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花季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其他

新学期,一班转来一个叫肖大勇的男生。他的到来,改变了正在竞选班长的秩序,也改写了一班打篮球屡战屡败的历史。
竞选班长失败的冯慧,开始与新班长贾茹逸展开角逐。在参加英语戏剧比赛中,冯慧利用肖大勇,麻痹了对方,终于扳回一局。贾茹逸通过这件事,开始体会到友谊的珍贵。
而自从贾茹逸在一次无意中替肖大勇解围之后,就成了肖大勇心中的女神。不料,冯慧也悄悄喜欢上肖大勇。
这时贾茹逸因为拍摄视频与死党沈晓馨翻脸。冯慧和她的小伙伴似乎成功地将贾茹逸另一个死党吕国栋拉到自己阵营。
肖大勇不知道怎么拒绝冯慧这个富家千金小姐的各种暗示,不料这个时候,却传来肖大勇父亲(因见义勇为)患上艾滋病的消息。
冯慧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不知所措,她懵懂的爱情开始摇摆。恰好在这个时候,她的土豪老爸惹上官司,从小锦衣玉食的公主一夜变成了一贫如洗的灰姑娘。
肖大勇在全班压力下离开学校。贾茹逸说服律师老爸帮助无钱请律师的冯慧一家打官司。贾茹逸与沈晓馨消除隔阂重归于好,两人开始为找回肖大勇做努力……

