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幻游记

可出售版权

网络大电影,动画片,动画电影,舞台剧,游戏,电视剧,电影,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童书    标签:儿童文学

这是写给少年儿童的一部有关古诗的玄幻故事,希望小读者们喜欢。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偶然遇到了古诗《咏鹅》中的那只大白鹅,这只大白鹅将小男孩带到了一个叫古诗界的地方,这个古诗界的兴衰是根据现实世界喜欢古诗的人数来支撑的。这个小男孩刚进入时,古诗界的能量正好处于衰退中,为了拯救古诗界,重新焕发生机,小男孩和大白鹅一同开始了寻找能量之旅。
而要收集能量必须要找到智慧王冠,等他们找到智慧王冠后才知道,只有那些有五常之心的诗人才能释放能量。
所以,他们必须去寻找那些具有五常之心的诗人,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
因为,诗人们要释放能量必须要满足他们的一个需求或心愿,面对诗人们五花八门的需求,小男孩和大白鹅历经各种遭遇,终于不辱使命完成了任务。

试读内容

目 录

故事摘要 4
第一章 遇见大白鹅 5
第二章 进入古诗界 12
第三章 见到骆宾王 19
第四章 境由心生 25
第五章 一条不讲理的大鱼 32
第六章 见到伊人 38
第七章 遇见诗圣杜甫 45
第八章 杜甫的心愿 49
第九章 “大石龟”赑屃 55
第十章 天池怪兽是条“龙” 61
第十一章 远古界遇险 67
第十二章 大白鹅会说话了 72
第十三章 龙涎果和时光手环 77
第十四章 寻找饕餮 83
第十五章 杜甫草堂的奇遇 89
第十六章 找到杜甫手稿 95
第十七章 小龙女 101
第十八章 智慧王冠 106
第十九章 五常之心 111
第二十章 返回古诗界 116
第二十一章 “诗魔”白居易 122
第二十二章 龙门石窟 128
第二十三章 入梦遇湘灵 132
第二十四章 大白马飞龙 139
第二十五章 白马救经 143
第二十六章 遇到张继 147
第二十七章 寒山与拾得 152
第二十八章 茶圣陆羽 157
第二十九章 他是贺知章 161
第三十章 陆羽与贺知章的心愿 166
第三十一章 草圣张旭 170
第三十二章 张若虚和他的心愿 174
第三十三章 一头大狗熊 178
第三十四章 千年古茶树 183
第三十五章 大白鹅卖艺 188
第三十六章 第二道光晕 193
第三十七章 颓圮的金陵城 198
第三十八章 杜牧再现杏花村 202
第三十九章 乌衣巷里刘禹锡 206
第四十章 李白又跑了 211
第四十一章 父子情深 216
第四十二章 意外事端 221
第四十三章 陆羽和皎然 226
第四十四章 颜真卿也来了 230
第四十五章 大白鹅升级了 235
第四十六章 奇人张志和 240
第四十七章 又见骆宾王 247
第四十八章 没有五常之心的宋之问 255
第四十九章 失落的元稹 263
第五十章 一只憋屈的老鹰 268
第五十一章 吃纸灰的张籍 272
第五十二章 黄鹤楼的传承 277
第五十三章 幸运的崔颢 282
第五十四章 第四道光晕 287
第五十五章 相聚鹿门山 291
第五十六章 王维与孟浩然的心愿 299
第五十七章 辋川别业 303
第五十八章 剑圣裴旻 310
第五十九章 兄弟情深 316
第六十章 洞庭湖畔岳阳楼 321
第六十一章 贾至的心愿 326
第六十二章 君山探秘 331
第六十三章 远古巨鳄来了 336
第六十四章 过故人庄 340
第六十五章 李白的心愿 346
第六十六章 大白鹅会“作诗”了 350
第六十七章 庐山五老峰 354
第六十八章 寻找陶渊明 359
第六十九章 三叠泉 364
第七十章 如何活着才更有意义? 369
第七十一章 传送到了未来 374
第七十二章 遇见未来的自己 379
第七十三章 滕王阁里王勃现 384
第七十四章 父恩难偿(一) 389
第七十五章 父恩难偿(二) 395
第七十六章 两只话痨兔子 401
第七十七章 祭鳄文 406
第七十八章 孟郊被绑架了 412
第七十九章 “诗囚”孟郊 420
第八十章 韩愈的小心愿 425
第八十一章 给孟母拍照 430
第八十二章 慈母恩重 436
第八十三章 桂林山水甲天下 441
第八十四章 柳宗元与李贺 445
第八十五章 跟往事干杯 452
第八十六章 教李贺学太极拳 456
第八十七章 “诗城”——白帝城 463
第八十八章 “刘柳”会面 467
第八十九章 第六道光晕 472
第九十章 大白鹅显神威 477
第九十一章 洞内解诗 482
第九十二章 李绅的灵蛇 488
第九十三章 李商隐的梦 496
第九十四章 李绅无法完成的心愿 504
第九十五章 长安城寻踪 512
第九十六章 升级版的“旗亭画壁” 518
第九十七章 大明宫遇险 527
第九十八章 大白鹅之劫 535
第九十九章 第八道光晕 543
第一百章 第九道光晕 550
第一百零一章 大结局 557

故事摘要

这是写给少年儿童的一部有关古诗的玄幻故事。
希望孩子们在听故事的时候能对古代诗人及他们的作品、生活背景、传说轶事等有所了解。从而更加喜欢上古诗。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偶然遇到了古诗《咏鹅》中的那只大白鹅,这只大白鹅将小男孩带到了一个叫古诗界的地方。
古诗界是所有古代诗人在离开现实界后的重生之地,他们在这里与当地的土著人生活在一起。
但是古诗界的存在是由能量来支撑的,这种能量的强弱却是由现实世界里喜欢古诗的人数来决定的。而在这里所有的人或物也都是由能量组成的。
小男孩刚进入古诗界时,古诗界的能量正处于衰退中,很多人或物因为能量不足,濒于消失。为了拯救古诗界,重新焕发其生机,小男孩和大白鹅一同开始了寻找能量之旅。
不过,要收集能量必须找到智慧王冠,只有智慧王冠才能将能量收集起来。当智慧王冠的能量积累到足够多后,就可以维持古诗界的自身运转。
后来在龙族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拿到了智慧王冠。
有了智慧王冠,他们才发现,还得必须寻找到那些具有五常之心的诗人,因为只有他们的能量才能释放给智慧王冠。
可是,古诗界里的一个规则就是要想让诗人们释放出能量,就必须实现他们的一个心愿。可每个人的心愿又不一样,为了完成这些五花八门的心愿,小男孩和大白鹅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最终他们不辱使命,帮助古诗界恢复了运转。

