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缘丹心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武侠

本故事讲述唐代五个青年男女的爱情纠葛和家国情怀。故事情节曲折、跌宕起伏,集友情、爱情、宫斗、战争与武打、女人争风吃醋等元素,感情缠绵,催人泪下,引人入胜。

唐宣宗年间,历经安史之乱的长安逐渐恢复繁华。皇后与陈贵妃同时怀孕,皇后为保后位,一心想除掉陈贵妃。陈贵妃得青梅竹马恋人、大内高手段三相助,得以逃出皇宫,两人分别时段三将家传武功秘籍送给陈贵妃。
陈贵妃从此在山林隐姓埋名,生下儿子少丹,与邻居吴大奎夫妇生下的女儿吴越结下娃娃亲。
一年中秋,少丹摘柿子摔下山崖,吴越被拐,同一天,大内高手找到陈贵妃,将她和吴大奎夫妇杀死。
吴越被卖到妓院花满楼,老鸨为她改名为冰儿。
少丹摔下山崖,被药农杜老汉和孙女小雨救下,杜老汉为救他而死,从此他与小雨相依为命,靠打猎卖药度日。
吴越长大后出落得楚楚动人,长到十六岁,老鸨逼她中秋接客,吴越不愿沦入风尘,上吊未遂,被逼上台献艺,花魁婉儿的情人朱禹辰以天价买下吴越初夜,后又为她赎身,并赠送订情信物——九霄环佩。
这期间,少丹终于找到吴越,段三历经风波,也终于找到少丹,并收他为徒,授他武艺。
婉儿对吴越怀恨在心,数次想害死吴越。吴越不知婉儿毒计,反而不忍伤害婉儿,对朱禹辰不辞而别,搬出花满楼。
朱禹辰最终找到吴越,与她历经种种磨难,感情日深,他们相约某日离开长安去西域。
哪知风云突变,第二天传来朱禹辰被杀害的消息,吴越、少丹和小雨三人被当作杀人犯关入大牢。段三为救少丹,历经艰辛,朝庭各方势力争斗,最终皇上滴血认亲,与少丹父子相认。
原来,朱禹辰是回骰王唯一的儿子,被留在长安做了十五年人质。他使出移花接木之术,带着婉儿回到回骰。
最终吴越发现尸体并非朱禹辰,决定去西域寻她,一路历经千辛万苦,被回骰人所掳。
回骰王六十大寿,吴越被当作礼物送给了回骰王,朱禹辰在紧要关头及时出现,救下吴越。婉儿的阴谋随后败露,两人开始了明争暗斗。
大唐宫内纷扰不断,皇后为除掉少丹而处心积虑,太子爱上天真浪漫的小雨,少丹思念着吴越,大臣之间结党营私,勾心斗角。整个大唐全然不知大难临头。
回骰人计划攻唐,消息无意被吴越听到,吴越决定回唐报讯。她回到长安,却被皇后以奸细罪投入大牢,少丹为救她而被迫上了战场。
婉儿因想谋害吴越被朱禹辰关进大牢,她想尽办法出牢,却失宠了,她由爱生恨,先后勾引回骰王及其宠臣,在朱禹辰上前线后发动宫廷政变,杀死老回骰王。
少丹带着五千人马在前线阻击回骰大军,苦等援军不至,正在山穷水尽之时,朱禹辰为平定叛乱,宣布退兵。
少丹回到长安,皇后依约放出吴越,并赐给少丹为妻。但吴越对朱禹辰念念不忘,与少丹并无夫妻之实。
回骰与蒙古和亲。婉儿花言巧语骗过朱禹辰,将政变之事推得一干二净,她嫉妒嫁给朱禹辰的蒙古公主,挑拨是非,搞得后宫鸡犬不宁。
回骰与蒙古联合攻唐,皇后使出连环计,害死少丹,擒住朱禹辰。
在大唐内奸的帮助下,朱禹辰逃出,回到军中,他带着回骰大军围住长安,大唐一时危在旦夕。
少丹副将马仁在阵前将吴越血书和九霄环佩交给朱禹辰,朱禹辰沉思良久,下令退兵。
数日,军队撤至边疆,朱禹辰树碑一块,表示要与大唐永守和平。

