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镜子: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丑?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心理学

现代社会,我们总是被各种整容、减肥的信息刷屏。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明明身材匀称的女孩整天喊着自己胖,要减肥;明明五官端正的人却要花重金去医院做整形。其实,国外的心理学家早已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研究,并提出了一个概念——躯体变形障碍。躯体变形障碍(BDD)是患者因身体外表并不存在的缺陷或轻微缺陷而产生的心理痛苦和心理症状。在这样一个重视外表的世界,多达2%的人口正在遭受BDD带来的痛苦,但人们对此却缺少认知。《破碎的镜子》是第一本以BDD为主题的著作,作者凯瑟琳•菲利普斯博士给读者带来了权威和全面的指导。
人们不太容易发现人群中的BDD患者,一些患者的社会功能良好,但是“丑陋的痤疮”或者“恐怖的鼻子”是他们无法向人诉说的苦恼。一些症状严重的患者甚至因此拒绝出门,与世隔绝。通常,患者对自己的问题感到难堪,以至于即使面对的是他们最亲密的朋友或家人,也绝口不提这一问题。菲利普斯博士在本书中通过对案例的讲述呈现了BDD的各种行为和症状,并且提供了快速自我评估问卷辅助诊断。
本书介绍了菲利普斯博士近年来的临床实践和科学研究,包括对大约900例BDD患者的专业评估。此外还介绍了BDD疗法的新进展,为患者的家人和朋友在如何处理这种疾病方面提供了详细的建议。如果不及时治疗,BDD带来的痛苦可能会发展为精神疾患,甚至导致自杀。经过治疗,很多患者都能恢复正常生活。本书适用于专业人士对疾病的诊断,同时为患者和家人了解、对抗这种疾病提供了方法。

试读内容

书摘一  珍妮弗的故事
有魅力的“丑陋”珍妮弗

“真的很为难,”珍妮弗开始诉说,“对我来说,谈论这个问题是非常困难的。我并不愿意到这里来。”她坐在凳子上显得焦虑不安,眼睛看着地板。她的手在颤抖,看上去像是要哭出来了。事实上,珍妮弗曾经两次取消和我的预约。她最终同意到这里来,只是因为母亲的坚持。我曾经通过电话与她的母亲进行过简短的交谈,这位母亲说她感到非常绝望——因为她的女儿有很严重的问题,他们夫妻二人实在没办法应付了。

我问珍妮弗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是什么使她这么为难。“我不喜欢谈论我的问题,”她说,“你可能会认为我很愚蠢或者我爱慕虚荣。但我不是这样的。”她眼含泪水地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这有多糟糕。”她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焦虑地低着头,似乎是在决定要讲什么以及怎样讲。“好吧,我想我应该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问题。我认为我真的很丑。事实上,我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丑陋的人。”

以任何人的标准来看,珍妮弗都是一个有魅力的人。她二十二岁,有一头长长的带有草莓色的金发,绿色的大眼睛,还有迷人的肤色。她让我想起我高中时代的啦啦队队长,一个漂亮活泼的女孩。珍妮弗怎么会认为自己丑陋呢?她怎么可能坚信自己的外表是有问题的呢?我想知道她的问题会是什么。我看不出她任何地方有任何缺陷。

起初,珍妮弗不愿意细谈。“反正我就是认为自己不漂亮,”她说,“这种想法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我无法使自己确信这种想法是错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会对我说我看起来很好——每个人都这样说——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我看起来很恐怖!”

“外表的什么方面让你这么苦恼呢?”我问道。“皮肤,”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这样回答我,“看到这些粉刺、疤痕和斑点了吗?”我真的没有看见她说的这些东西。从我所坐的位置来看,她的皮肤很干净。珍妮弗站起来,走向我,“看见这些斑点了没?”她再次问我,指着她的脸颊和鼻子。在她所指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些白头粉刺,但是必须要在距她三十厘米内的距离才能看到,即使那样还必须凑近了看。

珍妮弗重新坐下来,继续讲述她是怎样从十多岁起就开始担心她刚刚指给我看的那些“粉刺”和“斑点”的。她还认为自己的皮肤太苍白了。她说:“我看起来就像鬼。其他人外表都很正常,只有我显得十分不自然。我就是一个丑八怪。”

“这个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问她。“大约11岁的时候,”她答道,“从鼻子开始的。我的鼻孔一边高一边低。我还记得有一天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接着就开始恐慌。我在想,‘那就是你的样子吗?你看起来真恐怖,就像一个怪物!’”