第一章 遇见大白鹅

和大多数小孩子一样,我小时候老是幻想能遇到一些奇异的事情,可是生活平淡的却像家旁的那条小河,除了偶尔有条小鱼淘气地跳出水面,激起了几朵小浪花外,似乎实在没什么可以让人兴奋的了。
直到有一天,一只大白鹅的出现,给我平淡的童年增添了无限色彩。
那是夏季里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下午,我正在读小学四年级。
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像个大烤炉,所有的云彩都没了踪影,甚至连一丝微风也不肯抛头露面。只有教室外面的杨柳无精打采地垂着枝条,昏昏欲睡。 
我和同学们正在教室里上自习。如果有人说打哈欠是可以传染的,我一定朝他竖起大拇指。不信看看我周围的同学,哈欠此起彼伏,一个连着一个,有的打完哈欠还彼此会意地对视一下。看来,“哈欠沟通”似乎更容易增进同学友谊。
我也不甘落后,只不过除了偶尔来一次哈欠沟通外,嘴里还在嘟囔着骆宾王的那首《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顺手拿着铅笔在本子上画了一只大白鹅和一条鱼。
盯着本子上这只栩栩如生的大白鹅,我不禁对自己高超的绘画水平沾沾自喜。突然间,一声清亮的鹅叫,把我从孤芳自赏的迷醉中惊醒。哪里来的鹅?我睁大眼睛四处寻找,周围除了摇头晃脑的同学外,什么也没有。
就在我以为是我产生了幻觉时,噫,怎么纸上的这只大白鹅好像真的活了一般!只见它眨了眨眼睛,“扑楞楞”一声,竟然从纸里站了出来。
大白鹅站稳后,晃晃头,扭扭屁股,扇扇翅膀,伸伸腿,连续做了几下热身活动,便张开嘴巴对着纸上的鱼“嘟嘟嘟”地啄了几下。
啊!这怎么可能?我的眼珠子都要惊掉了!
它竟然真将纸上的这条鱼啄了出来,而且鱼身子还扑楞楞乱动。它囫囵吞枣般把这条鱼吞到了肚里,像是饿了好几年!吞完后意犹未尽地咂吧咂吧嘴,歪着脑袋瞅着我“鹅鹅鹅”地叫。看样子一条没过瘾,于是我又画了一条,它又“嘟嘟嘟”把这条鱼啄了出来。“咕噜”一声,鱼又落肚了。
吃完后,它转过身子,朝我扭扭屁股,歪着脑袋,小眼睛得意地瞅瞅我,“鹅鹅”地叫了几声。不过,似乎根本就没打算谢谢我的意思,从书桌上跳到了地上,摇摇摆摆晃了几下身子不见了。
我看了看四周的同学,发现他们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还在忙着各自的事情,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我连忙用手指捅了一下同桌,“喂,你刚才看没看见一只大白鹅?”
“大白鹅?在哪?”我的同桌正在忙着叠她的小纸船,转过头一脸茫然。
“刚才就在我的书桌上!”我指了指刚才画画的那张纸,可现在纸上一片空白。
“喂,你作梦吧!书桌上怎么会有鹅?”同桌嘀咕了一句便不再理我。
我刚才真的是在作梦吗?不对,说不定我已成为神笔马良了!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这么神奇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了!一定是我昨天帮助邻居家的大婶撵跑了那头拱她家菜地的猪,感动了老天爷。看来好人真有好报!
既然我已经这么厉害了,那我可得好好表现表现,画一个活的东西出来,吓同学们一大跳!让他们见识见识,省得平时老嘲笑我画的东西不像。
于是我想了想,拿起笔,画了一匹我心仪了好久的高头大马,可是画完后,什么反应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画的不像吗?我再仔细瞅了瞅这匹马,好像是不大像。没有马那么英俊威武,倒是有点像头骡子。
哎,算了,不画马了。画台电视机吧!正好家里黑白电视机太小了,这次我要画个大的!于是我又挥笔画了一台漂亮的大电视机,可是画完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说我只能画大白鹅?好吧,那就多画一些鹅,在家里养着,每天就有鹅蛋吃了。哪天想解解馋,就炖上一只大肥鹅,也不错。嘿嘿,我想着想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于是我一连又画了好多只同样的大白鹅。可惜不幸的是,我一直画到放学,手腕酸痛的已经无法握笔了,也没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我气愤地把笔一扔,唉,老天爷你怎么就不能关照关照我呢?
不过,刚才的那只大白鹅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我对这件事情纠结了好几天,但很快我就不去想它了,因为到后来我都怀疑那天我真的是作了一个梦。
转眼到了周日,天空中依然骄阳似火,只有几片闲云懒散地徜徉着。
吃完午饭后,我拿了一张席子,铺在家中院子的树荫下,躺在上面头枕着胳膊,心里想着得找个时间去山里捉几只蝈蝈回来,却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我又见到了那只大白鹅。它摇摇摆摆向我走来,边走边焦急地“嘎嘎”叫着。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只大鸟,大鸟的羽毛是淡黄色的,嘴巴又尖又长,可是却有一只翅膀耷拉着,显然是受了伤。
大白鹅走到我跟前,不停地用它的嘴巴叨着我的脚面。难道是想让我帮助大黄鸟吗?我走到大黄鸟的面前,蹲下身,伸出手想去查看一下那只受伤的翅膀。可手刚刚碰到翅膀,就见大黄鸟疼的浑身一哆嗦,用它的嘴巴狠狠地叨了一下我的手。
“啊!”我痛的大叫一声,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我揉揉眼睛,翻起身来,向四周看了看,除了家里养的那两头猪在院子的另一边呼呼睡大觉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哦,这只是一个梦!我不由得确信了那天遇到的大白鹅也是在作梦。
就在我刚准备再躺下时,噫,却发现有一只黄纸鹤在我的身边,这是谁放的呢?
真是奇怪。我拿到手里,发现这只黄纸鹤的一只翅膀不知道被谁撕坏了,难道这就是梦里那只受伤的大鸟吗?
我站起身来,回到屋里,拿出来一瓶胶水、一把剪刀和一张同样黄色的纸。对比着这只黄纸鹤翅膀的样子,剪下一片纸,用胶水将它粘到原来撕坏的地方,粘好后,我拿着黄纸鹤对着阳光晒了一会儿,胶水很快就干透了,翅膀算是粘好了。
当我返回屋时,突然从院子里传来一声鸟叫。我急忙走出屋,发现放在席子上的那只黄纸鹤竟然变成了一只活生生的大鸟,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哦,原来梦里那只大鸟就是一只黄鹤啊!
只见这只黄鹤张开了翅膀,翩翩地飞到了院子的上空,盘旋了一圈儿,鸣叫着飞远了,很快没了踪影。   
自从那只黄鹤飞走后,我再也没有看见它。
我不禁又纠结了,我那天画的大白鹅是不是真的在作梦?
我总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好怪异,不过我可不敢跟父母或其他人说这些事情,否则他们一定认为我的脑袋坏了,非得领我去看医生不可。
炎热的夏季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最喜欢的季节——秋天到了。在这个季节里,山里的各种野果都熟透了,像什么婆婆头(树莓)、狗枣子、山葡萄、野梨蛋子、松树籽、糖腚子、五味子等等,数不胜数。一想起它们的甜美,我都禁不住直流口水,恨不得马上飞奔到山里,敞开肚皮大吃一顿!
一个周五的下午,放完学,我和邻居家的小男孩“大宝”约好一同去山里摘狗枣子。狗枣子是一种野果,它可是我们山里的一宝,它的个头和普通的大枣差不多,没熟透时吃起来非常酸涩,但是熟透后就特别甜,据说还是一种非常好的药材呢。
回到家中,我把书包里的书本文具往炕上“哗啦啦”一倒,背上书包,从抽屉里又翻出一把弹弓,挂在脖子上。迫不急待地一溜烟儿跑到家后面的山脚下,等大宝过来。
说起玩弹弓,我的水平那可是响当当的,虽然不如邻居家的那个“豆芽菜”,也不如班里的那个“蔫儿坏”,但也基本上是指哪儿打哪儿,八九不离十。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大宝也没来,我心想这个家伙真能磨蹭,正想去叫他。突然一阵“鹅鹅”的叫声在我身后响起,吓了我一大跳,忙回头去瞧。
哇,又是那只大白鹅!我一眼就认出它了,因为这只大白鹅的最大特点就是屁股大,比我以前见过的鹅都大。而且这家伙还贼喜欢把屁股扭来扭去。
看着它像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眼前,我的身上一阵发寒。可这个家伙还不停地朝我点着头,焦急地叫着。我走向大白鹅,问:“喂,大白鹅,你、你怎么跟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你到底从哪儿来的?你找我有啥事?”
大白鹅还是一边“鹅鹅鹅”地叫着,一边点着头。
哦,它找我好像真有事!
大白鹅见我走近,却转过身去,一摇一摆向山坡上的白桦林走去。我连忙跟上,追问道:“喂,喂,大白鹅,你这要去哪呀?”
大白鹅“鹅鹅鹅”地叫着,不管不顾地朝前走。我心想,大白鹅我和你很熟吗?凭什么让我跟你走?不过又想这家伙倒是很神秘,挑逗起了我的好奇心,跟着它看看到底要干什么。
秋天的白桦林是大山里最美的风景之一。高高的白桦树挺拔帅气,笔直地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个穿着迷彩服的哨兵。金黄色的叶子衬着蓝蓝的天空,在微风中沙沙作响,天空显得格外透亮。我直到现在也常常怀念家乡的白桦林。
跟着大白鹅在白桦林里走了一会儿,大白鹅停在一棵粗壮的白桦树前,嘴巴对着树干一会儿“鹅鹅鹅”地叫几声,一会儿“嘎嘎嘎”地叫几声。
正当我纳闷这个家伙搞什么时,却见白桦树的树干上突然荡出了一个多彩光环,光环一点点放大,将我和大白鹅围在当中,不停地旋转起来,我心里一阵害怕,忙问大白鹅:“大白鹅,这是怎么回事呀?”
可是大白鹅根本不理我,光环围着我们转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又一点点退去,我忙向四周观望。
噫,我们已经不在原来的白桦林了。这是哪儿呢?

