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33天

可出售版权

电影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其他

      留学8年的女学霸要回国一阵子,参加唯一好闺密大婚。眼看着再也躲不开痛彻青春的初恋男友、横刀夺爱的大表姐,以及父母催婚的各种桥段,曾经傲娇的她,此时遭际更是高潮迭起——高中同桌已成某著名手游公司CEO,高富帅回头倒追,各种爱情片细节应有尽有,诱惑不止;与某女星前夫的偶遇事件持续发酵,眼看另一场爱情同时擦枪走火……

人物小传:
董小姐:董晓萌,中产家庭,剩女准海归,人类学学霸,不负责、不靠谱、不懂事限期整改。
姚大夫:姚之妤,董小姐首席闺蜜,忠犬性格,人民医院医生,生活基本就是工作和朋友。
大表姐:田晶晶,如假包换富二代,姚大夫大表姐,心理咨询公司CEO。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少年,是董小姐、姚大夫小集团外挂友情包,在董小姐出国后,先抢她男人,再抢她女人。董小姐对她又爱又恨,咬牙切齿。
校草班长:郑玄,手机游戏公司CEO,满嘴鸡汤内心膨胀的高帅富,隐着婚对董小姐图谋不轨。
卷毛儿:司徒,天生卷发,网络人送外号“绿帽哥”,因为他和三线明星汪若水蜜月合影中戴了绿色帽子,而后者婚后不久确实给他带过绿帽,被媒体曝光,作为前夫自然不能幸免。 为人基本善良,有点儿不务正业,海归。
齐航:白领,董小姐初恋虐恋,后跟姚大夫的大表姐结为夫妇,对董小姐还有一丝丝情谊。
朱大夫:姚大夫同事,离异有娃,喜欢搓麻。
董东:董小姐侄子,大学生,话密人傻,擅长绘画。
芭比堂妹:张雨桐,网红脸,姚大夫90后小姑子,20岁不到就要嫁人。
姗姗:董小姐在美国认识的朋友,先她三年海归,在公关公司工作,战略伙伴关系,负责给董小姐出各种馊主意。

试读内容

      "一出门并没看见姚大夫和张老师,董小姐有点心虚,拿起手机又不记得里面有没有姚大夫的电话。老是不回国,她脑子里一个11位数的电话号码都没有,而且是不是得先连个机场wifi再微信他们呀?

  “董晓萌,你磨蹭什么呢?快陪我去尿尿!”逆着光,凭栏尽头站着一身灰色麻布裙子的姚大夫,白得像个美国穷人。

  “我说让她去上厕所,她非不干,说你马上就出来了,一马上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你别抱太紧,再使点劲她就尿裤子了!”张老师依旧黑黑瘦瘦,一笑八颗牙又白又齐。当初在400人爆满的《中国近代史》大课上,就是这样迷惑了全场的医大生们和他终将娶回家的姚大夫。

  董小姐情不自禁地把姚大夫抱得更紧了。

  “哎呀,我真不行了!我这手术憋尿的本事都max了。”姚大夫扔下行李和张老师,火急火燎地拉着董小姐往厕所跑。

  董小姐的嘴角一直扬到耳根儿。大概十来年前初中那儿会儿,董小姐和姚大夫也是这么手拉着手跑着去全世界,上操、上课、上厕所都是这样拉着手去、拉着手回。90年代末的学校全都是大工地,各种逸夫楼和实验楼在嘈杂声中拔地而起。她们俩在其中一个崭新的厕所里碰见了一个陌生的赤裸下体。厕所的门帘挡住了下体所有者的上身,两个人洗完手刚要往外走,被这一幕吓得僵在那里足有10秒,然后这个无头的下体就跑了,令董小姐想起机器猫里的一个情节。等姚大夫和董小姐回过神以后都傻笑起来,试图回忆刚才自己叫出声来没有,未果。姚大夫当时对男性器官远没有现在这样不屑一顾。

  “原来人是会被吓呆的。”姚大夫美丽的大眼睛忽闪着不解和气恼。

  董小姐当时就跟姚大夫说:“下次让我再看见,我一脚飞踹上去!”

