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夭夭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情感


相传狐狸精修成人形,只有得到所爱男人的一滴眼泪,才会修成正果,得道成仙。
本故事讲述狐狸精的爱情故事,歌颂真挚的爱情可以超越物种,跨越生死,成为世间绝唱。
狐狸夭夭被猎人追杀,巧遇书生得救,对书生一见钟情,为寻找书生来到人间。
书生却一心想求取功名,被富家千金相中,两人订下婚约后,书生到长安一面为其父打理生意,一面寻求仕途机会。
夭夭历经千辛万苦,与姐姐到长安找书生。姐姐为救夭夭巧遇皇上,被皇上看中带入后宫。
夭夭终于以一颗天真而善良的心打动书生,与此同时,姐姐在后宫无意卷入了宫斗漩涡,因为夭夭的粗心大意而屡次险送姐姐性命。
皇上深爱姐姐,却始终没为她掉下眼泪。最终姐姐在遗憾中死去。此时书生面临着承诺与爱情的艰难选择。
恰在此时,皇上一纸诏书,宣长得酷似姐姐的夭夭入宫,美丽而善良的夭夭开始了生与死的角逐。

试读内容

第1章 谷有小狐

人间四月芳菲,碧天如洗,莺懒燕忙。日光落在一片谷中,但见丰草绿褥争茂,佳木葱茏可悦。
谷中一池湖水,波光潋滟,明净如玉,清风拂过水面,游鱼不惊,兀自浅翔水中,怡然自得。
水边一丛芦苇,维叶萋萋,一只小狐狸蜷在里面,一条大尾巴枕在头下,酣然睡得正香。
这时一只凤尾蝶翩然飞来,东停停,西驻驻,最后落在小狐狸尖尖鼻上,扑扇了几下翅膀便一动不动了。
小狐狸似有所知觉,忽然睁开眼来,见是一只大蝴蝶惊扰了自己的美梦,便伸出爪子去抓它,那蝴蝶到底快了半步,便在爪子触到自己之际,腾空飞起。
小狐狸一抓未着,心头懊恼,起身跳起来又去抓蝴蝶,那蝴蝶翅膀一拍,又飞得高些,小狐狸此时睡意全无,大尾巴一摆,便向那蝴蝶扑去。
一时蝴蝶忽上忽下,忽进忽退,小狐狸左扑右追,不觉便跳到水中一块石上,小狐狸正要伸爪去抓蝴蝶,不料爪下踩到石上青苔,爪子一滑,竟扑通一声摔入水中。
顿时水花四溅,待小狐狸冒出水来,那蝴蝶早已无影无踪,小狐狸恼得一爪击在水面上,扬起一串水珠来。
正在这时,只听一个娇媚声音咯咯一笑,念道:“谷有春水,徐徐流之,有狐扑蝶,逐逐不得。谷有春水,涧涧从之,有狐扑蝶,落水而归!”
随着声音,只见一个美貌少女朝湖边走来,年纪十八上下,手如柔荑,肤似凝脂,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一双美目,顾盼黑眸生辉。
小狐狸兀自呆在水中,一双眼珠骨溜溜地在少女脸上转了一转,突而从水中一跃而起,向那少女扑去。
那少女猝不及防,“啊”地一声尖叫起来,只觉全身一凉,已被那小狐狸弄了一身水珠。
少女忙慌用手去挡,小狐狸却用大尾巴使劲朝她脸上一扫,随即纵身一跳,跃入三尺外的草丛之中。
少女恼得连连跺脚,骂道:“我好容易梳的发髻,被你这死丫头弄了一头一脸的水!”