第二章 进入古诗界

周围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只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丝光亮。大白鹅朝着那丝光亮一扭一扭走了过去,我忙跟上,到了跟前才发现竟是一面发光的墙。除了这面墙以外,周围什么也看不见,正当我仔细研究这面墙时,墙上一闪一闪出现了两个大字“关雎”。
我问大白鹅:“喂,大白鹅,这是什么意思?”
大白鹅只是用它的嘴巴点点墙“嘎嘎”地叫。
我看着“关雎”这两个字,心里捉摸着,难道这是让我背诵《诗经》里的那首“关雎”吗?因为《关雎》这首诗是《诗经》里面的第一首,读起来朗朗上口,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反正也没其他办法,就先试试吧!
于是我略微想了想,便将那首《关雎》背了出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果然,当我刚刚念完,眼前的这面墙“倏”地一下消失了,四周的雾也很快散尽了。
哇,我好像来到了一个世外桃园。只见周围到处开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绚烂缤芬的花朵,好多的花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些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花香,在花丛中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伸向远方。小路边还有一片桃树林,也都盛开着朵朵粉红色的桃花,格外娇艳。
怎么这里才到春天呢?我们那儿可是秋天啊?我瞬间感觉头晕。
大白鹅看到眼前的景色,兴奋地“鹅鹅鹅”叫了起来,又跳起了扭屁股舞。
正当大白鹅叫得起劲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尖尖的声音喊道:“雎雎,这是谁啊!别叫了!别叫了!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话音刚落,又听到另外一个粗粗的声音跟着响起:“关关,你要干什么?这么大嗓门,把我吵醒了!”
接着,在一棵桃树上突然出现了两只大鸟,这两只大鸟身上的羽毛花花绿绿的,粉红色的嘴巴短短的,只不过有一只的头冠上长着一簇细长的红色翎羽,另外一只头冠上长着黄色翎羽。
这两只鸟看见我和大白鹅后,在树上兴奋地扇动起翅膀。有黄色翎羽的那只嘴里不停念叨:“关关,哎呀呀,哎呀呀,竟然有人进入古诗界了,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见到活人了!”
有红色翎羽的大鸟跟着说道:“雎雎,我说啊,既然有人进入古诗界了,古诗界的麻烦很快就该解决了吧!”
“关关,解决?我说你啊,太盲目乐观了!古诗界的麻烦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么一个小不点要想去解决,恐怕很困难!”另外一只大鸟叫道。
这两只大鸟真是太有意思了,有黄色翎羽的那只只要一说话总要先说“关关”,而另外一只总要先说“雎雎”。
于是,我问有红色翎羽的大鸟:“你叫‘关关’吧?”又问有黄色翎羽的大鸟:“那你肯定是‘雎雎’了?”
“雎雎,怎么样?我说这个小不点肯定能解决古诗界的麻烦吧,你看他多聪明,一下子就知道我们俩的名字了。”关关扇着翅膀尖声说。
“关关,是吗?我来看看这个小不点有什么能耐?”雎雎说完,便从桃树上飞到了我的头顶上,围着我转了好几圈,边飞还边说:“关关,这个小不点能解决这个麻烦吗?我真的担心啊!”。
“喂,喂,我说二位,你俩别光顾着斗嘴。谁能告诉我这是哪里?什么是古诗界?又有什么麻烦需要我去解决?”我问。
“雎雎,你瞧瞧,小不点还不知道这是哪里呢?那只小鹅子没告诉你吗?”关关摆出一副吃惊的模样。
我白了关关一眼说:“喂,我可不是小不点!我的名字叫‘小闻’,小心的小,味道好闻的闻!大白鹅它不会说话,我是不小心被它带过来了的,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关关。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么多年了,这只小鹅子还不会说话呀,真是够笨的了。”雎雎对大白鹅说道。
大白鹅听了很不服气,使劲伸着脖子朝这两只大鸟“嘎嘎”地叫。
“雎雎。你看小鹅子还不服气呢!噢,对了,现在是什么朝代了?还是宋朝吗?”
“宋朝?那都过去几百年了!”我回答说。
“关关。他说什么?过去几百年了?哎呀,我们怎么打了个瞌睡就过去几百年了!这可不得了!”雎雎在树上着急地跳来跳去。
“雎雎。是啊,时间真不经过呀,下一次我可不敢和你一起打瞌睡了,几百年的大好时光都浪费了!”关关抱怨道。
接着它又说:“小不点,哦,小闻啊,我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吧。这个地方呢,我们都叫它‘古诗界’。”
“关关。古诗界呢就是由于古诗而诞生的一个世界。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凡是与古诗相关的人或物,哪怕是一块石头、一根木头,都有可能在这里出现。
名气越大、越被人们喜欢的人或物,在这里存在的时间就越长。你看看我们俩自从古诗界形成开始就生活在这里了。小闻,这下你该知道了吧,人们有多么喜欢我们!”雎雎挥动着它的一只翅膀,慢条斯理地向我介绍。
“什么?古诗界这么神奇?那在这里,我能看到李白、杜甫、白居易,还有李商隐他们吗?”我惊讶地问。
“雎雎。当然,当然!好多好多的诗人你都会遇到。”关关抢答说。
“哇,那可太好了!我最崇拜李白、杜甫和白居易了。不过,你们说的麻烦是什么呢?”我有些疑惑。
“雎雎。这个麻烦啊……,嗯,雎雎,你过来说说。”关关一下子把话头转给了雎雎。
“关关。唉,这可是一个大麻烦,否则我们也不会一下子睡了几百年,你如果不打破那面墙进来,我们还会在睡觉。”
雎雎用嘴巴叨了叨它身上的羽毛,接着说:“古诗界是因古诗而存在的,喜欢古诗的人越多,这里的能量就越多,这里的人和物也就越多。可是你们人类喜欢古诗的人越来越少了,导致这里的能量就逐渐减少,现在已经严重不足了。”
睢睢从刚才站的那根树枝跳到了另外一根,两只翅膀像是抱在胸前一般,“这样,我们的生活空间也就越来越小,只能呆在很小的范围内活动。以前我和关关哪都能去,可是现在只能待在这一小片桃树林里。唉,如果再持续少下去,我和关关都可能不存在了。”
说到这,关关和睢睢都沉默了下来,似乎很伤感。
关关接过话头说:“睢睢。所以要想让古诗界再度活跃起来就必须要寻找新的能量!”
“关关。对,新的能量!这只小鹅子找你进来,就是想让你帮助古诗界寻找新的能量,因为只有外界的人类才有这个能力。而且必须是热爱古诗的人。”关关又抢过来说。
“什么能量?为什么你们都需要能量?”我不解地问。
“睢睢。你这个问题吗……,总之你知道是能量就行!”关关对这个问题似乎不大清楚,只好搪塞过去。
“可大白鹅好像不受限制啊?”我打破沙锅问到底地问道。
雎雎瞅着大白鹅说:“关关。哦,这只小鹅子别看它个头不大,它可是古诗界里的宠儿,是唯一可在古诗界和现实界自由活动的精灵,我们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白鹅听了这些话似乎很得意,扭了扭屁股,“鹅鹅鹅”地叫了几声。
“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我不解地挠挠头问。
“雎雎。嗯,究竟能帮上什么忙……?你只要和小鹅子一起就行,它应该知道。不过,这只小鹅子毕竟不是人类,而且笨的到现在还不会说话,所以它需要你的帮助!”
大白鹅听到说它笨很不服气,冲着关关“嘎嘎”叫了几声。
我对大白鹅说:“好了,大白鹅,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大白鹅又“鹅鹅”地叫了几声,不再答理关关睢睢了,一摇一摆朝着小路远处走去。
关关看着已经走远的大白鹅说:“雎雎。这只小鹅子,还不服气呢。不过,小闻啊,你和它一起去寻找能量吧!以后需要请教我们的时候,就回到这里,只要念出那首《关雎》,我们就会出来。”
“关关。是啊,小闻,凡事只要坚持就一定能成功!争取下次再见你时,古诗界的能量已经恢复了,我很期待哟!”雎雎跟着说。
“再见喽!”它们齐声说了一句,然后又一起扇扇翅膀,消失了。
我对着它们消失的地方喊道:“关关、雎雎,你们放心吧,我肯定帮大白鹅找回能量!”
说完,我便朝着大白鹅追去。
神奇的古诗界,正向我一点点打开!

