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化蝶

可出售版权

电视剧,电影,电子书,纸质书

意向价格

10-50万

作品状态

已完结

作品概述

分类:小说    标签:职场

安平县法院原来一直是全市法院系统的一面旗帜。然而,贾院长任职后,他不懂管理,不敢担当,不知基层单位的工作特点和规律,导致单位歪风邪气横行,干警思想混乱、人心涣散,三名法官违法被抓。新任院长吴自强到任后,他一方面以诚待人,求真务实,培养干警集体主义精神,一方面大胆管理,严格要求,用管理和制度压制歪风邪气;他一方面注重业务创新提升单位工作水平,一方面注重文化建设对干警队伍的熏陶促进作用;他一方面严格限制干警滥用权力,一方面为干警施展才华提供舞台。在他的带领下,安平县法院涌现出了一批勇于创新、真抓实干、可亲可敬的干警和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重塑辉煌、破茧化蝶。
整个故事以人事调整为主线,围绕人事调整中人性的美与丑,展现了一个单位由衰到兴、重整队伍、重树清风正气的艰难历程。一个单位的成长历程,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发展进程极其相似,文中穿插了作者对国家命运、党的命运以及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思考。
时间:21世纪初。
地点:安平县。
人物:吴自强,章阳,史志明,井文宁,李红梅,梅丽春,董耀武。
特点:吴自强:善于思考,敢于管理,思路清晰,一身正气。
章  阳:机智敏锐,是一把手的好助手和干警的贴心人。
史志明:憨厚实干,常常被人当作箭耙仍矢志不移。
井文宁:思维敏捷,多才多艺,才能出众,善于工作,也善于斗争。
李红梅:工作务实,耐心细致,创新意识强,多项工作社会效果好。
梅丽春:领导的情人,尖酸刻薄,单位的不安定因素。
董耀武:机灵聪明,心理不健康,在单位鼓动是非,挑唆争斗。
主要事件:人事调整,单位管理,压制歪风,业务创新,重铸辉煌。
困难:触动各方面关系。
意义:干部队伍重现活力和生机。
结果:单位理顺管理,风清气正。
第一看点:吴自强用真诚赢得县领导的支持。
第二看点:吴自强用误解、坦诚等方法让思想混乱、对领导极不信任的单位干警接受自己。
第三看点:吴自强对管理的深刻理解以及突破管理瓶颈,实现以制度管人管事的理想境界。
第四看点:人事调整之中的争斗。
第五看点:工作创新和社会效果。
第六看点:文化在队伍建设中的独特作用。
第七看点:对国家命运、党的命运以及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思考。
第八看点:每个篇章最精彩的语言,摘录成为每个篇章章节的题记。

试读内容

一、临危受命

题记:一棵树木长大成材需要几十乃至上百年的时间,伐掉它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建造一栋高楼需要数年的时间,拆掉它只需要几天的时间;打造一支优秀的队伍需要几代领导的心血,几件事就能让它失去信念信仰,失去理想追求,失去战斗力,成为一盘散沙——一支队伍人少弱小不可怕,缺吃少穿不可怕,装备低劣不可怕,身陷困境不可怕,遭受挫折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的混乱,信仰的丧失。思想混乱、信仰丧失对于一支队伍来说,可谓是灭顶之灾!
春节后的一场巨变,改变了安新县法院副院长的吴自强的命运。
正月初七是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吴自强按时到单位上班。九点半,县委书记和县四大班子领导到法院查看上班情况,慰问干警。
刚送走领导回到办公室,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刘主任的手机。
吴自强接通电话:“刘主任,新年好。”
“马上到市中院来,谁也别告诉,包括邹院长。”刘主任的语气不容置疑,听起来十分严肃。
“能不能透露点消息?让我有点思想准备。”吴自强还想套近乎。
刘主任在电话那头发火了:“怎么那么多废话?废话少说,快点过来,限你一个小时以内赶到。否则后果自负!”
吴自强一下子感觉到肯定是件大事,他一边走一边想:难道是要提拔自己?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虽然县区法院院长有空缺,竞选前都要搞上一阵子,下通知,提后备人选,投票……现在刚过完年,没听到一点风声。
按照组织规定,离开县境要向单位一把手邹院长汇报,他去推邹院长办公室的门,门锁着,办公室工作人员小新告诉他邹院长去县委了。
吴自强打手机撒谎说要到市里的亲戚拜年,邹院长说刚过完年也没啥事,去就去吧,路上有雪,注意安全。
吴自强没敢开法院配给自己的警车,借了亲戚的车开着上了路——车牌就是自己的招牌,一到市中院说不定那位好事之徒就会走露消息,如果是小事倒也罢了,如果真是大事那就糟了。