那草丛之中传来一个声音:“姐姐,你这般模样真好看,哪个男人见了你都会神魂颠倒的!”
少女听出这话大有讥讽,恼道:“瞧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那草丛里又传出话来:“姐姐,你快现出原形,来和我打一架啊!”
“呸”,那少女啐道,“我已修成人形,才不想和你一般,成日和蛇鼠虫蚁厮混一起,也不嫌脏!”说罢转身向谷中走去。
刚走出几步,却听见一阵箫声传来,幽幽山谷之中,那声音格外清扬婉转。
少女微微一笑,循着那声音走去,只见一株李花树下,站了一个青年男子。只见他一身白袍,生得面若美玉,目似点漆,见到少女,眼中也漾起笑来,将一支玉箫仍横在唇边,吹出箫声袅袅。
少顷,那箫声绵绵而止,少女莞尔笑道:“大哥哥的箫声愈发好听了,宛若天籁一般。”
男子仰头瞧一眼满树飞雪般李花,笑道:“我料你瞧李花来了——今年李花开得格外好。”
少女点头道:“万紫千红,我独独最爱李花。嗯,咱们修成人形,也该有名有姓,——嗯,咱们姓李如何?”
男子点头道:“随妹妹爱姓什么便姓什么!”
少女俯身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个“姝”字,问道:“大哥哥瞧这个字如何?”
男子笑道:“李姝?好名字!妹妹帮我也取一个!”
李姝道:“咱们修行,不过是想延年益寿,大哥哥便叫延年罢!”
草丛里的小狐狸见少女走远,早探出脑袋,这时几步跃向男子,一下窜到他肩头,大尾巴一屈,缠在男子脖上,说道:“哥哥吹的箫好听,你瞧树上的鸟儿也不叫了呢!”说罢伸出小爪子指树上的鸟。
男子呵呵笑道:“你成日贪玩好耍,也不学你姐姐,将来你拿什么本事去迷男人?”
小狐狸倚在男子肩上,用一只爪子支起脑袋,道:“奶奶不是说了么,咱们狐狸修成人形,自带一股媚气,是个男子便会被迷住!”
李姝嗔道:“呸,若男子只喜欢你一张皮囊,便不会真心相待,若无真心——”
话没说完,小狐狸便抢着说道:“姐姐,你说了三千遍了,烦不烦呀?
李姝愠道:“我说了三千遍,你听进心里去了么?”
小狐狸吱吱笑道:“成仙又能怎样?仙人每日可有果子吃,有蝴蝶扑,想睡便睡,想玩便玩么?我可不想成仙,做狐狸多好呀,这山谷最好,我哪也不去!”
李妹道:“你瞧你这没出息样,也不怕被人笑话!”
小狐狸又笑道:“好姐姐,我错了。姐姐也给我取个名字吧!”
李姝心头仍记着小狐狸甩了自己一身的水,当下恼道:“你成日气我,我才懒得给你取名!”
小狐狸正要央求,脑袋一晃,忽而瞧见先前那只大蝴蝶,正落在不远处一朵白花上,当下便“吱”地一声叫,从男子肩上溜了下来,又去追那只蝴蝶。
那蝴蝶甚是机敏,见小狐狸箭一般扑来,便拍着翅膀飞开,小狐狸倔性上头,忖道:“今日不抓住你,我便不是狐狸!”
当下便紧追不舍跟了上去,远远听见李姝声音传来:“妹妹快回来,当心碰上猎人!”
小狐狸此时哪肯罢手,不依不饶地跟着那蝴蝶,一转眼便没了踪影。