第三章 见到骆宾王

穿过了小桃树林,又沿着小路走了十几分钟,一条十多米宽的大河出现在眼前,只见河水缓缓流淌着,轻轻荡漾的微波,一眼望不到尽头,一层淡淡的水气缭绕在河面上。
我拾起岸边的一块小石头使劲扔到了河水里,只听见“扑咚”一声,石头就不见了,显然河水很深,根本没法淌过去。
我顺着河岸望向上下两边,没有可以过河的地方。
我只好问大白鹅:“大白鹅,前面没路了,我们怎么才能过河呢?”
大白鹅对着我“鹅鹅”地叫了几声,摆了摆头,扭了扭屁股,抖了抖翅膀,身子竟然一下变大了!接着又抖了几下,身子变的更大了,大的可以让我骑在它身上都绰绰有余。它瞅着我,摆摆脑袋示意我坐到它的背上。
“哇,大白鹅你还有这个本事,真是太棒了!”我一边吃惊地夸着大白鹅,一边高兴地爬到它的背上。大白鹅背上的羽毛厚厚的、软软的,坐上去感觉真舒服。于是,我对大白鹅说:“大白鹅,坐在你背上太舒服了,以后我就坐在上面,好不好?”
大白鹅听后,“嘎嘎”地叫,抖抖身子,直晃头,明显不同意。
和大白鹅相处这么长时间,我发现,它只要在高兴时肯定会“鹅鹅”地叫,不高兴或紧张时总会“嘎嘎”地叫。
大白鹅驮着我进入了河里,并用它的大鹅掌轻轻划动着水面,快速向河对岸游去,我坐在鹅背上搂着大白鹅的脖子,非常平稳,一点都不晃。
很快我们就游到了对岸,一到岸上大白鹅抖抖身子示意我下来,我不情愿地跳了下来,对它说:“大白鹅,你也太小气了,多坐一会儿都不行。”
大白鹅也不理我,只是抖了抖身子又变得和原来一般大小。接着看了我一眼,“鹅鹅鹅”地叫着,扭着屁股朝前走去。
跟着大白鹅朝前又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片茂密的竹林。与其说是竹林,倒不如说是竹海,一眼望不到边。这些竹子长得有碗口般粗细,得有二三十米高。茂密的叶子遮着阳光无法照射进来,走在竹林里,十分清凉。一阵微风吹过,整个竹林都轻轻摇曳起来,就像在跳集体舞一般。
整个竹林十分幽静,没遇到其他任何动物,只是偶尔会从远处传来一两声鸟叫。
当我们又走了半个小时后,我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弹琴声,从竹林深处传来,还伴着一阵阵激亢的朗读声。
我竖耳细听,有人在吟诗:“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噫,这不是唐代诗人王维写的《竹里馆》吗?是谁在那里?会是王维吗?我的心不禁激动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我忙向大白鹅喊:“大白鹅、大白鹅,你听没听到有人在弹琴?”可大白鹅根本不理我,只顾着往前走,我又向它喊:“喂,你听没听到有人在念诗?”大白鹅还是不理我,我只好跟上,心想等有机会一定过来看看。
穿过这片竹林,是一个小山岗。站在山岗上,我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小村庄,有几间房子的烟囱还冒着渺渺炊烟,里面好像还居住着人。小村庄的旁边是一个池塘,池水绿油油。池塘的四周长着一些青柳,细长的柳丝密密地垂拂到池面上,在微风的簇拥下,柳丝轻轻地拂动着池水,荡起了一道道涟渏。
我兴奋地向大白鹅喊:“大白鹅、大白鹅,你看,前面有人家,我们赶紧过去看看。”
不用我提醒,大白鹅这家伙好像比我还兴奋。就见它“鹅鹅”地大叫着,挥舞着翅膀,扭着屁股,顺着山坡的石阶飞奔下去。
这家伙,怎么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这么兴奋!我心里想着也跟着快速地跑下了山坡。
大白鹅跑到了一棵大柳树下,伸长着脖子对着大柳树旁边的小院子,“鹅鹅鹅”地大叫起来。
一会儿功夫,院子的大门“嘎吱”一声从里面推开了,走出来一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长得眉清目秀,大大的眼睛灼灼有神,身上穿着古代人的那种衣服,头发上还扎着一块深紫色的小圆布。
小男孩儿从院子一出来就看到了大白鹅,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激动地喊道:“扭扭?是扭扭吗?是扭扭!扭扭回来了喽,扭扭回来喽!”小男孩儿一边喊着,一边高兴地跳了起来。
大白鹅也高兴地扇着翅膀,“鹅鹅鹅”地叫着,扭着屁股奔向小男孩。
小男孩儿一把将大白鹅紧紧搂到怀里,嘴里不停念叨:“扭扭,扭扭,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啊?”
我看到他们俩激动开心的样子,我的鼻子竟然有点酸酸的,真为他俩高兴。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俩才分开,小男孩儿又对大白鹅说:“扭扭,你好像又胖了不少啊,你可得小心别被坏人抓着,把你的能量都吸跑了!”
大白鹅“嘎嘎嘎”地回应,似乎满不在乎。
小男孩这才看到我,很是吃惊,问道:“这位大哥哥您是从哪里来的?看您的装束,好像不是我们古诗界里的人。”
我回答:“嗯,我是从外界来的,是大白鹅带我进来的。”
大白鹅在旁边“鹅鹅鹅”地应了几声。
“外界?现在的外界是什么样子了?你能讲给我听听吗?”小男孩儿边问边让我进到了院子,我细细打量着这个小院子,院子里特别整洁。在院中央有一张小竹桌和几把竹凳,桌子上摆放着一些茶具。院子的另一头是一间竹屋,在竹屋的一侧长着一些细细的、青青的竹子。
我和小男孩儿都坐在了竹凳上,小男孩儿将桌子上的一个竹杯递给了我,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我里倒了些茶水,又给大白鹅也倒了一杯。看来小男孩对大白鹅非常好,把它当成了家里的一员。
大白鹅高兴地叫起来,嘴巴“吧嗒吧嗒”地喝起来,一副陶醉的样子,喝了一口,就闭上眼睛,作出回味的神态,有点贱兮兮地感觉。
茶水的颜色翠绿翠绿的,闻着就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清香味。
“嗯,现在的外界呀,是这样的……”我把现实世界的大概情况向小男孩儿说了一遍。
小男孩儿听后,十分感慨地说:“现实界竟然这么神奇了,你们的生活真幸福啊!好想到现实界看看,可我们古诗界里的人只能待在这里,哪也去不了。”
我忙说:“为什么出不去呢?”
小男孩儿微微一笑说:“听你讲讲,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不可能离开古诗界,因为我们的能量都来自古诗界,一旦离开这里我们就不会存在。而且能在古诗界里生活,我们非常幸福。”
听完小男孩儿的话,我更疑惑了:“你说的能量是什么?”
“哦,是这样的,在古诗界里的人都是由能量构成的,这种能量是古诗界里独有的。我们一旦离开古诗界,能量就会消失,我们也就不会存在了。”
“啊?怎么会这样啊?那你们身上有血有肉吗?你们有知觉吗?能感到疼痛吗?”
“哈哈,当然有,否则我们岂不是都成怪物了?不过这些都是能量形成的。”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又问:“那为什么大白鹅就可以离开古诗界呢?”
小男孩儿看了一眼大白鹅,有些自豪地说:“大白鹅不一样,他是古诗界里的精灵,是唯一可以离开古诗界前往现实界的,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哦,这样啊。”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茶水的清香味在嘴里感觉更浓了,十分清凉,一入口就“倏”地一下散到浑身各处去了,舒爽极了。
“这是什么茶啊?”我问,“这么好喝!”
小男孩回答:“这不是茶,是新榨的竹子汁。”
“竹子汁?竹子还能榨出汁来?”我还头一回听说。
“当然可以了,我们这里的人都爱喝竹子汁。”
“哦,我还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你也是诗人吗?”我好奇地问。
小男孩儿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我叫骆宾王。”