四、铮铮誓言

题记:在中国,讲政治是各单位各部门的第一要务,讲政治的核心内容是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与独立行使职权并不矛盾,二者是相辅相成,辩证的统一;党的领导是党对业务单位部门的政治上领导、组织上领导、路线上领导,并不是对各单位各部门的业务指手画脚,并不是让人打着党的旗号去业务单位谋取私利;独立行使职权是各单位各部门在业务工作、内部管理上的独立,并不是彻底脱离党的领导搞自由主义,并不是独立王国不受约束了。那些把二者看成矛盾的人是机械唯物主义的表现,有些人借此宣扬脱离党的领导是自由主义的表现,是政治幼稚病的表现。

吴自强暗下决心:要打一个漂亮的仗,一个让人惊叹回味的漂亮仗,要把自己的第一场演出演成安平县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演出。
他端起酒盅:“感谢霍书记的热情接待,感谢在座诸位领导在百忙之中参加这个见面会,这次有机会能够与诸位领导一起共事,是我吴自强的福份。我不会喝酒,但是今天能够结识诸位领导我感到十分高兴,我先喝三杯白酒,向诸位领导表示我的诚心。”
酒盅皮薄内大,三小杯倒在高脚杯里,足足有半杯之多。吴自强顾不上那么多,碰了一圈之后,一扬头把半杯白酒倒进嘴里。
“好,好。”
“吴院长人真实在。”
房间里响起了掌声。
霍书记给吴自强递来纸巾:“别喝的太猛了。先吃点东西压压。”
“谢谢书记。”吴自强擦完嘴,接着说:“今天,借这个机会,我要向大家汇报汇报我的几点想法。首先,我来当安平县法院院长,我向霍书记保证,向县委保证,要带出一支让县委放心、让人民放心的法院队伍。工作中,安平县法院绝对与县委保持一致,坚决服从县委工作大局。”
吴自强说这些话时语气坚定,给人毋庸置疑的感觉。
要想非同凡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要用猛药。
绩效考核实施方案在纷纷扬扬的议论声中开始实施了,这是吴自强当政以来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炮。
但是,单位管理上的许多事情仍然是乱麻一团,让吴自强很是心烦。
签到正规化一段时间之后又流于形式,代签现象十分严重,卫生稍有改观,比以前强多了,会风和着装也有进步,但距离吴自强心中的目标,仍然相差悬殊。
这些情况,吴自强看到了,了如指掌,但他在等待时机,现在时机到了,他要以绩效考核方案实施为契机,把各项制度落实到实处——就像他自己说的,没有执行力的规章制度是废纸一张。
——每个人都有优点,也有缺点,管理就是发挥人的优点特长,限制、压制人的缺点,封杀人的陋习恶习。在单位,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遵纪守法,只有百分之五以下的人兴风作浪,管理的难题就在于能否管好这百分之五以下的人:好的管理,管住了百分之五以下的人,用人之长,限人之短,才者尽其才,能者尽其能,恶者不敢行其恶,奸者不敢售其奸,人心思善人心向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把工作推向新的高度。管理失败,管不住百分之五以下的人,单位必出魏忠贤,必出万贵妃,好人会被“染坏”, 实干之人失去动力,老实之人蜕变为野蛮无礼,刁滑之人尽显其恶,官不思其政,吏不安其位,人心惶惶,勾心斗角,整个单位乌烟瘴气。
——管理如逆水行舟,管理好需要小心翼翼,十分努力;稍一泄气,就会前功尽弃,倒退千里。
