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里暂时相见

可出售版权

纸质书,电子书

意向价格

暂无估价

作品状态

未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文学    标签:散文

这部书以“花”为线索,以诗词为主题,探讨有关诗人、词人的话题。在本书中,苏轼的传奇人生尽铺眼底;杨万里的诚斋体显得妙趣横生;李清照的细腻情思被讲解得深入浅出;李煜对花的痴情变得更具诗意……我们希望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将复杂的古诗文转化成现代人可以更好地接受的精神食粮,让诗词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三位作者目前都是学生,由于课业繁重,作品皆短小精悍(少者七八百字,多着一两千字),但正因为我们是学生,我们剖析诗词的角度更加独到。其中一位作者刘佳艺曾经登上《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文学功底深厚,文风秀丽,富有诗意。另外两位都是诗词爱好者,对诗词类文章颇有涉猎,师承《读诗赏画》作者张小椿。
目前此书只有约三万七千字,我们正在趁暑假的闲暇努力完成这部书。

试读内容

桃花依旧笑春风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崔护《题城南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满树春桃,丰姿绰约。有风过,便星落如雨。又一年秋华成春碧,一汀烟雨,远山含黛,浇湿了昨夜的梦。杏花雨沾衣欲湿,杨柳风吹面不寒。故园依旧,城门依旧,回忆便借着杏花雨微湿的凉意,潮水般涌上心头。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古门褪去了一季花开花落的沧桑,彼时鲜衣怒马,回眸时,惊鸿一瞥,那如花的笑靥,便成了记忆里的痛。小门微敞扉,伊人浅笑醉。一双似喜非喜的眉目,含着略带羞涩的讶异,望进我的眼睛。“小生姓崔名护,踏青路过。”我说。
你微抿双唇,绽露一个沁人心脾的笑,罗袖玉臂轻舒,端来一个满盛着茶水的木碗。水花摇溅,皓腕如雪,凝九月真珠颗颗。阳春时节,正值桃花开放。深深浅浅处,似匀深深浅浅妆,娇容被春风吹落,沾满一袭素白的罗裳,惹得衣袖盈香。一壶茶,氤氲缱绻,似前世未完的梦,纵使心如冰山,也要化作一泓春水流觞。“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与君相逢,恰似春梦一曲,缭缭绕绕,余音环梁,又转瞬即逝……
问君几多愁,春水向东流。良辰美景,本欲与君共度,无奈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仍是南庄,仍是旧门,久叩柴扉却无人应答。枝上,桃花笑颜依旧,似含昨夜宿雨,只是多情总被无情恼。
城边流水桃花过,帘外春风杜若香。君可似这流水桃花,一刹的粲然,明艳夺目后转身离去,空留一段似断未断的余香,教人心碎?前世的梦也惊醒,物是人非事事休,不语泪空流。你终究迷失在时光里,留一树,桃花殇。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流年如水,时光荏苒匆匆。回想当初,本能留你红袖添香,终究错过。多少生命的珍贵,就这样怅然迷失。“不如怜取眼前人”,真真不错。茶可以再沏,花还会再开,丢失的梦却不能再寻。莫教如梦的真,成了如真的梦,成了锦瑟华年里的镜花水月……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只是与其相思,不如就这样将回忆尘封。乘着昨夜的梦,去寻那潇潇暮雨里今世的真。
桃花岁岁,含笑如春。