  没想到这一天,出现在两年以后。姚大夫和董小姐一起住校,学校的游泳馆刚开,俩人游完泳准备离开的时候,救生员拿着池边的泳镜问是不是她们落下的。这时候,从男更衣室跑出一个全裸的男人,一边跑一边喊:“哎——泳镜是我的!”董小姐看到赤裸的下体,多年的预演化成一脚飞踹过去,赤裸的中年男子在湿滑的泳池边应声倒地。

  “哎哟——”

  而这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教导主任汪老师。实际上,汪老师并不是露鸟狂人,只是游完泳正准备洗澡之际,发现泳镜落在外面,又听外面在失物招领,就不自知地裸奔着出去认领泳镜了。董小姐在教导处陪一万个不是的时候,作为董小姐唯一有利证人的姚大夫忍着笑,眼泪都逼出来了。国庆游行在天安门广场排练的时候,董小姐和姚大夫又拉着手去上厕所。厕所排队,排她们前面一个女孩儿一听她们是师院附中的,马上问:“董晓萌是你们学校的吧?她是不是预谋淹死你们教导主任没成功?”姚大夫当时都笑背过气儿了。
那笑声真好听。北京的夏天真好。
 
  “男朋友没一起回来?”张老师帮董小姐推着行李问。

  “他请不了那么长时间假。再过三周到,婚礼肯定能参加!”董小姐努力保证着。

  “得嘞!我跟她大表姐汇报一声。”张老师话还没说完,被姚大夫狠狠扯了一把。

  董小姐不以为然地对姚大夫说:“放心,我和你表姐打不起来。我们俩最多也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打造你的完美婚礼肝脑涂地。”

  “还肝脑涂地,你有肝么你?”姚大夫宽慰地笑了。而董小姐拉着姚大夫的手都出汗了,就是不肯放下来。

  推着行李箱进电梯的时候,刚好碰见飞机上邻座的阿姨,看着董小姐拉着姚大夫、姚大夫拉着张老师这个阵型,阿姨什么也没说,揪了揪老伴儿的衣襟,偷偷瞥了瞥她们。董小姐马上洞察了一切,跟姚大夫耳语两句,姚大夫大大的眼睛亮了,把未婚夫张老师的头扭了过来,开始热吻,手还拉着董小姐。董小姐冲电梯里的两位老人挤了挤左眼,摇了摇拉着的手,再指指张老师,用口型说:“他还不知道呢。”三个人就这么手拉着手,在惊呆的两位老人家注目中,走出电梯,走进北京夏日午后的停车场。

  好容易到家,打开行李箱正要给二老献宝,董小姐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你这买的都是什么呀?”田会计握着茶缸走过来,“又都是给狐朋狗友带的吧?啧啧,这得多少钱啊?你算汇率的时候得按买的时候换啊,这两天人民币又跌了不少。”

  没有小星星贴纸的箱子里名牌的包、化妆品和女士服装,感觉是平行世界里另外一个更富有的董小姐应有的一切。

  “拿错了,这箱子不是我的。”董小姐一边翻一边计算,“这指不定是哪个淘宝代购的箱子,我那箱子要不是有我的i20表格,我真不想跟她换了。这一箱少说得好几十万呢。怎么没人找啊?”

  “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下午来了好几个电话,说是航空公司的,要找董晓萌小姐。我还说这年头诈骗的消息太灵通了,你这刚落地,骗钱的就追来了。我就给它来一次挂一次,后来就不打了。”田会计一边得意着,一边一起围观一箱子的高档货。“你可不知道现在诈骗的多猖獗。上次一个男孩儿一上来就喊‘爸爸救我’,鬼哭狼嚎的,吓死我了。幸亏是男孩儿,就这我还吓得心跳了好久呢。你说现在人多坏啊!”

  董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这个桥段了。每次听都觉得是娘亲对自己的一种控诉,一种谴责,一种无可奈何。

  董小姐本能地用手机google搜索航空公司的电话号码,才发现自己手机还一直是飞行模式。“咱家wifi密码是多少?” 

   “啊,wifi啊?我不知道,安上以后就没变过。不是你生日么?”田会计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密码,“我跟你说,肯定是藏在一个非常有道理的位置。”

  “哎呀,别找了,我给你重设吧。”董小姐撸起不存在的袖子打算加油干。

  两个小时过去,董小姐一番摆弄之后,一时间路由器不认得光纤、光纤不认得电脑,全家彻底都不能无线上网了。晚上10点钟,董小姐时差错乱,困意难挡。
“这孩子,怎么在桌上睡了?快进屋去吧!”田会计埋怨着,把董小姐搀扶进屋里,“你说你,行李找不到就算了,网还给我们破坏了!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么?“
在田会计对网络语言无以伦比的运用中,董小姐满怀悔恨地睡去了。

2018-02-01 11:48:30

所有评论(1 条)

  • 嗨皮嗨皮嗨皮 2018-08-29 18:08:30

    ?

八八北京

作者自述: 八八,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马里兰大学古迹保护专业研究生,现居美国,职业媒体人。自编自导的独立电影《里氏5.8》获首届美东华语电影节原创短篇提名。2015年成立知名播客《美女老湿》,收视率直逼400万。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我的叔叔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