Lawph买单,Linda就点了美式早餐。否则,Lawph说,她会买只羊角包,就茶喝当早餐。

静默了几秒钟,她开始吃起来。静静地,仿佛连呼吸也揉进了面包和咖啡里,又似乎我和Lawph都不存在。她有着漂亮的日美混血儿的脸庞,长长的黑直发梳成一个辫子,还是昨天穿的那件藏服,外面套一件灰色的毛衣。据说以前在日本的时候,有经纪人追着找她做模特。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地上,小院落,还有咖啡的香……
几分钟的安静之后,我们开始热烈地讨论今天去哪儿,也许可以买什么……
Linda帮我在黑市找当地人换的尼泊尔卢比,感觉真好,有点儿不拿钱当钱。

2018-04-20 13:32:14

所有评论(1 条)

  • 九夕 2018-08-27 12:56:38

    有文采

陈璐lu

作者自述: 喜马拉雅主播:陈璐_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