“当鼻孔不再干扰我的时候,皮肤又取而代之。现在我想的全是我的皮肤有多糟糕。我一天当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想这个。人们在十五米开外也能看到它!”说到这里,珍妮弗哭了——她真的坚信自己是丑陋的,并且全世界都看到她的丑陋。

谈到这里,珍妮弗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讲下去,她太痛苦了。但是,在鼓励之下,她还是努力继续讲述。“我试着不去想,但我做不到,”她说,“我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想这件事。这是我每天早晨醒来想到的事。我一边想着‘它看起来怎么样了?’一边冲到镜子前。我一整天的状态完全由我的皮肤早晨呈现出来的样子所决定。不幸的是, 80%的时间它看起来都很糟糕。”

读高中时,珍妮弗由于过分担心她所谓的“丑陋”,根本无法专心上课。先占观念充满了她的脑子,拖垮了她的精力。“我精心打扮,把皮肤晒成棕褐色,涂蓝色的眼影,不停地折腾头发,以此分散人们对我皮肤的注意。但是这些都不起作用。我无法专注于学业,不想被别人看见。对我来说,待在学校里太艰难了。”她说,“我从中午就开始打电话让我妈妈接我回去。她不愿意来接我,因为我应该上课,但我实在太难过了而且号啕大哭,她只好来把我接回家。”

做家庭作业时,珍妮弗会通过摆在桌子上的镜子频繁地审视自己的脸,所以她无法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阅读时,她还是忍不住要照镜子。“我必须得看看我的皮肤怎么样了,”她解释说,“我得看看它们有没有变得更严重。有时候,我会在镜子前待好几个小时查看那些缺陷。”

“我还会用指尖去抠皮肤,”她补充说,“那样反而使它变得更糟。有时,我用蘸了酒精的针反复抠弄皮肤,试图消除这些粉刺并且把脓挤出来。我什么都不放过——小肿块、黑头、任何斑点或者有缺陷的地方。有时候我会弄到凌晨一两点,然后第二天在课堂上打瞌睡。有时甚至还会弄出血来。那之后就一直感觉极糟。把皮肤弄成这样,我简直要疯掉了。”

由于对皮肤问题的过度担心,珍妮弗的成绩从A滑落到B再降到D,并被编入了专为学习困难学生准备的班级,尽管她很聪明。九年级时,在旷课很多天之后,她辍学了,虽然她很想读大学。“我真的很想留在学校里,并且也尽力了,”她说,“但我做不到。实在是太艰难了。”


书摘二 躯体变形障碍的表现形式
我讨厌我的长相,这是问题吗?

 “我讨厌我外表上的一切!”
有些人不喜欢的身体部位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讨厌自己的整个身体。一位男士非常讨厌他的33个“不正常的”身体部位,并且深受其扰!还有一些人因为不喜欢的身体部位过多而无法逐一描述。他们会说“我的整个身体都是丑陋的”或“我讨厌我外表上的一切。”

一些人在谈论对于外表的担心时会使用比较笼统的词汇,因为他们觉得太过尴尬而不愿透露和讨论他们不喜欢的具体部位,或者担心把问题说得太具体会引起更多注意。毕竟“我的样子出了问题”比“我认为我的生殖器太小”更容易说出口。就像一位女士所描述的,“我会告诉医生我对衰老的恐惧,但绝口不提皱纹和毛发问题。笼统地讲要容易得多。”

在最初与拉里(Larry)进行的两次面谈中,他告诉我“我只是不喜欢我的脸,不喜欢它的样子。我觉得它和其他人的脸都不一样。”“有哪些具体的部位让你不喜欢吗?”我问他。“没有,没有具体的部位。我只是不喜欢这张脸本身。”他答道。直到第三次面谈,他感到足够放松的时候,才讲得比较具体:鼻子太宽、前额太小、眼睛又小又圆。“如果之前就对你说这些,我会觉得很尴尬,”他说,“我觉得羞耻。”

“我看起来像大猩猩”
一些人认为用动物来描述他们对于外表的担心更容易也更准确,甚至有些人会有食物来描述。在我见到的第一组BDD患者中,一位患者担心外表的多个身体部位,其中之一就是他的“蛋形头”。另一位患者则称自己看起来像鸡。这是在他看来最为恰当的描述,生动而具体地传达了他的担心——皱巴巴的脸、大鼻子、瘦长的脸、凹陷的颧骨。在一份已被发表的报告中,一位患者抱怨自己的脸颊“像金花鼠一样”。一位担心自己脸上汗毛过重的女士说自己像个大猩猩。这些直白的描述反映了他们对于自己外貌的认知,有助于我们理解BDD患者是如何看待他们自己的,以及他们认为其他人是怎样看待他们的。

