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大概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文化

一部解读鲁迅《呐喊》的著作,主要是用口语讲述的方法,讲解鲁迅《呐喊》的主要内容。全文是按照《呐喊》的顺序,把鲁迅《呐喊》中的每一篇小说作为一讲,讲解全部《呐喊》中的小说,因为有些小说如《阿Q正传》的内容和可以挖掘的意象特别多,而一些小说如《一件小事》的内容较少,所以每一讲的长度并不一致。本书最开始的定性是针对于高中学生讲解一些有关于《呐喊》深层的东西,但随着对《呐喊》阅读的深入,也开始渗入到《呐喊》的主题、写作方式、写作技巧、时代背景,不但能够浅出,而且能够深入。写作的过程其实是先有讲解后有讲稿,最开始是在微信读书上进行语音讲解,后来发布在喜马拉雅上,受到很多关注。如果有出版商对这个语音部分有兴趣,可以加上语音版权。全文目前已经写完,总字数九万多字。

试读内容

周作人说《风波》这篇文章是鲁迅文章当中读的人数最多的,这倒不是假话,因为施蛰存在编撰《中学生文艺月刊》的时候曾经把这篇文章当做例文来加以解说,我们之前曾经讲过施蛰存的《说〈明天〉》,在这篇文章里,他说自己还写了另外的一篇关于《风波》的解读。我去查了一下,这篇解读《风波》的文章作者并不是施蛰存而是陈和,所以我并没有找到这篇文章的电子的版本或者是后来的重印版本,因为陈和的有关资料太少,我没有办法从网上找到的文章或者是他的文集,来收集到这篇文章。《中学生文艺月刊》的纸质版在网上也是有的,可惜要价3000块,我买不起,所以没有法子像解说《说〈明天〉》一样解说这篇文章,这是非常遗憾的。所以,我现在有这样的想法,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状况下,钱都是刚需,包括做学问也是一样,这是我最切身的感受。所以在好好做学问之前,我想先好好赚一段时间钱,这也是不需要我向各位掩饰的。
《风波》这篇文章无论从主题上还是线索上都与前一篇文章——也就是《头发的故事》——完全相同,主题都是写辛亥革命没有真正成功,民间还是将革命的成功认为是权力的易代,而在线索上,这篇文章仍然选择头发。用同一主题、同一线索写两篇文章,第一是因为上一篇文章有些细节性的东西没有说清,第二是因为此刻还需要还原到一个具体的时空当中作为证明——这个时空是没有N先生的。这就造成了两个结果:第一,文化人不知道有乡村,于是出现了一个文豪,大发诗兴,说,“无思无虑,这真是田家乐呵!”“但文豪的话有些不合事实,就因为他们没有听到九斤老太的话。”这文豪不知道像九斤老太这样的人存在,更不知道乡村里不曾接受革命,只知道农家乐,是因为他的生活离真正的底层生活太远,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革命,都做不到最底层那里去。第二是农村人也不知道文豪,他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是撑船为生的七斤,而七斤虽然已经三代脱离于土地,但本质上还是依附于乡村而存在的,他努力摆脱乡村但却不得不在乡村生活,包括文章的最后,写他的女儿六斤也只能裹了脚在乡里帮母亲干活。所以,在可以预见的两代人之内,七斤家是不太可能融入到城市生活,而他们的视角和视野也是乡村的。换而言之,现在七斤他们所生活的时空是和城市的时空完全隔绝的,城市里的革命也好,新鲜事也好,到了村里就全都变了味。
所以我们现在就要知道《风波》的时空是什么?首先,时间上说:1917年张勋复辟。我们读历史都知道,1916年袁世凯死了之后,大总统由黎元洪来接任,而袁世凯原来的部下段祺瑞当了总理。段祺瑞是袁世凯缔造的北洋军阀的人,势力非常强大,而黎元洪本身既不属于革命党,又不属于北洋军阀。对于革命党来说他是外人,因为中国的革命的组织是由孙中山、黄兴和宋教仁来组织的,只不过武昌起义的时候刚好孙中山、黄兴、宋教仁都不在场,于是革命军临时找了黎元洪来救场,所以黎元洪其实跟革命军并不一心,而他也不属于北洋军阀,所以势单力薄。段祺瑞的北洋势力庞大,当时非常想架空黎元洪,处处与黎元洪作对,当时被叫做“府院之争”,“府”就是总统府,“院”就是国务院,就是总理的办公机构。