转过山坳,小狐狸已追得满头大汗。自始至终,只离那蝴蝶半毫之遥,小狐狸心中自是气恼难当,见那蝴蝶又落在一丛黄花之中,将两只大翅膀扇了一扇,似在嘲笑自己无能,当下便狠憋一口气,顿了一顿,使出全身之力向蝴蝶扑了过去。
那身子腾在半空,眼瞧着便要抓住蝴蝶,小狐狸心中窃喜,却听见“哧”的一声响,一支利箭擦着自己身子掠过,小狐狸心中一怯,径直摔了下去。
它身子一落地,在地上滚了一滚,只见两尺外一棵树杆上插了支箭翎,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大叫一声不好,回头发足狂奔。
只听一个声音大叫道:“畜生,哪里逃!”一阵脚步声急促响起,一个手执弯弓的猎户追了上来。
小狐狸知大事不妙,使出吃奶力气没命狂奔,心中直祷道:“奶奶、哥哥、姐姐,快来救我!”
却哪有亲人身影,只听得“哧哧”又是两声,两只箭翎射来,小狐狸缩头缩尾,侥幸躲过。
生平头一回遇见凶险,小狐狸三魂六魄丢了大半,正没命奔跑,忽觉脑袋一痛,显是撞上什么东西,跟着便听见“哎呦”一声,小狐狸抬眼一瞥,险些眼睛一翻吓昏过去。
原来自己不偏不依,正撞在一人腿上。小狐狸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勉强定定神,正要回头再逃,两只手却将它轻轻抱起,小狐狸吓得“吱吱”乱叫,只听那人笑道:“小家伙,你乱跑什么?”
正在这时,山坳边传来一个声音:“畜生,你往哪里逃!”
小狐狸顿时身子一软,吓瘫在那人手心之中,心中好生后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追那只该死的蝴蝶。
它自知今日命将休矣,索性将眼闭了起来,却觉全身一热,似是回到那个温暖的巢穴之中,睁开眼来,四周一团漆黑。
正自疑惑,却听猎人声音传来:“这位小哥有礼,请问可曾见到一只小狐狸跑过去?”
一个声音迟疑答道:“小狐狸?”
猎人道:“那小狐狸额上有红斑,不是个普通小兽,是正在修炼的狐仙,此时尚未修成人形,若让它修成人形,定会在世间作乱!”
那声音回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哥,万物皆有灵,狐狸若要修行,说明它灵性非同凡比,请大哥放过它罢!”
猎人听这话老大不耐烦,打量一眼眼前之人,道:“瞧你这模样,是个读书人罢!”
那人回答道:“在下复姓慕容,上昌下如,今日路过宝地,没有见过什么狐狸!”
猎人惦着小狐狸,也不愿同他呱舌啰嗦,道:“你不懂,狐狸精专迷惑你这种男人,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罢罢罢,你没瞧见,我便再去找找,真倒霉,今日怎没带上大黄一起来?”
说罢便远远飞奔而去。
小狐狸听见两人对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忽听一个声音道:“好了,你没事了,出来罢!”
眼前豁然一亮,脚爪已触到青青草地,小狐狸惊魂未定,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躲在那叫慕容昌如的怀里。
慕容昌如将小狐狸放在地上,伸手点了它尖鼻子一下,道:“小家伙,幸好你今日遇上了我!”
说罢他仔细瞧瞧小狐狸,果见它额上有块红斑,当下便笑道:“这猎人白日说梦话,听故事听得多了,人有胎记,也不许狐狸有胎记么?青天白日的,这世上哪有什么狐狸精?”
他见小狐狸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又笑道:“咦,你怎还不走,等着猎人回来剥你的皮么?”
小狐狸一听到“剥皮”,全身毛便竖了起来,当下想也不想,如离弦之箭一般便向谷中奔去,奔出两丈,又忍不住伫足回望慕容昌如,只见他仍望着自己,一身青衫,临风而展,衣袂飘飘,心中忽腾起不舍,却只有深深再瞧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去了。