众里寻他千百度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元宵灯火映青衫一角,他独自逡巡在繁华的火树星桥。
华灯初绽似千树花开,姿态万千。灯火或皎皎似龙目,或妖娆如凤羽,赤橙交映,恍如漫天繁星吹落,疾雨般流光溢彩。马蹄声不急不缓,轻灵洋溢着华贵,拉动雕车辗过香花满路。一时,裹杂着烟尘的兽香四溢,交织流动在纵横的长街。
说是独自,倒也不独。自宋朝破了三百五十九日的宵禁,不曾消减人们出游的兴致,反使元宵佳节愈发添了繁华。青布罗裳穿行在华光流转的长街,不时有飘动的襟袖掠过他周身,惊起沉重的心绪。但他依旧沉默,仿佛置身繁华世外,挑灯凝视着万家灯火。
寂寥,如荒烟蔓草。
这灯月交辉的人间仙境,使他仿佛望见整个弥漫着香雾的繁华都城,人海翻腾,唯他不能趁灯宵而一晌贪欢。他心底埋着沉闷的痛苦,他的抱负与万人为敌。那个端坐在龙椅之上的人,永远不懂得用冰冷的锋刃来雪洗滚滚硝烟里一次又一次的耻辱。他的惆怅,只能诉诸东风,还有……
那个人。
那个人?
灵光迸现,仿佛点燃了任督二脉,漫天星火也要黯然失色。长萧声宛转如飞凤,布履惶急而期待地踏过一地月辉,寻找那人的身影。柳梢间玉壶光转,鱼龙笙歌响彻耳畔,游女们披一身罗衣璀璨,雾鬓云鬟间,金丝明灭或是雪柳斜簪。剪水双眸,点绛丹唇,盛妆涂抹着玲珑笑语,余一缕似有若无的暗香浮动。他无暇顾及,抬眼四处张望,眸光掠过万千丽者,寻那么一个意中关切之人,却似大海捞针般。灯市东西,长街南北,人流与光影同沉浮,而她踪影全无。空虚如渐浓的夜色,在心中潜滋暗长,淹没他的轮廓,将他几近窒息在漫长的追寻和等待。
繁华虚无缥缈,催生潮涌的倦意。他失落地起身欲行,有些不甘地回望。恰恰,一双明目撞进他的眼帘。
花市一隅,零星灯火点缀着黑暗。罗裾轻摇,玉臂微露,那双他寻求多时的明眸,清冷而疏离地望着人间烟火,却热切殷喜地看向自己。
不经意地一瞥,悲喜莫名,一刹即是永恒。
辛酸的寻觅,一幕幕在眼前闪现,甚至有那么一瞬,疑心她早已不复存在。却是不经意的回眸,使他于繁华万千中,捕捉到那抹孤居世外的倩影,正如他不肯放下的热血与执著、情怀与抱负,被烈火熔铸在他的血脉里,就算被虚靡的荣华阻隔,也一样,蓦然回首,便能找到。
宁寂寞闲居,不与繁世同流。
蓦然回首,那般珍贵的人和梦,就在自己身边。灯市中宵的惊鸿一瞥,他自化为笔痕墨影,也永志弗灭。


几度秋菊几缕愁

李煜的《长相思·一重山》,愁思绵绵,哀潮起伏,耐人寻味。词云: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我们先看第一句吧!山,是连绵不断的,一重、两重、三重,顺着山脊数,仿佛数得尽,却又数不完,重峦相叠嶂!虽然首句只数到二,可是给了我们无穷的想象。这是第一个本词意象。接着往下看——“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意境(通过景物来写情感的景物叫做意象,若是多个意象相叠加,我们称之为意境)优美! 初读“山远天高”四个字时,我联想到了“山长水阔知何处”(晏殊《蝶恋花》),虽是写愁思,而不失豪迈之气,山与天,高而远,可作者心中是如此之愁,即便是“天远山高”也郁着凄婉。烟水,即上方满是雾气的水。漫山红枫,正值暮秋,真个是“数树深红出浅黄”!
菊花开了,菊花谢了。话说,“自古逢秋悲寂寥”,而菊花,正是秋天的代表!秋风萧瑟,怎能不悲!秋天,大雁南飞,春天北归;可被软禁的李煜,又何时可以返回故乡?唉,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一帘风月,是轻松的,是清闲的,又是平淡的。似乎作者内心,也如同这一帘风月一般,看淡了过往,敢正视未来。或许这种境界,也让李煜渐渐有了一颗强大的内心,在被俘期间,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生命,在黑暗中,找到了一双寻找光明的眼睛,赏明月,观风景,虽没有自由,但是李煜的人生价值在风月中,得到弥补,重放光彩,此真乃重光(李煜字重光)也!“一帘风月闲”,这同是我们要效仿的心境,要学习的精神。
人生,不能总在匆忙中度过,若是整日忙于做手头上的事,那又算哪门子的生活?李煜,不过是被软禁,可如果工作得疲惫不堪,岂不是连被软禁的生活都不如?城里的生活,人与人的碰撞,虽是在权与利方面的欲望可以满足,却得不到更高的精神追求置身山水间,方可找回真正的自我!
转眼间,菊花又要开了,而我,还在研究这“一帘风月闲”的境界。 