第四章 境由心生

“什、什么?你、你是骆宾王?那首《咏鹅》就是你写的吗?”我瞪大了眼睛,好悬惊掉了下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小男孩竟然说他是骆宾王。
“是的啊,那首《咏鹅》就是在我七岁时写的,所以‘扭扭’才出现在这里。”小男孩儿看着大白鹅微笑地说,带着十分溺爱的眼神。
哇,原来大白鹅就是《咏鹅》中的那只鹅,是因为骆宾王的那首诗才在古诗界里诞生的。没想到,竟是只这么有名的鹅!
大白鹅在旁边昂着头,小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我,“鹅鹅鹅”叫了几声。似乎在问我:“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能见到骆宾王我太惊喜了,而且还是他小时候的样子。
“哦,为什么大白鹅的名字叫‘扭扭’啊?”我又好奇地问,大白鹅的这个名字怪怪的。
“呵呵,因为扭扭一生下来就与其他的鹅不一样,它的屁股比其他鹅都大,还特别爱扭屁股,所以我就给它起个名字叫‘扭扭’。”骆宾王笑了笑,“不过它很聪明的,我们讲的话它都能听懂。”
    “哈哈,真有趣,原来是这样。可是,你怎么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呢?古诗界里的诗人难道不都是长大以后的模样吗?”
“哦,古诗界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在这里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境由心生’。也许因为扭扭的原因,让你能遇到现在的我,或许有一天你还会遇到长大后的我呢。”骆宾王说。
“‘境由心生?’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因为古诗界是由古诗孕育而来的,在这里只要你朗诵的诗句符合了当时的情景,就可能将诗中描绘的景物展现出来,甚至能够遇见写这首诗的诗人呢。所以,你在这里只要不时地多朗诵古诗,很可能就会遇到惊喜。”
“哇,这么神奇啊?那我一定要好好试试。”听到骆宾王的话,我不禁对古诗界充满了好奇,恨不得马上去周游一圈。
说完我忙念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咦,怎么没反应呢?”
“哈哈,你太着急了吧,应景可不仅仅是要把诗朗诵出来,而且还要符合当时诗人写这首诗的情境。孟山人(孟浩然)的这首《春晓》是他隐居在鹿门山时所做,这首诗将春天的清晨描写的十分优美,在古诗界也甚是流行,但却与此情此景不符。”
骆宾王喝了一口茶水又接着说:“另外,由于古诗界的能量已不如从前了,很多景致都处于休眠状态,除非特别符合你所在的场景,又或者写这首诗的人可能离你不远,才可能将诗的情景展现出来,或者说是召唤出来,你甚至还可能直接进入到诗境中去呢。”
“哦,那也很神奇了。这是不是说只要我朗诵的诗非常应景,我就能见到写这首诗的作者呢?”我又问道。
“嗯,写诗的人有可能会出现,但也可能只会出现诗句里描绘的人或事物。不过,必须将古诗界的能量恢复过来,召唤出来的景物才能长时间出现,否则很快又会消失。”
“那到底怎么才能将古诗界的能量恢复过来呢?”
“这就需要你来帮忙了,因为只有外界的人才能帮忙收集能量,古诗界里的人因为能量不足现在都无法走远,大多只能待在自己最后出现的地方活动,这也是大白鹅找到你的原因。”骆宾王回答说。
“哦,是这样啊。关关和睢睢也曾这样告诉过我。”
“你碰到它们俩了?它俩可都是热心肠,它们在古诗界里待的时间特别长,对古诗界的事情了解的要多一些,不过它俩有时会犯糊涂,常常搞乱。”骆宾王笑道。
“那要去哪里收集能量呢?”我笑着问道。
“嗯,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你可以去找伊人打听一下。”
“伊人?她是谁?怎么能找到她?”
“‘伊人’就是《蒹葭》那首诗中的‘伊人’,她在古诗界里待的时间也非常长,她对古诗界的情况要更清楚一些。她以前就在池塘对面的那条河畔上。你过了门前的这个池塘就能看到那条河,沿着河岸一直向上走,应该能找到伊人,但现在她还在不在那里,我也不确定。”骆宾王用手指着对面说。
“不过,你要想找到她,你必须会《蒹葭》这首诗,否则她是不会出来的。”骆宾王补充道。
“没问题,这首诗我很熟的!”我对骆宾王说。诗经里的诗我会的不多,但这首《蒹葭》正是我背诵过的。在现实界有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就是根据它改变的。
“那就好!”骆宾王看了一眼大白鹅说:“扭扭会和你一起去寻找能量的,在古诗界很多地方是需要扭扭帮忙的。”
“那太好了!不过你刚才说孟浩然的《春晓》在古诗界里也非常流行,可是他和你不是在同一年代的人啊?他是在你离开现实界之后才出生的,你怎么能知道他的这首诗呢?”
“哦,是这样,凡是进入到古诗界里的诗人,他们的诗就会流行起来,无论哪个年代进来的。”
“啊?那也太厉害了,那岂不是说你能知道各朝各代的诗啦?”
“也不会完全知道的,因为知道这些诗是需要消耗我们自身能量的,如果我们的自身能量消耗完了,我们也会在古诗界里永远消失的,所以我只知道一些特别有名的诗句。”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古诗界里除了诗人外,还有其他人吗?我看这个村子里还有其他人,难道他们也是诗人吗?”我突然想起来刚才看到的炊烟。
“他们不是诗人,他们都是古诗界诞生的当地人,我们称他们为‘土著’。古诗界能量的减少,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因为他们不像诗人。诗人的能量除了一部分是古诗界给的,另一部分来自于他的诗。只要他的诗在现实界被人们吟诵,那么他的能量就不会完全消失。”骆宾王说。
“那如果某个诗人的诗在现实界里没人喜欢了,都被遗忘了,他还会在这里存在吗?”
“唉,如果那样的话,他就会和这里的土著人一样了,受古诗界能量的影响。但也许会更悲惨一些,因为他的能量很有可能会被土著人吸收掉。毕竟诗人来自于现实界,有些诗人和土著人的关系并不是特别融洽。”骆宾王无奈地说。
“什么?诗人的能量还会被吸收掉?”听到骆宾王的这些话,我感到非常震惊,“古诗界里不是很太平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大白鹅在旁边也“嘎嘎”地叫了几声,似乎对此事很恐惧的样子。
“是的。但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发生,毕竟古诗界的能量来源于诗人的存在。通常土著人对诗人是相当尊敬的,双方相处的也很融洽,但由于古诗界能量的减少,有些土著人因为能量不足就彻底消失了。可总有一些不甘心的土著人,他们想方设法从诗人身上吸收能量,以保证自己不会消失。”提到此事,骆宾王忧心忡忡。
竟然还真有这种事情,我不由得为骆宾王的安全担心,“那你在这里会不会很危险?”
“目前还不会,我与这里的人们相处的非常融洽,而且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我的诗而诞生的,他们也会保护我的。”骆宾王说。
没想到古诗界的境况竟然如此恶劣,我的心情瞬时也没有原来那么轻松了。
我“呼”地站起身来,焦急地说:“收集古诗界的能量真是刻不容缓,我现在就和扭扭去找伊人。不过它刚回来,就要跟我走,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寻找能量是最重要的,只要古诗界的能量恢复正常了,我们就会长期待在一起了。”骆宾王也跟着站了起来。
“好”,我扭头对大白鹅说:“扭扭,我们现在就出发!”
我和骆宾王刚刚见面就要分开,很是不舍,毕竟我还有好多关于唐诗的事情想问问他呢,但骆宾王告诉我等古诗界的能量恢复后,我可以找他聊个痛快。
大白鹅朝着骆宾王“嘎嘎嘎”不停地叫着,也是不愿离开他。
不过,它知道哪个重要,还是和我一起告别了骆宾王。
马上就能见到传说中的“伊人”了,她会是什么模样呢?