试读内容

第1章 大喜日子
昏昏沌沌黑沉沉一片洪荒之中,忽听得一声惊雷,天际似被撕裂开一条大口子,投下一道白光来。
只见那亮光处现出一个白衣少女,年纪十六上下,其形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远望,皎若初升之朝霞,近观,灼若绿波之夏花,眉心一颗朱砂痣,色如滴血般夺目。
那少女急急奔来,一脸惊惶,似溺水之人在苦寻救命稻草,又如受惊小鹿在躲避猎人追杀。
忽听有人吃吃作笑,少女骤然止步,瞧见前方立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手执团扇,正掩了小口在笑。
少女叫道:“秋菊姐姐!”
那叫秋菊的美人笑道:“冰儿,今日是你大喜日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原来白衣少女名叫冰儿,她闻言面色惨白,摇手道:“不,我不要做青楼女子!”
秋菊啐了一口,又吃吃笑道:“做青楼女子有何不好——良家女子一生只嫁一个男人,多无趣,哪如咱们,夜夜可换新郎。”
冰儿又羞又急,恼道:“我去找婉儿姐姐!”
她一转身,发现身后便站着位绝色女子,比之那秋菊,不知娇媚百倍千倍来,冰儿大喜,唤道:“婉儿姐姐救我!”
    婉儿朝她款款走来,含笑道:“妹妹莫怕,过了今晚,你才和咱们是真正的好姐妹!”
冰儿急得眼泪滚了出来,道:“好姐姐,你照顾我十年,为何今日却不救我!”
婉儿叹了口气,又笑道:“妹妹长得这般美,男人们必会对你神魂颠倒,到时你可别忘了姐姐!”
冰儿凄声道:“不,我不要——”
    身后秋菊吃吃笑道:“傻冰儿,为何不要?女子盼着出阁,等的便是那消魂一刻!你瞧婉儿,朱公子对她千依百顺,你过来,姐姐教你法子,保管你今晚飘飘若仙,快活得不得了!”
冰儿脸色惨白,将脚一跺,道:“我求先生去!”
蓦地里一道青光,一书生模样的老者出现在眼前,冰儿连声呼道:“先生救我!”
那老者摇头叹息道:“你既被卖入青楼,伺候男人乃是你份内之事!”
冰儿道:“先生教冰儿四书五经,书上不是说,女子丧命事小,失节事大么?”
老者道:“女子无才便是德。老鸨令老朽教你读书认字,是为取悦男人。你一青楼女子,还想清清白白做人么?”
冰儿如五雷轰顶,耳听得四面八方传来无数男子轻薄邪笑之声,她连连后退,用双手使劲捂住耳,仰天悲呼道:“不,冰儿不要坠入风尘!若不能保住清白之身,冰儿情愿一死!”
    那声音凄凉幽怨,直入九霄。冰儿只觉身子晃晃悠悠、飘飘乎乎向空中荡去,先前满腔的痛苦似正与自己一点点剥离开去,全身说不出的舒畅起来。
正在这时,却听得一声尖叫:“冰儿啊,你这不是要妈妈的命吗?你若死了,妈妈也不活了!”
冰儿一忖,这不是妈妈的声音么?她的身子急急向下坠去,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全身酸痛无比,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此时星月渐隐,静寂的长安城从睡梦中逐渐清醒过来,一抹余辉落在花满楼后院二楼阁楼一间屋中。
只见小屋不大,布置却十分豪华,推门便见一副四合屏帷。屋中间刚摆一只水晶屏风,周围一丈二尺,围着一张花梨木大床,床上铺着锦缎被衾,屋里梳妆台、柜子无一不全,无一不精。
那梁上却悬着三尺白绫,床上正躺着个一身素衣的少女,少女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十几个姑娘和丫鬟婆子围着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坐在床榻,一连使劲捏她人中,一边哀嚎道:“冰儿啊,你这不是要了妈妈的命吗?你若死了,妈妈也不活了!”
这女子叫贾桂花,今年刚过四十五,年轻时风流俊俏,是名噪长安的头牌粉头,年老色衰之后便自立门户,开了这家名叫花满楼的妓院。
既是青楼出生,贾桂花做老鸨自然如鱼得水,不过几年光阴,便将花满楼做得风生水起,成了长安最大的妓院。
此时她身着一件绛绿绸裙,肩上披一条单丝罗红地银泥帔子,头上梳了一个祥云髻,上面插着一支金镶玉宝石桃福簪,说不出的富贵豪华。
青楼女子第一次开瓜接客,自然价格昂贵无比,老鸨等着冰儿给自己带来滚滚财运,早已盼得望眼欲穿,却不想婆子带来这种消息,老鸨如晴天霹雳,一想起十年心血付之一炬,金山银山从此灰飞烟灭,真是心痛如刀割一般。
眼泪正要夺眶而出,却听见秋菊惊喜地叫道:“妈妈,冰儿醒啦!”
    众人屏住呼吸,只见那叫冰儿的床上少女眉头微微蹙起,老鸨大喜过望,忙更加使力捏起她的虎口来。
过了片刻,只听冰儿轻叹一声,慢慢睁开眼睛。老鸨在心中默念百遍阿弥陀佛,却沉着一张脸,将冰儿的手一摔,骂道:“作死的丫头!”
冰儿睁眼便见老鸨一张黑脸,自然知道没有死成,她鼻子一酸,泪珠儿便滚了下来。
她翻身从床上起来,径直跪到老鸨面前,泣道:“妈妈,别让我接客,好么?”
老鸨心里盘算如何整治冰儿,半晌,将手一挥,大声喝道:“给我带到大厅去!”
当下一群人拥着老鸨走到一楼大厅,老鸨一脸怒容地走到当中,秋菊忙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冰儿跌跌撞撞奔到她跟前,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不住哭泣。
一个婆子将一只小碗送到老鸨手边桌上,道:“还好我一早去她房里送这东西——冰儿已经两日没吃东西了,这是刚做好的一盏燕窝,妈妈让她一会吃了罢!”
老鸨沉下一张脸来,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也配吃——先放这儿罢!”
她沉着脸,将手一伸,一旁的秋菊会意,将一把算盘递了上去,老鸨噼噼啪啪拨动起算盘珠子。
半晌,老鸨缓缓说道:“你每日吃得是上等伙食,穿的是院里最好的锦缎,一个月三两六钱银子,九年零八个月,一共四百壹拾柒两六钱银子,屋子给你布置的床单被褥,和婉儿一模一样,每年脂粉胭脂,也和婉儿的一模一样,九年便算你两百两银子,不算上利息,你眼下给我六百两银子,我便放了你!”
冰儿泣道:“妈妈,我哪里有银子?”
老鸨哼了一声,续道:“我给你前前后后请了八个老师,教你琴棋书画,唱歌跳舞,这些远远超过那六百两银子呢!你想死?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2019-07-10 11:47:26

所有评论(0 条)

懒马er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

已上传的其他作品: 《那年,我们花季》《小狐夭夭》《警犬朵朵》《末日7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