走进陶渊明

黛烟迷蒙的山水之间,落英缤纷的桃花源深处,白衣老者,沐晖而立,衣若凡尘而气不然,虽孑然一身,却无牵无挂。
春花谢秋零,秋水成春碧,沧海桑田,红尘滚滚,都于他无关。陶渊明,兀自立于历史长河之中,待后人,走近,走进。
走进陶渊明,撷一枝上菊香
秋色晚凉,月华如霜。沉静的山色,映着陌上秋菊,粲然绽放。山水之间,隐隐的淡黄,不带荣华富贵,无关名利纤尘。而这隐逸的秋色,却涌进陶渊明淡泊的心神。“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夕阳渐红,飞鸟送归,撷一枝陌上菊香,轻嗅选隔尘世的清幽芬芳。走进陶渊明,便发现陶渊明于菊,不似苏东坡对竹的偏执,不似周敦颐对莲的仰慕,而是淡泊灵魂的相吸,隐逸之身的牵绊。“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沧海桑田的流转,红尘人境的喧嚣,他不在意,只须秋菊佳色,陌上芬芳,便可忘忧一生。他自己也似秋菊一枝,在天地间,淡然傲立。
走进陶渊明,醉一室甘冽酒香
陶渊明之爱酒,丝毫不亚于其爱菊。“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浓醉之中,诗仙李白挥毫泼墨,成千古名作。而醉后的陶渊明,却留下了“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浅淡一笔,其中原因,便是心境不同。李嗜酒,是尘世里把伤痛暂忘的潇洒;而陶渊明,才是真正无牵无挂。“漉我新熟酒,双鸡招近局”,一室酒香,他在山水之间品读真意,在沧桑中一醉方休。他不顾贫困交加,靠亲友接济而得美酒;他不惜挥毫泼墨,留《饮酒》21首,万古留芳。走进陶渊明,便发现他在淡泊中沉醉,却在世俗里,保守着清醒的面容。
走进陶渊明,品一身淡泊心怀
“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边云卷云舒。”走进陶渊明,他的心怀似湖泊一泓,淡泊如水,他不属于五斗米的诱惑,辞官归隐。那一刻起,他的灵魂,便再也无关红尘。历史的时空,留下了他淡泊的一笔。“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落英缤纷的桃花源,才是陶公心之所向。看黄花垂髻,怡然自乐;庭前花开花落,天边云卷云舒。“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他的眸光穿越了千秋万岁,兴衰荣辱,都在如水的淡泊中,悄然凝住。走进陶渊明,洗荡一身淡泊杰,孑然前行。
长河滚滚,岁月依然。依旧有秋菊佳色蹁跹,依旧有酒香醇浓甘冽。而那个淡泊的陶渊明,真性情,已定格在泛黄的史书中,待后人,走近,走进。
走进陶渊明,愿尘世间的熙熙攘攘,无关于心。


红藕香残玉簟秋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题记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风起处,玉簟寒秋,裙袖拂过零落秋华,她伫立池边,兀自凝望这萧瑟之景。曾经的“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只剩秋风落索,寥寥枯荷。她长叹一声,再清丽的藕花,果然也禁不住似水流年,果然也终会香消玉殒。
轻挽罗裙,觅一只落寞兰舟,在一湖秋色中漂游。都道回忆是过往云烟,却止不住心头思念。往事是“赌书消得泼茶香”的如胶似漆,而夫君却身在天涯,只能将思念付诸云端。她忆起那个懵懂年少的自己,生于官宦之家,秀发香腮,却不做闺阁少女,挥毫泼墨。李家有女初长成,笔走龙蛇起雷声。她安享才气编织的光环之时,媒妁之言、父母之意,让夫君赵明诚走进她的世界。同样的才华横溢,同样的诗情高雅,真真是天造地设、情投意合。“怕狼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她自信于自己的绣面芙蓉,他痴心于妻子的顾盼流兮,那云烟一般的日子,是沉淀于她心里的甜蜜。夫君身在外地,她又如何不思念?
雁啼秋色,声声寥远,她仰首苍穹,不禁寻思:秋归的大雁,会带来夫君的音信否?她久久凝望,却只盼得孤雁去,黄叶飞。月华盈满西楼,正如她盈满了愁绪的心头。曾经,她也是如此思念,用止不住的相思染一首《醉花阴》捎去,他为情所感,又为才所激,闭门谢客填词五十首,友人却评说,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最好,他自叹不如。她听闻,不禁哑然失笑。只如今,却盼不来鸿鹄捎信,归雁传书,满纸相思,付诸秋风萧瑟。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她的心头,可不正是闲愁之秋!“花自飘零水自流“,落花流水,自在飘游,她独守冷寂,空望月华。那远在天边的人儿,可也在思念着我,同守一轮如玉光洁的明月?秋波沉寂在月色中,徒留静默。
她试将情字抛却,可那眉间心头的愁思,又如何消得?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一座孤楼,一剪残月,她载着满舟离愁,轻吟着,红藕香残玉簟秋……
守空窗,余音袅袅。