第五章 一条不讲理的大鱼

离开骆宾王的家后,我和大白鹅绕过池塘向对面走去。
四周寂静的有些吓人,只是池塘边的柳枝伴着微风,轻拂着水面,发出一阵阵“唰唰”的声音,给这个世界增添了许多生气。
为了打破这种沉闷,我对大白鹅说:“‘扭扭’你唱首歌吧,实在不会唱歌就叫两声。”
大白鹅还真配合,伸着脖子“嘎嘎”地叫了几声。
我听到大白鹅“嘎嘎”的声音,我知道这可不是它高兴时候叫的,也许是刚和骆宾王分开,它有些伤心,也许就是饿了,想吃东西了。
于是我问它,“扭扭,你是不是饿了?”
大白鹅“鹅鹅鹅”地叫了起来,看来真的又饿了。
“你怎么老想着吃呢?真是只大馋鹅!等会儿我们到了前面的河时,你下去捉鱼吃吧。”
听完我的话大白鹅高兴地扭着屁股“鹅鹅鹅”地叫着,快速跑了起来。
我哈哈地笑着,也跟着跑了起来。
跑了一小会儿,就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哗哗”地流水声,我抬头望去,只见一条几十米宽的大河横在眼前。河的两岸长满了芦苇,这里的芦苇异常高大,得有两个大人高。笔直地矗立在那里,互相簇拥着,一簇簇,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像是在跳着交谊舞,姿态优美。
大白鹅扇动着翅膀一下子跳到了河水里,欢快地叫着,把头伸入到水中四处乱啄,啄了半天,抬起头,嘴巴里除了有几根草外什么也没有。
大白鹅不甘心地“嘎嘎”叫了几声,又把脑袋伸入到水里四处乱啄,过了一会儿抬起头,还是什么也没啄到。
大白鹅着急又沮丧的样子有些萌萌的,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对大白鹅喊道:“喂,扭扭,怎么样?河里的草是不是很好吃?”
大白鹅“嘎嘎”地叫个不停,表示它的不满。
我突然想起骆宾王说的“境由心生”那句话,我连忙对大白鹅说:“有了!扭扭,别着急,我来帮你!”
我忆起几首有关鱼的诗句,应着此景念了出来:
“《送春》(唐:高骈)
水浅鱼争跃,花深鸟竞啼。
春光看欲尽,判却醉如泥。”
念完后,我看看四周,噫,怎么什么反应也没有?那就再来一首:
“《渔歌子》(唐: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因为古诗界的能量不足吗?
我想再试一次,就从《诗经》里找了一首《南有嘉鱼》,毕竟我们是来找“伊人”的,都来自于《诗经》,或许有戏。我大声念着: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
在我刚念出这首诗的前几句时,忽然从河水里传来了“哗”地一声巨响,一头浑身泛着青光的大鱼跃出了水面,整条鱼身长约七、八米,瞪着一双大眼睛,像两个大磨盘,放着凶光,在嘴的两侧各长着四根一米多长的胡须。
大白鹅一看到这条鱼,吓得叫喊着,扇着翅膀连飞带颤地跑回到岸上。
我见到这条大鱼,也一时惊得不知所措。
只见这条大鱼浮在水面上,大嘴巴一张一合吐出了一个大大的水泡,大水泡飞速地飘向了我们,一下子把我和大白鹅罩在里面。这条大鱼竟然嗡嗡地说话了:“刚才就是你们把我从梦中叫醒的吗?”
“没、没、没有,我们没有叫您啊!”我慌忙说道。
“嗯,那刚才《南有嘉鱼》的诗是谁念的?”
“是我念的,我就想看看能不能给大白鹅找点吃的,它饿了。”
“找吃的?这里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什么鱼了!你念那首诗难道是想吃我不成?”大鱼说完,眼睛一瞪,凶巴巴的样子。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念念诗,试试看这里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你就出现了。”
“哦,原来你不是古诗界里的人啊,我说你看上去这么古怪,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大鱼转着眼珠子说。
“是的,我不是古诗界里的人,是骆宾王让我和大白鹅是来找‘伊人’的,因为‘伊人’知道去哪里寻找古诗界的能量。”
大鱼听完后收起了凶巴巴的样子,但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哦,你们要找‘伊人’啊,我倒是知道她在哪,不过你们打扰了我睡觉,必须要补偿我。”
“补偿你?我们是来寻找能量的,哪有什么东西补偿给你?而且,我念了好几首有关鱼的诗,怎么就偏偏你出现了呢?”我气愤地回答。
“呵呵,因为你念的其他几首诗和这里没有关系,而那首《南有嘉鱼》恰恰写的就是我,我就是诗里说的‘嘉鱼’!”
“写的是你?可这里只有河水和芦苇,没有诗里写的其他场景啊?”
“那还不是因为古诗界的能量不足,只能展现诗里的少部分情景。”
“‘嘉鱼’不是指味道鲜美的鱼吗?又怎么会是你呢?”
“你说得对,‘嘉鱼’就是指味道鲜美的鱼。难道我就不是味道鲜美的鱼吗?告诉你吧,小家伙,我的肉可是世上最鲜美的肉。而且,我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很久,人们都叫我‘嘉鱼’,也可以说‘嘉鱼’就是我的名字,所以你一念那首诗,我就出现在这里了。”
“哦,是这样啊。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补偿给你的。”我摊开两手给大鱼看。
大鱼盯着我们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已经好久没人和我说话了,你们就给我讲个笑话吧,只要把我逗笑了,我不仅放你们走,而且会告诉你们伊人在哪儿。”
讲个笑话?我脑子里想了好半天,有了,前几天有个同学曾给我讲了一个小笑话,挺搞笑的,不知道行不行。
于是我对大鱼说:“那好吧,我就讲一个小笑话,你听了这个笑话可不要笑破肚皮呀:
‘有一只小兔子去池塘钓鱼,钓了许久都没钓到。第二天,小兔子又去池塘钓鱼,钓了一天仍没有钓到鱼。第三天,小兔子仍然坚持在池塘钓鱼,还是一无所获。小兔子非常坚持,它一连钓了十多天,仍然没钓到一条鱼。就这样,等到第二十天的时候,小兔子还是去了池塘钓鱼,当它刚刚把鱼饵扔进水里的时候,突然一只大鱼跳出了水面,对着小兔子怒吼:小兔子!你要是再用胡萝卜当鱼饵,我就抽死你!’……”
“哈哈咕、哈哈咕,这个笑话实在是太搞笑了!想给我们吃胡萝卜?哈哈咕,笑的我肚皮疼。这只小兔子好笨啊!”大鱼发出一阵很奇特又刺耳的大笑声,身子也颤颤地抖着,嘴角两边的胡须也跟着上下舞动。
我捂着耳朵说:“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伊人在哪里吗?”
“哈哈咕、哈哈咕,好吧、好吧,我可真希望你能再给我讲几个笑话。不过,我说话算数,现在就让你们走,伊人离这里不远,你们沿着河流向上走几里路,就会看到一个水潭,在那就能找到她了。不过,她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遇到了麻烦?什么麻烦?”我疑惑地问。
“我也不清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大鱼说完,哈哈咕地大笑着,大尾巴一摆,拍起了一大片浪花,转身游回河里去了,眨眼没了踪影。
大鱼走后,罩着我们的大气泡也“砰”地一声破碎了,化成了点点水滴淋了我和大白鹅一身。
大白鹅的身子一抖就把水抖干净了,而我只能用手掸了掸衣服上的水,气愤地对着河水喊道:“真是一条不讲理的鱼!”
不过,看到河的两岸长满了两人多高的芦苇,根本没有路,我们怎么才能逆流而上呢?
对了,还得让大白鹅来干活!
“扭扭、扭扭,这里没有鱼,但伊人就在上面的水潭那里,潭水里肯定有很多鱼,走吧,我们抓紧去找她!”我引诱它说。
“嘎嘎嘎……”
呵呵,我又坐在了大白鹅柔软的背上,大白鹅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驮着我逆着河流使劲向上方游去。