试读内容

第1章
下午的太阳照进教室,映在班主任胡老师脸上,让他整张脸看上去一半是白的,一半是红的。
他一只手扶着讲堂,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大声说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班长的学生,不是好学生!”
坐在第四排的女生贾茹逸抬眼瞥了一眼黑板上的几个大字“竞选班长”,从心里发出一声嘲笑:“瓜娃子才想当班长呢!”
她低下头,拿笔飞快地在一张纸条上写下一串字,悄悄地扔给了前面座位上的沈晓馨。
沈晓馨和贾茹逸是死党,在幼儿园时代,两人一见如故,发誓要将友谊进行到天长地久。
此时她正聚精会神地聆听胡老师在这新学期第一节班会上的讲话,突然觉得有一个白色纸团从肩上滑落,忙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
沈晓馨偷偷地瞄了一眼胡老师,发现胡老师镜片后的眼神稳稳地落在天花板上,于是松了口气,悄悄在桌子底下打开纸条。
纸条上写的是一长串英文字母,沈晓馨将纸条摆在中间,两只手模拟着敲击电脑键盘,在脑海中迅速将这一串英文字母用五笔输入法翻译成汉字。
那张纸条上的字母密码,被破译之后的汉字是这样的:“胡老大今天说话这么铿锵有力,中午肯定吃多了!”
贾茹逸扔出纸条,就闭着眼睛养神,班会课对于她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养神课,抽这会功夫,她准备先回忆一下昨天那场狗血的球赛,之后再思考一下阿富汗的局势,顺便再暗骂两句美国这几天对华的态度。
当然,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她将一只手扶住额头,以防胡老大以为自己这个天才的学生正在打瞌睡。
她一边闭着眼,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摸桌子,按照往常的经验,沈晓馨很快会用同样的密码方式给自己传来另一张纸条。
可等了好一会,贾茹逸都摸了个空,她不耐烦地想:“瓜娃子就是反应迟钝,没有电脑连个五笔也不会。”
她正要睁开眼睛,却听见胡老师的声音传来:“沈晓馨,你提名谁来当下一届班长?”
一班奉行民主政策,入学时沈晓馨因为升学考试第一,被全班选为班长。胡老师规定,班长一年一届,所以,开学第一天的班会,就被安排来选班长。
作为退休班长,沈晓馨的意见当然值得重视!胡老师一边说,一边满心期待地看向沈晓馨。
沈晓馨站了起来,她说:“老师,我选贾茹逸!”她的话像高压电流戳进贾茹逸的小心脏,让她觉得一阵呼吸困难。
两人一前一后,只隔了一张课桌,贾茹逸要伸手抓沈晓馨的后背,如探囊取物。
可有胡老师在,贾茹逸当然不敢明目张胆,她只好伸出右腿,从桌子底下去踢沈晓馨。
不过沈晓馨早对死党的反应了如指掌,她早就把右腿屈了起来,贾茹逸踢了个空。于是不甘心的贾茹逸又伸出了左腿去踢她左脚,不料沈晓馨听到桌子底下的细微声响,早就配合地将右腿放下,左腿屈了起来。
站在讲台边上的胡老师隔着课桌,当然看不见两人在底下的腿来脚往。他脸上挂着笑,听到沈晓馨有条不紊地陈述自己的理由:“贾茹逸非常聪明,每一门功课都好,而且兴趣广泛,羽毛球、网球、乒乓球、摄影、绘画她都精通!”
贾茹逸背上冷汗直冒,自己兴趣广泛倒是不假,可是门门懂,样样瘟,沈晓馨这不是让自己出糗么?
胡老师的眼光在贾茹逸的脸上停了一停,只听沈晓馨仍继续说道:“贾茹逸同学外表冷酷,内心热情,这样的同学不当班长,谁当班长!”
沈晓馨说话条理清晰,声音清脆,话音一落,迎来一片掌声,胡老师也情不自禁点点头,心中夸道:“沈晓馨同学第一次当着全班同学讲话,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这不过才一年就锻炼出来了,唉,我真该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啊!”
胡老师正得意,冷不防角落一个人举起手来,还不等胡老师让他发言,他就一下站起来急吼吼地说道:“胡老师,贾茹逸脾气火爆,不是经常对同学翻白眼,就是骂粗话。
正在羞得无地自容的贾茹逸听到这话,立刻在心里骂了句“瓜娃子“,她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说话的人是吴卓。
胡老师被吴卓的大嗓门吼得心脏抖了一抖,他扶了扶眼镜,和气地问:“吴卓同学,贾茹逸说什么粗话了?”
吴卓气呼呼地说:“她经常骂我瓜娃子。胡老师,我要选冯慧!”
冯慧成绩一般,可她有个有钱的老爸,老爸出差回来,总会带一大堆好东西,冯慧总是把它们带到班里来,招呼大家一起吃。
吴卓嘴馋,第一次吃到冯慧带的苏格兰曲奇饼干之后就成了冯慧的贴身保镖,每天鞍前马后地献着笑脸。
吴卓的话提醒了班里一大群人,立刻就有几个人附和起来:“那天我问贾茹逸一道数学题,她只瞧了一眼题目,就骂了我一句‘瓜娃子’!”
“昨天我进大门跟贾茹逸打招呼,她跟我翻了个白眼!”
教师一下如同一锅煮沸的水一样沸腾了起来,贾茹逸一声不吭,在心里诅咒着这群“瓜娃子”,心中一边盘算着如何摆脱窘境。
沈晓馨没料到局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时愣在那里,听到周围攻击自己好友的声音,又是气恼又是着急。
胡老师拍了拍讲台,说道:“淡定!淡定!”
于是声音一下全消失了,这时果丹皮举手要求发言,胡老师点点头,果丹皮站起来,咳了一下清了清喉咙,说道:“同学们错怪贾茹逸了,贾茹逸眼神不好,只有翻白眼的时候才看得清楚。”
全班一愣,贾茹逸哭笑不得,自己2.0的视力,什么时候眼神不好了?
果丹皮是个高高的男生,因为喜欢吃果丹皮,所以大家都叫他果丹皮。他和沈晓馨一样,和贾茹逸住一个小区,都是贾茹逸心中的过命之交,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拆他的台,于是贾茹逸只好默认。
全班同学见贾茹逸不反驳,竟然相信了果丹皮的话。果丹皮生怕胡老师不信,又补充了一句:“贾茹逸每天在家,要冲她爸妈翻几十个白眼。”
于是全班都同情地看了一眼贾茹逸,贾茹逸不动声色,心中想:“果丹皮,我一会再收拾你!”
果丹皮见众人相信了自己,又耐心解释说:“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学习目标聚在一起,贾茹逸没有把大家当外人,所以才称大家是‘瓜娃子’!”