细品东坡

翻动历史泛黄的书页,一青衣老者,笠帽斜蓑,竹杖芒鞋,踏过江南烟雨,曳舟而来。苏东坡之名,搅动着沉重的墨迹,吸引着后人,将其细品 ......
细品苏轼,必观其金戈铁马之豪情。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残阳如血,沧海如幕。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隔着近千年的历史,扑面而来。羽毛纶中,雄姿英发,是当年风华正茂的周公瑾,亦是彼时壮怀激烈的苏东坡。“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擎苍”,正似陆游“铁马冰河入梦来”,他想象自己是那汉时的羽林军,锦帽貂裘,弯弓射虎,纵马奔驰,杀敌立功。“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他不似那执红牙拍板唱绵绵抑词的青楼女。他是唱“大江东去”的关东大汉,是挽雕弓射月的豪放词人.......“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东坡首创豪放之先河,使豪情之音开云破空,时至今日,仍铿锵不绝。
细品苏轼,必感其天低云阔之旷达。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素衣老者,于斜风细雨中徐徐穿行。宦海沉浮,他比太白坚韧,比陶公豁达。他料定人生“风雨在所难免,不如笑对荣辱,波澜不惊”。竹杖芒鞋,两袖清风,更胜过鲜衣怒马。“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深波静觳纹平。”乌台诗案,贬滴黄州,重重打击,他似有归隐之意。县令大惊失色,仓皇追去,苏公早已鼾声大作,半分隐逸的样子也无。浮生若梦,他深知世事是躲不开的,哪怕归隐,一样受柴米油盐之累。“小舟从此寄,江海寄余生”,他的旷达,是以世俗为山林,乌衣陋巷,旧韵新茶,诗酒趁年华。
细品苏轼,必叹其温婉深重之也柔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结发之妻早逝,天人永隔,唯有以梦追思。孤坟隔千里,连凄凉也无处诉说,王弗去世,东坡屡遭贬谪,风雨飘摇,仍淡然徐行,非是薄情,反不情深。他深知纵使相逢,也是对面不识,无语凝噎。只有满地黄花憔悴,物是人非。“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东坡的词工,竟不输易安柳永。晓来雨过,一池萍碎,薄命扬花,抛家傍路,正似万里寻郎的思妇,柔情万种。抚过书卷,竟也动人。
细品东坡,是豪情壮志,是潇洒旷达,是柔肠百转,风雨一生,淡泊一生,多情一生。
苏轼其人,永垂不朽。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小讲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此词上阕为实写,下片为虚写。我们先来看上阕——林花谢了春红,不再有美丽的容貌;青杏才刚刚结出,玲珑小巧。首句通过对花、杏的描写,点明时间。这里“红”、“青”两种颜色用得极妙,使读者联想到一幅暮春三月的画面。接着,画面中一只燕子轻捷飞舞,落到错落的屋舍之间——只见绿水蜿蜒在屋舍间。近看来,清风牵动柳条,把柳絮越吹越少。芳草碧连天,无处没有。这些皆是自由联想的写法。
以这种写法写出的景物,画面感很强,尤其“燕子”句,俨然像当今的流行乐歌词,通俗易懂,没有那种高逼格、上档次的辞藻,纯粹白描。
我们再看下阙。这首词的下阕是墙里、墙外两个镜头的来回切换。墙里是秋千,墙外是道路;行人在墙外走,佳人在秋千边笑。那笑声,是如此清脆悦耳,传到墙外,传到行人耳畔。这笑声在“墙外行人”脑中盘旋,使行人有无限的遐想……不知何时,笑声停住了,而墙外的行人也不再痴痴地乱想了。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太多情了,竟被那“无情”的笑声、佳人“戏耍”了。作者借此事以表达失意、寂寞的心情。
那么,苏东坡为什么会有此种情感?我们不妨对此词的背景进行简单的了解。原来,苏轼晚年因党争之故先后被贬至黄州、惠州和儋州,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这首《蝶恋花》,便是苏轼贬于惠州之时作的,虽是受贬之作,可此词流露出的失意之情却是隐隐的、淡淡的,而不是“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那样辣辣的、涩涩的。其实,苏轼的思想是很超凡脱俗的,“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他经历过多次贬谪,经历过大风大难,应是早已看惯是非成败,知人世的无常幻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不因外在 挫折而扰了内心之宁静、坦荡,即便心中存有遗憾与无奈,但这些思绪都如涟漪,似清风,微微的,悠悠的。