第六章 见到伊人

河两岸的芦苇密密苍苍,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发出“沙沙”声响,芦杆上挂满了露珠,在阳光照耀下晶莹剔透,闪闪发光,宛如挂满了一颗颗珍珠。
坐在大白鹅的背上,我不禁想起大鱼的话,于是我问大白鹅:“扭扭,你说刚才那条大鱼说伊人有麻烦了,会是什么麻烦呢?她还能帮我们吗?”
大白鹅只是晃着脑袋,也不知道它想表达什么,大白鹅不会说话,也真是麻烦事!
我胡思乱想着,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顺其自然了。
大白鹅游了大概十多分钟,我能感觉到它的身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这时在前方豁然出现了一片宽阔的水潭,一层淡淡的白雾缭绕在水面,水潭清澈见底,水里还真有不少小鱼游来游去。大白鹅把头往水里一扎就啄了一条鱼上来,嘴巴一甩将鱼吞到了肚里。开心地“鹅鹅鹅”大叫起来。
我用手拍了拍它的脖子说:“喂,大馋鹅别光顾着吃,我们还要找‘伊人’呢!”
我向水潭的四周望去,没有一个人影,也没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于是我只好大声念起了那首《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我一边念着一边向四处张望,我的声音在四处回荡着。只见右侧的岸边突然闪出一道道淡淡的光晕,接着光晕里出现了一片沙滩。沙滩上一个穿着淡黄色裙子的窈窕少女正弯着腰,手里拿着一个大陶罐从河里打水,罐子太大了,感觉很费劲的样子。
她打完水后,直起了身,抬起头朝我微微一笑,“小弟弟,你是来找我的吗?”她的声音十分悦耳,长得非常精致,白皙的脸庞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仿若这个水潭的水清澈明亮。
“我、我是来找伊人的,请问你是伊人吗?”她那甜美笑容,就像一阵春风吹到心里,让我有点羞涩。
“是的,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骆宾王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古诗界里的能量。”
“哦,小弟弟,你来自现实界吧?人们都说只有现实界的人才能帮我们收集能量。我只知道这里的能量和现实界的人们是否喜欢古诗有关。当现实界的古诗特别兴盛时,这里的能量就特别充足,如果现实界喜欢古诗的人少了,这里的能量就会相应减少。在唐宋两朝期间,这里曾是最繁盛的时期,谁知后来就一点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由于古诗界的能量越来越少,很多人和景物都消失了,现存的也大多休眠或隐藏了起来。如果能量再持续减少的话,整个古诗界可能会彻底消失,我们这些古诗界里的人也就都不存在了。”伊人很伤感地说道。
“啊,这么严重啊!那古诗界还能持续多久呢?”我惊讶地问。
“究竟能维持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好,反正古诗界的这种状况已经很长时间了。你能来到这里说明现实界还应该有人喜欢古诗,可能人数不多而已。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现实界喜欢古诗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喜欢什么呢?”
伊人的这个问题让我很尴尬,这可不大好解释。
我想了想,说:“嗯,因为现实界所有的学问都分类了,有研究天文的、有研究地理的、有研究历史的、也有研究文学的等等,还有其他好多好多分类,所以专门学习和爱好古诗的人就少了好多。”
“哦,听起来很复杂。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不过,喜欢古诗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它不仅可以陶冶我们的情操,净化我们的心灵,还能细腻地表达我们的情感。不好好学习古诗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啊!”伊人蹙着眉头,明显无法理解现代人的思想。
虽然我也认同学习古诗确实很有好处,但我还是为现代人辩解道:“您说的对,不过现实界的人们需要掌握的东西太多了,除了少数人能专心学习外,绝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去专门学习和使用古诗了,甚至都没时间去了解古诗呢。”
“哦,真是不可想象,怪不得古诗界的能量会这样。”
看到伊人失落的表情,我转移话头说:“伊人姐姐,除了靠学习古诗的人多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方法来增加能量?”
伊人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听说好像还有一个办法能让古诗界自我增加能量,只不过必须找到一些特别有名的大诗人才行。”
“那太好了,只要有解决方法就好!但是要到哪找那些大诗人呢?”
“嗯,那些有名的大诗人在古诗界里都能找到,而且他们受能量限制的程度要小一些,只不过要想找到他们可需要费些工夫。”
“是啊,古诗界这么大,我该怎么去找他们?”
“那就只能一个一个去找。对了,我想起来了,前一阵子,大诗人‘杜甫’还路过此地,现在应该没走太远。”
“啊?是杜甫?太好了!他可是诗圣啊!找到他肯定就能找到能量。”我高兴地欢呼起来,杜甫可是我非常崇拜的偶像啊!
我一定要找到他,看看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神奇的人。
对了,我想起大鱼说伊人遇到了一些麻烦,于是我又问:“伊人姐姐,听说你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我们帮忙吗?”
“你、你怎么知道……”伊人的表情略有些慌张。
她尚未把话说完,就听见一个蛮横的声音喊道:“伊人,让你打点水,怎么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又在偷懒?”
话音刚落,一个膀大腰圆,长得黑不溜秋的汉子从沙滩上的一条小路迈着大步,“扑通扑通”地走了过来,震的地面扬起了团团沙尘。只见这个人半敞着胸,扎着一条布腰带,身上的肉感觉硬梆梆的,都快把衣服撑破了,一副凶模样。
他一见到伊人又大声喝道:“伊人,你在这里磨蹭什么呢?我们总不能老是白养活你,干点活这么费劲!”
哦,看来这就是伊人的麻烦了。
伊人听到这个莽汉蛮横无礼的话,却并未太往心里去,微微一笑说:“古力大兄,我这就回去了,刚才这位小弟弟找我了解点事情。”
这个叫古力的莽汉这时也看到了我,鼻孔里“哼”了一声,双眼朝我一瞪,凶狠狠地说:“小崽子,你从哪儿来的?到这儿来干什么?”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看到他这么蛮横无礼,尤其是对伊人的凶恶态度,我也很生气,便没有好气地对他说。
“嘿!你这个小崽子,嘴还挺硬,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说着,古力撸胳膊挽袖子就要朝我们走过来。
大白鹅一看他这个样子,连忙将嘴里叼的那条鱼吞到肚里,伸直了脖子,朝着他“嘎嘎”地大叫了起来,似乎警告他:“你不要过来,你要敢过来,我就咬你啊!”
“古力,你要干什么?这位小兄弟来自现实界,是帮忙收集古诗界能量的,你要做傻事吗?”伊人一看古力要抓我们,急忙出声制止他。
“哦?”古力一听伊人这么说,停了下来,态度虽有些缓和,但仍气哼哼地说:“哼,这么个小东西他能帮上忙?前一阵子那个叫杜甫的老头,不是还是一个诗圣吗,他都没有办法。族长还对他客客气气的,我看着都来气。更何况这么个小东西,来自现实界又能怎么地?”
“古力,你不要蛮不讲理好不好?杜诗圣不是现实界的人,有些事情他没法去做,可这个小弟弟不一样,他一定能完成的!”伊人说着拎起了水罐,又对我说,“小弟弟,你们赶紧去收集能量吧,顺着这条河往下走,很可能会追上杜诗圣的。”
“可是,伊人姐姐你在这里怎么办?”我还是有些担心伊人的处境。
“我……”
伊人刚想说话,古力又抢着说:“她当然得在这里干活了,以前古诗界能量充足的时候我们宠着她,现在该是她付出的时候了!”
“小弟弟,我没事,多做点事也挺充实的,你们抓紧走吧!”伊人催促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知道我暂时也帮不上忙,只有抓紧把能量收集好了,她才可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古力这时倒也没对我说什么,只是朝伊人凶道:“还不快回去,家里人都要渴死了!”转身便往回走。
我和伊人挥手告别,她微笑地祝福我一切顺利!我也祝福她平安快乐!

