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其人其事

可出售版权

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万以内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人文社科    标签:历史

秦桧,南宋人,被后世称为奸臣。作品以秦桧人生路线为线索,将秦桧的事迹按顺序列出,并参考各类评论,逐一分析,对宋朝的政治亦有见解。一是重文抑武,二是党争不断。所以,南宋积弱至亡,不能全归罪于秦桧。后世应当反省宋朝皇帝“祖宗之法”。通过点评秦桧事迹,反省世俗教育之得失,考鉴宋代政治之是非。
   秦桧,字会之。父,秦敏学,著《秦敏学集》,见于《宋史艺文志》。他的名字,桧、会之,应该怎样解释?先是“桧”字。《尔雅-释木》:桧,柏叶松身。《左传杜注》:桧,棺上饰。在当时,桧寓意尊贵,秦父为其命此名,希望其将来能成为尊贵之人。然后是“会之”。会之,即遇之,遇贵之意。名桧,字会之,秦父之家教,诚如今人所谓“望子成龙”,希冀富贵之心急切。秦桧后来背公义,以谋私利,残忍不顾,或与其家教有关。
   他早年作诗曰:“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当时他在教授生徒,薪资微薄,将学生比作猢狲,将自己比作猢狲王。自嘲贫穷,以为不得志,急望上进。勤学苦练,蓄力待时,以功名为志。按《朱子语类》,秦桧乃一时人才之选。

试读内容

第一章 勤学苦练 登第为官
   秦桧,字会之。父,秦敏学,著《秦敏学集》,见于《宋史艺文志》。他的名字,桧、会之,应该怎样解释?先是“桧”字。《尔雅-释木》:桧,柏叶松身。《左传杜注》:桧,棺上饰。在当时,桧寓意尊贵,秦父为其命此名,希望其将来能成为尊贵之人。然后是“会之”。会之,即遇之,遇贵之意。名桧,字会之,秦父之家教,诚如今人所谓“望子成龙”,希冀富贵之心急切。秦桧后来背公义,以谋私利,残忍不顾,或与其家教有关。
   他早年作诗曰:“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当时他在教授生徒,薪资微薄,将学生比作猢狲,将自己比作猢狲王。自嘲贫穷,以为不得志,急望上进。勤学苦练,蓄力待时,以功名为志。按《朱子语类》,秦桧乃一时人才之选。
   翟公巽知密州,秦桧作教授。一日,有一隐者至,会相,曰:"此教授大贵。"翟问:"与某如何?"曰:"翰林如何及之!如何及之!"时游定夫在坐,退因勉秦云:"隐者甚验,幸自重。"(《朱子语类》)
   之后,秦桧被翟公巽推荐,试宏词科。宏词,意为文章宏丽之类。秦桧由此而任太学学正,由地方教授升为京城学职。秦桧善文章,朱熹亦谈及此:
  如欲论去之人,章疏多是自为,以授言者,做得甚好。傅安道诸公往往认得,如见弹洪庆善章,曰:'此秦老笔也。'(《朱子语类》)
   意思是政府弹劾官员文章,多是秦桧自己草稿。
   秦桧文章好,书法亦精致。今日的宋体字,便是秦桧所创。俗语曰:“文如其人。”“字如其人。”“见字如见人。”对秦桧而言,极不合适。他文章、书法皆精,而后来有卖国行私之罪。蔡京是北宋徽宗朝奸臣,书法精致;严嵩是明世宗朝奸臣,而其诗卓绝一时。文章与其道德两相反者,固不为少。
   世俗有言:“一个人写字工整,是认真细致的表现。练习书法,可以陶冶身心,变化气质。”笔者以为,写字精致只是其中一端,品评人物应当参考其行事志趣,不当以偏概全。孔子曰:“君子不以言取人。”言语是人之心声,尚且不能轻信,何况是以外在修裁为主的书法?写字作文,只须平实,使人达其意,不当务求华美精致,以取悦于人。宋代理学家程颢曾说:
   明道先生曰:忧子弟之轻俊者,只教以经学念书,不得令作文字。子弟凡百玩好皆夺志。至于书札,于儒者事最近,然一向好者,亦自丧志。如王虞颜柳辈,诚为好人则有之,曾见有善书者知道否?平生精力用于此,非惟徒废时日,于道便有妨处,足以丧志也。(《近思录》)
   读书作文之歧途有二。一是功名心切,不能用心体会圣人言语之精义,而只作表面文章。二是修饰文字,务求奢丽,淫意丧志。此二者,秦桧兼有之矣。宋朝科举,儒家经学为一途,诗歌文章为一途,秦桧由后者而得进。其后来行事不顾道德,早年学问已然。
   秦相曾语胡和仲云:'先丈议论固好,然行不得。'和仲问:"既是议论好,何故不可行?'秦云:'仲尼垂世立教,且说个道理如此以示人,如何便一一行得?'一日,又语和仲云:'柳下惠降志辱身如何?'和仲对云:'降志辱身,是下惠之和。未若夷齐不降其志,不辱其身。'秦曰:'不然。也有合降志时,合辱身时。'先生曰:'秦老自再相后,每事便如此。(《朱子语类》)
   秦老语和仲云:"先丈说'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一句是,一句不是。我只是'敬以直内'。"'"贺孙录云:"胡宁为太常丞,上令录遗文看。宁遂告兄寅。寅缮写表进,更以副本献秦桧。桧看毕,即谓和仲曰:'都使不得。'和仲曰:'某闻之先人,皆是可用之语。丞相如何说使不得?'曰:'论语孟子许多说话,那曾是尽使得?只是也要后人知得有许多说话。'又一日,问和仲曰:'贤道"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是两事?是一事?'和仲曰:'闻之先人,这只是一事。'桧曰:'贤后生不识,某看来只是上一句用得。'和仲曰:'这是圣人两句法语,丞相如何道只一句用得?'桧曰:'某平生所行,只上一句。贤说须著下一句,贤且试方看。'
圣贤法言无一非实用,桧只作好说话看过。平生如此,宜其误国也。(《朱子语类》)
 桧云:'孔孟言语,亦有行不得。写在策上,只是且教人知得此。'(《朱子语类》)
  秦桧有文章而无道德,以上可为证。他行事一概以私利为准,而不顾公义,自读书作文时已然。他的学问,重视学识才干,轻视道德人心,源于王安石的“新学”。北宋熙宁年间,王安石推行新法,以富国强兵、拯救时弊为旨。其教学、选人,皆以明练时务为准,而忽视其道德品行。其法以利诱、速成为主,而不能因材施教、循序渐进。秦桧诸人后来误国,实源于此也。

2019-07-10 11:46:45

所有评论(0 条)

正谦

作者自述: 南开大学本科毕业,擅长领域有文学考证、历史考证、平面几何、财经这四个。 知网书《中国礼俗索隐》《中国各类应酬用语的由来》。个人主页:http://z.bianke.cnki.net/collection/6564006 qq:1063036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