                   第2章 月下丹青
入夜流星三两,一轮盈月如盘,悬于苍穹,谷中万籁俱寂,只闻草虫喓喓,阜螽趯趯。
月光如水,照入一洞穴中,只见一堆干草之上睡了一个美貌少女,身边蜷缩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正是白日里险些落入猎人手中的那只小狐狸。
少女早已沉沉入梦,小狐狸却是辗转不得眠,未了,索性一骨碌爬起来,悄悄窜到洞口,怔怔瞧着明月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它窜回洞子深处,片刻回来,嘴上竟叼了帛笔。
只见它蹑手蹑足走出洞外,将帛铺在一块平整石上,用右爪执着笔在帛上画起画来。
它画几笔,便停下来仔细瞧瞧,时而摇头,时而点头,那帛上渐渐现出一个俊雅的男子面容来。
不觉月上中天,小狐狸正画得入神,忽听身后咯的一声娇笑,小狐狸如忽闻惊雷一般,正想用身子去遮挡画,那帛却腾空而起,被一人拿走。
小狐狸知是姐姐李姝到来,羞得用两只爪子把脸捂了起来,叫道:“姐姐,快把画放下!”
李姝拿手指戳一下它尖尖鼻子,笑道:“今日你一声不吭,似丢了魂一般,原来藏了心事!”
小狐狸被她一戳,身子一仰,栽了个跟头,它爬起来正要发怒,却听李姝道:“你画得倒也不错——也不亏我平日费了些功夫教你,这画画得跟真人似的,奇怪,你怎画出来的?”
小狐狸听到夸赞,心中欢喜,吱吱叫了两声,问道:“姐姐,我何时才能变成人?”
李姝啐它一口,骂道:“你还未长大,便想男人了么?好不害臊!”
小狐狸将眼睑垂下,口中嘟囔道:“我已经十四岁多了。”
李姝笑道:“你整日不学无术,连首诗也作不好,便是变成人,又能迷到谁?”
小狐狸臊得不行,索性一跃跳到李姝怀中,悄声道:“好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当下它将白日发生的事述了一遍,李姝惊得合不拢嘴,骂道:“你好大胆子,若让奶奶知道,非打你一顿不可!”
小狐狸央道:“奶奶闭关,天亮才出来,姐姐千万别告诉她。好姐姐,那人生得真好看,比你画过的任何一个男子都好看!”
李姝没好气道:“我自修成人形,只出谷三次,每次见到的男子都猥琐不堪,纵有一两个模样俊秀的,又品性不好!”
说罢她瞧瞧小狐狸,见它两眼含春,又骂道:“只听说过咱们狐狸精迷男人,从未听说被男人迷住,你这不是给咱们家族丢脸么?”
小狐狸在她怀里打了个滚,娇声道:“姐姐,你的怀里一点也不温暖!”
李姝杏眼一瞪,一手拧着小狐狸尾巴往地上一掷,骂道:“那个臭男人怀里很温暖么?”
小狐狸在地上滚了一滚,吱吱叫了两声,又跃到李姝怀中,道:“姐姐,他可一点也不臭!”
李姝用手抬着脸,笑道:“你这十足的骚狐狸,真没见过世面,一见个男子便上了当!”
小狐狸急急辩道:“姐姐,他不但模样好,心也好,奶奶总说世上男子薄情负心,我瞧他便不是那样的人!”
李姝见它一脸正色,又瞥一眼帛上的画,不觉好奇心大起,眼珠一转,道:“你跟我来,我去瞧瞧那人长什么模样!”
小狐狸“吱”的一声欢呼,跃到李姝肩头,向洞口走去。