于是段祺瑞找到同属于北洋军阀的张勋来北京调停,结果张勋到北京之后把扣押了黎元洪,但也没有拥立段祺瑞,而是让清朝的皇帝溥仪来登基。张勋这个人非常奇怪,中华民国成立之后他不但没有剪掉自己的辫子,而且也强迫自己的士兵留着辫子,所以他被称作“辫帅”,而他的军队被称为“辫军”。他在心里是效忠溥仪、效忠清政府的,所以现在能有一个协调的机会,刚好让溥仪来复辟。所谓“复辟”,“复”是恢复,“辟”的本义是法,也可以引申为合法君主,所以“复辟”说的是恢复君主合法身份,这场运动应该叫“溥仪复辟”才对。但溥仪登基那一年,1908年的时候只有2岁,现在是1917年,他也只有11岁。一个11岁的孩子,不可能有太多的权力欲望,是张勋借这个机会逼他复辟。所以,中国近代历史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词,叫做“张勋复辟”。张勋又不是皇帝,哪来“辟”可“复”呢?但他是逼着溥仪,不是溥仪的本意,所以这样来命名。张勋复辟一共12天,最终被段祺瑞推翻。
接下来从空间上来说,鲁迅把它定位在鲁镇。原文上介绍七斤:“从他的祖父到他,三代不捏锄头柄了;他也照例的帮人撑着航船,每日一回,早晨从鲁镇进城,傍晚又回到鲁镇,因此很知道些时事”,而且七斤也提到“咸亨酒店”,也就是孔乙己和老拱们生活的地方。作者《孔乙己》描绘鲁镇的穷,《明天》描绘鲁镇的压抑,而《风波》则描绘鲁镇的闭塞。从哪看出闭塞呢?鲁镇里有两个人物,一个是七斤,一个是赵七爷。七斤是个撑船的,也是小说中的线索性的人物,但他应该不算主角,因为性格刻画不是很明显。有很多小说都是这样设计的,比较著名的像金庸的《碧血剑》,里面的男主角是夏雪宜,而袁承志则只是一条线索。鲁迅介绍七斤:“很知道些时事:例如什么地方,雷公劈死了蜈蚣精;什么地方,闺女生了一个夜叉之类。他在村人里面,的确已经是一名出场人物了。”换句话说七斤所知道的所谓的时事其实都是一些花边新闻,那么这些花边新闻不是家长里短,而是完全迷信的话。七斤本身是农民,生活在农村,原本有迷信的意思和迷信的说法。
第二个人是赵七爷,这是姓赵的人第一次出现在鲁镇,但是《狂人日记》里的赵贵翁,《阿Q正传》里的赵老太爷,都姓赵。在百家姓里,赵是首姓,代表特权的一层,不过鲁迅所写的这三位姓赵的老爷都是乡里的特权,而不是上流社会的特权,这是需要注意的。赵七爷不懂历史,只知道《三国演义》,迷信英雄,“常常叹息说,倘若赵子龙在世,天下便不会乱到这地步了。”所以你会发现他的价值观是希望通过英雄来拯救。希望在天下混乱的时候,有一个赵子龙这样的来主持局面。这样的人也会支持一下革命,但当革命成功之后,发现并没有英雄式的人物,什么事情都要老百姓来做了,他就觉得革命不符合英雄主义,仍然希望有一个英雄出现,所以他把张勋比作是张翼德的后人。张翼德就是张飞,赵七爷的思想仍然没有逃脱《三国演义》,还是主张世界上有英雄后代来主宰世界。对于英雄后代的迷恋,实际上也是中国人的一个传统,也是我们传统小说当中的一个主题,比如说《罗家将》是罗成的后代,《薛家将》是薛仁贵的后代,《杨家将》是杨业的后代,《呼家将》是呼延赞的后代,都是英雄后代的故事,还有陈忱有一本书《水浒后传》,看上去是《水浒传》的续集,但是仍然是对水浒英雄的后代寄予厚望,包括《后西游记》,明明《西游记》的师徒四人已经成正果了,但他还是要孙小圣、猪一戒等四个人来斩妖除魔一番,也都是英雄后代的情结作祟。过去歌颂的英雄都是开国英雄,但整个社会需要拯救的却不仅仅在开国时期,也需要英雄一代一代地活下去,一代一代地拯救下去。所以这是传统中国民众的心理状态,呼吁英雄的出现,而且觉得只有英雄或者是英雄的后代才能主导历史。这种心态在赵七爷这样的半吊子文化人中尤其严重,一方面他们有一点知识,对历史或现实政治都有所不满,另一方面,他自己并没有能力改造世界,同时又站在传统读书人的立场上要维护秩序,那当然只有英雄的后代来维护这事,因为历史是英雄开创的,秩序是英雄定下的,当然现在有了不平也应该找他们的后人来做。

2018-04-24 16:41:28

所有评论(0 条)

驭笔峰居士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