一些人把自己和他人进行比较,说自己看起来像被烫伤的人、钟楼怪人、“傻子派尔”或者象人。一位讨厌自己的头发的男士称自己看起来像电视剧《宋飞正传》(Seinfeld)里的克雷默(Kramer),但其实一点也不像。也有一些BDD患者会把他们的自感缺陷与某个家庭成员或亲戚联系起来。“我的样子会让我想起我父亲,我不喜欢他。”一位40岁的女士这样对我说,“他的内在和外在都是丑陋的。”一些担心头发稀疏的人会说他们看起来像他们秃头的叔叔或越来越像他们秃头的父亲。一些患者说他们总是被告知他们看起来像某个亲戚,因此他们的担心就会集中于那位亲戚外表上的某个(他们认为)毫无吸引力的部位。

“我不够有女人味”
一些人会把他们的自感缺陷与一些他们认为消极的特质联系起来,比如衰老或缺少男性气质或女性气质。例如,他们会同时提到对皱纹和衰老的担忧,当他们担心皱纹本身的丑陋时,也会为“皱纹是开始衰老的征兆”而苦恼。我曾见过一位不得不住院治疗的年轻女士,她非常绝望,因为她坚信自己的外貌发生了变化,她坚信面部新增的皱纹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

一些女性担心自己不够有女人味。她们通常会担心乳房太小或面部汗毛颜色过重、数量过多,这让她们认为自己看起来像个男人。担心自己不够有女人味和自感缺陷本身一样令人痛苦。一位担心乳房太小的年轻女性说她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女人,因为乳房是女性的象征”。尽管她经常收到约会邀请,被称赞很有女人味,但是她不相信他们。

一个受面部汗毛困扰的护理专业学生玛丽(Marry)告诉我:“脸上的汗毛让我看起来很阳刚。我小时候留短发,有时人们会误以为我是男孩,也许那个时候起有些事情就不太对了。我觉得自己很男性化并且像个怪物。”

同样,担心生殖器太小的男性通常认为自己缺乏男子气概,担心异性会发现他们不够性感。“这让我感觉自己不够有男子气概,就像我不是个真正的男人一样。”一位年轻男士这样告诉我,“这真让人难堪,我总感觉自己需要掩藏什么。我的痛苦在于我只能算是半个男人。”另一位男士说:“我的生殖器虽然不丑,但是它看起来没有吸引力,也不够有男子气概。我所有的担心都与此有关。作为一个男人,我感到很羞耻。”一位非常年轻的男性对我说:“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起来令人厌恶。我在学校里一直表现很好,但是在运动上表现不佳。我小时候很瘦,戴着一副厚眼镜。我希望自己的鼻子可以看起来更男性化——长鼻子让我看起来像个书呆子。”

对未来的担忧:“我不久后就会变成秃头!”
一些人担心他们的自感缺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糟糕、更丑陋。“我一直担心将来,”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士告诉我,“我害怕我的皮肤会越来越糟糕。”“因为外表,我变得非常抑郁。我确信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更加糟糕,”卡梅拉(Carmella)说,“如果头发继续减少,皱纹变得更加严重,我肯定无法接受自己。我还怎么活下去?如果我的问题(就像我的牙齿一样)不会变得更糟糕,我就不会如此恐惧。”奥利维娅(Olivia)担心她将来无法工作——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外貌可能会越来越丑。“当我变得又老又丑的时候,没有人会愿意雇佣我的。”她说。埃里克(Eric)担心自己的头发会越来越少,不久后就会变成秃头。“秃头的人肯定是被排斥的,”他告诉我,“当我的头发全部掉光时,我的生活也就结束了。”

2018-02-01 11:43:50

所有评论(5 条)

  • 至高小天使 2018-04-22 13:04:13

    自信的塑造,需要从娃娃抓起,错过了那个时段,长大后就很难再有机会。

  • wenxh0755 2018-04-01 18:12:43

    好卫生巾 养女人的子宫卫生巾是有价的,但好子宫是无价的,世界上的东西都是要一分钱一分货,快来和我一起选择健康又舒适的姨妈巾Suki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子宫越健康,女人越年轻!为女性的生殖健康保驾护航,详询13686406889(微信同号)

  • 鹿7爱喝冰美式 2018-03-29 16:36:19

    还是喜欢

    • 鹿7爱喝冰美式

      2018-03-29 16:36:48

      为什么喜欢呢?是因为每次照镜子,我真的觉得自己丑

  • 鹿7爱喝冰美式 2018-02-10 22:21:25

    看着感觉不错,很有意思的样子

施图

作者自述: 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