当下一人一狐出了山洞,又转入另一只洞去。
只见这洞大了许多,洞壁上挂着许多铜的、铁的物件,又有好多不知名的符咒贴在墙上,西边堆了一堆干草,上面却没有睡人。
李姝喝道:“你去打盆水来。”
小狐狸眼珠一转,瞧见东面搁了只小银盆,当下便一声不吭地跃下李姝肩头,过去将那只盒子端起来,摇摇摆摆地向洞口走去。
李姝在它后头笑道:“你平日懒得晒虱子吃,今日倒好,一说便动。”
小狐狸佯作没听见,乖乖地去打了半盆水回来,搁在地上,说道:“姐姐,水来了。”
李姝道:“你去洞口瞧瞧,奶奶可别提早出来了。”
闭关怎会提早出来?小狐狸心中不快,却不敢有半分违拗,只好又奔到洞口望了一眼,催道:“好姐姐,奶奶没来!”
李姝轻轻一笑,闭上眼念起诀来,忽而又睁眼问道:“那男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狐狸蹲在她脚边,心急如焚,知姐姐故意刁难,恼道:“姐姐平日过目不忘,今日怎一个名字也记不住?”
李姝撅嘴笑道:“我睡得迷迷糊糊,哪里记得,你快说,不说我回去睡觉了。”
说罢佯作要走,小狐狸急急搂住她腿脖子,一迭声央道:“好姐姐,我错了,他叫慕容昌如!”
李姝横它一眼,又闭上眼念起诀来,小狐狸一颗心砰砰乱跳,两眼死死地盯着那盆水。
只见那盆中的水渐渐起了一层涟漪,最后现出一间房来,房间不大,只置了一桌一几,一张榻上仰面端端正正睡了个男子。
小狐狸脸上顿现喜色,吱吱叫道:“是他!是他!”
李姝睁开眼,朝盆中瞧了一眼,赞道:“的确是个美男子!”
小狐狸伸爪子作了个揖,道:“好姐姐,快瞧瞧他在哪里?”
李姝又横它一眼,闭上眼睛又念起诀来,只见那盆中清水微微荡漾,男子不见了,却现出一道门楣来。
渐渐便看见一座朱漆三间五架大门,门口立了两个威风凛凛的大石狮子,旁边摆了一溜四个下马石。
小狐狸吱吱叫道:“姐姐,这是哪里?”
李姝没好气白它一眼,道:“你不好好念书,门楣上这两个字也不识么?”
小狐狸定睛一瞧,只见门上门钉、门簪簇新,一块黑油大匾高悬门上,上面写了两个字“钱府”。
小狐狸爪子搭在盆上,想再瞧仔细些,却见那水花略略一动,画便渐渐没了,小狐狸急得大叫道:“这画怎没了?”
李姝没好气回道:“我法力不够,能现出这画已不易了,你当我是奶奶么?”
小狐狸又问:“好姐姐,钱府是什么地方?”
李姝此时睡意上头,打了个哈欠,道:“钱府便是姓钱的人家住的宅子,我困了,走,回去睡觉!”
小狐狸见她说完便要走,扑上去拦住李姝道:“好姐姐,你再瞧瞧,钱府在哪里?”
李姝白了它一眼,骂道:“深更半夜的,我费了这么多精力,哪还能施法?你明日去问奶奶!”
说着便径直走回自己洞中,身子一歪,便倒在草上睡去。
小狐狸此时一颗心早已飞去钱府,它跟在姐姐身后入了洞,扑倒她身上道:“好姐姐,你还没告诉我,我得等多久才能变成人?”
李姝只觉眼皮重如千钧,含含糊糊道:“你开口说人话已有三年,我当年便是讲了三年话便变成人了。”
小狐狸兴奋得跳跃一翻,又追问道:“那我明晚会不会变成人?”
李姝半眯着眼,一拂手,又将小狐狸推了个跟斗,道:“明日不便知道了么?”
小狐狸“吱吱”又叫两声,道:“明晚若变不成人,后晚准变成人!”
李姝恼道:“闭嘴,先老实睡了再说!”
小狐狸哪里睡得着,跳到李姝胸口,拿尾巴去挠她鼻子,欢呼道:“姐姐,我要做人啦!”
李姝痒得打了个喷嚏,睁眼怒道:“你再不好好睡觉,我把你全身毛拔个干净!”
小狐狸吱吱一叫,跳到她身边卧下,又自言自语道:“可是若后日还变不成人怎么办?”
李姝心头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近日全身可有发烫?”
小狐狸摇头道:“没有!”
李姝撅嘴道:“那还早呢!”说罢身子一扭,朝着洞壁沉沉睡去。
还早?还要等多久呢?小狐狸一惊,想问姐姐,却又忍住,只得怏怏伏在草中,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那人的鼻眼来,又想起那人轻轻拂过自己身上的毛,只觉那人的手,那人的怀抱便是这世上最让自己安心的地方。
真想再见那人一面啊,哪怕远远瞧他一眼也好。小狐狸叹了口气,姐姐修成人形已有三年,奶奶却不让她出谷,说她修行不到,去了人间要吃大苦头。
小狐狸思来想去,心中越发苦恼,又不知怎样的修行才过得了奶奶那一关,若让自己也等上那么多年,只怕他早已结婚生子,到时又怎样才能又被他拥入怀中?
小狐狸思来想去,一阵长嘘短叹,盈盈明月将清辉洒入洞中,小狐狸只觉生平从来未有这般苦恼过,往日让自己着迷的大蝴蝶,每日在水中戏水,抓蛇扑蛙之事,早一股脑地扔到了九霄云外,一门心思,只想着那叫慕容昌如的男子,他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瞧着自己,耳边反复回荡着的,只他那一句话:“小家伙,幸好你遇上了我!”
忽而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奶奶天亮才出关,若央她,她必不肯让自己溜出谷去,何不趁此机会悄悄溜走呢?
这般一想,小狐狸哪里还呆得住,它侧头瞧瞧睡得正香的姐姐,向洞口悄悄溜了过去。

2019-07-10 11:47:34

所有评论(0 条)

懒马er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那年,我们花季》《琴缘丹心》《警犬朵朵》《末日7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