第七章 遇见诗圣杜甫
    
我和大白鹅告别伊人,顺流而下.大白鹅两只大脚掌轻轻一划就游出好远,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当初见到那条大鱼的地方,不过它没再出现,很可能又去睡觉了。
随着我们不断下行,两岸的芦苇已渐渐稀少,柳树、桃树却多了起来,漫天的柳絮肆无忌惮地飞舞着,像是满天的雪花,沾了我一身。桃树也正开着点点桃花,粉红的桃花与翠绿的柳树相间映衬着,格外漂亮美丽,偶尔飘落的花瓣在河水里打着旋儿,一荡一荡飘向远方。
柳絮飞舞、落红远逝,我不禁念起了杜甫的那首《绝句漫兴九首》中的几句诗:“
肠断春江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
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
我刚念完这首诗,只见柳絮飞舞的更加厉害,一团团的扑面而来,我的眉毛、头发全都变成了白色,大白鹅也被柳絮刺激地不停打着喷嚏。
我呵呵笑着,伸出双手去抓漫天飞舞的柳絮,好像又回到了童年。我记得小时候常常追赶已在地上滚成一团团的柳絮,用小手揉在一起后,挂在眉毛上、嘴唇上装作白胡子老头,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
看到柳絮因为杜甫的诗而变得更加活跃,于是我又念了另一首杜甫写桃柳的诗《春远》:“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日长唯鸟雀,春远独柴荆。”
这首诗念完后,天色顷刻间变暗了,几声“啾啾”的家雀声从远处传来。
噫,有戏!杜甫应该离这不远了,否则他的诗句怎么都会有反应呢?可是哪首诗能让他出现呢?
此时,暮色渐深,点点的星光开始在空中闪耀。我仔细在脑袋里收刮着杜甫的那些诗,现在才发现我会的古诗实在太少了。
一阵凉凉的晚风吹过,让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一首杜甫的《旅夜书怀》在脑海里蹦了出来:“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对呀,我怎么能把这首诗忘了呢?这首诗我以前背的很熟,每次念起,似乎总有一种豪情在释放。
想到此,我便把这首诗大声吟诵出来。
就在我刚刚念完最后一句时,河水发出了“哗哗”的响声,一个巨大的旋涡突然出现在我们跟前,把我和大白鹅猛地吸了进去。我从大白鹅的背上一下子掉到了水里,我们在旋涡里拼命挣扎着、旋转着、叫喊着。我感觉我已经被转晕了,似乎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眼前一亮,终于不再旋转了,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这是哪里呢?
我打量着周围,发现我正飘浮在江面上,江水流动的非常平缓,浩渺的江面一眼望不到尽头。此时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天空看上去是那么高远、幽深。月光倾泻到江面上,波光粼粼,亮晶晶一片,像是无数个小镜子,晃的眼睛都睁不开。
“嘎嘎嘎……”几声鹅叫让我回过神来,我明白了,一定是我刚才念的那首《旅夜书怀》将我们带到了这里。我忙循着鹅声张望,只见大白鹅就离我不远。
这时,它也发现了我,“鹅鹅鹅……”高兴地一边叫着,一边扇动着翅膀快速朝我游来。我也游向它,游到它身边后我费劲地爬上了它的后背,我浑身已经湿透了。不过,大白鹅的身上却相当干爽。
在它的后背坐稳后,我又仔细地向周围观望,这里微风轻拂,岸草轻舞,人烟罕至。但在月光下,却有一叶带着桅杆的小舟静静地停泊在辽阔的江面上,随着波浪微微地一起一伏。
我催着大白鹅快速游向小舟,我心里激动万分,因为我猜想,杜甫很可能就在小舟上面,那可是诗圣杜甫!
临近小舟,我已看到有一人正站在小舟上,一袭灰色长袍,戴着黑色布帽,手拈胡须,仰望明月,口里低吟着就是那首《旅夜书怀》的诗句。
听见我们过来,他转过身说:“今夜又听到有人在念老朽的这首《旅夜书怀》,看来应是小友所为吧?”
他的声音听上去那么沧桑,仿佛穿越了千年。
“是啊、是啊,刚才正是我念的这首诗,您是诗圣杜甫吗?”我激动地问道。
“呵呵、正是老朽,不过诗圣之称号,老朽可愧不敢当啊!”
“您就别谦虚了,我老师都说了谦虚过度就是虚伪。您的诗对世人影响太大了!也只有您才能称得上诗圣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杜甫,清瘦的脸庞,一双不大的眼睛透着睿智的光芒,似乎能看透万物,而和蔼的神态却像邻居家的老大爷。
不知怎么的,没见到杜甫前还感觉很紧张,可是一见着他,又觉得心情非常放松,好像我与他相识很久一般。
杜甫“呵呵”笑着伸出手把我和大白鹅都拽上了小船。
到了船上,杜甫让我坐了下来,给我倒了杯热茶,问道:“小友是否来自现实界?你是来帮助收集古诗界能量的吧?”
“啊?您怎么知道?”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杜甫竟然知道我的来意。

2018-08-31 17:27:45

所有评论(0 条)

笑闻古今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