吴自强深谙这一点,他知道:对干部,必须扬其善,用其能,限其邪,制其恶。管理的瓶颈在于敢不敢公正处事,敢不敢对个别违纪者动刀子,能不能管理住少数跳梁之人。正气有传染性,邪气也有传染性,千万不敢小看这个别之人,一个赵高指鹿为马摧跨了强大的秦帝国,“五宦官”“十常侍”一群太监扼杀了东汉,李林甫、杨玉环迷惑唐玄宗引发了安史之乱,王振、魏忠贤两三个阉臣动摇了大明的根基。后唐皇帝李存勖就是最好的例子,辛辛苦苦打下江山,治理的井井有条,如果坚持下去必定是一代明君。可惜成功后自认为功成名就,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管理上有所懈怠,偏信伶人之言,乱赏乱罚,很快就乱了民心,乱了军心。最终一贼鼓呼而天下应,一则谣言使其众叛亲离,可怜能征惯战的大英雄,居然猝死于乱军乱箭之中——数十年东征西战血染沙场,几载内烟消云散全部毁灭。
正是:二三人乱政足以使千军涣散,一宦官祸国足以动摇江山根基。虽然当今社会公开透明,女人乱政、宦官干政的现象在国家层面已经不可能发生,但是在相对封闭的小单位小部门,几个跳梁小丑把单位搞的鸡飞狗跳、乌烟瘴气的可能性很大。何况自己这百余人的队伍?自己如果糊里糊涂,不敢公正处事,管不住心眼不正之人,单位就会混乱:干警中出现一个这样的人,自己听之任之,就会把更多的干警染坏;党组中出现一个这样的人,自己不敢公正处理,就会把其他党组成员污染,还会把更多的干警染坏。
他吴自强绝不容许出现这种情况出现,首要矛头指向党组中的这类宵小。他绝不容许党组中个别人谗言乱政,在单位鼓动是非:以亲疏、关系把下属分为三六九等,无功的因是亲信邀功请赏,有功的因政见不合恶语相向;违反纪律时不敢打老虎,只拿软柿子时捏,嫡系的轻描淡写,疏远的依法办事,对立的落井下石。久而久之,干部职工不知有纪律法纲,只知上司喜恶帮派团伙,不知努力工作,只知投机取巧,单位必将内讧不止。
他知道,干警们对党组成员有意见,反映有的党组成员对工作随心所欲胡指挥瞎指挥,有的对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决定不管是否正确完全否定,有的总是沾科室的经济便宜,有的把容易出成绩的工作让亲信去干捞取功绩,有的为了给嫡系升迁铺路设置陷阱让其他干警往里跳……
这些矛盾都是小问题,人身上的小毛病,是管理不到位所致,加强管理,自然烟消云散。关键是他听到风声,董耀武在党组成员中间活动,撺掇党组成员集体向他请愿,要求把电话费从每月一百元涨到二百元;把招待费包干,每人每年十万元或五万元,谁省下的可以任意开支。
“任意开支”,这经可以任意念了,不知道这经会念歪到哪里;看似有利于党组成员,极有可能误了他们害了他们。
吴自强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吴自强对班子成员最反感的三种事:一是动辄打着干警利益、单位利益的旗号说事,谁知道真正代表是谁的利益;二是结党营私谋求利益,轮流请愿制造伪民意,实则逼宫造成即成现实;三是不把纪律当纪律,不把制度当制度,倚老卖老,依仗地方势力或者破罐子破摔,故意把干部职工带向反方向。
——见了群众职工,张口闭口一把手,把一把手挂在嘴上狐假狐威的干部,多数是假传圣旨的魏忠贤。见了一把手,动辄以民意自居、为一把手着想,天天打着为单位着想为职工着想旗号的,多数是口蜜腹剑的李林甫。
——他吴自强,不会作汉哀帝,像傀儡木偶一样任人摆布;不会作胡二世,被赵高糊弄指鹿为马;不会作明熹宗,让魏忠贤打着自己的旗号信口雌黄残害忠良;更不会作明宪宗,被万贵妃一个女色牵着鼻子祸乱朝纲。
树威先要打老虎,杀鸡骇猴只能糊弄一时,镇不住一世。
安平县法院的作风建设就要先从党组成员身上抓起,要从违法乱纪的党组成员身上抓起,他要让干警们从这一点上,看出他吴自强敢于管理、实干真干的决心。