沈晓馨如梦初醒,赶紧补充了一句:“是的,贾茹逸的妈妈是成都人,‘瓜娃子’在成都方言里,就是,就是——”
她正搜索枯肠,斟酌着对贾茹逸最有利的词,只听胡老师嘴唇一张,吐出两个字来“宝贝”。
沈晓馨大喜,连连点头说:“对,就是宝贝的意思,贾茹逸的妈妈就是这样叫贾茹逸的。”
全班同学若有所思,因为是胡老师金口所说,当然不敢怀疑。
于是胡老师将贾茹逸作为候选人写在黑板上,接下来的教室气氛活跃,一连又有五六个同学被提名,但经过几番讨论,胡老师又抹去了他们的名字,到最后,黑板上只剩下了两个名字:贾茹逸,冯慧。
胡老师弹掉手中的粉笔头,潇洒地一甩头上三七开的短发,激动地说道:“到底鹿死谁手?同学们,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历史的一刻吧!”
他正要让众人投票,却见门口光线一暗,校长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胡老师马上两眼放光地迎了上去,一边转头对众同学说道:“大家可以先思考思考、研究研究、讨论讨论,我去去就来。”
校长一个眼神,就把胡老师招出教室,两人在门口说起话来。这一去,胡老师就去了二十分钟。
贾茹逸始终在座位上一声不吭,也不和前后左右的人讨论研究,不过她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沈晓馨和果丹皮当然正全力以赴地帮她拉选票,不过冯慧的几个死党连同吴卓也正在为冯慧摇旗呐喊。
贾茹逸本来没想当什么破班长,可被吴卓当面告状,顿时起了叛逆之心,她赌气地想:“瓜娃子不让我当班长,我偏要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胡老师还没回讲台,贾茹逸瞥了一眼腕表,心中嘀咕道:“这个效率开班会,还选什么班长!”
这时周围声音小了下来,胡老师又从门口折进教室,他满面堆笑,身后跟了个十四五岁的男生。
男生脸黑黑的,一双眼睛里含着满满的羞涩与不安,身上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蓝色运动服。
贾茹逸只看了他一眼,就在心里对他的身份做了一个精准的判断:父母是农民工,住在出租小屋里,百分百不会玩无人机,不知道克隆技术,不会用支付宝,百分之五十没碰过平板电脑。于是她迅速将眼睛垂了下去。
胡老师对同学们说:“同学们,新学年新气象,咱们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他的名字叫——”
说着他转向那个男生,说:“你和同学们介绍一下自己。”
男生涨红的脸一下更红了,他双手不安地揉搓着衣角,眼睛怯怯地看一眼第一排的一个同学,马上低下头去。他说:“我叫肖大勇。”
贾茹逸在心头说:“这个名字也太普通了,没品味!”
这时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以为肖大勇会再说下去,向大家表示一下他激动的心情以及请大家以后多多照顾之类的客气话,谁知肖大勇的嘴就像被胶带封上一样,半天没有了一个标点符号。
于是沈晓馨鼓起掌来,在她带动下,教室扬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肖大勇眼睛一亮,抬头看了一眼大家,又低下头去。
胡老师眼睛在同学们身上扫了一圈,问:“谁愿意和肖大勇同桌啊?”
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肖大勇额上泌出一层细汗,把额前头发打湿成一缕一缕的,冯慧举起手来,说:“老师,我愿意。”
冯慧的同桌叫刘娜,她是冯慧的死党之一,听到冯慧的话她很吃惊,但转头看见冯慧冲自己挤了挤眼睛,马上就明白过来。
贾茹逸对冯慧的举动也心知肚明,知道她不过想拉拢人心。贾茹逸在心头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却见沈晓馨站起身来,说道:“老师,贾茹逸同桌空着的,不如就让新同学坐贾茹逸旁边吧!”
贾茹逸的同桌在上学期期末转学走了,现在还空着。
听到沈晓馨的话,贾茹逸叫苦不迭,金大勇现在的模样活像一只脏兮兮的泥猴子。
可是她这时已经决定要和冯慧竞争班长,无论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定要装模作样才行!
于是贾茹逸咳了一声,调整脸部表情,对肖大勇微笑着说:“肖大勇同学,欢迎你成为我的同桌。”
肖大勇见到贾茹逸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像是看见一条狰狞的狼,全身抖了一抖。
胡老师点头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先去和贾茹逸同桌吧!”
肖大勇迟疑着走到贾茹逸身边坐下,贾茹逸立刻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怪味,她在心中分析着味道的成份:“方便面、汗水、卤菜……”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搭在鼻子下面。
肖大勇看到贾茹逸细微的反应,更加惊慌失措起来,他走到桌边站住,不敢坐到椅子上去。
贾茹逸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她拿开手,殷勤地对肖大勇微笑着说:“坐吧!快坐呀!”
肖大勇嗫嚅着说了声“谢谢”,这才小心翼翼坐到贾茹逸身边。
这时,下课铃响了起来,胡老师感叹道:“真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啊!咱们整整一节班会,居然连选个班长都没选出来。这样吧,学校现在不准延迟放学,咱们下个星期再选!”
他一边说一边就向门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冲沈晓馨说:“沈晓馨,新班长没有诞生之前,你继续负责班里的工作,记得这周让大家训练篮球,下周五的篮球比赛,我们一定要一雪前耻,拿下第一!”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门口,同学们只听见“一雪前耻,拿下第一”这八个字飘飘渺渺传来,像隔着一匹山一样的遥远。