《卜算子·咏梅》讲解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1958年,“大跃进”遭受挫折后,中国又连续出现了三年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处于重重困难之中。此词,是毛泽东在这时所作,一首《卜算子•咏梅》为的是鼓励大家不惧困难,迎难而上。
       大家都知道,陆游曾有一首与其同名的《卜算子•咏梅》,全诗以一“愁”字贯穿,借梅孤生与断桥边的景象,抒发自己不被人理解的愁绪。然而这首词却是恰恰相反。毛泽东这首词前有引语: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陆游的咏梅诗重点在愁,而毛泽东的却在全诗最后一字“笑”,遭遇类似,面对心境不同,也是一个趣处。
       风雨把春天送归这里,飞舞的雪花又迎接它的到来。顿时与陆游“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有了情感上的差异。是的,自然更替,不先撑过冬天,怎的迎得来春?看似是简单的自然道理,可其中却直接蕴涵了整首诗想要表达的,鼓励人们革命到底的意思,与《沁园春•雪》的开篇磊落又有几分相似。一归一到,都要经历风雪雨露,这才引出下文对梅面对冰雪困境的描写。
       “已是悬崖百丈冰”一句,既表明天气之寒,又为下文花枝生长的地方做了铺垫,一体现梅的耐寒,二则体现梅的根蒂牢固,能在坚冰中存活,二者之间也是有因果关系的,只有根基牢固,才能长于坚冰,才有更多能力去抵抗严寒。那其中隐意,也便是让人不需要惧怕眼前的困难,船到桥头自然直了。下句“犹有花枝俏”突出一“俏”字,写的不仅是梅的俏丽姿态,更写梅傲雪凌霜不向困难低头的品质,更是与陆游笔下的“黄昏独自愁”形成强烈对比。这梅,是自豪的,是骄傲的,就算在皑皑白雪中,在冰峰峭壁前,也都是不低头的。结合写作背景来看,毛泽东这样写梅的形象,也是有深刻政治意义的:那时正值中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原苏联领导人有挑起中苏论战,对中国施加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压力,内忧外困,此时的中国国力也不富强,经受着严峻的考验。这种局面,不正如“已是悬崖百丈冰”的困境十分相像?写这首词,本就是借梅言志,道出自己共产党战斗到底,永不屈服的信念,不就似那花枝,傲雪凌霜,雪中盛放?
       诗词的上阕,写了梅的美好身姿,首先是他于冰雪中挺立的模样,再是他不屈不挠的精神,却又不拘泥于写梅,末句写出革命者的如梅般的品质,以梅喻革命者。那诗的下阕,便是延时间顺序正面揭露梅的品格。
       首先又一个“俏”字,很好的承接了上文的末一字,“只把春来报”则直接赞扬了梅的低调谦虚的品质,把梅喻为报春的使者,继上文喻革命者为梅,此处为人们报春的梅,又怎的不是呢?隐意中又流露了坚定革命胜利的信心,又可以说为人们做了个交代。阿斯图里亚斯曾说过:只有那些勇敢镇定的人,才能熬过黑暗,迎来光明。是这样的,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临危不惧,不正如一株傲雪挺立的梅,从万花丛中最早生长出来,引领春天?
       最后一句,则是写了春天到来时万花烂漫的情景,把凌厉归于柔和,境界又涨。后句则实质性突出上句“只把春来报”的“不争春”的品质。文末“笑”一字十分传神,既把梅心胸宽广,无丝毫妒忌体现出来,又体现出一种谦逊脱俗,豁达乐观的大度气概,十分凛然,为花更是添上几丝仙气。又一妙极的点精神笔!这种与百花和谐相处的局面正是与“群芳妒”相对立的,从前面分析过这首诗的自喻角度来看,体现共产党人奋勇当先,享受在后的品质是必然的。一种奉献精神便从中托出了。
       这首词虽然写幽幽之梅,但却写的十分大义凛然。把跨越寒冬看做是自然之事,也便是英勇之人,把生死看的如此之淡,十分不容易。上片以背景反衬,下片直接写梅的品性,一“俏”一“笑”,与陆游咏的梅的“愁”与“苦”产生极其不一致的对比,集有趣,梅花,与隐喻三者合一,不愧是大师之作。

2019-07-10 11:46:39

所有评论(0 条)

philchi

作者自述: 作者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