四十五、困苦玉成
题记:穷则思变,困则思进,坎坷使人深刻,挫折使人内敛;温室无大树,风雨磨砺人,顺境放松人,逆境成就人。人的一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内因对事物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人的一生,就是摆脱困境、战胜自我、羽化成蝶的过程,从一个困境中摆脱出来,再陷入一个新的困境,只有陷入困境,才会努力摆脱困境,摆脱出来之后就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就像蚕蜕皮一样,蚕的生长要受到自身旧皮的约束,为了成长必须蜕掉身上那层束缚自我发展的旧皮,每蜕一次皮,就长大一点,还要经受一次结茧的痛苦,经受了这次痛苦,挣脱了蚕茧的束缚,最终羽化为蝶;一个单位亦是如此,一个国家亦是如此。

井文宁与县人大合作拍第三期节目时,梅丽春气冲冲地踢开朱东东办公室的门:“朱主任,我是人民监督员办公室主任,与人大的联系由我负责,他井文宁凭啥自己去联系?他胳膊伸的这么宽,这一摊子都给他,让他干算了。知道他早就盯着这个位子了,干了十年,啥都没熬上,急的像疯狗一样。”
“这事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谁安排的。要问你自己去问。”朱东东根本不接她扔出来的“炸弹”。
“你真是块红薯,别人把手都伸到你碗里了,你这个主任位子都快被人谋了,你还蹶着屁股睡觉睡不醒。这事你若是不管,今后你少给我安排工作,啥工作我也不干。”梅丽春继续把朱东东往高处推。
“红薯就红薯,这事我真不知道,真管不了。”朱东东知道梅丽春想把自己当枪使,根本不上她的当。
梅丽春把朱东东办公室的门使劲一甩,恨恨地冲出去:“真他妈的是块红薯,红薯主任,跟着你干工作,算他妈的窝囊透顶了!”
激将法没有起到作用,朱东东不上当,没有达到目的,她心里仍有不甘,又跑到章阳办公室:“章主任,宣传上的事是你管的,井文宁与人大联系拍节目,也不通知我这人民监督员办公室主任一声?你们不把我当人看算了,也不把朱主任当人看?就算办公室的人都是老实蛋窝囊蛋,别人看不起,你这当领导的要把办公室的人往篮子里拾拾,不能硬把办公室的人往脚下踩。”
章阳不吃她这一套:“你说啥死活看不起人?啥意思?安平县法院谁都可以看不起,谁敢看不起你?都知道你上面有人,谁不想在安平县法院混了,敢看不起你?”
董耀武打完电话,气呼呼地发牢骚:“狗屁孩子,在美国留学才几天,自以为翅膀硬了,现在打电话说将来不回来了,看不惯我办的事,说我挣的钱脏,要留在美国。妈的,老子拼死拼活地干,挣了几百万还不是想为他多攒些,让他将来生活舒服点,少受点苦。才读了几天书,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马王爷有三只眼,现在教训起老子来了。”
梅丽春眼睛一眨,马上有了主意,娇滴滴地说:“董哥,你就一个儿子,现在不回来,几百万家产没人继承多可惜。干脆把你家那个黄脸婆休了,我嫁给你,再给你生个儿子,为你董家增添香火,还省的你几百万家产没人继承。”
董耀武心里一惊:这娘们风流成性,究竟经历过多少男人谁也不清楚,哪是当媳妇当老婆的料?把她弄回家里不是天天有帽子戴了,还是绿的;几次喝醉了酒向他身上蹭,他赶紧躲开了,有时真想借着酒劲把她给办了,细思量,多少人的剩饭还要掏高价钱,好沾难散,太不划算!现在想嫁给他,想生个儿子,谁不知道她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还装腔作势地说为董家增加香火,盯上自己那几百万才是真的。何况自己在市里养的那个小三,本科毕业,要知识有知识,比她这个荡妇漂亮清纯多了。
他脑子一转,计上心来:“哎呀,能娶你当老婆是我董耀武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是我十八辈祖宗积下的阴德。我现在五十多了,你没看报纸上说,男人过了四十,就少精无精死精,哪里还能生出孩子?我是不行了,人老了,机器零件老了,啥都不行了,啥功能都退化了,有心无力呐。凭你这条件,找个年轻帅哥,找个又帅又有钱的富二代,官二代,绰绰有余。”
老狐狸!梅丽春心里骂道:男人呀,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见面把你夸成一朵花,真正办实事时一个比一个溜的快,就连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也不会娶自己,滑溜溜地溜掉了。妈的,如果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就凭你这汉奸样,谁稀罕!
她忽然感到无限悲怆,就像一条短信上写的:自己好像玻璃杯里的苍蝇,前途看似光明,却没有出路。自己的出路在哪里?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难道就在虚情假意的男人堆里度过一生么?
梅丽春与市里的小丽电话里互相劝过,找个男人嫁了。可哪个男人会娶自己?娶自己的男人在哪里?两人在电话里总结:男人就是他妈的想玩女人的身体,不能让他们占便宜!他们玩咱们的身体,咱们玩他们的权力,玩他们的钱,捅的他们后院起火,捅的他们自相残杀,捅的他们勾心斗角,谁也不得安生。
说完,她们放肆地笑了,笑的十分开心,笑的花枝乱颤,笑的梨花带雨。忽然间,梅丽春感觉到嘴角多了一种咸咸的液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流了出来。
吴自强好像看到小时候在江南外婆家的蚕房里,看到一条条春蚕,一次次蜕皮,一点点长大,最终结茧化蝶,翩翩起舞。洁白的春蚕,洁白的蚕茧,洁白的蚕丝和洁白灵动的玉蝶,那情景不正是个人、单位、国家发展的写照吗?
打开窗子,外面飘来春的气息,那是花草萌芽的气息,是树木萌发的气息,是绿的气息,是希望的气息。

2018-04-20 15:08:15

所有评论(1 条)

  • 无昵称用户 2018-05-22 10:20:07

    很好看的

无昵称用户

作者自述: 偶尔舞文弄墨,书写生活和工作