于是同学们收拾书包,小鸟出笼一般走出教室,转眼之间就走了个干净。
贾茹逸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听见沈晓馨催自己:“你怎么这么慢?”
贾茹逸看看教室里已没有了其它同学,大喝一声:“瓜娃子,你敢出卖我?”她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拽住沈晓馨胳膊。
沈晓馨嘿嘿笑着说:“我哪有出卖你,我不过是不想让你这块金子一直埋在地下!”
贾茹逸“呸”了一声,恶狠狠地说:“我就喜欢埋在地下,我就不喜抛头露面,怎么地?”
果丹皮在一旁呵呵地说:“贾茹逸,难道你就想认输,那不是便宜吴卓那混小子么?”
贾茹逸哼了一声,放开沈晓馨,对她说:“我知道你仰慕我这个女神,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上,这回先放你一马!”
果丹皮说:“这就对了!既然要竞选,咱们现在来研究一下作战方案怎么样?”
和所有男生一样,果丹皮的理想之一,就是戎马沙场,保家卫国,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军事生涯。
沈晓馨看贾茹逸不以为然的样子,皱着眉头说:“茹逸,你可别大意,冯慧人缘好,我看投她票的人肯定很多。”
贾茹逸不说话,沈晓馨接着说:“首先,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对任何人翻白眼。”
话音一落,贾茹逸就跟她翻了个白眼,气哼哼的问:“还有么?”
果丹皮在一旁飞快地补充:“不许再骂别人‘瓜娃子’。”
贾茹逸再哼了一声,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近二十条“不许”,她的脸越拉越长。沈晓馨忙安慰她:“咱们今天只提意见,不说好话,茹逸,你放心,我支持你!”
果丹皮在一旁补充道:“贾茹逸,我也支持你,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贾茹逸心中颇有些感动,正要表扬两个人,却瞥见旁边歪歪斜斜的椅子,心头一股无名怒火马上又冒了出来,她大声叫起来:“沈晓馨,你这瓜娃子,今天又越庖代俎!”
话没说完,就看见果丹皮甩了个眼神给自己,贾茹逸闭上嘴,转头一看,肖大勇不知什么时候又折回教室,正胆怯地站在门口看着这边。
贾茹逸强压一阵怒火,温柔地问:“你回来做什么?忘了拿什么东西么?”
肖大勇摇摇头,咬了咬唇,下定决心似地问:“我想参加篮球比赛,可以吗?”
看来这个男生虽然土里土气,但一点也不傻,才来这么一会,就知道沈晓馨是说了算的老大,虽然是贾茹逸在问他,他说话的时候,却眼巴巴地看着沈晓馨,这让贾茹逸更加郁闷无比。
贾茹逸眼珠转了一转,问:“你知道进攻是什么阵形么?知道防守的位置么?”
她一口气问了五六个“你知道”,问得肖大勇瞠目结舌,最后摇着头说:“不知道。”
贾茹逸哼了一声,问:“姚明打的什么位置?从技术上讲,他和詹姆斯哪个更适合大前锋?”
肖大勇知道姚明,却不知道詹姆斯。他一头雾水,看见贾茹逸的一张嘴像鱼一样一张一合,除了摇头,他连话都不敢说了。
贾茹逸又哼了一声,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篮球比赛每个年期打一场,开学打一轮,期中打一轮,到期末决定冠亚军,咱们班从来都是第一轮就被淘汰掉,你一个——”
贾茹逸思忖了一下,说道:“篮球比赛比的是技术,更比的是团队协作,你一个新同学,以后机会还很多,先熟悉一下班级情况再说吧!”
沈晓馨看见肖大勇的眼神暗淡下去,心头不忍,小声劝道:“茹逸,你别这样”
贾茹逸瞪了她一眼,于是沈晓馨只好叹了口气,看着肖大勇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这才对沈晓馨说:“你当班长,就喜欢和稀泥,让不合适的人做不合适的事,咱们班不输才怪呢!”

2019-07-26 16:12:42

所有评论(0 条)

懒马er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小狐夭夭》《琴缘丹心》《警犬朵朵》《末日7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